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旨!」

就在這時,突然「轟」的一聲由頭頂上空傳來,大片的磚瓦掉下,大殿的正中竟然憑空多了三個人來。

「有刺客,保護陛下!」

隨著一聲呼喊,已有人護在了皇帝的身前。

待煙塵漸漸散去,所有人總算是看清了突然掉下來的三個人。

一位氣質不凡的少年,一位美艷絕倫的女人,還有一位……赫然竟是十九皇子。

十九皇子?怎麼會是十九皇子,他不是應該在「鐵秦帝國」么?

一瞬間,所有人的腦中都冒出了無數疑問來,就連龍椅上的皇帝,也瞪著一雙驚奇的目光看著他這個兒子。

「非常好,人都在這裡,省下了我很多麻煩!」

東方修哲冷著一張臉,完全不把周圍這些人的目光當作一回事。

「父王,救我!」

十九皇子見到他的父親,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即喊了出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宣德,你這是在鬧哪一處?」

龍椅上的皇帝,眉頭一皺,龍顏極其不悅。

「父王,他倆挾持了我,還打了兒臣。父王,你可要為兒臣做主啊!」

十九皇子一肚子的委屈終於在此刻發泄了出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便準備向著他的父王爬過去。

「我家少爺有準許你離開么?」

菲米莎一腳將這位十九皇子踹倒在地面之上。

「大膽,竟然敢公然……」

四周的大臣,在此刻終於反應過來,大吼著便要衝過來。

「都給我安靜,不然的話,我叫你們永遠閉嘴!」

東方修哲驟然發話了,伴隨著,強大的氣息四散開來,使得整個大殿宛如墜入冰窖一般。

果然,所有人全都閉上了嘴,就連龍椅上的皇帝,也用一雙駭然的眼神看著這位氣息恐怖的少年。

「我姐姐在什麼地方?」

東方修哲再次開口,眼神直接逼向正前方龍椅上的皇帝。

「你是何人,竟然敢到皇宮鬧事?」皇帝的心中儘管震驚無比,但架子還是要擺一下的。

「哼!」

一聲冷哼,由東方修哲的口中發出,一伸手,竟是將對面的皇帝給吸了過來。

這一下,整個大殿一下子沸騰了起來。

「不好了,陛下落到了刺客手中,快來人啊!」

「快放下陛下,不然的話,定叫你有來無回!」

「不要傷害陛下,有什麼話好好說!」

「……」

由於皇帝已經落到了少年的手中,以至於這些人投鼠忌器,雖然嘴上叫嚷著很厲害,卻沒有一個敢衝上來。

東方修哲可沒有心情理會周圍這些人,他只想知道自己的姐姐在什麼地方,現在處境如何了?

