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清照的話讓楊靜一陣臉紅,當下聳著頭,低聲道:「對不起。」

說完,就再次昂起小腦袋,激動道:「那姐姐跟財哥目前在哪?怎麼好端端又說遭了車禍?為什麼爺爺您要瞞著大家,連爸跟媽都蒙在鼓裡?」

「這一切都是小鈞的計策,至於為什麼,別問我,我只是來走過場的。」

楊清照滿臉平靜指著葉鈞,然後就繼續把玩著手中的玉扳指。

反觀楊靜想問,但終究嘆了口氣:「算了,你的事,我才懶得去管,不過看樣子這件事需要保密,瞞著一群喜歡嚼舌頭的壞人,倒是明智的選擇。」

「臭丫頭,有這麼說長輩的嗎?」

楊清照狠狠瞪了眼楊靜,讓這腦子大條的丫頭忙吐了吐舌頭,不過很快,楊清照就擼了擼鬍子,平靜道:「小靜,這件事,一定得瞞著,包括你爸跟你媽,都不能說。當然,我知道你想跟你姐說會話,去你胡伯伯那要電話,關於你姐跟阿財,只有他知道弄哪地方了。」

楊靜應允道:「爺爺,儘管不明白你們為何要這樣做,但既然是演戲,我很清楚該怎麼忽悠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畢竟,這陣子我也清楚該如何做一名合格的演員。」

「小靜長大了。」

楊清照滿臉笑意,對於這個孫女,他確實很疼愛。楊靜不比楊家會其他成員,因為後天的環境,不管是商業天賦,還是在商業上的興趣,都已經與楊家會這個牟利的群體格格不入。儘管在楊清照眼中,像這種不求上進的家族子弟一直視為可有可無,但實際上,楊清照還依稀記得在楊靜年幼時,他與她,那股清淡,卻值得回味的祖孫情。

爺爺,天上的星星為什麼會一眨一眨?

爺爺,田地里的螢蟲為什麼會一眨一眨?

爺爺,草地里會不會突然蹦出個大老虎?

爺爺,您是不是走累了?為什麼一直捧著根木棒子?



往昔許多看似平淡的一言一行,都時常在楊清照腦海中迴響,整個楊家會中,楊清照可以對一部分人寄予厚望,可以對一部分人冷酷無情,可以對一部分人展露心胸,可以對一部分人心懷愧疚。但是,只有一個人值得他表露關懷,這個人,便是楊靜。

究其緣由,可能是楊靜那與楊家會格格不入的毫無城府,也可能是與爾虞我詐、勾心鬥角毫無牽連的善良純真,更可能是楊靜像一個女人,一個讓楊清照愧疚餘生的女人,這個女人的名字,叫陸寧,一個該讓楊靜叫nainai的女人。

楊清照這輩子續了三次弦,唯有陸寧的遺照,能懸挂在楊清照的就寢之地。

「葉鈞,在港城那邊,好玩的地方很多,以前在電視機前能看見的明星,也都親眼見過了,可不知為什麼,我老是想你。」

葉鈞與楊靜站在清岩會所大樓的樓頂,俯瞰著雨過天晴后的江陵風貌。

葉鈞摟著楊靜,笑道:「想我的話,可以給我打電話。」

「恩。」

楊靜臉se浮出一抹紅暈,當下依偎在葉鈞懷裡:「我知道我不如文羽姐大方得體,也不如曉雨姐善良乖巧,甚至我連自己有什麼優點,都一無所知,可我就是喜歡你。」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實際上,你的活潑,你的聰慧,同樣吸引著我。」

「真的?」

楊靜昂著腦袋,凝視著葉鈞,一男一女就這麼互視良久,終於,情動之下,進行了持而久之的熱吻。

正當邵良平以及程澤建還在關注清岩會所的動態時,當天深夜,一條重磅信息徹底讓他們睡意全無。

江陵那條擁有至少五公里距離的河壩,發生劇烈的爆破,排除是人為因素,因為現場並未勘測出有火藥等易燃爆破物的痕迹。

當得到這條信息,田建德第一時間找上他們,目的自然是妥善解決這個看似與大自然災害串接在一起的事故!

