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以牙還牙的道理,郡主莫要忘記才是。」清媱隨口一句,

「受教了…」凌玥心頭好似在斟酌些甚麼,默默念著,獃獃的立著,只是瞧著面前這個故作大方閨秀的女子,為何同樣的事兒,她能完好無損,自個兒卻只能被人糟踐,還有苦難言,一切都好似受了詛咒一般,連向來溫和不問世事的母親如今也是一副愁容滿面的樣子,雍親王府人心惶惶,那軍餉徹查,誰人不是說與赫王動的手,卸磨殺驢,殺雞儆猴的……凌玥後悔當初在廣寒寺沒個更狠些,她敬清媱死了豈不是一了百了,這一切都會改變,赫王哪裡會幫她出氣兒似的對王府下手,連母親的風雲令也如此忌憚……對…她死了豈不是就一了百了,便是不能,毀了她名聲也總是好的。

清媱也不欲與她多說,自然也沒看見她居然是心頭百轉千回的想了如此多,側首擰了個帕子便轉頭給敬林氏搽著,「梧安梧靜,送客。」

「眾位娘娘,白夫人,孟夫人,金安萬福!」自殿外的小庭院中傳來若有若無的談話聲,

凌玥捏了捏帕子,心下一狠,一把衝到清媱面前,掩耳不及盜鈴之速自清媱髮髻抽出一抹珍珠綴玉簪,

「敬清媱,我算是毀了,你也去死罷!」凌玥俯身瞧著坐在床沿的清媱,低頭耳語著,一手緊緊捏著清媱捏著濕帕子的手腕,

清媱還是一臉錯愕的瞧著她,凌玥手中的簪子捏的死死的,一臉駭人的氣息,

「你要發甚麼瘋便滾出去,」清媱也是知曉她如今血紅的眼,定然是有些發癲發狂了,也是危險氣息十足,連忙另一手掰著凌玥的手腕,

哪曉得便是在此刻,凌玥捏著清媱一手放在清媱方才與她接觸的手腕,順勢一帶,便倒在床榻上,清媱也是順勢被凌玥雙手握著的力往前一帶,便撲在凌玥身上,一同倒了下去,凌玥便哭天搶地的喊著,「救命啊!救命,娘娘莫要做傻事兒,臣女是好心!」

清媱這才看見,方才那一根珠玉簪,就這樣半數沒入凌玥的胸口,不過片刻那衣衫上便浸出絲絲血漬,凌玥也面色蒼白的,顯然忍著極痛……

「哎呀!這是在做甚!」 鳳闕天下:邪妃寵上天 白夫人一進門,急得直跳腳,瞧見兩人的姿態,又是能一目了然那淺色衣衫上的血跡,偏偏是清媱的手還與凌玥的手帶著在胸前,好似就是欲行兇事的模樣…

清媱杏眸微微一閃,瞧著一眾蜂蛹而入的人,失笑出聲,自然是明白她是何意了,居然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法子,她心頭得是有多恨自己…「居然值得你如此來害我…」

「天可憐見的,沒想到居然也是個蛇蠍婦人,虧得我眼瞎。」孟夫人好似看戲一般,瞧著眼前不屬於自個兒的事兒,冷笑一聲,

昭儀淑容自然一眾人都被嚇著捂嘴吃驚,一團竊竊私語,

「娘娘好狠的心,我也是關心侯夫人才多說幾句,沒想著你居然因著以往的過節,便欲要害臣女,咳咳咳,臣女本是來求和啊……」凌玥此刻本就失血過多的臉,淚眼婆娑的,加之方才的一頓推搡,衣衫髮髻凌亂的,頗有一番方才經歷掙扎反抗的模樣,

眾人愣的都沒反應過來,清媱冷笑一聲,抽身而起,理了理衣衫,也並未半分反駁,只是端坐著冷冷一聲吩咐,「還不快傳太醫。」

王昭儀也突然反映過來,幾步撲了上去,瞧著血流不止的凌玥,「還不快去給本宮傳太醫?若是郡主有什麼閃失,要你們狗命!」一句話意味深長,也不知曉到底是否有所指似的,說罷,還瞥了瞥一旁故作淡然的赫王妃,

