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公正!」

勢均力敵的兩股力量漸漸失去了平衡,力量的天平開始傾斜,每當托莉亞說出一個單詞,金色的光芒就更加強烈,逐漸地掩蓋了黑色的劍氣。

兩道人影背對著背站著,黑騎士的盔甲上被印上了八道劍痕。

「在你向【王】做出無理的舉動時,你的敗北就被註定了!」緩緩地收起寶具,一陣清風從耳際吹過,撫起了金色的髮絲。

「啊!!啊!!!」天上的烏雲全部退散,騎士盔甲上的黑色逐漸化為了怨氣消散於天際,銀色的騎士盔暴露在陽光之下。

明明是同樣的款式,卻與原先充滿怨念的黑色盔甲的氣息截然相反,白色的盔甲給人一股忠誠,義勇的感覺。

「真是太感謝了…把我的靈魂從那罪惡的深淵解放出來…公主殿下。」摘掉銀色的頭盔,是一個有著一頭精神的天藍色短髮,下巴留著噓噓鬍渣的貴族大叔。

「威…威爾士卿!?」

「有太多的話要說,然而如今臣下的時間有限…請原諒我的倉促。首先,請相信我對帝國的忠心,事實並非如傳聞的我被【小丑】所收買。其次,請原諒我對公主殿下朋友的暴行,最後,請小心你的……」

還沒說完,威爾士的靈魂已經化為了白色的魔法顆粒,消散與空氣中

「威爾士卿!!!」托莉亞試圖抓住那些白色的小顆粒,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從手掌中逃跑。

「可惡!!」想起生命還危在旦夕的露玖,托莉亞留戀地看了一下空氣中的白色小顆粒,朝著飛艇跑去…

ps:有人以為這黑乎乎的東西是蘭斯洛特嗎?

ps2:巨人又更新了的說t.t!!

ps3:勉強算是4000字的章節吧 「醫生,團長她怎麼樣了。」艾恩葛朗特最大的醫院的急診室外,一名金髮的騎士少女和三名全身打滿繃帶的人正緊張地詢問著半天前被送進去的生命垂危的露玖的狀況。

摘下口罩,露出青蛙一般臉孔的醫生憤怒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四人。

「實在是太亂來了!你們是怎麼讓那個孩子收到這麼重的創傷的?腦部受到了十分嚴重的打擊,肋骨斷了三跟,右手手臂骨折,內臟幾乎都有著不大不小的損傷,腹部還有屍蟲作亂…真是不明白這孩子到底經歷了什麼。身體上的物理創傷已經由教會的祭祀協助進行了修復,只要日後好好調理就行了。關鍵在於腦部,過多的瘀血壓住了末梢神經,導致意識一直無法恢復,如果明天還不能轉醒的話…」眼前一臉悔恨的少女們讓一生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要是明天還是不能轉醒的話,以後醒來的幾率已經小到可以忽略不計了。」

「怎麼會這樣…」失魂落魄的眾人來到病房裡,憐惜地看著身上裝滿了醫療設備的露玖。

托莉亞抓住露玖蒼白的手,把它放到了自己的臉頰上,感受著臉頰上傳來的感觸,淚水從堅強的騎士少女眼眶中滑落

「都是我的錯,要是我能早一點理解團長的用意,團長就不會生氣地留我下來反思,我就可以一直守護在團長身旁了……」

「早該知道那種劍技和步法只有威爾士公爵才會,我卻沒有認出來…在團長遇險的時候連伸出援手的機會都沒有…可惡…」全身包裹著繃帶的神裂站在露玖的床邊,下齒咬住了上唇,溫熱的液體不斷地劃過臉龐…

「要是我能再堅強一點…再勇敢一點,就不會這樣眼睜睜地看著露玖被欺負而我卻連身體都不敢移動了」雙手狠狠地錘在膝蓋上,緊緊地握了起來,淚水一次又一次地打濕了亞絲娜的裙甲,緊緊地閉著自己的眼睛,亞絲娜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軟弱是多麼的討厭。