第二天,江陵市河壩坍塌碎裂的消息被媒體大肆傳播后,霎時間,整座江陵市都沸騰起來!

作為新任市長的葉揚升第一時間趕到現場,與韓匡清一同進行視察,卻發現水利局局長張嵩竟然不在。

與此同時,收到消息的葉鈞一時間也是膛目結舌,但並沒有第一時間趕赴現場,而是凝視著正在收拾行李的楊靜:「你真打算現在就走?」

「恩,儘管這次要拍的戲份不多,但還是要在現場多學多看。」

楊靜放下手中整理的衣衫,走到葉鈞身邊,微笑著摟住葉鈞的脖子:「其實我這趟溜回來,也是因為聽說姐姐跟財哥出事。不過昨天跟他們通電話后,得知他們都平平安安,我也就放心了。姐姐還說,很可能在國外跟財哥結婚,真羨慕他們。」

葉鈞握著楊靜的玉手,苦笑道:「對不起。」

「別說對不起,這是我自己的選擇,當選了這條路,我就沒想過要回頭。」

楊靜依然摟著葉鈞的脖子,笑道:「你一定要替我管理好這間清岩會所,儘管我很笨,族裡面除了爺爺,連爸跟媽都瞧不起我。但俗話說傻人有傻福,讓我遇到了你。葉鈞,你一定要替我守著這家會所,等姐姐回來,再完璧歸趙還給他們。」

葉鈞點頭道:「我答應你。」 ps:感謝『坑爹的註冊名』的打賞支持

——

關於江陵市這間清岩會所的管理權,由於楊清照當堂宣布,委以楊靜負責,而楊靜又將這到手的管理權轉交給葉鈞

所以,葉鈞就臨時成為這間清岩會所的管理者

「我要走了」

在楊靜的一再堅持下,葉鈞沒有將這位即將啟程前往港城的女孩送上飛機,而是選擇在清岩會所大門口依依惜別

看樣子,楊靜也是考慮到葉鈞的身份敏感,不希望被媒體在機場內認出來畢竟現在她也算得上娛樂界小有名氣的人,在《功夫》備受矚目的前提下,作為頭號女角的楊靜,顯然在港城也親身體會到了名人的煩惱

聽著前方那輛汽車傳出一聲喇叭音,葉鈞旁若無人摟住楊靜,平靜道:「到了那邊,記得給我打電話報平安還有,如果期間覺得心情煩悶,也要給我打電話,知道嗎?」

「恩」

說完,楊靜在葉鈞臉上親了一口,就拉著皮箱上了那輛轎車

當目送那輛轎車漸漸消失在視野之中,葉鈞才緩步朝清岩會所走去,可沒走幾步,就止住腳步,因為前方正立著一道風姿綽約的身影,正是被譽為楊家妖女的楊懷素

只見楊懷素收回凝視那輛轎車駛離方向的目光,既而不咸不淡打量起身前的葉鈞:「靜兒是好孩子,葉鈞,你確定能給她帶來幸福?」

「確定」

「是嗎?」

面對葉鈞斬釘截鐵的回答,楊懷素臉上閃過一絲不屑:「若是我沒記錯,在你身邊,還有著兩個女人,一個姓蘇,一個姓郭還有,那位jing察局的白jing官,跟你的關係,似乎也是不清不楚的」

若是楊懷素僅僅道出蘇文羽跟郭曉雨,興許葉鈞不會奇怪,畢竟那ri在華城海鮮裡面,他們幾個人就同處一席

可是,楊懷素竟然連白冰的存在也一清二楚,這明顯已經出了葉鈞的思維範疇,當下冷聲道:「你跟蹤我?」

「算不上跟蹤,因為那陣子對你很好奇,就想多搜集一些關於你的資料這人自問不做虧心事,也不怕別人調查,你說對不對?」

楊懷素臉上閃過一絲輕視,緩緩道:「原本,像你這種三心二意的男人,我沒興趣過多研究,在乎的,也只是你那深藏不露的本事要不是靜兒突然跟你冒出這種關係,興許我也不會留下來跟你說這些話」

