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是再等等,也許還有什麼轉機也說不定!」

「能有什麼轉機。都已經石沉大海了,還能再翻出什麼大浪?」

「我們受命來此地監視,還是再等等!」

幾人這一等就是數個時辰,一直由深夜等到天空開始放亮,可是,依舊不見什麼轉機。

「看來真的是失敗了,我們回去,稟報陛下早做打算!」

幾人暗嘆一聲,然後從隱蔽的地方悄悄離開了。

就在他們剛走不久,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府邸原本緊閉的大門突然打開。一個少年大搖大擺地從裡面走了出來。

這個少年自然就是東方修哲,他是一臉的春風得意。

這一趟前來,可謂是收穫頗豐,財寶上的收穫還是次要的,真正的收穫是他獲得了那位藥劑師的知識,又複製了一項不錯的鬥技,探察到了關於「龍穴」的秘密。

按理說,東方修哲早就可以從裡面出來,之所以耗時這麼久。是因為他把那位藥劑師分佈在府邸內的高手,全都給收服得乾乾淨淨。

也就是說,現在府邸內的高手,已經變成了他的手下。只需一個命令,將整個府邸完全佔有,簡直是輕鬆至極!

就在剛剛,東方修哲已經利用「靈魂傳音」的方式與雲芝取得了聯繫。等一下雲芝就會帶人接管這裡。

所謂的熱管,並不是將整個府邸佔為已有,而是將府邸內的值錢物品搬走。並且將那些被東方修哲制服的高手收編。

此時的天空已經發白,星辰的光芒開始收斂,再用不了多久,太陽就會從東邊升起。

「沒有想到,已經是這個時候了!」

望了望天空,東方修哲卻是一點倦意都沒有。

為了早曰解開「龍穴」的秘密,他沒打算休息,而是向著皇宮的方向行動。


。。。。。。

皇宮內的瀨房齋,當今陛下幾乎也是一夜未睡,一直在等待著消息。

這個時候,外面有人來報,前去打探消息的那幾人已經回來,要求面聖。

「宣!」

陛下放下手中未批完的奏摺,神情有些凝重地盯向門口。

說句實話,他有些緊張知道答案,但又不得不去知道!

「參見陛下!」

外面走進幾位風塵僕僕的人,正是在擎天侯府外監視了一夜的那幾位。

「平身!情況如何,可有消息?」陛下有些急不可耐地問道。

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面露難色,不知該如何講才可以讓陛下受到的打擊最小?

「朕沒有太多耐姓,有話直說!」陛下板著臉,但心中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如他所料,這幾人帶來了「失敗」的消息!

「還是無法么!」


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但聽到確切稟報后,陛下還是被打擊得不小。

想不到他堂堂「植盛帝國」的皇帝,竟然會被逼到束手無策的境地!

「陛下,當務之急,還是早做打算,擎天侯勢力越來越大,如果不防,恐怕……」

「這個朕早就知道,可是要如何才……」

陛下的話還沒有說完,外面的宣見官突然再次高聲喊道:「東方修哲求見!」

「東方修哲?」陛下一愣,旋即一喜,整個人更是從龍椅上站了起來,焦急地喊道,「快宣!」

東方修哲是誰,他又豈會不知道,不正是那個前去對付擎天侯的少年么!

怎麼,難道少年沒有被抓,難道事情還有什麼轉機?

在陛下心存疑問的時候,一個俊俏的少年,大搖大擺地由外面走了進來。

少年的態度有些無禮,沒有直視當今陛下,反而左右打量著這裡的環境。。) 東方修哲走進之後,便被這裡的金碧輝煌所吸引,這裡的氣派程度,可是比他那個「南王府」強太多了。

「大膽,見了陛下還不行禮!」

就在東方修哲肆無忌憚地打量這裡的布局時,一聲呼喝驟然由其中一位將領的口中嘴裡發出。

與此同時,陛下身前的那幾位前來稟報情況的將領,全都板起了一張臉來。

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並不知曉面前這個少年的可怕,對於面前這個少年的信息,也只是道聽途說,而且都是一些誇大的說辭,根本不足聽信。


說句不好聽的,他們並沒有將眼前的少年放在眼裡,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這裡可是神聖的地方,而面前的陛下更是神聖不可侵犯,豈容一個少年如此無禮!

他們不了解這個少年,不代表陛下也和他們一樣。

聽到這幾位忠心的呼喝,陛下可是被嚇了一跳,唯恐對面的少年為此發威!

就在他準備說點什麼,緩和一下氣氛時,對面的少年突然發出一聲冷笑,讓他的心沒來由地提了起來。

「區區一個帝國的皇帝,就想讓我行禮?」東方修哲瞥了一眼臉色有些微變的陛下,繼續道,「我能夠親自前來,就已經很給你們面子了,可不要得寸進尺。」

「大膽,你想造犯不成!」

「休得猖狂!」


幾位將領,頓時釋放出各自強大的氣息來,一是為了威嚇對方,二是為了在陛下面前顯露一下。

原本想要說點什麼的陛下,此刻竟然沉默下來。

說句老實話,他對於少年的態度十分不悅,再怎麼說,這裡可是皇宮,他的地盤,所以他暫時不準備制止,倒要看看這個少年會如何做?

