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地喝住了那個要離開的張軒轅,蘇定嘶吼道:「你就不想為家人報仇,滅了這個昏沉的世道嗎?」

「呵呵,你一個人的不公平遭遇,就要報復整個世道么?」

猛地轉過了身,張軒轅大吼了出來:「我告訴你,男人活着,當為國出力,護國安民,誰能代表大多數人的利益,誰就能代表正義!」

「難道這個狗屁朝廷能代表正義嗎?」看着繩索已經被人給解開了,蘇定猛地撲了上去,拽著張軒轅的衣領罵道。

「我離開江南,到江湖上闖蕩后,就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什麼才是人生的意義,我該把我的人生交給一個什麼樣的人,誰才能代表天下正道,朝廷不是,在底層屈沉一世更不是,所以我一直在東昌府渾渾噩噩。」

張軒轅仰望着天空,半天過去了,他才緩緩地說道:「而現在,我找到這個人了……」

「沒錯,你們應該也猜到了,那個人,就是神武都護使,董雙他。」

這時候,蘇定已經徹底沉默了下來,他的眼神中複雜而凌亂,似乎在進行着什麼劇烈的掙扎。

苦笑了幾聲,張軒轅又看向了眾人說道:「不斷地報仇,是沒有意義的,我現在只願去山林中以了餘生,任何人也不要勸我了,這就是我選擇的道路。」

說完后,他猛地一轉身,大步往外面走了出去,又看了一眼秦明黃信二人,揚起右臂對着所有人擺了擺,大聲說道:「黃信,秦明,你們要是想在以後的人生中活的有意義,就跟着董都護吧。」

「我話已至此,各位,鄙人與各位,再不相見!」

「給我站住!」

蘇定的這一聲大吼,只讓張軒轅放緩了速度,並沒有停下來。

不過,蘇定並沒有怎麼煩躁,他只是笑了笑,在沉思和麻木了半天後,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從他的嘴角所蔓延開來。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多一個人陪你走完這最後一程,如何?」

「呵呵,隨你便。」

「那麼,師父,也帶上我吧。」

「任從你心。」

「主人,讓我也去吧。」

「不,你留下來,我讓你輔佐董都護,這是我蘇定的命令,要不然,你就不要叫我主人了!」

「張將軍!」

猛地喝住了張軒轅,董雙大聲說道:「你已經決定了自己的道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是嗎?」

什麼也沒說,沉默了片刻后,張軒轅只是大笑了數聲,隨後,繼續踏上了通往前方的道路。

……

「呵呵,那麼,一路順風吧……」

看着已經漸行漸遠,很快就要消失不見的張軒轅三人,董雙最後望了一眼落日餘暉照耀之下的那片森林,只是微微笑了笑。

輕輕地拍了拍羅文的肩膀,董雙往秦明和黃信的方向走了過去,什麼話也沒有對羅文說。

就像失去了靈魂一般,羅文佇立在那裏,看着遠處三人消失的地方,半天過去了,他只是搖著頭苦笑了幾聲。

「那麼,二位是怎麼想的?」

董雙看着眼前面無表情的秦明和黃信,只是隨意地笑了笑。

秦明和黃信默然不語,眼神卻是劇烈地閃爍著,似乎在做什麼極其艱難的抉擇一般。

突然,董雙想起來了什麼一樣,又看向了側邊的史進喝道:「我不是讓你保護羅先生和黃將軍的安全嗎,你在客棧是怎麼保護的啊?」

「他們這麼出來亂跑,要是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然而,兩道高亢的聲音從後方異口同聲地響了起來。

「喂,董都護,你打算讓我在這站到什麼時候啊?」

「我們願意誓死效忠董都護使,為國為民,效死沙場,若有二心,天誅地滅!」

聽着這截然不同的兩道聲音,董雙什麼也沒說,他只是微微地笑了笑。

這個時候,劉贇早忍不住了,幾乎是蹦了出來,嬉皮笑臉地看着眾人。

「喂,我說各位,馬上要辦慶功宴了,氣氛是不是活躍點啊,非得我劉大俠來撐場子是吧?」

第二日。

「不好了,那個曾升跑了!」

「不用管他了,如今得趕緊回城,那裏發來了緊急情報!」岳飛一邊策馬沖在最前面,一邊說道。

「等等,那個山上好像有什麼事啊。」董雙皺眉看向遠方道。

「哥哥,我去看看,等等,前方似乎有一群人圍着啊?」岳飛一邊說,就準備衝上前去探探路。

然而,一個人早已經衝出來,到了岳飛的前面。

「岳飛兄弟你歇著不行嗎,我去看看,等等,那些百姓,他們好像在說……」

說着說着,劉贇轉過了馬頭,看着岳飛和董雙大聲地喊著:「好像在說,有個叫什麼未的,昨天從天上掉到了這座山上,被這幫山賊捉了,要當什麼……什麼寨夫人?」 翌日!

