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其聲音當中能明顯的聽出其中所包含的那一絲喜悅之意.

「啊.真的.真的是天亮了.我的視線達到兩百米了.」

「是啊.天亮了.太好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一發現天亮了.所有修士都不由活躍了起來.並議論紛紛.

似乎他們剛才的陰霾已經因為天明的到來而一掃而空.頭頂的烏雲也被完全扒開.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在他們的認知當中.在白天.他們就是真正的霸主.沒有人惹得起.這是他們長久以來所養成的習慣.

哪怕就是古原.在昨天也被他們追得無處可逃.

他們怎麼也不會相信.就是過了一夜.古原就可以反過來追著他們無處可逃.

哪怕他們此時就是在逃.他們也會認為那是因為夜晚視線不足的原因.

「恩.我視線達到三百米了.看來真的是天亮了.兩位.我們是繼續趕路還是原地等待樂少他們的到來.」感受到天明的到來.黑牛一直深鎖的眉頭此時也不由自主的伸展了開來.

其實三人中.就數他黑牛與古原的交手最少了.同時也數他黑牛對古原的認知最少.懼意當然也是最少的.

「當然是趕路了.在這裡就只有等死一條路.」妖姬毫不猶豫的說道.語氣中沒有一絲商量之意.由此也可以看出來她有多麼迫切的想離開.

看著一臉堅決的妖姬.一直沒有開口的開泰不由目光閃爍.許久過後.他才緩緩開口道:「我們不能就這麼走了.這樣逃回去只會讓別人看了笑話.」

「哼.笑話.被看笑話總比丟了性命強.」妖姬一聲冷哼.她不明白剛才還走在最前面的開泰此時為什麼要打退堂鼓.

「妖姬.話也不能這麼說.我覺得我們之所以不敵那人.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他的偷襲.


只要他沒有那神出鬼沒的隱身術.我們自然就不會怕他.

反而只要他敢現身.我們還可以攻擊他的魄體.從而反敗為勝.」黑牛侃侃而談.說話分析得倒是頭頭是道.

「這誰都知道.不過別人那隱身術都練成了.難道你還有辦法讓他不使出來不成.」妖姬沒好氣的說道.她可不想像開泰那樣.把自己幾個月的收穫都給丟了.


「妖姬.你可別忘了.昨天他還被我們追著逃呢.」開泰眼神中閃過一絲不甘.接著繼續道:「如果我們離開了此地.可能就再也無法找到那人了.從而沒有辦法報仇了.

而如果我們還在這裡.說不定還可以吸引住他.從而等到我們娛樂城的人來.把他給一網打盡.」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開泰還對青衣老頭身上的物資耿耿於懷.他還是很想從古原身上奪回來.

「就是.看了開泰和我想到一起去了.的確.妖姬.你有沒有想過.那人既然有隱身術.為什麼他昨天不用.反而還要逃跑.而是要等到晚上才用隱身術對我們進行偷襲.」此時此刻的黑牛更像一個智者.就連妖姬也為其沉默不語.

看了一眼不再說話的妖姬.黑牛微微笑道:「所以我懷疑.那人的隱身術在白天應該沒有什麼作用.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他為什麼昨天不用.

當然了.你們也可以認為他是昨晚才修鍊成那隱身術的.不過顯然這是不可能的.至少我不相信.」

隨著黑牛的仔細分析.一旁聽著的修士都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很顯然.黑牛的分析的確很仔細.也很有道理.除了這樣.根本就找不出更加合理的解釋.

而聽了他的分析.很多人都不由鬆了一口氣下來.如果這樣.那麼他們就真的安全了.同時.他們也都默認了黑牛和開泰要留下來的意見.

無論是誰.只要能保證生命安全.還是沒有人願意逃跑丟面子的.

「黑牛.你的分析的確很有道理.既然這樣.那你們就留下來等吧.?我就不奉陪了.哼.我們走.」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雖然黑牛說的話十分有道理.同時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贊同.可是妖姬卻是執意要走.

眾人都不由有些搞不明白了.妖姬到底這是那根筋不對.

其實妖姬此時也十分的矛盾.黑牛所說的的確很有道理.她也是這麼認為的.不過在她的潛意識中.她還是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東西在向自己逼近.這讓她內心十分焦躁.她只想儘快離開此地.

而此時已然天明了.她自然也不怕單獨離開了.

妖姬是說走就走.而她的人也很快的追隨著她的腳步和她一起離開.

而看著妖姬離開的身影.黑牛和開泰不由面面相覷.妖姬如果走了.他們自然就少了一分助力.同時就多了一分危險.

這是他們不願意看見的.但是看妖姬那架勢.顯然也是不可能留得住了.這也讓兩人感覺到有些無奈.

「哈哈.怎麼.想走嗎.」然而正在妖姬還沒有走出兩步.一陣大笑聲突然從眾人的前方傳來.

一聽那聲音.眾人無不變色.因為對於那聲音.眾人再熟悉不過了.


