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就是殺害了我青陽門大師兄的葉天?」突然人群之中,一個壯年上前一步,震驚萬分問道。

葉天仍不言語。

那壯年不知葉天實力,也不敢貿然放肆,繼續道:「葉天,我不管你為何要殺害我師兄龍陽,但是你必須給我們青陽門一個交代。」

壯年的話剛剛說完,他身後那些人都開始附和,讓葉天給一個交代。

天地門永和見狀,不但不幫葉天說話,反而上前一步叱問道:「葉天,你雖是我天地門人,但是你殺害同門師兄,又殘害其他門派師兄弟,你所作所為有辱我天地門榮譽。」

影后重生:帝國總裁送上門 ,目光凌厲,讓永和有種心悸的感覺。

就在這時,『嗷~』一聲怒吼聲從天際傳來。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一道黑影朝著這邊襲來。

當眾人反應過來之時,小懶的身影已經落定,它靜悄悄的站在葉天身旁,然後乖巧的匍匐在地,整個身子在眾人的注目下慢慢消失。

「隱……隱身?」

「這騎寵竟然會隱身?」

「奇獸,奇獸啊?」

一時間眾人驚嘆聲四起,這些人各個心懷鬼胎。

剛剛還想渾水摸魚對付葉天,然後搶奪葉天身上寶物的那些人,看到小懶的突然出現,都有些偃旗息鼓。

且不說葉天實力如何,光是他這身邊會隱身的騎寵就讓人有些難以對付。

就在這時,天際邊傳來一聲怒罵聲:「你這畜生,竟然敢騙我獸晶……」

眾人疑惑不解,循聲望去,只見一人狼狽不堪,手持一個星盤,敢至此地。

看到小懶被人追殺,葉天怒從心生,毫不猶豫,一拳朝著那人擊打過去,不帶一絲靈息之力。

剛剛趕至此地的星峰,突然迎面一拳朝著他的胸口打來,讓他始料不及。

但是對方拳頭上竟然不帶一絲靈息之力。

而且對方如此簡單一拳,正好讓他有正面迎擊的機會。

「好,不管你是何人,就讓你嘗嘗我的拳頭,看看到底是誰的拳頭硬?」

星峰腦海中雜念一閃而過,也是一拳揮出,拳影迅速凝結,罡風烈烈砸向葉天的胸口。

他確信,他一定會勝,因為他的拳頭上帶著濃郁的靈息之力,而對方,沒有。

「嘭~」

星峰倒飛而出,渾身衣衫被打碎,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葉天踉蹌後退數步這才穩住身形,手臂酸麻,心中暗驚,此人靈息之力雄厚無比。

其實在星峰出現的那一刻起,葉天就開始算計。

要想震懾群雄,必須要找人立威,而這個突然出現的星峰再合適不過。

他之所以有信心接住對方一拳,最大的依仗就是自身的魂戰冥甲,雖然自己的拳勁沒有靈息之力,不及對方拳勁十分之一,但是擊打在對方身體之上,也會受傷。

如此,便可造成一種錯覺,他赤手空拳硬碰靈息之力的拳頭。


果然星峰上當,他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天,自己剛剛那一拳絕對會重傷任何一個靈息境高手,可是眼前之人卻完美抵禦住了。

此人實力深不可測,這是星峰腦海中第一個想法。

「你是什麼人?」星峰心中悔恨,自己賠了四顆獸晶,如今這奇獸的主人如此厲害,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天地門葉天」葉天回答。

星峰絞盡腦汁都想不起來天地門靈息境高手何時出現了如此一位高手?

「好,很好,你的騎寵騙我獸晶,這筆賬,我記下了。」星峰不敢再貿然出手,只能如此說道。

眾人被剛才那一幕震驚,星峰那一拳的威力,眾人皆知,卻是沒有傷了葉天,可見葉天實力深不可測。

丹騰心跳微微加速,夢可兒不見了蹤影,這奇獸又有逆天天賦技能,若是真發生衝突,恐怕會得不償失。

況且雲魔隨時可以出現,目前還是和為貴為好,於是打消了聯合眾人擊殺葉天的想法。

永和等三人更是心中忐忑,葉天每一天的變化都太大,完全超乎了他們的預料。

這時姜承上前一步,笑呵呵拱手道:「諸位,目前我們共同的敵人乃是雲魔,切不可因此傷了和氣,我們還是共同布下滅魔陣,擊殺那雲魔。」

眾人聽了姜承之言,紛紛點頭稱是。

「好,如此甚好,那大家共同研究滅魔陣把,等待雲魔到來。」姜承繼續說道。

葉天微微嘆口氣,剛才真是好險,一旦真的對陣起來,別說一群人,就算是單打獨鬥,恐怕他都不會贏。

他退出人群,一個人找了個安靜的地方,目前他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他要徹底參悟透自身靈息之力的奧秘,為什麼自身靈息之力會消失?