「是,娘娘。」幾個小宮婢領了命便急匆匆又是往太醫院跑了。

「娘娘,你莫要怪罪王妃,她也是無心之過,只是一時失手罷了,臣女本是想問問大夫人病情,誤認為是來看笑話了,王妃她也是太過關切母親…」凌玥一番話說的楚楚可憐,處處還在為清媱辯駁,

王昭儀又是不知如何是好的看著凌玥,「阿玥,你怎的如此命苦,如今人人都得欺負你,你先別說話阿,本宮自然是會為你主持公道。」

「算了,娘娘,如今我雍親王府真是多事,人人避之不及,貓狗都來蹭兩句的…赫王府,臨安侯府如今……臣女不願與府里再添些事兒了。」凌玥一段話說的斷斷續續,又是意有所指,對啊,她赫王府權勢滔天又能怎麼辦呢,豈是你一個小小昭儀能招惹的呢?

王昭儀聽著這話,心頭自然順著凌玥所想,臉色也微微一變,眨了眨眼,「怎麼?這還是有王法的,你莫不是知曉皇上最是公正嚴明的,再不濟,不是能求問我爹?定是還你公道!」王昭儀說著,

「昭儀娘娘這事兒都還沒問,你便也一口咬定是赫王妃所為,豈不是有失公允?再者,凌玥郡主這花花腸子你怕是比我們還心知肚明的吧,何必假惺惺的呢,見著簡直與那凌玥郡主有點一比呢!」引簌在人群後有些氣不過,都在討論清媱行兇,她可是半個字不信清媱會做如此的事兒得,語氣頗為爽朗,笑的也是十分清明了,可惜媱媱那個傻的在那兒坐著,也不辯駁,只是任由她們演戲兒似的給潑髒水,平日里不是伶牙俐齒的!

「對啊,娘娘既然說是公道,那也得聽了兩方說了再辯駁罷,不能總是聽信凌玥郡主的片面之詞便判了罷…豈不是有些太過草率?」白杞本來是膽小的,但瞧著簌簌說了,自個兒也硬著頭皮說著,臉卻是說完有些紅了,從來沒如今天出頭冒尖兒的多,

「姑娘也是有縣主的名號了罷,怎麼也不識數的睜著眼兒說瞎話,這傷口堂堂正正在那兒,明明白白咱們都給看見了的,進來便是瞧著王妃她在行兇,你空口白詞的便想為她洗脫了?」王昭儀想了想當初敬太妃在宮中時向來眼高於頂,連她們侯府幾個姑娘當初也是從來不給她們幾個面子的,來了也總是只在玉坤宮,果真是跋扈人家的。

白杞臉紅著,聽著她王昭儀還提了個縣主名號,周圍少不得都看著她,有些彆扭,「你,昭儀娘娘也沒瞧見王妃行刺罷,咱們也只是瞧見那一幕,說不準,說不準,便是郡主自己一時手誤給刺了去,怎麼便一口咬住王妃呢?」

「你!」 誘君 王昭儀氣得一口氣咽不下,「簡直滑天下大稽,」氣急反笑的略微側著頭,「自己刺的?白姑娘可真是個重情意的,這般還能給自個兒閨中好友辯解,可真真是姐妹情深呢!」

「她確實自個兒刺的,與本妃沒幹系。」清媱半天,突然冒了這麼一句,聲音不大不小的,仍是透著一貫的溫和,語氣十分堅定,眼眸也是直直看著前方,沒瞥眾人一眼。

「王妃娘娘,這說話可是別…昧著良心…啊…我也說了不追究阿,…你怎麼便是不承認呢!」凌玥帶著哭腔,還撐著起來說了一句話,顫顫巍巍的聲線,有些激動的神色,一切與清媱的淡定從容都形成鮮明對比,不甚了解深交的眾人見此,也都會偏戈弱者一方的,竊竊私語,指指點點,目光落在清媱身上可真是如刀點兒了,

