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雨眸中閃動冷光,盯著丁寧的神情眼眸,想要看到丁寧悔恨、恐懼的神情,但是自始至終,她都看到丁寧神情淡淡,沒有絲毫的變化,如果說有,那便是眼眸之中的殺機越來越濃烈,這讓她心中難受至極,感覺自己彷彿是一個小丑一樣。


唰!


身影閃動,荊無法、李易書、鵬尊者、王陽離等諸多高手的身影出現,他們各自救下了自己門中的弟子,此時要做的,便是誅殺丁寧!

「十五尊神庭境的高手,只有這麼多嗎?」

丁寧聲音響起,語氣略微有些失望,讓天雨、荊無法等諸多強者面面相覷,露出費解的表情,這貨腦子莫不是壞掉了,一個洞虛境的小子,被數萬洞虛境的高手追殺,如今更是被他們十多尊神庭境的高手盯上,而聽他話里的意思,似乎還嫌追殺他的人少!

哪個洞虛境的修士會惹得神庭境的高手出動,而且一下子十五尊神庭境的高手,這還少?你以為你是誰,即便是已經達到了神庭境,那十五尊強者也足以將你斬殺了!

「難道這小子被嚇傻了?」

十五尊神庭境的強者眼神灼灼,盯著丁寧瞅個不停,只見丁寧眼眸淡漠,神情依舊有著失望之色,似乎真的是嫌神庭境的高手來的太少了。

「我聽李易峰說起過你,少年天才,本想有結交之心,奈何造化弄人,不得不取你性命,不過,你如今腦子被嚇得糊塗,反倒讓我少了幾分不忍。」李易書開口嘆道。

腦子糊塗?

丁寧眉頭一挑,看到李易書等人的表情,心中頓時大怒,你才腦子糊塗,你們全家都腦子糊塗!

「前輩應該是血劍宗的吧,李易峰曾在玄靈湖助我一次,今天我不殺前輩,前輩還請離去吧。」

丁寧深吸一口氣,開口對李易書說道。

不少我?李易書一愣,看到丁寧那認真的表情,搖頭失笑,心中更加認定丁寧腦子壞掉了,一個洞虛境的小子,面對十五尊神庭境的強者,竟然說不殺我,放我離開,這是在死前裝逼嗎?

其他強者也是在一愣之後,嗤笑起來,神庭境的強者,豈是那麼容易殺的,別說一個洞虛境強者,就是一百個一千個都不一定能夠將一個剛剛晉陞到神庭境的強者擊殺!

更何況,他們這些強者,都已經是晉陞神庭境多年的強者!

「廢話說完了,該送你上路了,能夠讓我們這麼多神庭境的強者對你出手,你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天雨冷笑一聲,目光掃過其他強者,又道:「殺了他,他身上的寶物我們再慢慢坐下來分配,如何?」

「我不要他身上的寶物,這兩隻妖獸歸我萬獸山!」鵬尊者開口說道。

「不可能!」

其他強者紛紛搖頭,這兩隻妖獸,每一個都是不凡,甚至要勝過丁寧那諸多法寶,尤其是那紫色妖獸,詭異的神通簡直就是一件大殺器,這要是落到萬獸山的手中,只怕日後又多出兩尊恐怖的強者!

「那就各憑本事了!」鵬尊者冷笑,他的實力或許在眾人之中不是最強,但是他的速度卻是誰也比不上,所以,他絲毫無懼!

其他人盡皆神情一凝,身上強悍的氣息爆發而出,顯然是在防備鵬尊者,因為在他們眼中,丁寧隨手都可以擊殺,之後便是他們之間的較量!

「我覺得,你們都想多了!」

丁寧的聲音再次響起,但是鵬尊者等強者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會,因為丁寧此時在他們的眼中,腦子已經壞掉了。

丁寧眼眸微冷,淡漠道:「整個玄扈州數萬洞虛境強者,十五尊神庭境強者,將我因我而殞落,此後,玄扈州將會需要數千年才能夠恢復元氣!」

天雨、鵬尊者皆是嗤笑起來,好奇地盯著丁寧,這貨不僅腦子壞掉了,而且還陷入了妄想之中無法自拔,不死也是廢了。

「這座大陣,名叫伏魔大陣,數萬洞虛境強者,十五尊神庭境強者,這座大陣不足以全部誅殺,但是,以此陣作為陣眼,卻是足夠了!」

丁寧神情陡然變得冷漠無比,殺機畢露,看了李易書一眼:「我提醒你離開,算是還了李易峰當初的援手之恩,你執意不離去,那就怪不得我了。」

「伏魔大陣,你們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接下來,你們會真正體會到這座大陣的威能!」