從進到病房開始,艾露莎就雙眼空洞地坐在了露玖的枕邊,就猶如破舊的洋娃娃,沒有精神,沒有靈魂。一句話也沒有說,就這樣靜靜地看著露玖蒼白的臉龐。

一時間,悲傷的氣息就充滿了這間到處都是藥水味的小病房。

「嗙」病房的門被打開了,一位有著金色碎發的聖騎士跌跌碰碰地跑了進來「露玖呢?沒事吧!」來人正是放下了手頭的工作十萬火急地趕來的布利特。

「抱…抱歉。」看著病床上昏迷的少女以及悲傷的氛圍,布利特的心情也低落了下來。

「都是你這個傢伙害的!!」原本眼神空洞的艾露莎突然暴起,一下子撲倒了布利特「為什麼要交給露玖她一個這樣的任務…!有著數量這麼龐大的異種,還有這種六級巔峰的怪物……為什麼受傷害的總是那個最不應該被傷害的傻瓜啊啊啊!!」

「夠了,艾露莎,快住手吧!」托莉亞和神裂按住歇斯底里的艾露莎的雙手「無償地幫助別人…不是團長最大的願望嗎…」

「我知道,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可是為什麼命運要對這個孩子這麼不公平!!」雙眼通紅的艾露莎緊緊地抱住了神裂和托莉亞放聲痛哭起來「嗚啊啊啊!」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拍打著兒時偶像的背後,托莉亞明白,【妖精的女王】在害怕,害怕失去心中的那抹螢火。

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一時間,房間里寂靜地只能聽到艾露莎抽泣的聲音。

良久

「嘛,我知道懦弱的我沒資格說這樣的話,但是請大家不要傷心了」臉上還掛著淚滴和鼻水的亞絲娜露出了一個滑稽的笑容「與其在這裡悲傷,不如做一點有用的事,來讓露玖好起來吧…」

「是啊…」情感爆發后的艾露莎又回到了平時充滿自信的女王樣子,擦乾眼淚摸了摸露玖的臉頰「露玖最喜歡吃水果了,醒來的她一定會很餓,所以大家出去買水果吧!」

「我要去買康乃馨,祈禱團長早日康復」

「那我要去買獅子的玩偶,團長醒來看到一定會高興的。」

「我去準備新衣服…」

看著少女們陸續地走出房間,一度路人化的布利特尷尬地用食指擦了人中的位置,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散發著神聖氣息的音色十字架,為床上的少女帶上。

「抱歉,沒有想到這次的任務會這麼危險…教會真是又欠了你們一個不小的人情啊。你的爺爺我已經暗自調查過了,沒想到居然會是那位全教會的那個英雄呢,真是羨慕你呢。這是他之前在白色木馬上任職時片刻不離身的十字架,希望能像保佑你爺爺在每一次激烈的戰鬥中勝利一樣護佑你。」

做完一個標準的騎士禮,布利特慢慢地退出了房間。

沒有任何人發現,少女的右手食指輕微地跳動了一下。

————逛街的分割線————

「團長,我們回來了~」打開大門,少女們對著依舊昏迷的露玖說起了逛街時的趣事。

「露玖啊,我可是為你買了9種水果哦~醒來后可別太感激我。」

「團…團長,這是我一個下午最中意的小獅子,希望團長能快點醒來,然後像活潑的小獅子一樣活蹦亂跳。」

「嘛~這束康乃馨可是我逛編了這座城市的街區才買到的成色最好的了~」


「噗~雖然跟露玖你認識才短短的幾天,卻好像認識了好久一樣,大家也都很有意思,不像教會裡的人,只知道工作工作工作,這是我和艾露莎還有神裂和托莉亞為你買的新衣服哦,聽說你不是很喜歡穿女裝,就特地買了這身帥氣的風衣~不過後來覺得這麼可愛的臉蛋和這麼好的身材藏在風衣下面果然還是太可惜了,所以又幫你選了幾件漂亮的衣服和裙子~嘛嘛,這雙淡潢色的高跟鞋我也中意好久了,不過這次就忍痛讓給露玖吧~」

似乎是少女們的話傳達給了露玖,昏迷著的少女嘴角以一個常人難以發現的弧度翹了起來。

「嘛,這間病房的藥水味太濃了,大家開工了,要給我們的露玖團長創造一個最完美的休息環境。」從【騎士】中召喚出一個安全帽和一副白色的工地手套,艾露莎化身包工頭。

話說原來【騎士】還能當移動衣櫃使用嗎?