引簌看不慣,「行,你說媱媱害你,咱們便來對峙,媱媱說了不是,那便是不是,咱們到皇上面前對峙便好!」引簌一臉嫌棄的瞧著,便想將她拖起來,

「夠了,山岄伯府的姑娘,居然也是如此不通情達理,今日一見簡直開眼了!」孟夫人一句打斷,這事情已然十分敞亮,實在瞧不得一群人幫著數落人家受害者,何其無辜,

孟夫人聽聞這凌玥跋扈之名京城常是有的,今日一見,結果沒想著是個如此好心腸的姑娘,被人傷的如此還在為對方辯駁,怕是平日里也是因著好心腸被潑了污水罷,…反倒那大家閨秀賢名秀外的臨安侯府嫡長女,卻是個心口不一,如此心狠手辣的,「我忠義侯府向來不理這些女兒家的小過節的說著沒想著今日倒是長了見識,這都血光之災來了,還是如此下的手,,好孩子,你放心,這事兒,我忠義侯府管定了,只要你清清白白的,你便儘管放心,定會與你個公道,本夫人向來看不慣甚麼仗勢欺人,為虎作倀的姿態。」孟夫人拍了拍凌玥的手,瞧著那傷口,還簡直沒入小半截兒的,可真真下得了手,

孟夫人幾步上前,眼中冒著老辣毒辣的光,那是官宦權勢浸淫多年的神色,諱莫如深,

說罷一句話,凌玥已然『適時』昏了過去,一旁的太醫將她抬到軟榻,忙忙碌碌的診看著,「哎呀,拜託太醫,定是要好好給郡主照看,要是有不測,給你們好看!」王昭儀錶現的倒是極為關切。 小白看準了機會,從開著的門口跑了出去。

保安隊長表示一臉懵逼!

這次是真的S級警報,該死的小保安居然不報?

回去之後,他一定要把那個小保安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再丟進小黑屋關一個星期的禁閉!

這個瘋女人勁兒這麼大,他到底會不會被搞死在這裡啊?

救命啊!

夏念念和莫承佑等在外面,不敢進去。

莫承佑看到小白跑出來了,心疼地朝著小白跑過去。

「小白!」

「汪汪汪!」

(此處請自行腦補一分鐘的慢動作)

莫承佑抱著小白的脖子:「小白,你沒事吧?」

「汪汪汪!」小白表示:本狗狗抵死不從,終於保住了處狗之身!

夏念念似乎get到了小白的意思,拍了拍小白的腦袋:「小白,幹得漂亮!」



一個小時后。

莫晉北匆匆趕到了警察局,沒想到他早上走開了一會兒,老婆兒子居然就到這裡來了。

「爸爸!」莫承佑看到自家老子,跑過去抱住爸爸的大腿。

他興奮地說:「爸爸,我和小雨還有小白,我們打敗了一個壞女人!」

夏念念坐在那裡沒說話,不過看向莫晉北的眼神全都是淡淡的嘲弄。

「念念,你沒事吧?」莫晉北走過去問。

夏念念一挑眉,臉上沒什麼表情:「冷煙煙被抓了,你不去看看?」

莫晉北吃了一驚:「她跑來騷擾你們了?」

夏念念冷哼了一聲,很不屑地說:「希望你告訴她,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她不要糾纏我!」

