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想了想喃喃自語地說道:「阿澤怕不是遇見喜歡的人了吧。他這臉紅得都跟打了一層胭脂似的了。」

猴子剛說完就被顧長風一個巴掌給拍在腦門上。並且顧長風還補充道:「這就叫愛情!你懂不懂!」

猴子委屈地揉了揉腦門,然後很後知後覺地說道:「哦,碰見愛情了就會臉紅啊,那阿風你是還沒有碰見愛情嘍!」

猴子的話音剛落,又被顧長風一個巴掌給拍了下來。

「哥們,疼啊!」

猴子終於忍不住地回駁道。

顧長風此時已從兜里掏出了手機。

他還一臉壞笑地說着:「阿澤,我要好好記錄一下你的心動時刻!嘿嘿~~萬年冰山也有融化的一天吶!」

「讓我看看~~讓我看看~~」

猴子湊前了說道。 「代價太小,我不同意,給我一個放過和原諒你們的理由!」

葉飛低頭看着二人,語氣冷漠的問着他們。

兩個人內心一陣難受,不知道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苗紫陽忽然從口袋裏邊掏出三顆血紅色的丹藥,那丹藥一被掏出來,就香味十足,清香讓人心曠神怡。

「不知道這三枚丹藥能不能換我們的命,價值連城,幾十萬一顆。」

苗紫陽遞給葉飛,葉飛拿在手中聞了聞,便是皺着眉頭。

「這是滴血丹,需要特殊體質的人不斷的在丹藥上滴血,然後還要在人的身上開一個口子,然後把滴血丹放進肉內,用鮮血滋養,做法很殘忍,你們做的?」

葉飛皺着眉頭問着他們二人。

「不不不,不是我們,是天城的蘇家,蘇家做的,至於是誰的血液我們就不知道了,反正近幾日,蘇家忽然售賣滴血丹,一枚滴血丹一開始要十萬,後來要的人多了,就變成了八十萬,搶的人很多。」

高星連忙對着葉飛說着,要是讓葉飛知道他們這麼殘忍,一定會殺了他們的,高星連忙說着實話。

「蘇家?」

葉飛聽着有些熟悉,好像天城姓蘇的也沒有幾家。

葉飛把玩着手中的滴血丹,這丹藥可修復人體的細胞,讓人延緩衰老,讓死去的細胞復活,降低新陳代謝,一枚滴血丹,可復活身體上千萬億個細胞,可延緩衰老七年。

眾所周知,人的細胞是不斷分裂的東西,當細胞分裂到一定的極限,人就會死,就算是修鍊者也不例外,而滴血丹,卻可以強制性的讓細胞七年不換,也算是一種逆天的東西了,但是卻需要特殊的體質血液的人才可以煉製出這種東西,比較殘忍,但是一旦出世,就會有人瘋搶,價格也高的嚇人。

如果一枚丹藥可以讓你七年的身體不變化,就算是癌細胞也不會增加,這就是天價的存在。

「這東西,我收下了,可以保你們的命,但是你們的領域和金花,都會被我扣壓,什麼時候等我高興了,我在還給你們。」

葉飛從他們的臉上下來,對着二人說着。

二人臉上帶着一絲苦澀的表情,也不知道葉飛說的什麼意思,萬一一輩子都不還給自己怎麼辦?把金花都給扣下了,那他們的修為極劇下降的。

「那先生,您什麼時候高興啊?」

高星鼓起勇氣問著葉飛,葉飛一皺眉,高星便是低頭不說話了。

葉飛一揮手,整個領域都消失了,他們又回到了剛才的房間內,什麼都沒有變,一如既往,變的是高星和苗紫陽對葉飛的態度。

「滾吧。」

葉飛對着兩個傢伙說着,他們連忙離開這裏,高星和苗紫陽一開門,發現他們的保鏢已經全部倒在地上了,有的金花破碎,有的骨骼斷裂,地上鮮血無數。

「走,回家!」

高星臉色一變,便是對着她們說着。

葉飛看着高星他們離開后,便是看着燕可兒,燕可兒此時在床上捂著被子,一臉錯愕的看着葉飛。

葉飛朝着燕可兒走了一步,臉上帶着笑容。

「你還好吧?」

葉飛問著燕可兒。

「我還好。」

燕可兒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是從床上下來,她剛才被嚇得魂不守舍,她保證,是這輩子遇到最無望的時刻,感覺剛才被狗咬了。

「我要去洗澡,我不舒服。」

燕可兒對着葉飛說着,便是走進洗澡間,她剛才被高星親了脖子,她感覺自己的脖子很臟,她要洗下來。

葉飛看着磨砂玻璃后的背影,燕可兒開始脫着衣服,顯現出一個影子,若隱若現,葉飛低頭看着自己手中的滴血丹,這滴血丹不是輔助修鍊的,葉飛一口放在口中吃下。

葉飛還是不想藉助丹藥修鍊的,自己穩打穩紮的修鍊才是王道,就好像靠着那些粉提升的肌肉,根本就不如自己鍛煉來的好,就好像上大學的那些傢伙,花錢上的大學,終究不是自己靠着實力考上的來的紮實。

「哇……嘔……」

葉飛一口就把滴血丹吐出來了,還一陣噁心,葉飛乾嘔了幾下,無法下咽。

「這不是我的血嗎?」

葉飛皺着眉頭,有些不可思議的喃喃自語,這滴血丹上,分明是自己的血。

葉飛有些不明所以,他便是又拿着一顆滴血丹吃下,葉飛細細感應,這分明是自己的血。

「難道說……」

葉飛腦袋之中一道想法顯現而出,葉飛連忙拿起手機,看着宋紅顏給自己發來的短訊,上面寫着自己的母親是被天城蘇家買走的。

「蘇家,高星剛才說的也是從蘇家買的,難道說這滴血丹是自己母親的血?」

葉飛搖搖腦袋,內心陣陣驚顫,母親的身體是由自己的血和趙四的血液修成的身體,如今葉飛從滴血丹之中品嘗出自己的血液,宋紅顏和高星都說是蘇家,難道這是某種巧合嗎?

