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聲蒼老的聲音宛如魔音,而那四周的百族族人宛如木偶一般,一個個引刀自刎!

只見一個鬚髮潔白的老人。穿著寬大的衣袍,從遠空決速飛來,老人雖然年邁。但整個人透發著一股彪悍之氣。即便鬍鬚潔白。但卻也是如銀色鋼針一般根根直立。那雙白色的眉毛更是如兩片闊刀一般,直入鬢角。

「我以聖體,成就魂引!」

「我以仙體,成就血池!」

………

「百族歸葬地,萬魂牽引池!」

蒼勁的話語如悶雷一般。在空中久久激蕩。

孤魂露出一副迷糊的神態,道:「那老頭是誰,怎麼有如此威能。」


「百族寂滅,天道輪迴!」

「塵歸塵,土歸土………」

宛如血海,猶如骨山,黃泥石碑鎮河川!

……………

同一副畫面再次出現在此處,不過此刻沒有那黃泥碑之處真實,如同幻化而出一般,但是孤魂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真實!

他看到了百族斷頭顱,熱血揮灑,他看到了仙神的頭也在飛騰!

殘肢斷骸不是回應,而那血灑蒼穹才是素描!

孤魂流淚了!淚水順著眼角落下!

這副畫面他是第二次見到了!但是更多的是震驚,比第一次更強烈的震驚!

「十方大封印,一線生死路!」

那一條新紅之極的線條,他無力邁出,因為一線生死,他現在還不想冒險!那血洞之後是什麼,誰也不知道!而那血腥此刻讓孤魂徹底的震撼了!

他從那裡面讀出了什麼!

「百族歸葬地,萬魂牽引池!」

「十方大封印,一線生死路!」

這其中到底有什麼聯繫,她不知道!

黃泥碑,血洞,黑封碑!

他也不清楚!

※※※※※※※※※※※※※※※

【大家給力,咱們玩爆菊花】

… 血洞,那是一個血紅猩紅之極的洞!

不僅是那幅畫面,其中更是似乎宛如隱隱隱藏著什麼東西!

那是一個魔淵,那個洞深不見底。那洞四周的地域一片黑暗,沒有一絲光亮,彷彿是一個隔離的空間,與這個世界沒有一絲關聯。那數米之內的地域死氣森森,濃重的血氣宛如血絲一般靜靜飄蕩,不時向外飄散,望之悚然。

孤魂激凌凌打了一個寒顫,饒是他平常膽大妄為,此時面對這有如人間地獄的恐怖所在也不禁頭皮發麻。

那是幻象還是真實,孤魂在這一刻懷疑了!剛才他從哪深淵之中感受到了比剛才更加強烈的悲涼!

恐怖的猩紅彷彿是一個巨大的球體一般鑲嵌在那黑色石碑之後數里之處,散發著無盡的猩紅,空中飄蕩的血氣,仿若張牙舞爪的惡魂,鬼氣森森。

那一條血紅的線條,孤魂不想邁入!他在此時沒有邁出去的勇氣!

萬鬼的哭嚎,百族慟哭,聲聲裂肺,句句泣血,讓人心膽具裂。

「十方大封印,一線生死路!」

那猩紅紅線之後他看到了一粒粒已經風化了的枯骨,有的甚至還沒有完全分化!

而透過那血洞,孤魂似乎又見了那血腥的畫面!

孤魂又向前走了一步,再差一步,一小步就可以邁過那條線!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孤魂腳掌踏似乎踩在了一支白晃晃的殘骨上,發出咯吱咯吱的死亡脆響。除了碎骨的恐怖聲音,周圍沒有一絲響動,他陷入了一片死寂的所在。

好濃郁的死氣!這一刻,孤魂真的感覺到了四周瀰漫的死氣!很濃郁!

那個血洞表面似乎瀰漫的血絲似乎動了,咆哮著向著孤魂這邊竄來,但是就在這一步之處,他們停下來了!