「承佑,我們走。」說完,夏念念就拉著莫承佑走了。

莫晉北想要追上去,警員攔住了他:「莫先生,有一位冷煙煙女士被人以流氓罪起訴,她說你可以做她的擔保人,是這樣嗎?」

莫晉北眼神一冷,語氣中有毫不掩飾的厭惡:「我不認識這個人!」

冷煙煙被警察局以流氓罪逮捕,但是法律上對於女性並沒有流氓罪這條定罪。

所以把她關了幾天就給放了。

不過,她強上保安隊長后,得了婦科病,輸了一個星期的液才好。



度假結束了,回到了帝苑,夏念念決定要和莫晉北好好談一談。

她走到了書房門口,敲門。

正低頭工作的男人,看到是她,露出了一絲意外和驚喜。

「念念,你找我有事?」

夏念念走了進來,在凳子上坐下,雙手環胸,做出了談判的姿勢。

「莫晉北,我們談一談吧!」

「好的。」莫晉北立刻丟下了手裡的工作,走到酒吧櫃檯,殷勤地說:「你想喝點什麼嗎?」

「不用。」夏念念硬邦邦地說。

她冷漠的姿勢,讓莫晉北覺得有些無所適從。

在她面前,他甚至有些手足無措。

「承佑下個學期被送走後,我就會跟著離開。在這段時間裡,我希望你能正確面對我們之間的關係。」

夏念念抬手,把一縷頭髮撥到了耳後。

「我的身份證戶籍你之前應該給我銷戶了,所以從法律意義上說,我們的夫妻關係也就自動解除了。」

莫晉北的手在底下暗暗握緊。

夏念念繼續說:「我有了月沉,你也有了冷煙煙……」

「我沒有!」莫晉北立刻大聲地打斷,情緒激動地說:「我和那個女人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可你卻跟了霍月沉!」

說到後面,他的語氣里全都是濃濃的委屈。

夏念念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但是她的眼底卻沒有一絲的笑意。

「所以呢?你當初拿我的骨髓去救她,現在卻告訴我,你和她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莫晉北抿了抿薄唇,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他當初一定是瘋了,瞎了才會那樣做。

可惜時間不能倒流,錯了眼就是錯了。

夏念念抬起頭,將眼眶微微的濕意給壓下去。

再看向莫晉北,她的眼睛已經恢復了一片清明。

她一字字清晰無比地說:「我很後悔,後悔當初在西郊倉庫救了你,差點把我和承佑的命都賠進去。」

莫晉北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狠狠堵住。

他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一個字。

其實,他的心裡早就想到了。

當初救他的人,應該不是冷煙煙。

他是被冷煙煙給騙了。

可現在,再後悔有什麼用?

夏念念根本不會原諒他。

「你真的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嗎?」他聲音低啞地說。

夏念念想了想,輕輕搖頭:「我不愛你了,也不恨你了。 竹馬使用手冊 我們之間除了承佑,沒有任何感情羈絆。」

莫晉北苦笑:「那我寧願你恨著我,那樣的話,至少你的心裡還有我。」

「有什麼用呢?」夏念念輕聲說:「我已經放下了,你也該走出來了。」

要他放棄夏念念?

一想到這個念頭,莫晉北的心臟就好像被人狠狠捅了一刀。

而且那刀刃還淬了毒,帶了鉤。

在他的心臟上來回的拉扯。

疼得他整個人都微微彎曲了起來。

「等月沉忙完他的事情,我會跟他一起去A國。到時候,承佑的撫養權希望你能讓給我。」

夏念念想,也許這是個好機會,她就把一直想說的事情說了。

「霍月沉?」莫晉北從牙縫裡擠出了這個名字。

「你以為他能當上總統嗎?」他冷哼道:「他可有個很強勁的競爭對手呢!」

夏念念堅定地說:「我相信月沉。」

她微微一笑:「我的男人,不管他是什麼樣的身份,我都相信他。」

莫晉北心裡又痛又氣,偏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冷哼了一聲。

「我要說的說完了,以後請你不要再強迫我,否則的話,我只能選擇離開。」夏念念這樣說。

「那萬一你有需求呢?」莫晉北異想天開地說。

夏念念搖頭:「那也不關你的事。」

她不想和莫晉北繼續談下去了。

「我還要和承佑去逛街買東西,我先走了。」她說完就走了出去。

總裁大人壞壞愛 莫晉北無處發泄,整個人就像是被針扎破的氣球一般,猝不及防的。

他雖然可以靠蠻力強迫夏念念,但是這樣做的話,很有可能會趕走她。

他唯一的籌碼只有兒子。

看來,他的追妻之路漫漫長長,沒有盡頭。

他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挽回夏念念的心呢? 說罷一句話,凌玥已然『適時』昏了過去,一旁的太醫將她抬到軟榻,忙忙碌碌的診看著,「哎呀,拜託太醫,定是要好好給郡主照看,要是有不測,給你們好看!」王昭儀錶現的倒是極為關切。