「嗯嗯~新鮮的空氣是保持一個好心情的重要因素,所以要保持空氣的流通。」打開了窗戶的神裂就蹲在了窗戶上點了點頭,身後的尾巴帶著蝴蝶結愉快地搖擺著。

話說喵星人的本性暴露無遺真的真的沒關係嗎?眼睛一直跟著窗外的蝴蝶移動真的沒關係嗎?

「身為一名優秀的騎士,不但要有非凡的武力,還要有能讓主人感到愉悅幸福的能力!我要走的路還很長啊~就從打掃衛生開始好了!」撅起圓潤英俊的屁(☆)股,身後的尾巴就像掃帚一樣打掃起周圍的衛生,尾巴尖端的那挫鬃毛則成了打掃的利器,細菌和垃圾們的噩夢。

「喲西~綠色植物可以讓室內的溫度和空氣都保持在一個不錯的狀態!」艾露莎放下最後一個盆栽,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話說為毛除了那束康乃馨,其他的都是蘿蔔啊!!就算艾露莎你是兔女郎也…

好吧認真你就輸了…

其實我除了吃,還是有更多的妙用的!少女們還在等什麼?快當我進去吧~哦~就是這緊滑濕潤又不失溫暖的感覺by一臉陶醉的蘿蔔君

對不起!!混進了奇怪的東西!!


「真好呢,這樣的隊伍~~好想就這樣跟著她們走呢。不對不對…亞絲娜你在想什麼啊!你可是教會的聖騎士啊,【聖十字盾】大人可是對你有著莫大的恩情啊!!快醒醒…!!」甩了甩腦袋,把腦袋裡的想法全部驅逐出去,臉蛋微微發燙的亞絲娜繼續做起了手頭的打掃工作。

「亞絲娜,麻煩你去換一桶水~」

「嗨~」

「神裂,不要管蝴蝶了!!快來幫忙擺好蘿蔔盆栽!!」

「喵?」

「嗚~~」

「都說了別管蝴蝶了,快來幫忙!!」


「我在搬了啊!」

「哈~?那剛才是誰發出的聲音?」

整齊的搖頭

「真是的…難道還是…」

所有人手上的動作都停了下來,朝著病床看去。

「嗚~~」病床上的金髮少女用手背擦了擦睡眼惺忪的眼睛,發出了小動物般的叫聲,然後伸了個懶腰睜開了紫色的大眼睛,迷茫地打量著四周。

「露玖!!」

「團…團長!」

「太好了!!」

「擔心死我了!!」

「誒誒誒誒誒!!!??」還沒搞清楚狀況的病患就這樣被四個撲上來的身影給推倒了~~

ps:不知道為什麼最後越寫越歡樂了。。。

ps2:有人能猜到露玖的爺爺的正體嗎?

ps3:再推薦一下書友群::32231六三三,還在等什麼?心動不如行動快來成為第9位成員吧!! 「那個…請問你們到底是誰?」披著雪白床單的露玖把床頭的獅子玩偶緊緊地抱在了懷裡,弱弱地看著圍繞著自己的四位少女。

「誒!?我是托莉亞啊!團長!」

「那個…抱歉,我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呢…」難過地低下腦袋,露玖那又軟又糯的聲音傳了出來

「怎麼會這樣,難道一個人都不記得了嗎?」

「抱歉…」

不斷撫摸著道著歉的少女的腦袋,艾露莎幽怨地看了一眼托莉亞,示意她不要嚇到露玖。

「那麼能說說你還記得的東西嗎?」盡量露出一個顯得溫柔的笑臉,不得不說神裂漂亮的臉蛋很適合這樣的表情啊。

「唔…和爺爺的約定?」疑惑地彎了彎脖子,金色的波浪卷長發也隨之傾瀉下來。

「誒,只有這樣了嗎?能再想起點什麼嗎?」

「我的名字、還有…寶具的記憶…」

「沒其他的內容了嗎?」

「抱歉…」

「嘛嘛,沒事的,既然記不得了,那就重新認識一下吧,我是神裂火織,身份的話,是你的貼身侍衛哦~!」揉了揉露玖金色的腦袋,給予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的話,是艾露莎·舒卡萊特,是露玖你的第一任哦!!」挽住露玖的手臂,艾露莎說出了一個讓人感到無限曖昧的身份