宛如蛇信子一般,不斷地吞吐,但是碧娜更可怕的是,這種血絲所散發出的血腥,更濃郁!

濃重的死亡氣息,時時侵擾著他的心神,讓他有一股深深的不安,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感覺死亡離他如此之近。即便他是死過一次的人!

「爺爺的,還真他媽的嚇人。」他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他看著腳下的萬千枯骨,一陣心虛。

「這兒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麼多的枯骨,如此血腥的氣息,那需要多少生命的代價!需要多少冤魂的醞釀?」孤魂看著那猩紅之極的血洞,還有不斷吞吐的血絲,他忽然泛起一種無力感。

正在這時死寂的石碑附近突然間狂風大作,陰風怒號,這片地域雷鳴電閃,沙塵蔽天。洶湧澎湃的血絲彷彿暴怒了一般,開始向周圍瘋狂的肆虐,滾滾血氣籠罩了半個天空。

孤魂大驚失色,風馳電掣,飛快的向後退去,洶湧滾動的血絲儘管沒有跨過那道紅線,但是也驚的他出了一身冷汗。

但是此處依然狂風陣陣,黃沙漫天,讓人睜不開雙眼。「嗚嗚」的風嘯彷彿鬼哭狼嚎一般,刺的人耳骨發麻,心驚膽戰。而那漫天的血絲宛如無數冤魂一般,不斷地咆哮,這片世界沸騰了!


一根白晃晃的枯骨被狂風席捲而起,撞在了他的腰上,「砰」被他的護體真氣擊的爆裂,紛紛揚揚的骨粉,眨眼間隨風散盡。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又有無數的枯骨隨風捲起,在這片空間中橫衝直撞。

孤魂再次向後退去,遠遠的離開了那條紅線。

令他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在離開那條紅線不算太遠的距離之外竟然風平浪靜,沒有一絲波動。遠遠望去,血紅色的那血洞所在的地域內血洞四周風暴最為劇烈,滾滾血氣洶湧澎湃,在石碑上方瘋狂肆虐。它的邊緣,那紅線地帶,儘管沙塵蔽天,骨灰飄蕩,但明顯要比它平靜了許多。

「嘶」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咪咪的,這地方好詭異!」

孤魂不敢冒進,但是他很想搞清楚哪兒到底是怎麼回事,那血洞到底是什麼東西,所以直到風平浪靜之後,才再次踏前。他原以為必定會再次引發那地方的狂風,導致風沙大作。但這次並沒有像他想象的那樣,那片地域又恢復了原先的死寂,沒有絲毫聲息。仿若以前那番大動作只是一種幻覺,從來沒發生過。

孤魂又來到了那紅線之外,依然是一步之遙!那一步,他不敢邁出去!

一步生死路!他不想冒險!因為那一步之遙,卻是陰陽路!

剛才的那陣風暴也許便是警告,孤魂有種感覺,那陣沙塵暴絕對是警告,警告自己!

孤魂此刻想到了此處,頓時感覺到,那巨大的血洞不僅散發出一股妖異的悲意,更是宛如一個宛如看透一切的巨大眼球一般!

「眼球?」

孤魂陡然一驚,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可笑!

如此之遠的距離,都有數十丈大小的眼球,如果真的有這麼大的話,那麼那人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絕對不可能!

但是如果不是,那麼那又會是什麼?深淵?如果是深淵?那麼下面又會是什麼?而且如果是深淵的話那麼為何這深淵猩紅至斯?

「快離開!快離開!」

就在孤魂徘徊不定的這個時候,突然孤魂腦海之中一陣聲音響起!分不清是男是女,但是那聲音透射出一股難以抗拒,而且似乎很焦急的樣子!

誰在和我說話!

孤魂迷惑的自問道!

快離開!不然你又會變成另一滴血,另一滴血印!快走!

孤魂聽著這話,心下大驚!

自己又會變成另一滴血,另一滴血印!

血印?那是什麼東西,孤魂迷惑了!他不知道和自己說話的那人在哪兒,但是卻是能夠聽出對方對自己似乎絕對沒有惡意!