葉飛搖搖頭,內心越來越震顫,要是母親被蘇家做成滴血丹的藥引子,葉飛會心痛死的。

「嘎吱。」

此時洗澡間的門打開,燕可兒穿好衣服從裏邊走出來,那白嫩的小腳踏着水漬,葉飛聞到一股清香。

「我好了,我們回燕家吧,時間不早了。」

燕可兒對着葉飛說着。

「你先回去吧,我有點事情。」

葉飛站起來,對着燕可兒說着,燕可兒內心一慌,今天別九歌就要到燕家來了,如今葉飛竟然要處理事情,要是別九歌來了,葉飛還沒回來,又該怎麼辦?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燕可兒問著葉飛,內心擔心葉飛會跑掉。

「我很快回來,沒事,你先回家吧。」

葉飛直接走出了酒店,他要去蘇家看看,燕可兒看着葉飛的背影,內心有些焦慮,可是如今葉飛好像真的有什麼事情,他不便打擾,她只好先回燕家在說。

天色暗了下來,而葉飛也來到了蘇家附加,葉飛在牆角看着蘇家的整個別墅,鳥語花香,裏邊的人數眾多,還有高手遍佈。

葉飛剛才認真的看了蘇家的信息,蘇家是個純粹的修鍊世家,家族擅長身外化身,還有高手在天城虎榜之上,是個不好惹的家族。

葉飛深吸一口氣,便是朝着蘇家而去,他繞到圍牆的一邊,圍牆上帶有結界,要是破壞結界,一定會被發現的,該怎麼進去呢?

葉飛又繞了一圈,想着辦法進去,葉飛不確定這個蘇家到底有沒有綁架自己母親,宋紅顏也不確定是哪個蘇家,宋紅顏一心放在葉絲彤上,對自己母親信息調查的力度小了一些,葉飛深吸一口氣,有些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用神識探入的話,神識一定會被阻絕的,更容易被發現,葉飛圍繞着蘇家繼續轉悠。

「快點,走快點,蘇家那邊該急眼了。」

就在此時,一個三輪車行駛過來,三輪車上裝滿了菜,一個老人坐在三輪車上,一個老人開着三輪,兩個遲暮的老人朝着蘇家而去。

「等一下,大爺大娘。」

葉飛忽然攔住了他們,兩個老人很沉靜的看着葉飛。

「你們是去蘇家送菜的嗎?」

葉飛問着他們。

「是啊,今天送晚了,還有兩車呢,真是的,天好像要下雨了。」

老者對着葉飛說着,葉飛點點頭,便是掏出三千塊錢遞給老者。

「大爺,我對蘇家比較好奇,從來沒進去過,能不能帶我進去啊?你就說我幫你卸菜的!」

葉飛笑眯眯的問着他們,兩個老人沒有養老金,這三千塊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好幾個月的生活費了,他們看到這錢之後,連忙接過。

「好好好,小菜一碟,不過到了蘇家少說話啊。」

老者對着葉飛說着。

「好嘞大爺。」

葉飛直接上了三輪車,一臉的笑意,老者帶着葉飛朝着蘇家而去。,

「老大爺是天城人嗎?」

葉飛聽這個老者的口音不是本地的,但是卻能夠在天城生活,對方的來頭,葉飛還是要搞清楚的,看似是一句簡單的話,實際上葉飛在探口風。

「我們是天城外圍的,在外邊種田,主要是給蘇家送菜,還有其他家族,只不過蘇家要的還多一些。」

「是啊,今年菜長的不太好,縮水了很多,很多家族都不要我們家的菜了,蘇家我看着也不太想要了,明年在看看吧,害。」

……

兩個老者一言一語的對着葉飛說着,三輪車從蘇家的後門開了進去,葉飛隱藏着自己的氣息。 「如果你和龐博元真的是清白的,坦坦蕩蕩地工作比躲躲藏藏更能澄清自己。」

李然指出這件事最關鍵的地方,「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怎麼回事,大多數的人都是看到楚璃的那個視頻之後人云亦云。」

江枝突然意識到,這件事外人如何評價怎麼都是謠言,只有那天在場的人才知道事情是怎麼樣的。

她抬頭看了李然,李然點了點頭。

「所以你只要坦坦蕩蕩,別人只會懷疑楚璃說的話是真是假,不會覺得你是那個破壞人家感情的第三者。」

李然聳了聳肩,告訴江枝還是乖乖接下這份工作,不然只會讓人覺得她心裡有鬼。

江枝覺得李然說的特別對,和前面那位接線員做了交接,然後就出發去到龐博元的公司處理工作。

她前腳剛離開,莫丞州就從他的辦公室走出。

「莫總。」李然有些戰戰兢兢,每次莫丞州悄悄出現,他都覺得沒有什麼好事。

莫丞州拍了他的肩膀幾下,「李然挺不錯的啊,現在連我的決策都能看得明明白白了。」

他說的十分冷淡,以至於李然都不知道他是在嘲諷還是真的在誇獎自己。

李然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突然冒出的冷汗,送莫丞州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