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長老點點頭,道:「好!那兄弟就把事情交給我好了,不就是一個被通緝的要犯么,我不信他還有三頭六臂。」

「吳大哥你要謹慎行動,如果真的惹惱了他的話……」蕭沖還有些不放心。聽到這話,吳長老恨不得把蕭沖拎起來打幾個耳光,別人都說色膽包天,可這蕭沖這膽量也太差了,就連好色也如此膽小謹慎。

吳長老一擺手,轉身離開,不忘對身後的蕭沖道:「放心吧,我會做的沒有痕迹的。兄弟你就等消息吧。」

「好,那就全靠吳大哥了!」蕭沖這般說道。有人肯幫自己弄女人回來,他自然欣喜不已。千恩萬謝的送走了吳長老,蕭沖忽然心頭稍寬,可忽然又咯噔一下,因為他現在又開始擔心,吳長老看到玉冰塵美貌后,會不會見色起意,直接扣下來自己享用了。

再道江余,江余出了天府樓后,乘鶴疾飛向南,很快就到了迷霧山之外,迷霧山之外不僅有迷障,還有各種各樣的結界,一層套著一層。但是這些東西,根本阻止不了江余,江余就如同一柄利劍一樣,直取迷霧山最中心。

江余心中,早有覺悟,心說就算被蒼梧發現了,把他扣下了,如果能救玉冰塵一條命的話,也無所謂了。

一路突破,無可阻擋。江余很快來到當初那棵巨樹之下,發現在那巨樹之上,較高的地方,一個女子正坐在上面,就見那女子衣著清涼,眉目之間,靈秀無暇,一雙修長的美腿垂著,輕輕的搖晃著。此時正微微仰頭看著天空,嘴裡也在吟唱著什麼,


江余看到那女子,心頭大喜,因為那正是他想找的人。

瑤心!

雖是差不多一年光景過去,可是瑤心卻是絲毫都沒變,和當初一模一樣的。江餘一躍就跳上那樹,在樹上玩的瑤心,正抬頭看天,忽然看到一個人跳到她面前,她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縮,卻發現來人自己認識,且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江哥哥!」瑤心看到江余后,欣喜萬分,直接站起身來,看著江余。

「瑤心,我現在有事要你幫我。」江余爭分奪秒,自然沒有時間來寒暄了。

瑤心聽到這話,倒也不惱,問道:「江哥哥有什麼事要我幫忙的?」

「去了就知道了!」江余實在沒多少時間解釋,對著伸出一隻手來,瑤心看了看江余,只是略微想了下,便抓住江余的手,江余直接帶著他從樹上飛下,而後直出雲霧山。

江余這樣拐帶瑤心離開,其實很怕被蒼梧發覺,因為他耽誤不起時間。可說來也巧,江余來的時候,蒼梧恰好又閉關了。可江余剛帶走瑤心,還沒衝出迷霧山,迎面就有一人,將他給擋住了。

黑鱗!

!! 黑鱗的巢穴,並不在迷霧山,他只是偶爾才會來迷霧山轉轉。今天亦是如此,他方才來到迷霧山,便發現江余拐走了瑤心,這他如何能坐視,故而直接出現在江余和瑤心的面前,以巨蛇的姿態!

「小子,我看錯你了!」如山一樣,攔截在江余面前的黑鱗有些憤怒的說道。在江余拐走瑤心和江余違背約定兩者之間,黑鱗明顯對後者更為生氣。對他而言,江余還算是一個挺特殊的人族,而如今看到江余拐走瑤心,他有了一種被戲弄的感覺。

眼見黑鱗出現,江余心中暗暗心驚,他並非是畏懼黑鱗,而是害怕黑鱗拖延了他的時間,他來不及救玉冰塵。

「黑鱗前輩,我不想和你糾纏,我來這裡也是逼於無奈。請黑鱗前輩通融一下。」江余請求道。他並不想和黑鱗交手,一者是不願,二者是他自知自己不可能是妖王的對手。

「逼於無奈,哼,可悲的人類總是喜歡編這種借口,心中所願便是心中所願,你若直說就是想帶走瑤心丫頭,我也當你是敢作敢當!」黑鱗說話的時候,巨大的蛇頭已經垂了下來,離江余已經很近了。

