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心力?

雲傲越微不可見地蹙了蹙眉,他雙眸一掃,示意刀疤強繼續說下去。

見雲傲越並沒有要發飆的現象,刀疤強安下心了,但想起等著自己的三個月,又欲哭無淚地說道:「少爺,男人是一朵花,越多狂蜂浪蝶粘上來,越表現出一個男人的力量。」

「……」

「當一個女人被刺激到了,常常會做出一些理智不能控制的事,例如吃醋,佔有慾!」

「所以,少爺,敞開男人的懷抱,擁抱全部女人,讓你喜歡的人浸在醋缸里吧!」

見雲傲越一直沒說話,刀疤強越說越興奮,最後還拍著自己的胸口,大聲道:「少爺,如果這樣還不能刺激到她,然後將她手到擒來的話,我刀疤強的名字倒轉寫!」

雲傲越交叉在膝桌子上的十指開始微微收縮——

見形勢有點不大對勁,李岩悄悄地用手撞了一下處於興奮狀態的刀疤強,「閉嘴啦,傻逼!」

被李岩一提醒,刀疤強興高采烈的火頓時像被澆了一盆冷水,「嘩」地一下全息了,他顫顫巍巍地抬頭,發現雲傲越那張喜怒不露於色的俊臉,眉目之間第一次比雪還冷,渾身散發著駭人的氣息。

「……」

「少爺?」這樣子的雲傲越,讓刀疤強驚恐得「啪」地一下跪了下來,粗臉上眼淚和鼻涕夾雜著一起流下來,狠狠地求饒道:「少……少爺,我……我還有第三個,先聽我說完,保證你滿意,滿意的!」

弄到現在,刀疤強還不知道雲傲越想要什麼答案的話,那他這些年跟在雲傲越身邊就是白活了!

見雲傲越眉目之間的冷意快要瀰漫整個房間了,李岩狠狠地踢了刀疤強一腳,提醒道,「還不快說。」

「第三,第三是魅力!」

刀疤強顫抖著唇,偷偷瞄了雲傲越一眼,又趕快收起,道,「就是,就是,散發男人的荷爾蒙魅力,用強悍的手段,攻陷女人毫無防備的心。」

「……」

見雲傲越沒說話,刀疤強的心頓時提到了最高點,正當他顫了顫時,一道清冷的天籟終於淡淡地響起。

「什麼是荷爾蒙魅力?」

瞄了瞄雲傲越若有所思的臉,刀疤強似乎不忍心污染那純潔的心靈,小小聲道,「咳,少爺,就是,咳,那個,咳咳,那個——」

「什麼咳那個,咳咳那個!」林躍不滿地撇了撇嘴,「什麼東西,少爺問話還不說清楚?」

雲傲越也不解地微微眯了眯眸。 死就死吧!等夫人找他麻煩的時候,少爺早已抱得美人歸了,還會為難自己嗎?

「少爺,荷爾蒙魅力——」想到這裡,刀疤強閉上眼睛,視死如歸地大聲道,「就是看***老師飾演的*****時,自家兄弟抬頭的感覺,然後用這種魅力征服女人!」

*****!

自家兄弟抬頭!

赤果果,明白白!

另外三人頓時石化,臉紅得滴血。

該死的刀疤強,有必要擺上檯面說得這麼明顯嗎?有那種OOXX的動作片,有兄弟那麼朝氣蓬勃地抬頭嗎?

聽到這裡,雲傲越一直迷惑的大腦像突然開竅了一樣,清冷的俊臉飛快地閃過了一絲緋紅。

雖然他不知道***老師是誰,但是後半句,他確實聽懂了。

像上次在御武道館,他摸了洛晨,吻著洛晨身上的那種感覺——

連冷水都沖不下去的熱。

……

看著少爺一臉緋紅,陷入情網的樣子,蕭燁皺了皺眉,驀地發現了什麼。

那人,如果不是表小姐的話,會不會是那人——

如果是那人,那麼,雲家人是絕對不會接受她的。

想到這裡,蕭燁的臉色頓時沉重起來。

一個男人,怎麼做雲家主母?

……

見雲傲越似乎沒有再追究刀疤強剛剛的事,林躍大腦一個激靈,難道,難道少爺其實是想學如何有效泡妞嗎?

如果他獻上了有用的寶典,那麼少爺會不會就放過他了,不用他去男色接客三個月了?