沒有了靈息之力就沒有實力,沒有實力,任何一個人都可能將自己踩在腳下。

這是一個以實力為尊的時代。 星峰無論如何都咽不下這口氣,據他了解,葉天只是徒有虛表,防禦力怎麼會那麼強?

細細回憶剛才葉天那一拳,力道並不是太大,只是自己太過大意,才導致沒有任何的防備。

至於對方肯定是服用了某種丹藥,以至於短時間內防禦增強而已。


要不然不會出現他偷窺葉天對付魔人群無效攻擊的那一幕。

思來想去,星峰覺得,無論如何他都要試探一下葉天的實力,若是實力不濟,他便直接擊殺,若是實力強悍,他再做其他打算。

葉天尋找了一處安靜之地,盤膝而坐。

小懶緊隨其後,匍匐在地,耷拉著大眼睛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真是個愛惹事的傢伙」葉天看著小懶輕嘆一聲。

首先是擊殺飛天妖蛇搶奪靈獸晶,引起眾怒,如今又騙吃星峰四顆獸晶,得罪星峰,恐怕日後無法全身而退。

葉天再三思索,如今之計,只有想方設法恢復實力。

他將精神力探入身體經脈之中,發現十二條經脈之中,被打通的那條經脈晶瑩剔透,而其他十一條經脈則是渾濁不堪。

這條被打通的經脈究竟有什麼樣的秘密?葉天一臉好奇,慢慢將靈息輸入這條經脈之中。

靈息流淌在經脈之中,本就晶瑩剔透的經脈此時泛起微微亮光。

「咦~這是……?」

葉天好奇,注目觀察,發現氣霧狀的靈息輸入到被打通的經脈之後,竟有種液化的跡象。

於是又將大量靈息迅速輸入這條經脈之中,果不其然,氣霧狀靈息緩緩轉變為乳白色的液體,只是靈息轉化為液體的比例完全不協調。

比例大約在一百比一,也就是說一百分靈息才能轉化為一分乳白色液體靈息。

葉天耗盡渾身靈息之力,整個人差點虛脫,才在第一條經脈中轉化為一半的乳白色液體。

「這液體到底是什麼東西?」葉天十分好奇,為什麼如此多的靈息只能轉化為這麼少的液體?

思考之際,葉天突然靈光一動,腦海中冒出曾經夢可兒所提到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實力如果突破淬體境的話,自身靈息變會轉化為元力。

「難道這乳白色的液體就是元力?」

葉天匪夷所思,興奮異常,顧不得其他,將魂界之中的靈息也全部抽出轉化為元力。

經過整整一下午的時間,耗盡了魂界中最後一絲靈息,這才將第一條經脈的靈息全部轉化為元力。

他強壓心中激動之情,感受著身體內那一條充滿元力的經脈,頓時覺得渾身力量充沛無比。

元力變為一條乳白色的氣龍從他的頭頂之處緩緩遊盪而出,縈繞在他的身旁。

「這就是元力」葉天心驚道。

他伸出右手,緊握成拳,朝著前方一顆大樹擊打而出。

一隻乳白色的拳影瞬間變大,化為實質,引動四周氣流逆轉,拳影所過之處發出『啪啪』脆響。

『轟隆』一聲悶響,大樹被一拳擊成碎末。

「好強悍的元力」葉天忍不住驚嘆,這元力的力量比靈息之力強悍十倍不止。

如果十二條經脈全部打通,那麼自身就會浮現出十二條乳白色的氣龍,不知道到時候能否突破淬體境?