目光從天雨、鵬尊者等一尊尊神庭境強者的臉上掃過,丁寧手中陡然一團靈光爆射開來。

天雨、鵬尊者看著丁寧,一個個眉頭皺了起來,尤其是李易書,心中忽然有了一絲後悔,但是丁寧手中靈光消散,並沒有任何的變故發生,讓他們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

「裝神弄鬼,逃脫不了滅亡之局!」

天雨冷笑,但她話音剛落,伏魔大陣陡然震動起來,一股股恐怖的氣息瀰漫,大陣之中流光如同隕星,呼呼飛動,整個巨大的伏魔大陣陡然變化,收縮,眨眼之間,大陣便僅僅籠罩了方圓數十里之地,幾乎所有的強者都到了大陣之外,讓他們所有強者瞬間大喜。

轟隆!

但諸多強者剛剛以為絕處逢生,鬆了口氣,便看到整個獸王嶺之中各處都有一道道光芒衝天而起,隨即,一座更加龐大的大陣升騰起來,以眼前這座伏魔大陣為中心,幾乎籠罩整個獸王嶺,將所有的強者全都籠罩在內!

丁寧面前,鵬尊者、天雨、李易書、荊無法、王陽離等強者全都變色,剛剛那一座伏魔大陣便已經足夠恐怖,他們都無法破開,甚至大陣如果只是針對他們幾尊或者幾尊強者的話,很可能將他們磨滅!

但是如今,那能夠將他們磨滅的大陣一變,竟然成了另一座更加恐怖的大陣的陣眼,強悍而恐怖的氣息籠罩整個獸王嶺,即便是鵬尊者他們身為神庭境的強者,也感覺到一陣心悸,死亡的陰影籠罩心頭。

陣中有陣,陣外有陣!

「你們,全都要死,沒有人救得了你們,除非聖人出手!」

丁寧冷然一笑,看著天雨等人,面對諸多強者,他即便再強大十倍,也無力抵抗,只得依靠大陣之威。

當初在天墟城,他用三天的時間布下一座毀滅厲家的大陣,而今,他同樣布下一座恐怖的大陣,所有前來追殺他的強者,不知道能有幾個活下來。

「我們死不死還不一定,但是你肯定要死!」

天雨眼眸陰冷,身上濃烈無比的殺機衝出,猛然朝著丁寧丁寧出手,其他強者也是一樣,這座大陣恐怖無比,神庭境強者也會死在其中,但是這座大陣乃是丁寧布下,而今他還在大陣之中,肯定有著離去之法,擒下他,就能夠安然離去!

十五尊神庭境強者同時出手,威能堪稱恐怖,就是眼前是一尊同樣強大的神庭境強者,也會被轟死!

但丁寧依舊未曾有所行動,沒有離開的意思,他的目光落到天雨身上,眼眸冷厲至極。

光芒一閃,他手中一件寶物飛出。 轟隆!

整個獸王嶺幾乎全都被伏魔大陣籠罩,四周虛空之中無窮無盡的元氣被大陣牽引,形成恐怖的旋風,如同一頭頭巨龍,呼嘯著沖入大陣之中,被大陣吸收。

獸王嶺之外,極為遙遠的地方都瀰漫著強悍的氣息,有許多強者此時看到整個獸王嶺一片混沌,氣息恐怖,驚天動地。

「造化,沒有命,哪來的造化?」

孫長壽坐在大石頭上,望著一片混沌的,露出一絲感嘆,隨即目光落到毫無所覺的幾個孩子身上,嘴角露出笑意。

伏魔大陣之中,丁寧面對天雨等諸多高手,手中光芒一閃,一個灰不溜秋的圓環出現在他的手中,正是老者孫長壽贈給他的牛鼻環,這件寶物,他祭煉了一番,雖然不曾完全煉化,但已經能夠激發出牛鼻環強大的威能。

嗡!

牛鼻環猛然一顫,散發出古樸的光輝,從丁寧的手中飛出,轟隆一震,天雨等強者的恐怖攻擊落下,頃刻間被這牛鼻環給震散。

「什麼?」

天雨等十五尊強者大驚,那恐怖的一擊,他們任何一尊強者都不可能輕易接下,竟然被丁寧手中的一枚圓環轟散!

正要再次出手,但是伏魔大陣轟然爆發出恐怖的威能,十五尊強者瞬間被分離開來,恐怖的轟擊降落,落到他們的身上,瞬間將他們重傷!

「殺!」


丁寧眼眸一冷,朝著一尊神庭境的強者衝出,他要以鑄天境的修為,弒殺神庭境的強者!