江余聽到這話,搖了搖頭,道:「黑鱗前輩,你誤會了,我並不是打算帶走瑤心姑娘,我只是想讓她幫我去救個人。」

「救個人?」黑鱗聞言,眼珠一動,移向瑤心。他當然清楚身為葉族的瑤心,會怎樣的救人。蛇身盤動,更是不高興的說道:「還是去救一個女人吧?」

聽到這話,江余道:「沒錯。「江余並非不知道這樣說可能會激怒黑鱗,且讓瑤心傷心。但這種事沒辦法隱瞞。

黑鱗聽到這個,立即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笑聲。若非之前他和江余還算是有那麼點交往,它此時估計已經一口就把江余給吞下去了。

「丫頭,你聽到沒有,他想拿你的血,去救別的女人呢?你想讓我撕碎了他,還是立即吞了他,全在你。」

瑤心看看江余,又抬頭看看黑鱗。對著那巨蛇道:「二叔,放他過去吧。」

瑤心的答案出乎黑鱗的預料,聽到這樣的話,黑鱗道:「丫頭,你可要想清楚。」黑鱗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瑤心就算真的喜歡江余,那也不該幫他救人,畢竟少一個競爭對手是一個,可瑤心自然不會有他這樣的心思。

看著瑤心透徹的眸子,黑鱗冷笑了兩聲,似是自言自語般道:「我真是多事!」而後巨大的身軀遊動,竟然離開了。

「小子,瑤心丫頭這樣對你,你要是負了她,我必取了你的命!」那黑鱗走的時候,還不忘記撂下一句狠話。

江余見阻礙沒了,立即召出白靈鶴,攜瑤心同乘,直出迷霧山,前往群星城。一路飛馳無話。

很快江余就到了天府樓的樓下,江余攜著瑤心三縱兩縱,就從窗戶跳進屬於自己的房間。可是剛進房間,江余就愣住了。就見房間之中,竟然空無一人,連劍靈都不見了。而地上則滿是血跡。房間里沒有什麼打鬥的痕迹。不過很明顯的是,那血跡窗口也有,且看樣子是新的,不是之前玉冰塵回來的時候流的血。

「是什麼人?敢對我的人下手?」江余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昨天見過的那個趾高氣揚的蕭沖,心說莫非是這個傢伙來報復了?

「主人,救我!」江余正打算沿著血跡,去追擊的時候,心中忽然浮現那劍靈的聲音,可是雖然聽得到那聲音,但江余卻可以肯定,劍靈並不在自己身邊。

「主人,救我!」那聲音依舊傳來,江余感受得到,劍靈應該就在群星城附近,正在不停的用召喚的方式,召喚自己前去。

「瑤心,先委屈下。」江余對瑤心說道,瑤心會意,點點頭,江余立即用如意袋將瑤心收起。而後躍窗而去。循著那劍靈的聲音,一路跟隨而上,路上時不時的會看到斑斑血跡,很快江余就出了群星城,眼前已是群星城外的樹林。

江余奔走沒多久,就見遠處有打鬥,一個渾身是血的女子,被一群人圍在中間,正在酣斗。被圍的那個,不是玉冰塵是誰?

只是此時的玉冰塵有些奇怪,她竟然是用劍的。玉冰塵雖然也會用劍,但她最厲害的,其實還是空手武技,她也算是一代天才,許多武技都是自己創的。

江余眼見如此情景,根本不管許多,形銷赤焰霞衣同開,以極快的速度沖入戰場,奔走如飛的他,施展了赤焰霞衣后,根本就是一堵無堅不摧的城牆!橫衝直撞之下,一下將那伙人給沖了個大亂。而玉冰塵也看到了江余的出現。

「主人,我在這裡!」玉冰塵一聲高喊,讓江余有些意外,因為玉冰塵發出的,根本就是劍靈的聲音。

玉冰塵被劍靈附體了!

