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到了能夠看到對方的不遠處。

卡圖吉爾命令全軍停下。

他眯著雙眼,看著不遠處的軍隊。瞳孔不由微微收縮。

遠方軍隊的裝備,似乎有些好過了頭,一眼看過去,整齊而統一的各種叫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裝備,搭配在一起,這樣一套裝備,幾乎能夠比得上他身上的裝備。而這卻是每一個士兵的配置。

這……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卡圖吉爾感覺這一幕荒唐無比,他幾乎不能夠確認,眼前精銳軍隊,就是逐風部落的勇士。他們和以前,完全不同。能夠裝備這些奢華裝備的軍隊,哪怕僅僅只有一千人,都不是草原任何一個部落,花得起的。

在自己來到這裡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們……」作為卡圖吉爾的親信,忽而博,忍不住低聲有些忌憚的詢問道:「他們真的是逐風部落的勇士嗎?看上去,並不像啊。」

「是的。我也是這麼認為,我們……有沒有走錯路?」卡圖吉爾忍不住這樣自欺欺人的問道。

「不……屬下並不能夠完全確定,還請讓屬下前去確認一下。」忽而博小聲的說道。

「恩,必須要確認一下,你去告訴他們,我們並沒有什麼惡意。我們只不過是路過的軍隊而已。」卡圖吉爾連忙說道。很顯然,眼前這樣一支充滿難以想象的暴發戶氣息的軍隊,實在是把他給嚇著了!該不會是南方帝國的軍隊吧?他忍不住這麼猜測著。

「是,屬下明白了。我這就過去……啊,他們過來了?不,不,他們……他們這是進攻過來了!!」忽而博忍不住瞪大了雙眼,尖聲叫道。

直到軍隊被衝散,被單方面的屠殺碾壓,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卡圖吉爾便被俘虜了。這個時候,他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原本整頓重新編製的一千逐風部落騎士,再加上100個羅林的巔峰騎士們,戰爭根本不會出現任何波折。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無論是高手的數量,還是軍隊的裝備。

就算卡圖吉爾帶來一萬騎兵,也只是延遲被俘虜的時間,並不會改變最終的結果。

從始至終,卡圖吉爾被俘,並沒有見到這支軍隊的首領。在半個小時整頓俘虜后,這些精銳難以想象的騎士們,便帶著他們,奔向黑鷹部落的領地。

卡圖吉爾呆了好半天,才意識到了什麼。自己被俘虜連見到對方的資格都沒有,對方一瞬間覆滅自己的軍隊,收編俘虜,然後毫不停歇,立刻拔軍,朝著黑鷹部落的領地衝去。這是準備一口氣將黑鷹部落吞併!!

——————

人在外面。沒辦法更新。想了想還是冒著雨去網吧寫了一章發了上來。因為鍵盤與屏幕不習慣的緣故,所以寫的很慢。為了保持不斷更嘛。這可是男人的·承諾呀。

… 行軍的速度很快,不過再快的行軍,從逐風部落到達黑鷹部落都要不少的時間。這讓羅林想到了一些事情,也是一些必須要去處理的事情,只是因為時間緊張而暫時耽擱了。他立刻詢問起來,這一次黑鷹部落的統帥到底是誰?他需要從這位統帥這裡的得到一些情報,雖然說,以他們的實力能夠輕而易舉的碾壓過去,征服黑鷹部落,但情報並不在乎太多。


當羅林這個問題詢問下去,很快便得到了回答。負責這方面情報的是福圖魯的副手,一個名字叫做查森的小子,他似乎是福圖魯的童年夥伴,關係很好的樣子,不過面對羅林,還是非常非常的拘謹。畢竟,羅林的存在幾乎是傳奇式的存在。根本容不得查森有絲毫的放鬆。他立刻有些緊張的回答道:「負責黑鷹部落軍隊的統帥的是他們的將軍,一個名字叫做忽而博的傢伙,不過這一次有些例外,因為這一次是黑鷹部落的首領,親自統帥過來的。」

「什麼?是黑鷹部落的首領親自統帥過來的?」羅林有些無語的說道:「這種消息早就應該和我說了啊。」

「是……可是,您交代,需要全力以赴處理俘虜的事情,關於有價值的俘虜,一切都在後面處理,所以,我就沒有立刻上報。這是我的錯,下一次一定不會再犯了。」查森嚇了一跳,連忙低著頭說道。

羅林搖了搖頭說道:「是這樣嗎?沒什麼,是我疏忽了,這一次並不怪你,你下次注意就好了,什麼事情需要去說,什麼事情不需要去說,自己可以掂量。」

查森頓時鬆了一口氣,小聲的說道:「是,屬下明白了。」

「將那個傢伙帶上來吧。」

「是。」

很快黑鷹部落的首領,卡圖吉爾,被帶到羅林的面前。

因為是全速行軍的關係,羅林和他的見面是在馬車當中。

卡圖吉爾滿是忐忑,不過,作為別人的俘虜,他並沒有提出異議的權利,很快,他便見到了這支強大軍隊的首領。

這個首領出乎意料的年輕。

年輕的讓卡圖吉爾有些不敢相信。他微微瞪大了雙眼,獃獃的看著羅林。

羅林微笑著說道:「你好。」

「你……你好。」卡圖吉爾有些結結巴巴的回應道,不過轉眼一想,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啊,為什麼他會如此禮貌的態度。不過,卡圖吉爾慢慢意識到了什麼,羅林的態度並不是禮貌,而是一種非常隨意的態度。


