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看來

這一切都是李元仲的陰謀

「喂喂喂!都聾了么?還是都不敢上了?」

又一個人上台,面色不耐的看著聚精會神不知在幹什麼的炎家眾人。 聽到柳無邪要抽取自己的魂魄,廖昌宏嚇得身體直哆嗦。

別說他,周圍那些人,都一臉驚恐的看着柳無邪。

「就怕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廖昌宏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直接選擇自絕心脈,炸掉魂海。

選擇自盡的方式,也不會讓柳無邪得逞。

「在我面前,你連自殺的權利都沒有。」

柳無邪聲音出現在廖昌宏的魂海,直接強行進入。

強橫的神識,化為一枚大掌,將廖昌宏的元神,直接從他的魂海裏面抓出來。

像是一個縮小版的廖昌宏,被柳無邪捏在手心,不斷的掙扎,還發出陣陣咆哮聲。

就是無法掙脫柳無邪的手掌,任由他被捏住。

失去了元神,廖昌宏的身體,變成一副軀殼,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小火!」

柳無邪喊了一句,小火從屋子裏面跑出來。

突然噴出一口三昧真火,將廖昌宏的元神包裹起來。

「啊啊啊……」

一陣陣撕心裂肺的聲音,從廖昌宏口中傳出,而且傳出很遠很遠。

連廖昌宏的本體,都感受到無邊的痛苦,跟着一起抽搐。

周圍那些人轉過腦袋,實在不忍繼續看下去了。

他們卻不知道,柳無邪故意用如此殘忍的殺人手法,就是告訴他們,得罪自己的下場。

殺雞儆猴!

給那些還在蠢蠢欲動的修士提個醒,這就是得罪自己的結果。

這一招確實起到了效果,原本還有人準備暗中聯合,看到柳無邪殺人的手法后,紛紛偃旗息鼓。

別說跟柳無邪為敵,他們看一眼柳無邪的勇氣都沒有了。

不是柳無邪冷酷無情,是他們逼着柳無邪必須要殘忍。

只有這樣,才能杜絕類似的事情繼續發生。

三昧真火瘋狂的煅燒,廖昌宏一時半刻還無法死亡,慘叫聲沒有剛才那麼慘烈。

被柳無邪掀飛的那一男一女,直接被嚇死了。

足足燃燒了五分鐘時間,廖昌宏的元神,一點點乾癟,徹底化為一團灰燼。

殺了廖昌宏所有人,柳無邪仿若沒事人一樣。

柳楓跟柳馨兒早就被古玉救下來,就站在一旁。

「無邪,見到你太好了。」

柳楓迅速衝過來,跟柳無邪來了一個擁抱。

柳馨兒雖然沒說話,眼神已經說明一切。

柳無邪之所以憤怒,也是因為廖昌宏囚禁了他們兩個,才徹底將他激怒。

如果僅僅是前來搶奪寶物,柳無邪也不會用如此極端的殺人手段。

親人,就是柳無邪的逆鱗,誰敢觸碰,只能殺之。

「是我連累你們了。」

柳無邪還是歉疚的說了一句。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他們也不會無辜遭殃,險些死在廖昌宏手裏。

「都是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

這句話原本是柳無邪說的,後來不知道怎麼傳到了柳家。

現在整個柳家弟子都喜歡說這句話。

都是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這句話無形當中,讓柳家的凝聚力,提升了一大截。

不論家族再大,他們都是一家人,一個整體,一種血脈,一種傳承……

「啪啪啪……」

一道道掌聲,從人群之中傳出,非常的突兀。

這個時候鼓掌,到底是何意?

是恭

賀柳無邪,還是諷刺柳無邪?

也許兩種意思都有。

柳無邪目光朝掌聲傳來的區域看過去,只見一道熟悉的人影,帶着七八名玄雲宗弟子,一步步朝柳無邪走過來。

「慕元義!」

不少人認出來,沒想到慕元義也進入大城,應該剛到不久。

柳無邪斬殺廖昌宏的時候,他就在一旁。

這時候站出來,目的不言而喻。

「慕元義,難道你也想要橫插一腳?」

柳無邪眼眸一縮,慕元義可是地玄境,絕非廖昌宏等人所能比擬。

「聽說你得到了四季至寶,只要你肯交出來,我可以不為難你。」

慕元義心裏很清楚,剛才柳無邪殺人的手法,就算是他,都從未見過。

真正死磕,他的勝算並不大,最後鬧不好還是一個兩敗俱傷。

這不是慕元義想要的結果。

他的目的是寶物,而非替他人做嫁衣。

「你以為仗着自己是地玄境,就能威脅到我?」

柳無邪語氣之中,充滿著諷刺。

低級地玄境而已,他還真的沒放在眼裏。

如果是之前,他只能選擇逃命。

得到這麼多神通果,打開了神通第二座大門。

加持進來的神通之力,讓柳無邪的道術,提升百倍不止。

不論是五行大手印,大龍相術,都能危機到地玄境。

慕元義遲遲不出手,也是忌憚柳無邪的實力。

一番話問住了慕元義,想要出手,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

貿然出手,不僅討不到好處,可能還會吃虧。

「柳無邪,我承認你實力很強,但是你別忘了,我可是地玄境,單憑地玄法則,就能活活的壓死你。」

慕元義沒有後退,大好的機會就在眼前,豈能錯過。

況且他是地玄境,要是被柳無邪三言兩語給嚇退,以後有何臉面回到玄雲宗。

見到其他弟子,也會低人一等。

加上身後的玄雲宗弟子開始起鬨,更是讓慕元義騎虎難下。

「慕師兄威武,殺了柳無邪,替所有人報仇雪恨。」

其他玄雲宗弟子,發出大量的讚美之詞,讓慕元義渾身飄飄然。

聚集在四周的那些人,原以為事情就此結束,殺了廖昌宏,也就告一段落。

誰會想到,慕元義這時候殺了出來。

確實讓人感覺有些意外。

但也在情理之中,柳無邪當日可是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搶走了雷霆聖珠。

「那你可以試試!」

柳無邪目光之中,釋放出強橫的殺氣,看來只有殺死一名地玄境,才能徹底起到震懾的效果。

靈玄境不敢動手,地玄境冒出來。

那就一直殺到底,殺得他們所有人膽寒為止。

「柳無邪,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慕元義非常的憤怒,一掌朝柳無邪斜劈下來,聲勢無匹。

「找死的是你!」

柳無邪更是惱怒,同樣是一掌,朝慕元義反擊回去。

兩枚巨掌,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柳無邪這一次沒有隱藏自己的實力,太荒真氣夾雜着雷電的力量,出現在虛空之上。

「轟!」

兩枚巨掌陡然撞擊在一起,形成一道強橫的漣漪,猶如強風過境。

站的較近的那些修士,紛紛被掀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