就是因為那聲音的主人.而讓所有人都提心弔膽了一整夜.整晚都是在恐懼之中度過.

並且其每一次出現都會收割掉他們一些人的生命.

諷刺的是他們剛才還在想著對方在白天不敢再出現了.沒有想到對方這麼快就再次出現了.只是這一次又不知道是誰要倒霉了.

就在一群人四下張望.想找出發出聲音的隱身之人時.卻突然有一個人驚叫了起來.

「啊.看.他.他就在前方.過.過來了.」 循著那修士所指,此刻所有的修士都不由再次見到了古原的身影,

此時此刻的古原嘴角掛著冷笑,所在地正是位於妖姬所選擇路徑的前方,其恰好攔住了妖姬他們的去處,

與此同時,面對妖姬他們那龐大的修士隊伍,古原似乎沒有絲毫懼怕之意,反而正緩步的向著他們逼近,

「看,就是他,他竟然敢現出身來而不用隱身術,還敢在大白天攔我們去路,簡直就是找死,」

「對,肯定是他的隱身術在白天沒有用了,大家上,滅了他的魄體,」

「沖,殺,啊,」

隨著古原的緩步逼近,一些修士受不了壓迫的氣氛,都不由自主的大叫著向古原衝殺了過去,

他們一些是抱著一絲希望,一些卻是被本能的恐懼感給沖昏了頭腦,

然而身為他們的領頭人妖姬,看著向古原殺去的一群修士,她卻沒有阻止,反而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向著後退,而後退的方向正是開泰他們的所在地,

這便是身為人類這種群居動物的本能,人人都會有人多力量大的本能意識,

雖然古原此時沒有以隱身狀態出現,這倒是吻合了黑牛的分析,這應該算是個好兆頭,

可是妖姬反而還更加感覺到心驚肉跳,隨著古原的逼近,她更是感覺到了一股死亡氣息的逼近,

「嘿嘿,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就送你們一程,」面對向自己殺來的一群修士,古原卻沒有一絲停下來的打算,仍然邁動著堅定的步伐,

只是他口中突然輕吐一聲「絕望出體,殺,」

隨著古原話音剛落,眾人再次感覺到了那熟悉的絕望氣息在自己念頭空間中膨脹,沒有光明,只有無盡的黑暗,毫無希望,

「啊,念頭出體,是他的本源念頭,」

「對,本源念頭,我們怎麼能抵擋,大姐,快,用你的念頭出體擋住他的念頭,我們滅他魄體,」

「對,擋住他,擋住他的念頭,」

此時一群殺向古原的人才醒悟過來,古原還有他們無法抵擋的殺手鐧,絕望本源,

畢竟和古原交手很多回了,古原幾乎就沒有用絕望本源殺過人,每次都有開泰他們的念頭出來抵擋,所以便造成了當古原的絕望之劍殺向他們時,他們便瞬間亂了方寸,

「救命,啊,」

隨著第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一群人立刻不再猶豫,轉頭就跑,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們此刻已經清醒了過來,他們喊了那麼久都不見妖姬出手相救,自然他們知道抵擋不住古原的絕望源念,不跑的話就真是傻子了,

「啊,大姐,」

「啊,妖姬,你還不出手,你,」

「老妖婆,我,啊,」


絕望本源每閃一下,便鑽入一個修士的魂海,以他們沒有念頭出體的能力,面對古原出體巔峰的絕望本源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幾乎古原絕望之劍一進入他們的魂海便能憑藉著強大的氣息掃滅掉他們的意識,

