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是青嵐宗的『叛徒』,百仙門到至今都重點打殺的對象,林楓。」青年嘚瑟地說道,彷彿說的那個人就是他一樣。

「林楓,他誰啊?怎麼有這麼大的本事,惹來百仙門的追殺?」

「就是,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很有名嗎?」

「不認識,也不知道是哪裡冒出來的傢伙?」

……

見到同伴們一個個不認識林楓的青年,頓時變得有些目瞪口呆,有些結巴的說道:「你們,怎麼你們都不認識他?」

「不認識啊!很奇怪嗎?」

「就是,不認識他很丟人嗎?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

「也不知道是哪裡冒出來的鄉巴佬,竟然能夠讓你這般崇拜他!」

……

「好吧,那我就跟你們說一下他的事迹吧!」青年苦笑一聲,對著眾人說道。

接著,他就把林楓的一些事迹說了出來,例如林楓是怎樣惹上夜家,又是怎樣惹上百仙門的?到後來又是怎樣逃出青嵐宗,百仙門,夜家三大勢力的追捕的?說的那是身臨其境一般,彷彿那個林楓就是他一樣。


「林楓逃出去三個月後,實力大增,突破到玄靈境界,回來之後,第一個找上的便是夜家,在夜家大殺特殺,那些什麼夜家老祖宗,什麼玄靈強者,根本就不是他的一招之敵,幾乎是一招秒殺一個,三招過後,整個夜家也就名存實亡了!」

青年說完了之後,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濕潤一下那說得有些乾燥的喉嚨。

「嗯?你們怎麼了?」

突然,青年發現他那些同伴都在愣愣地發獃,忍不住輕聲問道。

難道說我說得太假了?他們不相信?

可是,還沒等他這個念頭閃過,便是聽到。

「哇!真是太牛掰了!那個林楓簡直就是我的偶像啊!他居然能夠在百仙門,青嵐宗這兩大宗門的圍捕之下逃出升天,這簡直是太厲害了!」

「老天,我還是頭一次聽到我們這裡之前出現過這麼強悍的角色!」

「我滴乖乖,這還是人嗎?三個月就從玄師突破到玄靈,這真的是人能夠辦到的嗎?」

……

青年看著他們一副震驚的模樣,彷彿覺得這一刻什麼都是值得的,也不枉他一直將林楓當做偶像一般存在,雖然他們兩者之間是敵人的身份,可是這也掩飾不了他對林楓的崇拜之情。

他之所以知道的那麼清楚,主要是因為他是百仙門的人,而且還是百仙門執法隊的弟子,通過他的身份,他自然有辦法知道很多關於林楓的事,可是,也許正是因為知道的越多,他對林楓的驚訝之情也逐漸變為對林楓的崇拜之情,進而將林楓當做偶像一般膜拜。

而眼下這些人則是他隱藏身份后所交的朋友。

青年抬頭看了看酒館外面天空的幾朵白雲,用著只有他自己一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說道:「夜家已經滅了,呵呵,那麼下一個是不是該輪到百仙門了呢?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我又該怎麼做呢?」

天空中的那幾朵白雲還是在慢慢地飄蕩著…… 秦家議事廳,秦家一干長老就席而坐,座無缺席,秦世德臉色平靜地環視了一下四周的眾人,沉聲說道:「此次召集大家來開會的目的只有一個,各位想必都聽說了夜家被滅門的這件事了吧,我問問你們對此有什麼看法。」

「家主,很明顯,我認為夜家之所以會被人滅族,主要是因為他們家族的人行事太過霸道了,所以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以至於招來滅族之禍。」坐在秦世德左邊第三個位置上的一個中年男子說道。