葉鈞微眯著眼,平靜道:「我很忙,若是沒其他事,我先走了」

「不急」

楊懷素不咸不淡的口吻,讓原本作勢要走的葉鈞第一時間止住步伐,因為很清楚若是這個源於楊家的妖女想要留下他,他斷然走不出十步之遠

「還有什麼事?」

葉鈞凝視著楊懷素,心底也升起一股棘手的感覺

楊懷素不冷不熱瞥了眼葉鈞,既而冷聲道:「選了靜兒,你就不能再選其他女人,當然,我也不會給你任何選擇的機會」


「楊懷素,你什麼時候喜歡管起別人的閑事了?素聞你在楊家會裡面六親不認,現在卻突然冒出來跟我說這些狠話,莫不是另有所圖?」

葉鈞怒極反笑,當下不冷不熱道:「還是說,你喜歡我?」

原本,葉鈞認為這臨時補的一句話能讓楊懷素羞惱,可事實證明,這句話對這個被譽為楊家妖女的傳奇,絲毫作用都沒有

反觀楊懷素依然那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似乎葉鈞的一切言行舉止,都不能讓她內心升起波瀾:「無需用言語激我,若是這種伎倆都能擾了我的心境,後果也只是手頭上多幾條人命罷了不過,若是你不做出選擇,我寧可讓靜兒痛一時,也不讓她痛一世」

「換句話說,你打算殺我?」

葉鈞臉se漸漸沉了下來,而楊懷素依然不為所動,只是點點頭:「沒錯,與其任由這剪不斷,理還亂的錯誤延續下去,最終弄得兩敗俱傷倒不如讓我做一回惡人,做一次快刀斬亂麻的劊子手」

葉鈞怒極反笑道:「楊懷素,你認為真有本事殺我?」

「把握不大,但可以放手一試」

楊懷素嘴角溢出一絲冷漠,葉鈞能清楚感覺到這股冷漠絕非人世間的感情所能擁有,這隻有對待除人類之外的生物才能擁有的情緒,讓葉鈞覺得自己在楊懷素麵前,就彷彿一隻可有可無的螻蟻一般輕賤

眼見葉鈞做出防備之勢,楊懷素平靜道:「聽胡叔叔提過,似乎你曾讓他出過一隻手,而我昨夜與他在江陵的一戰,卻讓他使出青劍」

也不去看葉鈞的聞之se變,楊懷素話鋒一轉,嗤笑道:「換句話說,我要出手,你必飲恨」

儘管葉鈞表面上裝出一副鎮定自若的模樣,但實際上,心中卻是有苦難言因為他已經能嗅到一股凜然的殺意,但旁人卻感覺不到,換句話說,若是在場有第三者,走過路過觀察他與楊懷素,也只會感覺到是在進行一些私人xing質的友好洽談

正當葉鈞蓄勢待發防備楊懷素一切可能進攻的路線時,忽然,手腕處發出一陣輕輕的顫抖

「指紋識別,啟動」

「識別成功」


「瞳孔識別,啟動」

「識別成功」

「葉先生,您好,這個月的天賦點已經成功發送,請問要不要現在使用?」

系統的傳訊讓葉鈞露出苦笑:「你覺得以我目前的狀態,還有這份悠閑的時間嗎?」

系統沉默一會,便再次傳訊:「這個女人似乎很強,就算以葉先生穿越前的狀態,要贏眼前的女人,也只是五五之數」

葉鈞沒想到系統對楊懷素的評價會如此之高,上輩子的他,渾身都經過系統的強化,除了不能飛天遁地,已經與人無異

可就是那種xing質的能力,對上楊懷素,也才五五之數,可想而知這位楊家的妖女,到底有著何等恐怖的能力

「那我該怎麼辦?」


這時候,葉鈞也急了,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可跑不了,只能硬抗下的葉鈞也得集思廣益,以圖良策