卡圖吉爾有些拘謹的跪坐下,表現出一副非常恭敬的樣子。

「你就是黑鷹部落的首領?」羅林問道。

「是的。在下,就是黑鷹部落的首領。」卡圖吉爾猶豫了一下,還是回答道。

羅林繼續問道:「那麼,你對於這一次敗給了我,有什麼想法?」

「裝備,個人實力,差距太大了,我的部落的勇士,就連抵抗的力量都沒有,如果我沒有看錯,您的軍隊當中,應該有一百左右的強軍,這支強軍,竟然,竟然都是巔峰強者組成的。恕我冒犯,您既然有如此強軍,實力之強大,匪夷所思,為什麼還需要來進攻逐風部落,以及將苗頭瞄準了我的部落呢?」卡圖吉爾將心中的猶豫,暫且放下,不再優柔,一字一句非常果斷的問道。

「因為,我是一個居無定所之人,必須得找一個重新的定所。」羅林想了想,嘆了一口氣說道。

「居無定所……居無定所之人?」卡圖吉爾有些瞠目結舌,這個消息,使他十分震驚。

「是的,我被趕了出來,自然沒有定所。」羅林笑著說道。

「趕了出來……您,您真是會開玩笑,我都差點將這些當做了真的。」卡圖吉爾有些尷尬的笑著說道。

「因為這本來就是真的。不過,現在並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有一些問題需要問你。」羅林轉口說道。

「還請示下。」卡圖吉爾說道。

「我想要得到你的黑鷹部落,不知道,接下來會遇到多少抵抗呢?」羅林問道。

「……」卡圖吉爾沉默了。

羅林也不說話,默默的看著他。

卡圖吉爾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說道:「如果您允許的話,請讓我回到部落之中,我會整合好一切,讓您進入部落,接手黑鷹部落。」

「哦?」羅林挑了挑眉頭。

「我願意臣服於您。」卡圖吉爾說道。

「這樣嗎?也行。我允許你回去。」羅林淡淡說道。

很快,軍隊靠近黑鷹部落,羅林下令將卡圖吉爾放掉,讓他一個人回到部落之中。

站在羅林旁邊的黑藍,看著卡圖吉爾騎馬離開的背影,有些擔心的說道:「這樣好嗎?讓他一個人回去,如果他愚蠢的不投降,想要負隅頑抗的話,難免會多出很多的麻煩。」

「是啊。那樣的話,的確就變得有些麻煩。」羅林淡淡的說道。

「那麼……」黑藍有些疑惑的問道:「那麼為什麼放他回去?哪怕讓我帶著幾個人和他一起回去,監控著他,也是不錯啊。至少保證萬無一失。」

羅林笑著道:「我自然有我的考慮。」

「您……」

「如果他真的欺騙了我的話,雖然事情變得有些麻煩了,但是,這也是一個好機會,我便讓他明白,讓草原上的所有人明白,我羅林不是一個適合欺騙對象。」羅林露出一些殘忍的笑容。

見此,黑藍有些不寒而慄。一時間忍不住想著,如果那卡圖吉爾真的犯渾的話,難免會迎來一場大-屠-殺。

雖然一直以來,羅林都表現的足夠和善,但在必要的時候,他從不會再表現的有一絲一毫的優柔寡斷!

「而且,如果不放他回去,事情也會有些麻煩,這,純粹是一場賭博。」羅林又突然解釋說道:「所以,放他回去,讓他自己做出選擇,是最好的方法。」

此時,回到部落之中的卡圖吉爾,正如黑藍所說,他在考慮,是否反悔,拒絕投降,進行最後的殊死抵抗。

他的心中,針扎了許久。


「首領,部落外面的軍隊,是誰的軍隊啊?」作為卡圖吉爾的又一個親信,紅蓮,他是一個長相秀美的年輕人,此時露出疑惑的神色,問道。

「他們啊。」卡圖吉爾的身體,深深陷入首領帳篷之中,那最為奢華的王座上,閉著眼,喃喃道:「他們,是這黑鷹部落……未來的主人。」

… 「什……什麼?」紅蓮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卡圖吉爾,他忍不住連連問道:「不敢置信,您,您說了什麼?我聽錯了嗎?怎麼可能,您剛剛說了什麼?我一定是聽錯了。」

「安靜點,紅蓮,這並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情。你要明白,這個世界的強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唯有依附強者,才能夠更好的生存下去,草原上,不就是這樣嗎?崇拜強者,崇尚於強大。」卡圖吉爾似乎看開了一樣,又似乎是完全自暴自棄了,笑著說道,居然還在安慰著這個手下。

「可是……可是,這未免也太突然了一些吧,您不是去征服逐風部落了嗎?怎麼會變成這樣?」紅蓮滿是摸不著頭腦的說道,他看著卡圖吉爾,看著他露出疲態,和早上的意氣風發,完全不同,幾乎下意識產生疑問,眼前這人,到底是不是卡圖吉爾?

