「趁現在架子都在,先把外牆磚弄好,免得再搭架子。」陳衛國說道。

「爸,外牆磚就不貼了,時間一長,貼在牆外面的瓷磚,就有可能掉下來,萬一把過路的人,砸死了又或者砸傷了,我們還要賠錢。」陳宇說道。

「這倒也是,來來往往的人太多了,要是瓷磚掉下來,正好砸中別人,那麻煩就大了。」陳衛國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直接在牆外面刷漆吧,淺黃色的漆比較好看,再搭配一點褐色的條紋,這樣把外牆一刷,看起來應該不錯。」陳宇說道。

「嗯,就照你說的辦。」陳衛國點頭同意下來。


次日早晨,陳宇趕到王氏維修廠。

「小陳,吃早飯沒有?」正端著一碗炸醬麵,吃得呼呼呼的王正新,笑著對他問道。

「吃了。」陳宇應了一聲,又道:「王叔叔,我進去了。」

「嗯,你先忙著。」王正新笑著說道。

走進裡間,陳宇拿起工具,快速拆掉一個電視機,心靈手巧的忙了起來。

中午吃飯的時候,一個滿身機油的中年,從外面走了進來,詫異的問道:「你們能修機床?」

「你們機床出了什麼問題?」陳宇抬頭問道。

「切削出來的零件,尺寸有些問題。」中年人暗自皺眉,見有大人在場,他神情還算平靜。

「你們的機床在哪裡?」陳宇再次問道。

「你是三陽機械廠的吧?」王正新若有所思的說道。

「嗯,我是三陽機械廠的維修部主任李大柱。」中年人點了點頭。

「小陳,我們去看一下。」王正新說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

跟著李大柱進入三陽機械廠,看了看出了問題的那台機床,暗自琢磨一番后,陳宇心中大定。

「小陳,怎麼樣?能不能修好?」王正新問道。

「修倒是能修,關鍵是他們三陽機械廠,願意出多少錢?」陳宇笑著說道。



「把這台機床修好,我們廠給你們一千塊。」李大柱說道。

「小陳?」王正新問道。

「這機床是從國外進口的……這樣吧,也不要你們一兩萬,給我們八千塊錢,保證一個星期之內,把這台機床給你們修好。」陳宇信心十足的說道。

「你怎麼不去搶?」李大柱氣憤不已的問道。

「你們請留駐大漢國的外國人來修,來回機票、加上工錢、差旅費,至少也要兩三萬,對不對?修一台從外國進口的機床,我只收八千,已經夠意思了。」陳宇笑道。

「就你?你才多大?要是你能修好這台機床,我那把鎚子,都能敲打出一艘造航空母艦了。」李大柱懷疑道。

「這個是夾具,這個是調速的……」陳宇指了指機床的一個個部件,鎮定自若的介紹了一遍一個個部件的名稱和用途。


見對方對眼前的進口機床了如指掌,李大柱心中震驚不已,平復一下心情后,他又問道;「你真的修得好這台機床?」

「我剛才看了一下,你們廠百分之九十的機器設備,我都會修。」陳宇信心十足的說道。

「我去問一下我們廠長,問他要不要你們修。」李大柱說道。

見對方離去,王正新問道;「小陳,你真的能修這台機床?」

「王叔叔,我騙你幹什麼?」陳宇笑著問道。

「請外國人修一次機床,真的要用兩三萬?」王正新半信半疑的問道。

「不管毛病是大是小,哪怕外國人來緊一個螺絲,也要花兩三萬,差旅費、飛機票、招待費,以及外國人要的錢,這些全部加起來,有時候還不止兩三萬。」陳宇說道。

王正新震驚不已,外國人來修一次機床,就要用兩三萬,他修一台電視機,除了零件的成本外,也就賺個二十塊錢左右,算下來,只有外國人的千分之一。

「兩三萬塊錢還算便宜的,聽說有些價格昂貴的進口設備,外國人來修一次,動輒就是幾十萬、幾百萬,其實很多進口設備,我們自己就能修好。」陳宇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不會吧?」王正新頓時有些膛目結舌。