這個男子雖然已經不惑之年,可是也是從相貌上看,還是那麼的有那麼幾分俊逸,可見他年輕的時候必定是難得的美男子,他正是秦家的三長老,秦如風。

「三長老,那照你這麼說,滅掉夜家是哪一股勢力呢?」

「對啊,能夠滅掉夜家這個大家族,想必那個少年的實力應該非同一般,如此年輕就有這般實力,也不知道那個少年也是哪個勢力培養的人?」

「就是,哪怕是諸如百仙門、青嵐宗這樣強大的宗門,也是沒有培養出像那個少年那般強大的實力。」

……

其他長老見到說話之人是秦如風,紛紛精神一震,眼神之中夾雜著一絲崇敬之色,眼中的那股炙熱就如同是粉絲們見到自己的偶像一般,令人瘋狂。

秦家每次開會的時候,都會按照左尊右卑的順序,一般來說,坐在家主越靠左的位置,長老的等級越高,權利越是強大。


令眾位長老羨慕的不單單是秦如風的實力,他那個位置所蘊含的的權勢也是眾多長老所鍾情的。

「這個……」秦如風沉默,說實話,他也不知道是哪一個勢力滅掉夜家,更加是不敢猜胡亂猜測,要知道有些話可以說,但有些話那可是萬萬不能夠亂說的。

「好了,今天我召集大家來不是商論那個少年是屬於哪個勢力的,而是商討這個少年對我們秦家的態度如何,有沒有惡意?如今夜家已經被滅了?那麼,那個少年又會朝那個家族下手?還是就此作罷,只是找那個夜家的晦氣而已?」

秦世德一說話,眾人立刻變得安靜了許多。

其實,他心中對林楓這個名字隱隱有些疑惑,剛開始之時,他收到從探子得到的消息,說是有個叫林楓的少年滅了夜家,他看到這則消息的第一反應是震驚,隨後是難以置信,他絲毫不懷疑探子給他的消息,因為他們秦家的情報是通過層層把關,層層證實之後才傳到他這的,只是他沒想到比他們秦家還要強大上一分的夜家竟然一天之間被人給滅了,這樣的事情實在是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當他再次見到信條上那「林楓」兩個字眼時,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熟悉,隨後一愣,恍然大悟,這個名字不正是當初救了蕭家侄女的那個人的名字嗎?


難道說這個少年就是那個人不成?

轉眼一想,他就否定了自己心中的這一個想法,這不可能!

當初那蕭家侄女也說了,那個少年不過是玄師級別的實力而已,怎麼可能是他?

可是不知怎麼的,他雖然腦海中已經否定了這個猜測,但他心裡還是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所以在今天他就召集了家族的一干長老過來開會,想看看大家的想法是怎麼樣的。

等了許久,依舊是沒有人回應,秦世德見到這種情況,眉頭不由一皺,「怎麼?都成啞巴了?你們就沒有自己一點的想法?」

再次沉靜了一會,突然有人說道。

「家主,我認為這件事純粹是我們杞人憂天,且不說那個少年對我們秦家的看法如何,就算那個少年對我們秦家有意見,我們也可以想辦法去消除,相信只要我們的誠意夠高,那名少年應該不會拿我們秦家怎麼樣,年輕人都是愛爭強好勝的,他們為的不就是面子嘛,只要我們給足了他面子,對方有可能不會對我們出手。況且,說不定這個少年眼下已經走了呢?」

聽到有人說話,眾人將視線凝聚到說話的那個人身上,那個人坐在秦世德左右邊第七個位置,相貌上看上去頗為的年輕,只有三十多歲左右,算得上是一個老青年吧。

這個老青年大家也不陌生,他正是當代秦家的七長老,秦建暉。

聽到秦建暉這般沒有骨氣的話,眾人的眉頭都不由得一皺,顯然是不大喜歡這句話,而有些個家族榮譽感比較強的長老就憤憤忍不住叫嚷道。

「七長老,你怎個就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啊?難道我們秦家要淪落到向人家下跪求饒的地步不成?」

「就是,七長老,雖然你的職位比我們高,可是這不代表著你的意見我們都能夠接受,你這次說的實在是太離譜了,我不管其他長老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是不同意你說的話。」