系統沉默好一會,才傳訊道:「葉先生,我建議您先使用這個月的天賦點」

似乎感覺到楊懷素臉上一閃而逝的不耐,隱隱有著作勢撲來的架勢,葉鈞也不再思考,回應道:「好,這次聽天由命」

伴隨著系統傳來的一陣滴答聲,頓時,葉鈞能感覺到腦海中正有一種強烈的昏眩感不斷傳來

儘管不清楚這腦子裡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但葉鈞卻知道,這很可能是天賦融合前的徵兆,說白了,對於這種感覺,他並不陌生

可是,眼看著楊懷素就要作勢攻過來,若是在這種情況下產生融合,既而昏迷,那麼下場,也就可想而知這讓葉鈞不由開始後悔起為何要聽信系統的話,在這種危急關頭任由其施為

「你神se很奇怪,莫非想要逃跑?」

楊懷素依然那副雲淡風輕的神se,只不過眸子里卻透著一股嗤笑,似乎在嘲笑葉鈞的膽小

葉鈞並不理會楊懷素的冷嘲熱諷,臉se出奇的露出一絲喜悅,這讓一直觀察他的楊懷素微微驚訝,似乎不明白這轉瞬之間,為何葉鈞會露出這種反常的神態

莫不是嚇成失心瘋了?

不像

楊懷素微微搖頭,當下也不再多想,此刻的她,僅有一個念頭,就是先狠狠給葉鈞來一記下馬威

滋…

楊懷素邁出一個腳步,高手過招,一舉一動都有著明顯的意圖

眼見楊懷素動了,葉鈞儘管依然保持著戒備之se,但實際上,眉梢卻動了動,同時嘴角也開始輕念:「時間遲滯,啟動」

時間遲滯

沒錯,先前系統告訴他,他竟然意外抽中了『神』項的主動天賦,時間遲滯

對於時間遲滯,葉鈞曾用過,自然清楚這項主動天賦的神奇,以及xing價比的實用xing

感覺到周邊的空氣流動徹底緩慢下來,葉鈞很清楚,能留給他ziyou發揮的時間,有著近五十秒

是逃?還是攻向楊懷素?

這無疑成了葉鈞目前最難以抉擇的難題,同時,葉鈞也看見楊懷素竟然動了

只見楊懷素的身體,正以一種很自然的度走了過來,但葉鈞很清楚,他現在肉眼能捕捉到的動態,是正常情況下的十倍也就是說,此刻楊懷素能以一種自然而然的姿態緩步走來,可實際上,卻是一種快到肉眼無法捕捉的高移動

好快

儘管葉鈞心驚,但實際上在啟動『時間遲滯』的前提下,他依然能跟楊懷素玩一場不相上下所以,很輕巧就避開了楊懷素迎面而來的一巴掌

正當葉鈞暗贊楊懷素的度驚人時,試圖朝葉鈞扇出一巴掌的楊懷素同樣面露不信,因為她沒想到葉鈞竟能躲避這招

眼看一擊不得手,楊懷素正準備蓄勢待發,再來一招可忽然瞧見葉鈞竟然消失在眼前,只留下一道殘影

暗暗心驚,但卻神se如常,當下毫不猶豫伸出另一隻手,同時身體後仰,那隻手順勢抓住了襲向後方的一縷寒光

叮…

葉鈞感覺到他拔出的匕首已經被楊懷素握在手心,同時還傳來金屬摩擦的脆響,定睛一看,頓時一驚

只見楊懷素右手戴著一隻薄薄的銀se手套,看起來像是絲質,但葉鈞卻清楚,絲質的物品豈能接下鋒利的匕首,能產生金屬的摩擦聲?

換句話說,楊懷素這隻銀se手套,實際上同樣是金屬製品

呼…

一瞬間,葉鈞感覺到世界再次恢復正常,這僅僅碰一碰,就徹底破除了『時間遲滯』天賦定下的規矩——不能與生命物體產生接觸,否則天賦效果將會被解除

暗道一聲糟糕,本以為會挨上楊懷素一記狠擊,但卻聽到這麼一句話:「你果然很特別,奉勸你一句,做事前,最好考慮清楚後果否則,下次見面,我不會再對你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