葉天越想,感覺修鍊一途前途越加清晰。

如今自身已經擁有一條經脈的元力,趁此機會,何不利用這一條經脈的元力衝擊第二條經脈?或許能夠打通第二條經脈。

想到此處,葉天毫不猶豫,濃濃的元力開始沖刷著第二條經脈。

果然元力沖刷經脈比靈息沖刷經脈的速度要快很多,不到一炷香的時間,第二條經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打通。

葉天大喜之餘,一鼓作氣勢如虎,試圖沖刷第三條經脈。

他明顯感覺到沖刷第三條經脈的速度緩慢下來,元力的消耗也越來越大。

元力每一次沖刷經脈時,渾身每一寸肌膚都如同被針扎一樣,又如被刀割,這種生疼無法言喻。

有時又像是萬隻螞蟻爬滿全身,在受傷的傷口上嗜血一樣,**難耐。

葉天知道,一旦自己堅持不下去,經脈寸斷,自己將永世不得翻身。

他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一定要堅持下去,死也要死在努力的過程中,而不能如此半途而廢。


直到第二天清晨,葉天才緩緩睜開雙眼,雙目之中一抹精光閃現,身體之上,三條乳白色氣龍縈繞在他的周身。

葉天緩緩站立而起,有種力量倍增的感覺,像是脫胎換骨一般, 愛囚 ,變成了古銅色。

尤其是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內在骨架,就像是鐵骨一般,正所謂銅皮鐵骨也就是如此。

如今葉天已經成功打通了三條經脈,而且將三條經脈之中的靈息全部轉化為元力,實力比之當前,提高三倍不止。

不過自身靈息和魂界之中的靈息也消耗殆盡,想要再次充盈自身靈息,還得一月之久。

一旁小懶仍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只是渾身變得更加彤紅,似乎實力又增加了不少。

葉天有些納悶兒,妖獸修鍊從來不用悟道,只需要飲食睡覺即可,尤其像小懶這樣的奇獸,修鍊速度更是驚人。

不遠處一道亮光衝天而起。

葉天回頭望去,此乃滅魔陣開啟。

「難道雲魔出現?」葉天眉頭緊皺。

小懶迅速起身,葉天一躍而上,跳上其背道:「快,小懶。」

滅魔陣呈現八卦之行,陰陽兩重天,白晝乃是陽剛之息,黑夜乃是陰柔之息。

陽剛之息能夠壓制魔氣,而陰柔之息能夠吞噬魔氣,滅魔陣正是將此兩種結合,才能大大減弱雲魔的實力。

滅魔陣之中,一個黑色鎧甲少年,手持一柄方天畫戟,雙眸之中魔氣繚繞,深邃無比,如同黑洞深淵,望不見底。

在那少年胯下,則是一隻赤色的赤炎虎,此虎背生雙翼,此乃靈獸之體。

末世鋼鐵車隊 想困我雲魔,不是那麼容易——萬魔叢生」那少年怒吼一聲。

一陣魔氣從大地上徐徐升起,魔氣之中一個個黑色的魔頭張牙舞爪吞噬向每一個人。

不到片刻時間,少許人被那魔氣形成的魔頭吞噬,整個人眨眼間變成了魔人,開始攻擊周圍的人。

「不好,此魔魔法高深,我等聚集靈息,加強滅魔陣之威。」丹騰一陣高呼。

眾人不遺餘力,將自身靈息全部注入滅魔陣之中。

滅魔陣亮光再次一飛衝天,亮光瞬間化解了雲魔那招萬魔叢生。

「鼠輩們,去死吧!」雲魔見自己的萬魔叢生被迫,頓時魔氣衝天,手中方天畫戟一揮,一道魔氣形成一股氣浪直刺丹騰胸膛。

丹騰根本來不及反抗,只能硬抗,這道魔氣形成的氣浪威勢極強,丹騰周身的靈息防禦層根本無法抵擋此氣浪。

魔氣氣浪所過之處,空間氣流逆轉,形成一道漩渦,更添氣浪之威。

防禦層被破,魔氣從丹騰胸膛穿過,眾人目瞪口呆,丹騰的胸口處一個偌大的洞口。

本以為丹騰就此殞命,只見那丹騰從懷中掏出一粒火紅色丹藥,入口即化,胸膛上的洞口立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九轉回魂丹?」雲魔微微一愣。

就在雲魔愣神之際,天空之中,一道劍光突然而至,劍光速度極快,肉眼難辨。

這道劍光之中帶著濃郁的元力氣息,所過之處,空間發出『啪啪』脆響,似乎能夠劃破虛空。

雲魔臉色大變,沒想到這些人之中竟然存在如此高手,只差一絲便可踏入淬體境的人。

劍光所至,雲魔手中方天畫戟一揮,正好和那劍光碰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