江余聽到這個聲音,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心說一定是劍靈在遭到襲擊后,無法保護玉冰塵,只好附體於她,帶著她逃出來。被堵截在這裡。玉冰塵的功法和雙極劍心是極不同的,劍靈即便附體於她,十成功力也根本發揮不來一成,若不是江余會一點赤焰霞衣的功夫,讓劍靈也有些熟絡的話,恐怕她連自保都做不到。

江余見劍靈呼喊自己,一個疾沖,一把攬住「玉冰塵」,衝出人群后,疾奔千丈,停了下來。

「你先退後!」江余讓「玉冰塵」退到自己身後休息,而後將如意袋之中的瑤心放了出來。瑤心出現,看看周遭,也頗為吃驚。

「救救她!」江余看著玉冰塵,對瑤心說道。

瑤心點點頭,來到玉冰塵的面前,將手臂遞到玉冰塵的面前。附體玉冰塵的劍靈會意。一口咬下去,瑤心慘呼一聲。血流了出來,劍靈吸了幾口后,便停住了。而後脫體而出,玉冰塵也因此倒在了地上。而一瞬間失血的瑤心,面色也一下就白了。

「幫我照顧她們。」江余向前走了幾步,而後回頭一劍,在地上劃出一道巨大的鴻溝。

那伙人剛才被江余衝散,很快就又組織起來,此時已經衝到了江余眼前。眼見江余的真容,那些人都停了下來,無人向前。

「你們是什麼人,膽敢對我的人動手?」江余拔出劍來,異常的憤怒。來的這些人在江余看來,其實很怪,因為他們就特徵而言,不像是空無社的人。而就武技和功法而言,也絕對不是哪個仙門或者望族的,因為武技和功法太過雜燴了。什麼都有,且進攻沒什麼配合,儼然他們之前根本就不是一起的,更像是臨時拼湊的。

對江余而言,這些人的修為都不算高,普遍都是靈水境的修為,有幾個厲害的,也就是靈溪境出頭。似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殺光他們,並不算難。只是江余更想知道,這種突然的襲擊,是為了什麼。

沒人出來回答江余的話,可是江余從那些人私下的議論之中,已經找到了答案。

「這就是明玉壇的叛徒江余?他才靈水境一重?不可思議。」


「剛才橫衝直撞的就是他吧,哪裡像是靈水境一重的人!」

「哼,估計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他的腦袋可是值不少錢呢,百黎國可是出了大價錢的!」

……

聽到這番議論,江餘明白了,這些人是為了自己而來。是為了自己項上人頭而來。他們是群星城附近最有名的私兵集團—-影蛇團。

即便是江余這個不常來群星城的人都知道,影蛇是群星城很強大的存在,裡面有許多的俗世強者和高手。他們也做生意,但和空無社做碼頭生意不同,他們的生意是專門抓捕各種高額賞金的犯人,或者從事高額傭金的雇傭任務。

其實江余猜的完全沒錯,這夥人的確就是影蛇團的人。因為蕭沖的緣故,吳長老就找上了影蛇團。

空無社和影蛇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且因為同在一個屋檐下,他們平時關係還不錯,時有走動。一般只要是受到空無社庇護的逃犯,影蛇團就不會過問這個犯人的事了。

吳長老和他們提及江余的事後,影蛇團的蛇君白帝,大喜過望,立即組織了一大堆人,過來圍殺江余。影蛇團平時追殺一個目標時,能同時調三個人來,都算是多的了,而今天為了江余,一下就弄來了上百號人的大陣仗!

不過蛇君白帝,馬上就會因為他的決定後悔,而來的這些人,亦是一樣!