念頭速度何其的快,幾人想逃怎麼可能,幾乎只在一瞬間,古原便以絕望之劍剿滅了他們所有人的意識,

而意識既然都被滅了,他們自然也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消失了,

隨著慘叫聲的消失,一具具魄體也開始一一栽倒在地,有些甚至還正在奔跑當中,

就在這麼一眨眼間,剛才還充滿活力的一群人便變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屍體,

見到這一幕的修士無不倒吸一口涼氣,這,才是真正的殺人不眨眼,真正的收割,

至於他們的領頭人,妖姬,此時她雖然退到了開泰一群人身旁,但是她的臉色卻比任何人都要難堪,

其實她之所以不拿自己的念頭出體去阻擋,也是有原因的,

要知道,她在昨晚就受到過古原的念頭攻擊,那攻擊差點便讓她念頭碎裂,這讓她記憶猶新的同時也讓她對古原的絕望本源充滿了恐懼,

同時,剛才她又沒有發現開泰他們有出手相助的跡象,如果兩人不相助,那麼她本已經受傷的念頭衝上去絕對還不夠對方的絕望源念噻牙縫的,

所以她最後不得不選擇放棄,哪怕他們罵得再凶,但是為了自己的性命,

「呵呵,你們這可不能怪我,自己送上門來,我自然沒有不要的道理,這麼多屍體,不知又要交換多少食物,」

看著一具具屍體,古原臉上的冷意很快消失不見,而是換上一幅樂呵呵的表情,開始一具一具?的收斂起屍體來,此時他那表情,就和一守財奴沒有什麼兩樣,

古原表情瞬息萬變,可謂翻臉比翻書還快,

不過他說的也十分在理,這個世界的規則就是人吃人,這每一個人都明白,

只是他此時滿臉笑容的表情在別人看來卻顯得那麼的不協調,畢竟任誰見到一個人正滿臉笑容的抱著一個人頭在吃,也肯定會覺得反胃的,

古原此時在這群人心中的形象不由變了,完全就變成了一個惡魔的形象,

但是對於這頭惡魔的舉動,卻沒有人去阻止,連聲音都沒有,現場只是出奇的安靜,

當所有屍體都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后,古原不由再次恢復了一幅冰冷的表情,同時他開始繼續向著一群人走去,

「道友,我本就要離開這裡,不打算和你作對了,你為何還要阻擋於我,」妖姬目光閃爍,突然咬了咬牙開口道,

哪怕是到了如此地步,她潛意識中還是不願意和對方作對,

然而,對於妖姬的再次妥協,開泰和黑牛卻一直冷眼旁觀,視而不見,

「呵呵,我可沒有說過讓你們走,」然而對於妖姬的妥協,古原卻不為所動,

「你,那好吧,既然如此,那道友如何才肯放我們離開,只要你放我們離開,我們保證不阻礙你過娛樂城怎麼樣,」古原的話很強勢,但是妖姬卻不敢反駁,反而再次退步,

古原敢在白天來阻擋他們,在別人看來這可能是送死的行為,然而在妖姬看來,這絕對是代表著對方有所依仗,


畢竟無論怎麼看,對方都不像是一個傻子, 「你覺得有必要浪費口舌嗎.你難道還沒有搞明白這個世界上的生存法則.這個世界就是你吃我.我吃你的世界.既然你們吃不下我.那就只有被我吃了.」古原來到一群人的五步開外停了下來.

接著他繼續道:「只是我與你們還是有所不同的.那就是我不會主動咬人的.既然你們犯了我.就應該做好承受另外一種結果的準備.」

「妖姬.不要白費口舌了.我看此人是自信心膨脹.以為我們真的拿他沒有辦法了.不用擔心.只要我們合力.一定能先滅掉他的魄體的.

再說.此時也天明了.樂少他們應該也要出發了.只要我們再堅持一會兒.他們到來后.此人的絕望源念照樣跑不掉的.」黑牛來到妖姬身旁.似在勸說妖姬.但卻不難聽出其中對古原的威脅之意.

而既然開亮了.肯定也是十分快的.此時眾人已經再次恢復了白天的視線.一眼便能看到幾千米開外.

「妖姬.既然他如此自大.我們何不痛痛快快的一戰.說不定還有勝算.如果我們不真正團結起來.只有被他各個擊破.」開泰也來到了妖姬身旁.

而他們兩個剛才之所以不出手.就是為了給妖姬一點教訓而已.

然而.面對兩人的勸說.妖姬也知道沒有選擇.只得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出手吧.哪怕不能滅了他.也要爭取堅持到樂少的到來.」

「呵呵.看來你們已經決定好了.」古原並沒有急著出手.這並不是說古原怕他們有什麼陰謀.而是古原對目前的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哪怕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那樂少到來.古原也有信心大敗對方.

「哼.圍起來.」開泰突然一聲令下.

「圍.圍住他.」

「圍起來.」

得到開泰的下令.所有修士都立刻行動了起來.迅速的形成了包圍圈.把古原里三層外三層的包圍了起來.

而既然三大首腦都團結了起來.下面的人自然都團結了起來.包括妖姬的人.都加入到了包圍圈當中.

「道友.既然你要找死.也就不要怪我們了.不過我們也不殺無名之輩.把你的名號報出來吧.」

黑牛三人見古原並沒有任何動作.都不由暗暗鬆了口氣.只要包圍圈建立起來了.就不會怕他隱身逃跑了.

並且如此近距離下.要滅他魄體.不過是分秒之事.

「名號.」古原一愣.對於自己陷入包圍中.似乎他毫不在意.反而聽到名號兩字他陷入了沉思.

「怎麼.既然你來參加城主令的爭奪.肯定屬於一百零八城的一方勢力.說吧.你來自那坐城.」見到古原如此表情.幾人不由產生了一絲好奇.到底是那座城.竟然出了源念出體巔峰的天才人物.

「既然你們想知道.那我也讓你們死個明白.從即日起.我便是地球城城主.古原.」說到這裡.古原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

說到名號.古原立刻想到了自己要找的人.既然如此.他便決定給自己在這地獄中暫時起一個名號.並把這個名號給打響亮了.

地球和古原可以代表很多的信息.古原相信.就這四個字.便可以讓自己要找的人知道自己了.

「什麼.城主.」

「城主.」

在場的修士都聽見了古原所說.當聽到城主二字時.所有人都不由目瞪口呆.驚恐得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