「對,我也不同意!」

「不同意!」

「……」

……

「夠了!」

秦世德怒斥一聲,目光冰寒地環視一眼眾人,然後緩緩說道:「這裡不是鬧市,是在議事大廳,先前叫你們說出自己的想法,一個個卻是死都不肯說,現在建暉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你們一個個就拚命抨擊,你們既然有這麼多話說,那為什麼剛才不發表意見?」

見到秦世德發飆,眾人沉默。

沉靜了片刻。

「怎麼?都成啞巴?」秦世德冷哼一聲,隨後看向站在他身旁,一臉沉默的秦永,眼中溫和的光芒一閃,輕聲說道:「永兒,你有什麼看法,不妨說出來聽聽?」

本來,以秦永如今的身份是無法參加這種議會的,不過,或許是出於對方也知道林楓那個名字,所以秦世德也一併把他叫來,順便還隱約有那麼一層意思,讓秦永多在這種場合之下露露臉,增長一些威望,好為將來坐上家主之位做打算。

至於有人不服,開什麼玩笑,他可是秦家的家主,這個家族由他說了算,其他人算老幾,就算是別人心中不服,那也得憋在心裡。

眾位長老也是將目光投射到這個俊逸的少年身上,他們一開始進來的時候,也是看到秦永站在秦世德的旁邊,不過,除了眼神稍微有些詫異之外,也沒有多說什麼,或者說不敢說什麼,現在秦世德終於把矛頭丟給這個少年,眾人也是想看看這個「未來的家主大人」對於這件事是怎樣的看法。

只是眾人發現,秦永好像彷彿沒有聽到秦世德的話一樣,愣愣的站在那裡發獃,目光有些獃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實際上,秦永心中則是一直在思考著一個問題,那就是那個滅掉夜家的那個林楓,到底是不是他所認識的林楓呢?

不!

這不可能!

對方絕對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林楓,對方的實力可是玄靈境界,他認識的那個小子怎麼可能是玄靈境界的高手呢?天下叫林楓的人何其之多,說不定那個不過是跟他認識的那個人同名同姓而已……

對!一定是這樣!不會錯的!

雖然他心中一直否認這件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腦海中似乎總有一個聲音說,那個人就是他認識的那個林楓。(其實,這是他做賊心虛而已!)

不然的話,對方為什麼會滅掉夜家,還不是因為夜家曾經得罪過他,等等,自己好像也得罪過他,現在夜家已經被滅掉了,那麼他下一個目標會不會是秦家?會不會是他?


對方的實力那麼高,老祖宗都不會是他的對手,或是對方向自己出手,那自己豈不是……死定了!

「啊!」

一想到這,秦永不由得驚呼一聲,後背嚇出一身冷汗,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這不可能!

對方絕對不可能知道那件事,那件事他都是叫家族人的那些死士去辦的,對方是絕對不可能會知道的。

秦永心中不斷地安慰自己。

「永兒,你怎麼了?」秦世德聽到秦永的驚聲,連忙緊張地問道。

秦永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向父親,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爹,我沒事!」

聽到兒子這樣說,秦世德也頓時放心,輕輕點了點頭,然後沉聲說道:「永兒,你跟眾多長老,你對夜家滅族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只是秦世德沒看到,秦永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多了一絲蒼白之色。

秦永定了定心神,微笑著說道:「各位長老,我認為……」

「轟!」

話剛剛說到這裡的時候,突然一聲轟天雷一般的巨響在眾人的耳邊炸響,彷彿在這一刻,天都要塌下來一樣。

眾人臉色大變,正欲奔出去想看看發生什麼事的時候。

突然,一個嘹亮的響聲,在眾人的耳朵中響起。

「秦永兄,老朋友來了,怎麼還不出來迎接?難道不歡迎我這個老朋友嗎?」

是秦永的熟人嗎?

眾人紛紛將目光投向秦永身上……

秦永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時,猛然間抬頭,望向門外,臉上帶著一絲駭然之色,眼中除卻震驚之外,還有難以掩飾的恐懼,心中只有一個聲音,他來了,他要來殺我,他要來殺我…… 秦世德帶著眾人來到大院中,發現大門口的那兩扇由精鐵煉製而成的大門,不知何時已經倒在大院的中央,在那兩扇大門的門面上多了一個深厚的腳印,一道道裂縫自這個腳印為中心向四周擴散而開。

嘶!