「誒誒誒!?第一任??」想到了不該想的東西,露玖的腦袋上冒出了白色的蒸汽

「那,那我就是團長的第二任!!!同時還是團長的守護騎士!!名字是阿爾托莉亞·彭德拉貢,團長的話叫我莉亞就可以了」順勢抱住露玖的另一隻胳膊,用『神裂你就乖乖做小三吧』的眼神挑釁地看了一眼神裂,托莉亞不禁為自己英明果斷的決定點了點腦袋。

「第、第、第、第、第二任??」我之前到底是怎麼樣一個糟糕的人啊!!!做出一個失意體前屈(otz)的動作,露玖感覺到自己的腦袋快要超出運轉極限了。

「乖啦,摸摸」像撫摸寵物的腦袋那樣,亞絲娜摸了摸露玖軟趴趴的腦袋「我是亞絲娜哦,是露玖暫時的廚師呢,同時也是最要好的閨蜜哦~」

「閨、閨蜜?」

「是啊~怎麼了?」

「我不是男孩子么!?!?」這樣想著的露玖掀開被子,把腦袋探了進去

隨後,病房內傳來一陣鬼哭狼嚎的喊叫。

————誰說失憶就是老梗了————

「醫生,請問我們的團長到底怎麼了?」留下托莉亞繼續照顧露玖,神裂和亞絲娜還有艾露莎正在病房外詢問著帶著白口罩,長得酷似青蛙的醫生。

「能醒過來就算是奇迹了,不過她現在這種局部失憶外加記憶混亂的病情,可能是由於腦部神經被淤血的血塊壓得太久,導致一部分腦細胞造成的。」

「沒有辦法挽回了嗎?」

「沒有辦法了,即使是能把人從地獄拉回來的我,也無法復活已經死掉的腦細胞」

「局部的失憶和記憶混亂嗎?到底是什麼樣的記憶才能混亂到忘掉自己真正的性別啊!?」亞絲娜擔憂地看了一眼病房,就露玖剛才失控的舉動來看,是病得不輕啊。

「哼哼,團長把很多記憶都遺忘了,唯獨和爺爺的約定沒有忘記,記憶混亂肯定是強烈地想要成為祭祀的信念而女孩子又不能做祭祀的遺憾導致的。」伸出食指指著病房的房門,身後傳來青蛙醫生離開時關上的大門的聲音,艾露莎的臉色浮現出了一個名曰:真相只有一個的自信笑容。

病房內

「誒!!!我曾經打倒過這麼厲害的傢伙,還救了那個叫鼻涕特的聖騎士先生一命嗎!?」病床上穿著病服的露玖正吃驚地捧住了自己的臉頰,吃驚地長大了嘴巴看著眼前跟自己講述自己的故事的騎士少女。

「是的,那時候的團長大人手持猩紅的長槍,就像救世主一樣呢!順道一提,那位聖騎士叫布利特而不是鼻涕特,親愛的團長。」

「所噶,我果然成了爺爺希望的那種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呢!」

「呃…」面對突然站在了病床上雙手叉腰嘴裡呢喃著「我就是無敵祭祀!!」的露玖,神裂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果然…這種不顧他人隨隨便便進入到自己的世界里的人,世界上就只有團長了啊~

「團長~你是女孩子哦~女~孩~子!而且還不是人類,是做不了祭祀的!要說的話也應該是無敵的帶刀祭祀才對啊!」

「女…女孩子」

我好像聽到了什麼東西被利器貫穿的聲音?

「扣扣」就在露玖軟趴趴地趴在床上滾來滾去以表自己不滿的時候,敲門的聲音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