想到這裡,林躍撲通一下跪了下來,視死如歸道,「少爺,我有東西獻給您,可以助您抱得美人歸,請您稍等一會——」

林躍心噗通噗通地狂跳,等著雲傲越的批准。

雲傲越淡淡地看向他。

在無形如山的壓力下,林躍頓時火燎火急,跌跌撞撞地衝出了房間——

……

「少爺,請收下。」

林躍獻上的是一本書,喜滋滋的樣子無比喜慶,卻不知道雲家三小爺像看死人一樣看著他。

像少爺這樣高端大氣上檔次,冷艷高貴顏無雙的人,怎麼可能會看這樣的書——

這肯定會踩上少爺的禁忌——

可以幫林**收屍了!

……

修長得適合彈鋼琴的手一動,淡淡地接過了林躍送上的書,雲傲越掃了一眼書上的大字,秀逸的雙眸頓時氤氳著幽深不明。

《泡妞大全108招》,教你如何用不同的招式俘虜女人心。

如玉般的手忍不住翻開了目錄——

真心篇,戰略篇,情調篇……

你的行動,決定你的泡妞速度!

雲傲越神色微動,正想翻開下一頁,卻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眼神從對面傳來。

清冷的俊臉如古井般平靜無波,雲傲越淡淡道,「你們出去。」

天啊!

說好的高端大氣上檔次,冷艷高貴顏無雙的少爺呢?

怎麼會背著他們,偷偷看這種像是盜版出來的小黃書!

「是,少爺。」

儘管內心是一百萬個不相信,四人還是掛著得體的微笑,後退地出去,並且關上了門。

心中卻萬馬奔騰,呼嘯而過。

他們偉大的少爺,怎麼可以,可以躲在房間看這種沒營養的書?

罪魁禍首得死!

想到這裡,除了逃過一劫的林躍滿臉的喜悅外,其他三人頓時用殺死人的視線看向了林躍。

……

房間恢復了安靜——

雲傲越耐不住心底的渴望,修長的指尖翻開了這本像是盜版的小黃文,任由裡面的字體便像一個個自動刻進他的腦海里一樣,再也抹不去了。

教你如何在一夜之間,蛻變成情場高手!

*

第二天,西娛迎來了一年一度的西娛年度盛宴——

西娛的年度盛宴定在了殷氏的五星級酒店——明星樂舉辦。

這一天,幾乎所有的外景,外出拍戲的合約藝人都會從世界各地回來參加年會——

各大品牌像LV,dior等穿在西娛女星身上,妖嬈的身姿,迷人的曲線,大牌的設計,讓她們像走紅地毯一般,點綴了整個盛宴現場。

……

燈火輝煌,杯光交影,觥籌交錯。

西娛小花旦穿著精緻修長的晚禮服,高貴美麗得亂花了眼;

一哥和小生則穿著剪裁合身的燕尾服,帥氣逼人。

星光熠熠。

……

作為西娛四小花旦之一的賀思思,經過了周璇退出娛樂圈和葉喬言的偷拍事件后,憑著強力的交際手腕和迷人的身段,力壓另一小花旦任如影,成為了西娛當前力捧的一線女星。

她今天穿了一條來自Self—Portrait黑色半鏤空連衣裙,冷艷而迷人的風格,讓她看起來女人味十足。纖細的手舉著酒杯,賀思思淺笑著走到了總經理龍海濤和副總經理李棟面前,輕彎了腰,任由鏤空的胸部露在兩人眼前。

「總經理,李總,我來敬你們了——」

她的聲音有種嬌嬌的嗲,龍海濤莫名的燥熱起來,忍不住心底罵了聲,這小妖精——

這種場合也敢來勾引他!

昨晚兩人玩了一晚,她就是這樣子頂著艷媚又冷艷的表情,不停地纏著他,讓他一次又一次地在她身體里釋放,差點死在她身上。

沒想到,今天她又故態復萌,他得好好懲罰她才行!

想到這裡,龍海濤贅肉的臉上便不由得一笑,他舉杯將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才能壓得下心裡那股蠢蠢欲動。

似乎沒看到眼前的一幕,李棟不在意地低頭,品了一口酒,但鏡片下的雙眸卻折射出一絲冷笑。

一個靠身體上位的公交車,一個膽大包天染指西娛女星的色中餓鬼,也真是天作之合的絕配。

虧他屈居在這樣的草包手下這麼久——

既然上天沒有給他這樣的運氣,那他就自己爭取!

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的!

莫名的,一個俊美冷漠的身影就這樣突兀地出現在了李棟的腦海里——

嗤,這個賀思思,之前聽說那人貶來西娛擔任經紀人,不是曾來求過他,讓那人做她的經紀人么?

他估摸著那人應該目的是洛晨,所以擅作主張就把他放到了洛晨名下!

但沒看到總裁的任何指令時,他就知道,自己做的是對的!

這樣的人,不拿來當利劍來借刀殺人,也真是對不起他的能力了!