江余知道了對方的來路,當下也就多問什麼,手中劍一橫,道:「那你們就誰都別走了!」

「小子,就算你有點本事,你能擋得住這麼多人么?」

「殺了他!」

「賞金可是我的!」

……

立即就有人,從人群之中單獨衝出,直取江余,而後就是一窩蜂的沖了過來。江余拔出衣擺下的劍,如同狂風掃葉一般,劍快如嵐,來的這些影蛇團的人,手上也是有不少人命的,可和江余比,那就完全不夠看了。形銷完全展開的江余,如同鬼神一般存在。

「先殺了他身後的人!」眼見不能速勝江余,不知道是哪個人先喊了一句,立即就有人跨越鴻溝,直取瑤心等人。眼見他們如此,江余豈能坐視,他疾退之後,固守那道鴻溝。誰敢跨越界限,無一例外,都是一個死字!

!! 本來開了形銷的江余,殺光眼前的這些人,可以說只是時間問題而已,而為了守護自己身後的人,江余無法徹底放開,也就無法一口氣將那伙人盡數斬了。江余死拼,對面的那些影蛇團的人雖然傷亡慘重,但卻沒有退卻之意,儼然自己的性命和賞金之間,他們更沒理智的喜歡後者。

打了一陣子后,影蛇團的人,已經傷亡大半,那些比較弱的,大部分都死了,留下的,都是那幾個靈溪境的強者,和一些經驗豐富的傢伙。加在一起,還有近二十人之多。

出動一百多人,圍捕一個人,對影蛇團來說,已經是破天荒了。而一次就被人宰了這麼多人,對影蛇團來說,更是第一次!

經驗老道的影蛇團成員,此時已經意識到了,江余的實力並非是他們可以挑戰的,但犧牲了這麼多人,他們也不願就此放棄,故而他們直接拉開距離,就是遠遠的看著江余,不再發起進攻。江余正打算回去看看玉冰塵和瑤心如何的時候,就見天上竟然飛來一人,看樣子已經六七十歲,修為更是高的嚇人,江餘一眼瞥去,便覺得這人至少是靈溪境巔峰了,甚至可能已經是滄海境了,因為這人的氣勢,比自己之前碰到的真武居士還要強大許多。

這人忽然出現,不管是江余,還是影蛇團的人,都十分的緊張,因為這人的實力,在這裡幾乎是碾壓的,雙方不管是誰,都不是此人的對手。

那人落下后,根本都沒理影蛇團的人,走了幾步,就到了江余的面前。


「小子,你就是江余?」那老者捻著鬍子,看著江余問道。

「正是,你是誰?」江余腦中的盤算著,心說這傢伙多半是敵非友。

「原來你就是驚動了枯燈的那個老傢伙,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那老者念著鬍鬚說道。此時的江余,開了形銷后,實際上的修為,外人看來,已經是靈溪境之上了,似他這樣的年紀,能達到靈溪境,那幾乎可以用恐怖二字來形容了。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江余直言問道。

那老者聞言,呵呵一笑,道:「後生小輩,死在臨頭,尚不自知。算了,明玉壇的事我不管,我是來捉玉冰塵回去的。」

聽到他的目標是玉冰塵,江余已經猜到眼前的人,十分可能是明霞宗的人,他微微冷笑,道:「想帶她走,容易,先殺了我再說!」

說話間,江余長劍一抖,指向那老者,那老者見此,眉頭一皺,道:「你是她的同黨?」

「你願意這樣說,我也沒意見,如果真的想打架,我奉陪到底。」江余本來就是一個漠視規矩的人,他雖然清楚玉冰塵明霞宗搶東西,這樣固然是不對的,但他不允許別人把她從自己身邊搶走。就算坐下來講道理,也不能是把玉冰塵帶走作為前提。

「到底是年輕人,這樣不珍惜自己的性命。」那老者嘆息一聲。聽到這話,江余冷聲一笑,道:「似你這樣苟活這麼大歲數,好像也沒什麼意思。」

「小子放肆!」那老者聞言大怒,舉掌直取江余,速度之快,超人預料。就在江余打算揮劍還擊的時候,就見一道紅色身影在他身邊閃過,直撲那老者!