外間密密麻麻的人看著事態,一群人爭論的也是好不熱鬧,

「裝,裝,一見就是裝的,說不過便裝暈,她那把戲,我還不清楚了?」引簌真想把凌玥搖醒,與她一一對峙。

「山岄伯家的姑娘居然也如此不知情達禮?竟也是個幫襯著,睜眼說瞎話的。」孟夫人說著。

白夫人連忙扯著欲要開口的引簌白杞,扯到一邊,眼眸儘是讓她們莫要再多說了。

「孟夫人,此事咱們定是要好好琢磨得,可也別一個巴掌給打死了,今日還得什麼日子可別忘了,是想讓人家大涼使臣看看咱們出醜么?還是等凌玥郡主醒了,再做定奪罷。」白夫人一句話說的公允,周圍也不少人開始附和著。

太醫連忙插著縫兒來稟告,無非是說些,凌玥郡主失血過多暈了去,傷勢兇險了些,那珠玉簪還是沒入寸余啊,不過虧得沒到要害,心脈沒得損,不過倒是臟腑損了些,得好好靜養一段時日了。清媱心頭冷笑,瞧著那一眾的神色,簡直有些好看的,凌玥自然還是惜命的,清媱想也想著,怎的可能要了命了,她也不是真的傻。

所有人側目而視好似聽著那傷口的狀況,都很是驚駭,好似又對這向來溫婉賢淑出名的侯府嫡小姐,如今的堂堂赫王妃有了新的認識一般,心狠手辣,可是比不了啊。……

「果真知人知面不知心。」

「可不是,虧得那賢淑的名頭還挺響亮。」

「謀害皇親國戚,便是誰來講,這可也是要下大獄的啊!」

「嘖嘖,可不一定的,你也不瞧瞧,這可是也要看『人情面』的,赫王如日中天,雍親王府嘛……」

「對啊,你瞧那多淡然的模樣,可真真人淡如菊…」

「莫不是和赫王殿下,耳濡目染了…」

幾個人在人群中竊竊私語著,瞧著清媱端端坐著,也沒個多餘的話兒說,於是幾個圖倒更是說的肆無忌憚,最後還咯咯的笑了起來,

白杞微不可見扯了扯清媱的衣袖,示意她說說,辯駁兩句,並無所動…引簌見此幾步上前,咬著耳語一般,「媱媱,你倒是說說話啊,這不是你做的,別讓她們潑髒水了!」

「你們信不是我做的?」清媱微微抬了抬眸子,扯著個淡淡的笑容,

「自然啊,怎麼不信,不信你難道去信那個潑婦?」引簌一挑眉,還拔高了聲音,頗為意有所指的瞧著周圍的人,「畢竟,咱們可沒被豬油蒙了心…平日里一個個恭維你的,如今個個巴不得,那凌玥醒不過來才好。」引簌說著又是冷笑一聲,頗為嘲諷的說著,

「瞧瞧這說的是甚麼話兒,可不是難聽?」

「果真甚麼人,才做一堆的,惹不起惹不起。」又是竊竊私語著,

華淑容連忙又出來和稀泥了,「眾位姑娘夫人,都是咱們京城有頭有臉的世家大族,咱們此事兒先暫且放放罷,這秋高氣爽的好日子,瞧著賽馬場,方才是哪些贏了頭籌呢!可惜方才本宮沒看見的…」華淑容有些氣惱似的,說著很是可惜了,眾人這才好說歹說把話題給轉了些,

「不行,此事兒,雖是王妃娘娘,便是得罪了,也得讓秉公處理,先去個看管著好。」 滅神記(血刃冰鋒) 王昭儀卻是有些不依不饒,看這架勢便是想要先斬後奏,先給下了大獄,怎麼著也想先折磨一番,給她那好郡主,出口惡氣罷。

清媱心思倒是明了,不過如今母親昏迷,周圍也就個白杞簌簌她們的在幫襯著自個兒,白姨母不一樣,再怎麼交好,也必須顧著世家大族的面子,武安侯府近些年愈發勢微,所以怎麼也是能看出個都有些如履薄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