看到這種情況,那些長老一個個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道大門乃是秦家特意叫人用精鐵打造而成的,百鍊成鋼,不要說那些弟子,就算是他們這些長老,個個玄將級別的實力,也根本無法在這道門上留下多大的痕迹,主要是因為當敵對勢力來侵犯的時候,讓這道門能夠起到防禦作用。

可如今,這道門不但被人踢飛,而且還被人給踢裂開,可見來人實力的恐怖!

那原本破壞的門口前方站著一個少年,相貌清秀,穿著一身的青衫,雖然衣服甚是普通,如同平常百姓一樣,可是在場的眾人沒有一個敢小瞧眼前這位少年,因為他們從這個少年身上感受到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而這股氣息跟他們從老祖宗身上感到的氣息有些類似。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少年時玄靈境界的修為!

玄靈境界啊!

那可是他們一生所追及的目標,沒想到如今卻是在一個外表看起來只是十多歲的少年身上看到了,一時間,眾人的眼神有些炙熱。

那個少年雙手負后,衣角隨風而動,滿頭的長發繫於背後,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剛剛沐浴完,對方的頭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順滑如絲,他的嘴角上帶著一絲迷人的微笑,引得秦家一些少女們美目頻頻,異彩漣漣,春心躁動,雖然不比潘安,但也算得上是玉樹臨風。

英俊!年輕!實力強大!

這不正是絕大多數少女們所追求的最佳配偶嗎?

對於那些少女的暗送秋波,林楓置若罔聞,彷彿視而不見,他的視線凝聚到那個躲在秦世德俊朗少年身上,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緩緩說道:「秦永兄,好久不見,讓在下可是好生想念的緊啊!」

唰唰!

眾人的目光一時間都是凝聚到那道少年身影身上。

「咕嚕!」

雖然這些視線大部分人沒有惡意,可是秦永還是忍不住感到一陣陣壓力從那些視線中傳來,額頭上不知何時已經冒出了密密麻麻如同豆大一般的汗珠,咳嗽了一聲,也是微笑著說道:「額,那個林楓兄,是好久不久,你怎麼來了?」

殊不知,雖然他臉上掛著的是微笑的表情,可是他心裡卻是緊張得要死,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對方,生怕對方一出手就將自己給秒了!

「什麼!他就是林楓!」

眾人現在可不關心秦永的表情如何,他們只是聽到秦永剛剛說的那句話,眼前這個人叫林楓,那豈不是眼前這個人就是滅掉夜家的那個罪魁禍首?

他來夜家是想幹什麼?難道是想跟夜家一樣嗎?

一想到這,眾人不由自主地後退一步,臉上帶著一絲恐懼,一絲警惕地看著對方,就連秦永的父親,秦家的家主大人也是一臉凝重地看著對方,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彷彿感到這件事很是棘手。

對於秦家眾人的動作好像是沒有看見一樣,林楓繼續微笑著看著秦永,淡淡的說道:「怎麼?老朋友來了,也不請我進去坐坐,難道就讓客人在這裡乾等著?」

「我……」

秦永剛欲說話,便是被另一個洪亮的聲音給打斷了。

「進去不必了,閣下既然到了這裡來,想必恐怕不只是進去坐坐那麼簡單,我們秦家的客廳小,容不下你這尊大神,有什麼事就在這裡說,只要閣下的要求不是太過分,我們擔下了。」

秦世德臉色平靜地看著林楓,不待秦永回答,他就一口回絕到。

眾人見到家主大人這般跟林楓說話,冷汗不由直冒,家主大人啊!你要知道眼前這個人可是有毀滅秦家的實力啊,你說話要小心一點,就算你不為自己著想,你也要為我們著想啊!

林楓把視線轉移到秦世德身上來,微笑著說,「這位想必就是秦家的家主啊,果然是夠豪氣,只是你怎麼知道我不是來敘舊,而是來討債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