「玉冰塵!」只是錯身的剎那,江余就已經意識到了。

玉冰塵亦是出掌,和那老者的雙掌一對,頓時地陷三丈,沙爆九霄。兩人接掌之時,兩人中間的地方,裂開一條近百丈長的巨大地縫。一時之間,遠處影蛇團的人都嚇傻了。

雙方各自退了十餘丈。而玉冰塵退後時,還帶著她招牌式的媚笑,那笑聲極為的妖媚,給人的感覺,這女子就是個標準的妖女。

玉冰塵退回到江余邊上,江余看她竟然回復的如此之快,也是十分驚異。他知道葉族女子的血可以療傷,但似玉冰塵這樣受傷沉重的,竟然都可以這麼快就恢復過來,實在是超乎想象。

注意到江余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異,玉冰塵輕輕一笑,看著江余的眼眸。道:「主人,你幹嘛這麼看我?」

「你是不是早就好了?」江余問道,他心說哪裡有那麼巧,那老者出手的時候,玉冰塵就恢復過來了,明顯是她早就好了,只是在一旁故意看著。

「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是男人的職責,而且我也不想和主人搶功啊。」玉冰塵嬌媚一笑,湊近了江余,滿面幸福狀,小聲道:「主人剛才說的話,我可都聽到了。」一時笑靨如雪,令人沉醉。

那老者其實見玉冰塵忽然恢復的這麼快,還是十分的驚異的。而聽到玉冰塵一個滄海境五重的強者,堂堂明玉壇內院的院主,竟然叫江余主人,那老者一瞬間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崩塌了。

看江余和玉冰塵說話,幾乎完全無視他的存在,那老者憤怒的咳嗽了兩聲,道:「玉冰塵,你竟然為一己之私,搶奪我我萬聖仙盟旗下的明霞宗的紫耀明珠,又打死了我師兄山風君。這筆賬,該怎麼算?」

和江余正說話的玉冰塵,聽到這話,十分的不開心。轉過身去,看著那老者,道:「碧濤君,你覺得該怎麼算呢?」玉冰塵是笑吟吟的,但誰都能從她的笑容中讀出來,她在生氣。

「碧濤君?"江余聽到這個名字,還是頗為驚訝的,因為他沒聽過。畢竟在雪漫大陸,滄海境就那麼幾個人,可這幾個人里,可沒碧濤君這一號。但這傢伙明顯已經到了滄海境,否則怎麼可能接得住玉冰塵的一掌。

沒等那個叫碧濤君的老者說話,玉冰塵搶先接著說道:「其實我到明霞宗做客,他們已經決定把紫耀明珠給我,我也已經同意拿一部我自己的武技功法來交換。偏偏是那個不知道從哪個地洞里鑽出來的山風君,非要擺什麼屁事都要經過我萬聖仙盟的同意的臭架子。姑奶奶不爽他,就把他打死了,是他咎由自取,怎麼,你還想步他的後塵么?」


聽玉冰塵的一席話,江余心中寬慰了許多,雖然他可以無條件的保護玉冰塵,但他之前想的是玉冰塵畢竟是去搶了別人的東西,可是如今聽來,玉冰塵還是有所改變的,起碼她是用換的。而聽到她打死山風君,江余心說玉冰塵和山風君一戰,他雖然沒看到,但也可以想象,是何等慘烈的一戰。而作為山風君的師弟,眼前的這個叫碧濤君的人,多半也是有些本事的。

「交換?紫耀明珠乃是續命神珠,你要拿什麼樣的功法換,人家才肯換給你,還不是明霞宗的人畏懼你的名頭,才不得不給你的,我師兄山風君仗義出手,有什麼錯?你既然不思悔改……」

碧濤君話沒說話,就聽玉冰塵啐了一口,道:「別人可以說姑奶奶橫行霸道,為非作歹,但你們兄弟兩個靠采陰補陽,沾污良家的渣貨,也有臉說這樣的話么?」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這句話其實也證明了,打臉和揭短能讓自己的敵人最難受。玉冰塵一句話,那碧濤君原本打算說的一大堆的話,全都說不出口了。他和山風君既是師兄弟,也是親兄弟。早年修仙的時候,的確干過不少沾污良家女子的齷齪事,為人所不齒。不過那都是百年前的事了,如今他們有了身份,早就不幹那種事了,可如今被玉冰塵一下揭了老底,碧濤君的老臉,也有些掛不住,燒的慌。