「怎麼不會?外國人賣設備給我們,幾乎都要簽一個合同,大多數合同裡面,都要求設備若是壞了,我們的人不能自己修,必須請他們外國人來修。」陳宇說道。

天藍星的情況,與地球那邊九幾年極為相似,這年代的大漢國,很多科技含量高的設備,都是從外國佬那裡進口過來的,為了技術封鎖,也就多了許多霸王條款。

「兩位,我們廠長答應了,只要你們把這台機床修好,我們就給你們八千塊錢。」李大柱快步走了過來,要不是有個訂單趕時間,他們也不會找外面的人來修。

「空口無憑,在修這台機床之前,我們先簽一個合同,萬一把這台機床修好了之後,你們不給我們錢,那我們不就虧大了?」陳宇神情淡然的說道。

「修好這台機床,你們要用多長時間?」李大柱問道。 「一個星期之內,我保證能把這台機床修好。」陳宇考慮一番后說道。

「時間太長了,能不能快一點?」李大柱神情期待的問道。

「這個倒是可以考慮,就看你們願意多給我們多少錢?」陳宇笑著說道。

「三天之內修好,多給你們一千,怎麼樣?」李大柱問道。

「你還是另請高明吧。」陳宇搖了搖頭。

「你想要多少?」李大柱氣憤不已的問道。

「七天之內把機床修好,你們給我們八千,三天之內把機床修好,你們給我們一萬三,五個小時之內把機床修好,你們給我們兩萬二,怎麼樣?」陳宇提議道。

「你們稍等片刻,我再去問一下廠長。」李大柱說道。

「行,我們等你十分鐘。」陳宇說道。

見李主任離開,王正新低聲說道:「小陳,我們要不要少收一點錢,細水長流才能持久,萬一把他們嚇到了,這樣的好事,可就沒有下一次了。」

「王叔叔,你放心吧,他們找外國人來修機器,還要提前預約,最少也要一個星期才能到,何況外國人來修機器,至少也要用兩三萬,我們的優勢還是很大的。」陳宇說道。

「這是我們廠長。」李大柱介紹道。

「你們能修好這台機床?」三陽機械廠廠長吳振生,神情質疑的問道。

「信不信由你。」陳宇毫不膽怯的說道。

「五個小時就能修好這台機床?」吳振生又問道。

「正常情況下,把這台機床修好,兩個小時就夠了,多餘的三個小時,是為了檢查一下這台機床,還有沒有其他毛病。」陳宇神情傲然的說道。

「我們簽個合同吧,只要你們在五個小時之內,把這台機床修好,我們廠就給你們兩萬二。」吳振生咬牙說道,有個很急很重要的訂單,需要用這台機床,他們沒多少時間了。

雙方各列了一些要求,不到半個小時,兩份合同上都簽了雙方的名字,還按上了指紋,就連三陽機械廠的公章,也在每份合同上都蓋了一個。

「好了,你們可以計時,五個小時之內,保證把這台機床給你們修好。」等李大柱把他需要的工具和零件都拿過來后,陳宇神情自信的說道。

「現在是下午三點半。」吳振生看了看手錶,心情忐忑的說道。

陳宇點了點頭,拿起一件件工具,把機床的外殼拆開,檢查了一下各個部位,換了一個齒輪,緊了幾個螺絲……又把零件裝上,整個過程只用了大半個小時。

一直在旁邊打下手的王正新,對於小陳驚人的力量和速度,早已見怪不怪。

吳振生和李大柱看傻了眼,一個十三歲左右的小孩,竟然對進口機床的結構了如自掌。

「開下電,我試試這機床。」陳宇說道。

李大柱合上閘刀,然後說道:「好了。」

看了一眼對方的工藝標準書,陳宇指著一個零件問道:「地上的銅棒,是按照這工藝生產嗎?」

「對!」吳振生點了點頭。

陳宇動作熟練的把銅棒用夾具固定,裝上刀具之後,他啟動機床,銅棒快速旋轉起來,慢慢的搖動手柄,刀具緩慢的接觸銅棒,薄薄的銅屑不斷飛落。

「這小傢伙居然會操作進口機床。」吳振生暗自震驚不已。