自然,在適當的時候,他會站出來打圓場的!

其實,他這樣旁觀也是想洞察一下,這個少年會不會與那個擎天侯勾結?

畢竟,他的這些將領可是將侯府的情況稟報了一番,而且這個少年出現得也太及時了,不由得他不懷疑。

東方修哲多麼聰明的一個人,目光在這幾人身上一掃,頓時將對方的心思猜了個**不離十。

「也罷,看來不給你們點顏色,你們是不會懂的!」嘴角突然露出邪笑,東方修哲的身上驟然間釋放出驚人的氣息來。

就好似撲面而來的海嘯一般,那幾位將領頓時向後退了兩步,而且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至極!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感受到面前的這位是一頭披著少年皮的怪物。

他們這些實力不凡的武將都如此,那位陛下更加承受不住這股強大的氣息,蹬蹬蹬,向後退了數步,眼看著就要跌倒在地!

「嗖嗖~」

就在這時,黑影一閃,不知從什麼地方,竟突然冒出兩位一身白衣,臉上戴有銀制面具的人,一下子將即將跌倒的陛下扶住,並且同時釋放出氣息,抵消了那股快要讓人窒息的威壓。

見到這暗中保護自己的「暗衛」驟然顯身,陛下緊張的心總算稍稍緩和。

站直身體,正準備解除這場誤會,卻不料對面的少年搶先一步開口。

「你們信不信,如果我打算殺死你們,不過是一念間的事!」

隨著東方修哲的話落,剛剛釋放的強大氣息,驟然變成了冰冷到極寒的殺氣。

那幾個站在最前面的將領,當即就被這股殺氣攪亂了心神,胸口一陣劇烈的起伏,似在在壓抑著即將噴出的一口鮮血。

那兩位「暗衛」,實力果然非同一般,快如閃電地擋在陛下的身前。

就在這兩位「暗衛」剛剛擺好防禦,準備接下對方的殺氣攻擊時,讓兩人視線一滯的一幕出現了:那個少年,竟然消失不見了。

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

兩人驟然回身看去,剎那間,眼中的驚疑被恐懼代替。


只見剛剛消失的那個少年,正拎著已經昏迷的陛下,並且一臉笑意地看著兩人。

「好可怕的速度,好可怕的實力,好可怕的眼神!」

這兩人的心中,頓時升起一股無力感。

高手過招,最能體會到對方的強大!

「請不要傷害陛下!」

這兩人也算是一個聰明人,知道面前的少年是一個絕對無法戰勝的對手,與其做無畏的努力,還不如客氣一點。

「如果我要殺他,他已經死一百回了!」

東方修哲將手中的陛下扔在了地上,並且一個小水球,將這個昏迷的陛下弄醒過來。

睜開茫然的眼睛,陛下還不清楚自己怎麼倒在了地上。

他拍了拍有些發暈的頭,然後定眼細睢,只見對面地面之上,那幾位將領和他一樣,倒在地上,唯一的不同就是沒有醒來。

轉頭向旁邊看去,兩位保護自己多年的「暗衛」,眼神有些惶恐地看向同一個方向。

他從來沒有見過兩位實力非凡的「暗衛」,會流露出這樣的眼神,不自禁地也順著視線望了過去。

只見,先前的那個少年,竟然正坐在他的龍椅之上,有些好奇地翻看著他的那些奏摺。

「醒了么,那就不要再躺著了!」

東方修哲放下手中的奏摺,看向有些失驚嚇的陛下。

此時的陛下,還沒有從驚愕之中反應過來,而就在這時,一股無形的力道,突然將他從地上托起,並且直接飄向對面的少年。

那兩位「暗衛」伸手想要阻止,不過被少年的一個眼神投過來,硬生生地止住了身體。

「正如我先前所說的,要殺你不過是一念之間而已,所以請你不要再想著試探我,有那時間,還是來談談我們先前的委託吧!」

東方修哲再一次輕輕一笑,與先前的笑容不同,這一次有一種雨過天晴的感覺。

飄浮在半空中的陛下,緩緩落地,可是卻依舊有種飄乎不定的恍惚感。

他沒有說話,就這樣瞪著一雙眼睛看著少年。

「你要的人,我已經帶來了!」

東方修哲沒有再多說廢話,一伸手,將那位真正的擎天侯從納戒里放了出來。

此時的擎天侯,依舊頭髮蓬亂,不過身上已經沒有了鎖鏈纏身。

和那幾位將領一樣,他也是昏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