他的腳步踏著詭異的步伐,伏魔大陣恐怖的力量從他身邊掃過,片刻間他就來到一尊強者的身前,手中牛鼻環飛出,瞬間化作一個巨大的圓環,從上空罩下,將眼前這尊神庭境的強者罩在其中。

「找死!」

這尊強者眼眸一冷,在他眼中,丁寧是一個洞虛境的修士,雖然不弱,但是面對神庭境的自己,絕對是在找死!

手掌一拍, 逆天獸妃:皇叔大人劫個色 ,道道流光飛舞,交織成恐怖的天地道理,朝著丁寧拍去。

轟隆一聲,牛鼻環落下,將其套在正中,剛剛伸出的手掌碰到牛鼻環,頓時間流光崩碎,而後牛鼻環收縮,不斷變小,卻並沒有束縛住這尊強者的身體,而後忽然間沒入了這強者的體內。

牛鼻環消失,丁寧隨即就看到這尊強者神情劇變,面目瞬間變得痛苦不堪,狂暴的氣息瀰漫出來,震碎四周虛空,但是片刻之後,這尊強者陡然停了下來,身上生機盡失。

轟隆!

大陣轟擊而來,一道光芒落到這尊強者的身上,瞬間便將這尊強者轟碎。


丁寧抬手一招,牛鼻環落入他的手中,看著手中這毫不起眼的圓環,他的眼眸之中流露出震撼之色。

就這樣一件寶物,他只是微微的操縱,竟然就斬殺了一尊神庭境的強者!

而且,他還知道,這牛鼻環直接斬殺的是那尊強者的靈魂,沒入體內,將靈魂滅殺!

這,便是這件牛鼻環的威能!


丁寧心頭震撼不已,他卻不知,孫長壽所言並未虛言,其先祖孫守牧放牧無上的妖獸,其中就有強大的牛妖,這牛鼻環就是控制牛妖之物,根本不需要太強大的實力,只需要稍稍將這件寶物祭煉,掛在牛鼻子之上,如果牛妖不聽話,即便是一個鑄天境甚至是凝元境的修士都能夠讓牛妖痛不欲生,甚至能夠將其滅殺!

這件寶物,乃是一件特殊的至寶,如果普通人能夠將其祭煉的話,那神庭境的強者落入其中,也可能被普通人滅殺!

眼眸神光閃動,丁寧朝著另一尊強者走去,半個時辰之後,足足有五尊神庭境的強者死在他的手中,靈魂湮滅,再無重生的機會。

轟轟!

丁寧來到又一尊強者近前,正是靈山宗天雨,伏魔大陣恐怖的攻擊落下,轟落到她的身上,即便是神庭境強者,天雨如今也失去了反抗之力,只能夠被動的承受,她身上的氣息散亂,已然受傷極重,即便丁寧不來,她也無法支撐太久。

「小雜種!」

看到丁寧,天雨眼眸之中露出陰毒之色,手中光芒一閃,一件法寶飛出,朝著丁寧轟擊過去。

叮!

丁寧手中牛鼻環一拋,將攻擊過來的法寶擋下,細細一看,竟然是一根細長的針,讓丁寧瞬間想起了開天宗的越秀,那個女子似乎也善於用細針,攻擊起來恐怖無比。

天雨手中道道神通飛出,只見一道道符文演化,落到牛鼻環之上,形成一座座瀰漫強悍氣息的山峰,轟然將牛鼻環鎮壓。

而後,她身上再次飛出一件件法寶,在頭頂布下一座大陣,承受伏魔大陣的轟擊,而她自身則是冷眼看著丁寧,手中再次有神通飛出,朝著丁寧轟去。

「哼,丁寧,你剛剛擊殺其他人的時候,我就已經看到,還想要殺我,你還太嫩了!」

天雨冷笑一聲,神通恐怖,天地道理交織,將丁寧籠罩,即便是在伏魔大陣之中,身受重傷,她的實力依舊恐怖。

丁寧神情微凝,沒想到這個天雨竟然看到他剛剛的所為,而且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將牛鼻環給鎮壓,他能夠看出,在牛鼻環的四周,形成了一個詭異的空間,將牛鼻環封印在其中,一時無法衝出。

轟!