半個小時后,零件加工完畢,陳宇拿起千分尺,仔細的量了一下,然後說道:「尺寸沒有偏差,這台機床修好了,你們可以測一下。」

吳振生拿起千分尺,把零件各個部位都測量了一遍,難以置信的說道:「真的修好了。」

「錢可以給我們了吧?」陳宇問道。

「嗯,你們跟我來。」吳振生笑著說道。

二人走進辦公室,喝了幾口香氣四溢的綠茶,三陽機械廠的會計,就把錢來進來了。

「小陳,剛好兩萬二,不多不少。」王正新笑容滿面的說道。

「吳廠長,以後你們廠里要是有什麼機器壞了,儘管來找我們,今天進來的時候,我大致看了一下,你們廠里的機器,至少有九成,我都能修好。」

「一回生二回熟,下次找我們修機器,國產的一千一台,進口的五千一台,這價格已經非常優惠了,據我所知,外國人來一趟,最少也要兩三萬。」陳宇說道。

簡單一點的機器設備,三陽機械廠的維修人員就能修好,複雜一點的機械設備,修一次不收一千塊,豈不是對不起學校?進口的不收五千塊,就對不起自己了!

「一言為定!」吳振生笑著說道,看似被對方賺走兩萬兩千塊錢,但對三陽機械廠來說,卻省了不少錢,請外國人來修,最少也要兩三萬塊錢,這還沒算時間成本。

何況對方也說了,以後修機器,國產的收一千,進口的收五千,這樣的價格,已經足夠便宜了,就拿國產的機器來說,請廠家的人來修,哪一次不花個好幾千?

「一言為定。」陳宇點了點頭。

「王老闆,小陳,晚上一起吃個飯,怎麼樣?」吳振生笑著問道。

「吃飯就不用了,維修廠才開業,我們得回去了。」王正新說道。

「吳廠長,李主任,再見。」陳宇說道。

「我送上你們!」把二人送到廠門口,吳振生和李大柱才轉身回到車間。

「小陳,今天我沒幫上什麼忙,這些錢你拿著。」王正新說完之後,把手裡的錢遞了過去。

「王叔叔,這錢,我們一人一半。」陳宇說道。

「這樣吧,八千塊錢,我就厚著臉皮分四千,剩下的一萬四,都是你一個人的,畢竟,你不說加錢,他們也不會加錢不是?」王正新笑著說道。

看著對方真誠的目光,陳宇點了點頭,笑道:「那好吧,王叔叔,我家的房子快修好了,還差錢裝修,你給我四千,剩下的一萬四,算我還給你的。」

「要不,這些錢,你也先拿去用。」王正新說道。

「四千塊錢夠用了,再說,維修廠開起來了,我們以後還會缺錢嗎?」陳宇笑著說道。

「那倒也是,一個多小時,賺了別人兩萬二,這錢來的真快。」王正新數了四千給對方。

自從在王氏修理店打工,修一台電器就能得到十塊錢,老闆也只賺十塊錢左右,對方的恩情,陳宇銘記於心,三陽機械廠的機床,雖是他一個人修的,但與老闆也有關係。

若沒有王氏維修廠,李主任不會找上門來,他也就沒有機會去三陽機械廠修機床,更不用說賺那兩萬多塊錢了,若非如今家裡面缺錢,他肯定會堅持與王老闆一人一半。

回到維修廠之後,陳宇又開始修那些壞了的電器,王正新和他老婆陳琦前去買菜。 林默沉吟了許久,這才在突然站起身來,朝林羽深深的鞠了個恭,沉聲道:「林羽,你醫術這麼好,我想請你幫老三看看。」


林羽急忙將他起身將他扶了起來,佯怒道:「大家都已經是舍友了,有什麼事情本就應該互相幫助,你再這樣子的話可就是把我當外人。」

一邊的顧成東見狀,知道有戲,趕緊朝朱有財使了個眼色,兩人一起站起身來,走到林默的身邊。其實,自從今日見到林羽那神奇的醫術之後,他何嘗沒有想過請求林羽幫忙醫治老三,只是一直在尋找機會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