話說到這個份上,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碧濤君御風而起,直上天穹。同時丟出一句狠話:「廢話少說,上來受死!」

玉冰塵聽聞這樣的挑釁,冷聲一笑,眼看著江余也欲拔劍迎戰,玉冰塵回身道:「主人,我一個人打他足夠了!兩個打他的話,他便有借口了!」

「你小心點!」江余見她堅持自己去,便將神火珠塞給了她。

「多謝夫君!」玉冰塵笑吟吟的說道。而後御風而起,直上天穹。

看著玉冰塵飛上天穹,江余也退了回來,退到瑤心身邊。瑤心此時坐在地上。瑤心的血可以治療很多的傷勢,但對自身卻是無效的。她正在努力的自己包紮傷口,江余見狀,立即拉過她的手臂,替她將傷口包紮完畢。

「江哥哥,我好疼。」瑤心握著手腕,對江余說道。對她而言,江余是一個她值得依賴的人,自然也就會對他什麼都說。看她面色不佳,又喊疼,江余也心疼不已。心說若非是毫無辦法,自己也捨不得她來犧牲,江余將自己的外衣脫下來,給瑤心的披上,讓她趴在自己懷中休息。

「我還以為是蘇姐姐呢。」趴在江余懷中的瑤心,小聲的對江余說道。瑤心其實一直以為,江余來找她救人,是為了救蘇羽兒。卻沒想到,救的是一個她並不認識的人。

「你蘇姐姐不在這裡。」江余感覺得到,瑤心的身上有些冷,所以便摟的緊了一些。瑤心和一般的人不一樣,她的傷勢,是沒辦法靠吃藥來恢復的,只能靠自我的慢慢恢復。江余清楚這一回瑤心的損傷不小,恐怕要恢復很久。

江余看著瑤心的眸子,輕輕的親吻了下她的額頭,道:「好好睡一會兒。」

「嗯!」瑤心雖然還有想問的話,但最終還是點點頭,慢慢的睡著了。

而此時此刻,天上一場滄海境的對決,也已經拉開了序幕!

!! 滄海境的對決,在雪漫大陸上來說,算是十分罕見的了。因為畢竟滄海境的高手是有數的,大家彼此都保持著克制,想看他們爭鬥,是比較難的。而今天是個例外。

玉冰塵對上碧濤君,氣勢各不相同,一邊是仙盟的元老,而另外一邊則是仙門院主和妖女的結合。孰強孰弱,一時難分。

玉冰塵飛上天際的同時,赤焰霞衣已經展開,附著在她身上的火焰,形如火鳳,有神火珠的幫助,那火鳳便更加的龐大,雙翼展開,足有數百丈,十分的壯觀。

此時兩個人交手的地方,就在群星城附近,群星城之中,走南闖北的商人可以說有無數,眼看著天上遠遠的出現了火鳳凰,許多不明就裡的人,還以為天降祥瑞,禱告上香者有,就地跪拜的更是一大堆。

那一邊的碧濤君,亦有護體罡氣,只不過他的護體罡氣,如同霧氣一般,瀰漫圍繞在他的身邊。遠遠看去,和一片雲沒什麼太大的區別,自然也就不那麼引人注意了。

「來吧,讓我看看,萬聖仙盟的渣貨能有什麼本事。」玉冰塵用手指輕輕撩動自己額前的一縷劉海兒,笑吟吟的對那碧濤君說道。

「不知死活的東西!」碧濤君聞言,目中發狠,手中掐動咒訣。雙手忽然十指交叉,低喝:「開!」一聲敕令,瞬息之間,天空之中白雲涌動,天上的流雲以超人想象的速度瘋狂聚集,不過是頃刻間,他和玉冰塵所在的天空,便都是霧氣雲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