想到這裡,李棟微微一笑,見龍海濤看著賀思思,眼睛看得都要發直時,他終於笑了笑,道:「思思,敬完我們后,你也要敬一下其他高層,不然,可是厚此薄彼了——」

李棟的話說的這麼明白,賀思思挺直回腰,艷麗地笑了笑,道:「總經理,李總,那我過去敬下家尋哥他們。」

說完,她便搖曳著黑色的鏤空連衣裙往張家尋的方向走。

「思——」見剛得手的人走了,龍海濤怒瞪了一眼李棟,正要叫住她,卻聽到了李棟湊過來壓低的聲音,道,「總經理,我這樣做是有原因的。」

龍海濤停住了叫下賀思思的動作,胖臉瞥了一眼李棟,似乎想看他說出什麼。

「總經理,我希望您別中了美人計。」李棟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憂慮,「這賀思思曾經讓我把雲傲越這人給她當經紀人,雖然我拒絕了,但是我總覺得這兩人的關係似乎不大簡單。」

「總經理,雖然雲傲越這人得罪了總裁被下放,但難保有一天會重新上位,總經理,我認為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和一個定時炸彈較勁呢?」

李棟的話,像一把柴一樣,頓時燃起了龍海濤的熊熊烈火。

明星樂,這裡恰恰是他最恨的地方!

因為他曾在這裡被折辱了所有的面子!

那小白臉仗著總裁對他的倚重,居然讓他帶著高層當眾道歉,折了他面子不說,現在還敢和他搶女人?

那小白臉以為自己是誰?

他不就是一個經紀人,即使回歸上位,也就是一個屁大的助理,可以和他西娛總經理相提並論?

現在還讓他讓他的女人?

真是天大的笑話!

別說那小白臉現在下調了西娛,想回歸風雲傳媒難過登天!

如果有那苗頭,他也要把這苗頭掐死在萌芽里!

想到這裡,龍海濤胖臉冷冷地對著李棟命令道,「讓張家尋去查一下,洛晨上報的經紀人是誰,如果是雲傲越,收起他的座位牌!」

今天,如果那小白臉出現在這裡,他要讓那小白臉知道,他一隻手就可以捏死他!

李棟點了點頭,但藏在眼鏡背後的雙眸折射出一絲光亮。

……

幾個十八線小花旦風情萬千地舉著酒杯,圍在一起兩兩站著,但眼睛卻忍不住投向門口,似乎望眼欲穿。

「聽說今晚總裁也會來,好期待!」一個走清純路線的小花旦雙手托著自己的小臉,道。

「雖然總裁丑了點,但畢竟他是千億資產的繼承人——」

畫了濃妝的另一個小花旦似乎有些不屑,「就算是千億資產的繼承人又怎樣,除了有錢,丑得要死,又沒氣質,我覺得晨哥更好——」

「我也這樣覺得!」

「別傻了,我悄悄和你們說,我這次去美國拍甄紅漪主演的《如夢》,聽說了一件事。」

「什麼事?這麼神秘兮兮。」

「我是不小心聽到了紅漪姐的助理說,美國從70年代一直存在著一個非常神秘的家族,隱藏在陰暗面的控制者,卻強大到掌握著世界的金融命脈。」

「切,和總裁有毛線關係啊!總裁又不是美國人!」

搖了搖食指,清純小花旦神秘一笑,「可是你們猜,紅漪姐助理描述的神秘家族的標誌是什麼樣的——」

「……」

「不是吧,天啊!」

眾花旦聽得入神,清純小花旦餘光往門口一掃,卻恰好看到了那人,「噓,別說了,來了!」

「啊!啊!他好帥啊!」 在幾個小花旦眼冒紅心的驚呼中,一道修長而俊美的身影就這樣桀驁地邁進了宴會廳。

插著褲袋走進來的男子穿著bespoke的純定製,slim的法襯,無省褲,SilvanoLattanz牛津鞋,帥氣得幾乎可以直接登上花花公子時尚雜誌。

精緻的眉目,深褐色的頭髮清晰得而條理分明,殷紅的唇線勾著淺淺而斜斜的笑容,俊朗漂亮的臉孔驀地便散發出了一股奇異的魅力。

簡直是,太帥了!

頓時,剛剛議論紛紛的幾個十八線小花旦西子捧心般拜倒在男子的西褲下。

晨哥,實在帥的不像普通人!

寶媽跟在洛晨身邊,接受來自四面八方那些崇拜又愛慕的目光,高高地抬了抬微胖的雙層下巴——

作為西娛一哥的經紀人,她和其他普通的經紀人可不一樣了。

她勞心勞力,可是天天為這臭小子的高人氣操碎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