快走,該你知道的時候你便會知道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孤魂心裡大驚!

他也清楚,此地絕非善地,但是聽著語氣,似乎此處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般簡單,而且似乎更兇險!

走!

孤魂下定決心,快速的轉身,向著回來的路衝去!

風馳電掣!宛如一道風一般,去勢如電!

「吼」

就在孤魂消失不久之後,這片地域沸騰了!

這一刻不是血氣沸騰!而是血雨揮灑!而在那血雨之中,不是的傳來陣陣咆哮和怨恨的宛如詛咒一般的低吼!

血紅色的閃電!猩紅的雨水!

大霧的天空中被這片血紅完全取代!整個山谷血雨咆哮!

與此同時,黑色的古石碑烏光閃閃。血水揮灑在黝黑的石碑之上,那兩行字更加的清晰,而且發出妖異的紅艷!

「百族寂滅,天道輪迴!」

「塵歸塵,土歸土………」

………

這一刻這一聲聲宛如詛咒一般的聲音再次在整個山谷響起!


怨恨至極,宛如沉睡了詛咒,其中不僅夾雜著無盡的悲愴,更是宛如晴天霹靂一般的怨毒!「吼……」只是,一聲讓人頭皮發麻地凄厲吼嘯在血洞深處響起。

凄厲宛如鬼嘯!

而與此同時原本已經風化的枯骨都開始一個個凝聚,最後化作一個個百族的骨架,仙神的骨架!

百族群舞,仙神起舞!

在血雨中起舞!

一架架枯骨在扭曲,宛如肆意的徜徉在無盡的歡樂和發自靈魂的快樂之中!

血在飄,骨在舞,血洞在咆哮,石碑在低吼!

骨舞天下!

而在血雨降落的這一刻孤魂來到了谷口!

他走出來了!而在走出那一刻,他看到了漫天的血雨,他也看到了一粒粒枯碎的骨灰、枯骨凝聚,起舞!

這一切給孤魂的只是震驚!孤魂全身濕透了!

汗水!

骨舞天下!

孤魂沒有停留,他快速的向著遠方奔去,這個地方他不敢再多看一眼!只要看一眼,他的心跳就會加快!


他朝著歸海公子所說的方向快速奔走!

血雨依然在飄灑!

山谷中無盡的枯骨依然在不斷聚合,在不斷地起舞!

盡興的舞蹈吧!

咆哮依然不斷,呻–吟依舊!

※※※※※※※※※※※※

兄弟們,繼續呼喚收藏,票票,打賞!

下午還有一更,希望兄弟們火力支援了

… 「媽的!你給我站住,老子打劫,身上有什麼好東西快給老子拿出來!」

突然向前飛掠而去的歸海公子,突然身前飛竄出一個身材魁梧,面目兇狠的的大漢。

聽到那大漢如此說道,歸海公子立時心裡有點不痛快,手中的拳頭捏得咯吱作響,正打算動手之時,突然那大漢四周突然出現了幾個人,看那架勢明顯對方是一伙人!

「有什麼好東西,媽的,快拿出來!」身邊的一個猥瑣小癟三也淫——笑著吼道!

歸海公子看著這幾個陰樣,心裡儘管不痛快,但是歸海公子細看之下心裡也是沒底,對方四五個人,修為都和自己差不多,而且領頭的那個魁梧漢子,明顯修為也似乎比自己高出些許!

儘管也許功法上會佔些許優勢,但是那並不代表力量能夠戰勝這幾個傢伙!

他也知道雙拳難敵四手!

「幾位大哥!我一看你們就是英雄氣概,看你們高大威猛,一定是那個大門派的得意弟子吧!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五行門的小弟子,身上也沒什麼好東西,你就放了我吧!」歸海公子儘管嬉笑著這樣說道,但是心底卻是罵了對方祖孫十八代!

英雄氣概,你是狗熊氣短!

大門派,五行門恐怕才算是大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