丁寧手中瞬間現出龜甲,擋在身前,恐怖的神通降臨,轟然間將他轟飛出去,一道恐怖的攻擊憑空出現,轟落下來,他急忙提起手中龜甲,再次被轟飛,口中鮮血噴出,渾身咔咔巨響,不知道斷裂了多少骨骼。

但他絲毫不敢停下,腳步連連踏出,躲開大陣的攻擊,而後凝神朝著天雨看去,只見這尊強者頭頂的一件件法寶組成大陣被轟碎,伏魔大陣現出一直巨大的手中拍落到她的身上,但是這尊強者竟然不管不顧,看到丁寧的身影,手中神通再次轟擊而出。

只見一道道光芒在天雨手中顯現,伴隨著一道道怪異的符文,轟擊而出,丁寧急忙閃避,但是天雨明顯想要置他於死地,一擊轟出,即便是在伏魔大陣之中,丁寧竟也無法躲過。

轟隆!

神通降臨,丁寧瞬間發現自己陷入了一片詭異的空間之中,四周一道道寒光飛出,不斷地朝著他轟擊,就如同陷入了一座大陣之中!

「哈哈哈,我死了,你也活不了,而且,還有你們整個開天宗為我陪葬!」

天雨狂笑,猛然間一道恐怖的光芒如同天柱一般砸落到她的身上,將她半邊身子轟碎,隨即又是一道攻擊襲來,將她整個人轟成了渣!

丁寧看著天雨死去,他自己也不好受,一道道寒光襲來,都如同一道道最為恐怖的神通,像是被諸多洞虛境九重的高手圍攻。

雖然這種攻擊未曾達到神庭境強者出手的地步,但是丁寧依舊陷入了險境!

當!

大鐘出現,籠罩在他的頭頂,龜甲防護在身周,體內元氣如龍,注入大鐘和龜甲之中,將一道道寒光擋下。

轟!

聖骨出現,發出一道道金光,朝著外面轟擊,但是很快被這片詭異的虛空消磨到所有的力量。

丁寧眉頭輕皺,這是天雨臨死之前的反撲,自稱一片空間,並不是那麼容易就掙脫開來的。

體內元氣消耗極快,他張口吞下幾枚恢復元氣的丹藥,隨即眼眸一橫,在大鐘之下盤膝坐了下來。

丹藥入口,化作滾滾的元氣,丁寧神庭之中,靈魂開口,誦念青蓮開天經,頓時間,一絲絲玄奧湧上心頭。

噹噹!轟隆!

大鐘和龜甲轟響,震蕩不休,恐怖的波動甚至轟擊到丁寧的身上,但是他紋絲不動,眼眸微閉,參悟青蓮開天經,甚至那枚魔性菩提葉都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

半個時辰過去,一個時辰過去,丁寧身上的氣息猛然一漲,體內元氣洶湧,瀰漫出偉岸恐怖的氣勢。

陡然間,他站起身來,大鐘落入他的手中,大手瀰漫出杏黃色的光芒,拍落到大鐘之上,聲波震蕩而出,四周空間頓時間不斷破碎,隨即,他手中現出青銅古劍,朝著前方破碎的虛空斬出,轟然間,便將這一片虛空斬碎。

踏步走出,他神情微凝,伏魔大陣之下,生還者已經寥寥無幾,其中,他竟然看到了幾尊黑袍身影!

探手一抓,牛鼻環落入手中,他踏步朝著那幾尊黑袍人走去。

「鬼門之人,原來也隱藏在暗中,而且竟全都是高手!」

丁寧眼眸冷漠,這幾尊黑袍人能夠支撐到現在,絕對不是一般的強大,因為那之前出現的十五尊神庭境的強者,如今也不過只剩下三人而已!

若非鬼門鬼王令,絕對不會有這麼多強者來追殺自己,雖然自己不懼,甚至幾乎將所有前來追殺之人擊殺,但是,面對禍首鬼門的強者,怎麼也不可能放過!

轟!

踏步來到一尊黑袍人近前,手中牛鼻環當即飛了出去,但是,很快讓丁寧意外的事情便出現了,這尊黑袍強者竟然沒有被牛鼻環滅殺!

「怎麼回事?」

丁寧眼眸一縮,收回牛鼻環,向著這尊強者看去,只見這尊黑袍人身上依舊瀰漫著強大的氣息,但是眼眸無光,面色慘白,如同死人!

「果然,這些黑袍人本就已經死去,沒有靈魂!」 丁寧眉頭皺起,眼眸凝重,看著眼前的黑袍人,確切的說,這已經是一個死人,只不過鬼門利用特殊的手段,使得這具屍體重新擁有活動之力,而且實力強悍!

「怪不得鬼門熱衷於那些強大的屍體,原來他們真的有操縱屍體之法。」

丁寧心頭駭然,他之前只是猜測,並不能確定,但是如今,證實這黑袍人體內真的沒有靈魂的存在,那就可以肯定,鬼門之人,能夠操縱屍體,甚至有可能還提升了這些屍體的強悍程度。

沒有靈魂,如何滅殺,只有徹底將其摧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