陳雄帶著血手、人屠、暴徒、羅漢四個得力悍將,還有一批陳家精銳手下,殺氣騰騰的抵達中海市。

路上,陳雄就已經跟江南的領導們打過招呼。

江南的領導們竟然很給面子,全部都答應對陳家跟陳寧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既然江南政界跟軍方的大佬們,都紛紛發話說不會多管閑事,陳雄覺得他就再沒有任何忌憚了。

陳雄來之前,派人打聽得知,陳寧娶了宋家的姑娘當妻子,現在住在宋家。

於是,他帶著陳家四虎,還有數百名陳家精銳手下,氣勢洶洶的直撲中海宋家。

轟隆!

中海宋家祖宅的兩扇朱紅大門,直接被人一腳踹飛,兩塊門板重重的砸在前院中,發出巨大的動靜。

陳雄背著雙手,帶著四虎還有一群手下,大步而入。

宋青松一家子,聽到這巨大動靜,一家人帶著保鏢跟僕人紛紛從屋子裡出來。

剛剛來到寬闊的前院,他們就見到了來勢洶洶的陳雄一行。

宋青松等人驚疑不定,宋家的保鏢隊長袁飛帶著幾個保鏢大步迎上去,喝道:「誰讓你們闖進來的!」

「你們哪裡冒出來的山炮,也敢在我們宋家地盤撒野,找死呢?」

宋家近來在中海,可以說是出盡風頭。

東海幾股勢力來找宋家麻煩,都折在了中海。

就連天竺軍閥巴徹來找陳寧跟宋家霉氣,也栽在了中海。

最近宋家已經膨脹了,就連他們家的保安,一個個也覺得自己牛逼哄哄,覺得自己厲害得不行。

陳雄沒有說話,冷漠的望著袁飛。

袁飛瞪眼道:「怎麼,你是啞巴不成,我在跟你說話呢!」

陳雄身邊四虎之中的血手,身形驟動,嗖的撲向袁飛,快如閃電。

宋青松一家子見狀,忍不住發出驚呼。

袁飛只感覺眼前人影一閃,血手就已經撞入了他懷裡。

砰!

袁飛感覺自己如同被狂奔的犀牛撞中,整個人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胸膛竟然還多了個觸目驚心的血窟窿。

袁飛腦袋一歪,當場死了。

現場眾人驚駭欲絕的望著身材高高瘦瘦,面無表情的血手.

血手的右手掌中,赫然多了一顆鮮血淋漓的心臟。

正是袁飛的心臟!

原來血手剛才撞入袁飛懷裡的時候,不但撞飛袁飛,還把袁飛的心臟給硬生生挖出來了。

血手望著手掌中那顆猶自在跳動的心臟,獰笑一聲,五指用力一抓。

啪的一聲,直接把心臟給捏爆了。

現場宋家眾人,一個個瞬間全部臉色蒼白。

有的人雙腳止不住的顫抖,甚至還有尿騷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有人嚇尿了。

宋青松老臉也布滿驚駭的表情,他驚恐的望著陳雄,顫聲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們家怎麼得罪你們了,為何一言不合就殺人?」

陳雄負手而立,傲然道:「宋家的人全部給我跪下,吩咐陳寧出來受死。」

千千 她腳步微微一頓,

「前縣令大人的府邸在哪兒?」

「東邊街道,拐過去第二個宅子就是藍大人府邸。」

「多謝。」

沈明珠抬腳離開欲走,正看到店小二送客從裡面走出,一見到她更是眼睛一亮,微微猶豫了一下后才上前小心翼翼的開口道,

「是沈姑娘?」

「是我。」

她應聲。

店小二這才鬆了口氣,看著沈明珠更是眼神兒驚艷,忍不住介面道,

「沈姑娘似乎消瘦了不少,剛剛過來時我還怕認錯……」

的確。

相對之前,沈明珠現下這張臉倒多了幾分招搖。

鵝蛋臉圓潤精緻,眉眼微微上挑讓她更多了些許魅惑之態,一雙眼睛里似乎蘊著盈盈秋水,若非添了幾分冷漠之態,恐怕她現在早就被眾人圍在中間了。以往身材圓潤,如今瘦下來也是腰肢纖細,身段妖嬈,更讓她多了幾分禍國殃民之色。

與之前的她完全判若兩人!

沈明珠微微擰眉,

「掌柜呢?」

「在,在樓上雅間招呼著呢,我這就叫他過來,沈姑娘不放先去後院兒喝杯茶稍坐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