搜魂之法,已經對這位皇帝使了出來。

片刻之後,這位已經昏迷的皇帝,被扔到了菲米莎的腳下。

「菲米莎,任何試圖走出這個大殿的人,都給我殺了!」

丟下這句話,東方修哲已經沖了出去。

。。。。。。

地下牢房內,一位二十多歲,身穿黃服的男子正在一臉銀笑地看著欄杆內已經軟倒在地的幾位少女。

「想不到這『無味軟熏香』果然厲害,不罔本太子花重金買來,如今一試,果然很靈!」

「太子殿下,你不能將人帶走啊,這可都是重犯,陛下特別交待過,絕不能讓她們任何一個離開牢房。」

看到太子肩上扛著一位少女準備離開牢房,立即有負責人出來阻攔。


「放肆,本殿下要帶人,誰敢攔我?本殿下就是要親自審問一下,一時半刻就會將人還回來,再敢阻攔本殿下,哼!」

這位男子眼睛一瞪,手上做了一個下劈的動作。

「可是……」

「還不給本殿下把路讓開,惹惱了本殿下,信不信誅你九族!」

在這位太子殿下的強勢之下,沒有人真敢阻攔他,只能眼睜睜著看著要犯被帶走。

「快……快去通知陛下,此事事關重大!」」

慕榮雯想要掙扎,可是身上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精神恍惚,也無法凝聚魔法。

「放開我,我……我不會放過你的……」


慕榮雯用最後的力氣喊道,可是她的聲音小得猶如蚊蠅。

「小美人,你別著急,本太子一會兒會讓你舒服得將什麼都招出來!」

太子嘴角邪邪一笑,正準備趁此刻在這位少女身上揩點油,卻是猛然瞥見大殿的上空有一隻巨鳥盤旋。

「你們幾個看看,那到底是什麼,是不是本太子眼花了,怎麼會有一隻巨鳥,到底是誰的寵獸,竟然敢在皇宮裡放出來?」


太子神情一愣,對著身邊的跟班說道。

「呼!」

就在這時,眼前一花,竟然憑空多了一個少年。

「大膽,意敢嚇本太子一大跳,不想活了么?」

這位太子見是一位面生的少年,以為是新來的小太監,頓時大聲喝斥。

慕榮雯已經快要完全昏過去了,聽到太子的這聲喝斥,忙努力地抬起頭。

當東方修哲的身影落在她的視野里時,她竟然眼睛一酸,落下淚來。

「你是哪個房的,本太子在跟你講話,你那是什麼眼神,信不信我一句話,就可以……」

這位太子的話還沒有說完,雙腿處驟然傳來一聲脆響,竟然硬生生折斷了,帶血的骨頭都刺了出來,血淋淋的,甚是駭人。

東方修哲根本就沒有去看這位人渣太子,而是順勢將虛弱的慕榮雯手手抱了過來。

「雯姐,對不起,我來的有些晚了,讓你受委屈了!」

東方修哲聲音溫柔地安慰著懷中的淚人。

慕榮雯張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最終還是昏了過去。

東方修哲眉頭一皺,趕忙為慕榮雯把脈,確定慕榮雯只是中了一種迷香外,並沒有什麼其他大礙,緊急的眉頭這才舒展開。

「啊~~~~好痛~~~我的腿,我的腿,啊~~~」

這個時候,地上傳來了太子的慘叫聲。

太子帶的一眾跟班,直到這一刻才反應過來,趕忙俯下身子查看太子的傷勢。

而東方修哲,利用異元素「黑蠱之炎」,已經將慕榮雯體內的迷香之毒盡數吸了出來。

一個水系魔法恢復術之後,慕榮雯幽幽醒來。

她在睜開眼睛的第一反應,竟是揪緊自己的衣領,當看到東方修哲那雙關切的目光后,才將雙手鬆開。


「修哲,真的是你么,我不是在做夢么,真的是你么?」

慕榮雯非常激動,雙手緊緊地抱住東方修哲的脖子,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曖昧過。

「雯姐,已經沒事了,有我在,誰都別想再傷害你!」

東方修哲再次安慰道。


「是這個傢伙,一定是這個傢伙,給本殿下殺了他……」

太子在跟班的臨時救治下,已經止痛,此時正惡狠狠地用手指著東方修哲。(未完待續。) 直到這一刻,慕榮雯才意味到自己與東方修哲的舉止如何曖昧,但是一想到自己剛剛差點失身,便是不想離開這個可以讓她感到安心的臂膀。

「竟然敢打傷太子殿下,這可是大不赦的死罪!」

東方修哲與慕榮雯兩人被團團圍在了中間。

「雯姐,接下來將會發生非常血腥的事情,你要不要先睡一會兒,休息一下?」

東方修哲依舊沒有去看這些人,而是對慕榮雯詢問道。

「這幫該死的傢伙,我恨不得親手解決了他們!」

一想到自己剛剛差點……,慕榮雯就是一陣咬牙切齒。

情緒略微平靜了一些后,她對著東方修哲道:「你不用顧忌我的感受,這幫傢伙罪有應得,哦,對了,修哲,你的姐姐還在牢房裡,我們要快點去救她們!」

東方修哲點點頭,不過考慮掉接下來的血腥可能會刺激到慕榮雯,他忙施展了一個鎮定術,施加在慕榮雯身上。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快給我解決了這個小子,我的腿啊,快點扶我去找御醫……」

這位太子殿下絕不會想象到他面對的是一個怎樣可怕的傢伙,更是不會想到,正是因為他的舉動,給整個皇室帶來了滅頂之災。

「你們不要傷到那個女的,給本太子留著……」

太子都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心思惦記著美人,這真是色膽包天。

「遵命!」

這些跟班猶如餓狼撲食,向著東方修哲直撲過來。

他們並沒有看到東方修哲剛剛的出手,也就自然沒有認識到,這個少年是不可戰勝的可怕敵人。

東方修哲手臂一揮,一股強勁的風,將撲來的人卷上了天。

這些人大聲叫嚷著,卻是無法反抗狂風對身體的摧殘,他們的身體在空中相互碰撞著,最後積壓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