「因為我被打敗了,被徹徹底底的打敗了,輕而易舉,就像是餓了,所以吃著烤好的耗牛肉那樣,簡單而理所當然的被打敗了。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啊。紅蓮,不要再說下去了,我並不想你死。所以,還請閉上你的嘴巴,不要做出什麼放肆的事情。如果真的依照你的性子做出了什麼冒犯那位大人的事情,我會毫不介意的處死你的。」卡圖吉爾說著說著,神色突然一變,冷冷的盯著紅蓮,如此說道。

紅蓮被這樣的目光盯著,只覺得如墜冰窟,頭暈目眩,過了好半天都沒有答應。

良久之後,紅蓮低下了頭。

「唉。」

帳篷之中,響起了一聲嘆息,也不知道是卡圖吉爾的嘆息還是紅蓮的嘆息,亦或者兩者的嘆息正好交錯在了一起。

此時,黑鷹部落的外面。羅林已經在此等待十五分鐘了。

「15分鐘過去了……他們還沒有半點回應。這是準備反悔嗎?真是太愚蠢了。」羅林不遠處的福圖魯,忍不住低聲的說道。

羅林的目光依然淡然,不急不躁的看著不遠處。

不過,其他人看過去,並沒有什麼奇特,但在他的視角,卻完全不同。

天空之中有著一股無形的能量,將整個黑鷹部落籠罩。那是聖靈的力量,和逐風部落的聖靈不同,這個聖靈,屬於脾氣暴躁,喜怒無常的聖靈。

不過,他再怎麼喜怒無常,脾氣暴躁,也不敢上來招惹羅林。似乎對自己的命運,產生了擔憂一樣,聖靈咆哮著,一股股逸散的能量,化作狂風,向遠方吹去。

羅林看向他的目光,沒有絲毫的畏懼或者恭敬,更像是一種欣賞。

欣賞寶物的感覺。

是的。他並不是羅林的獵物,無需狩獵,此時的這個聖靈,已經是羅林的寶物了。

不過,他的信仰之力,對於神格的益處增幅多少,還是未知。只能期待他能夠帶來足夠多的好處了。

讓羅林並沒有失望的是,卡圖吉爾沒有選擇欺騙羅林,而是選擇信守諾言,將部落整頓,任由羅林接手。這樣的態度讓羅林非常滿意,因為,這給他省了相當之多的時間。

對於現在的羅林來說,時間實在是太珍貴了。他的預感越來越強烈,那些敵人,就要逼近自己了。現在他們或許已經準備好了,甚至已經開始出發了都不一定。

羅林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是十五天征服整個草原。但很顯然,現在的他已經沒有這十五天的時間了。

對於時間如此緊張的現在,卡圖吉爾能夠給自己省下這麼多的功夫,羅林對於他還是相當感謝的。

接手了黑鷹部落,整頓一番之後,羅林手下的軍隊,便有了三千之眾。

這是上個世界所沒有達到的數量。

不過羅林對此並不滿足。雖然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例如將軍隊打散重組,安插親信,以及指揮官。


但在此之前,羅林還得做點什麼。

羅林很快便在黑鷹部落的首領帳篷之中,見到了卡圖吉爾。

接手了黑鷹部落,羅林成為這片土地上的主人,自然由他坐上那舒服的王座。

王座,彰顯了卡圖吉爾的野心,不過他的野心,在遇到了羅林之後,便算是到此為止了。

「卡圖吉爾啊。」羅林微笑著說道:「你很識趣,這讓我非常欣賞。」

「不敢。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我也承諾了如此。所以,並不需要您稱讚。」卡圖吉爾連忙恭敬的說道。

「不不不,信守承諾,這件事情本身就很不容易了。」羅林微笑著繼續讚歎道:「所以,你的品質還是非常值得稱讚的。」

卡圖吉爾謙卑的低著頭:「是……」

「我現在封你,卡圖吉爾,為黑鷹部落的大哈特(大將軍)。」羅林突然說道。

卡圖吉爾一愣,他作為黑鷹部落的原來主人,在投降之後,不被殺死,不被囚禁就已經是莫大的仁慈了,他根本不敢想著自己會得到重用。然而此時居然聽到了這樣的話,愣了好一會兒都沒反應過來。

「恩?」羅林看著他。

「啊!這,大哈特!您的信任,使我惶恐!!」卡圖吉爾忍不住激動的說道。

「不,不必惶恐,這是你應得的,也是我對於你的賞賜。」羅林淡淡說道:「你只要做好這個位置,便算是對我的最大回報。

「屬下一定不會讓您失望!!」卡圖吉爾連忙說道,此時的他,已經完全轉換了自己的身份。

「恩。」羅林點了點頭,隨後繼續說道:「還有一件事情,便是,我的下一個目標,是烈焰部落。」

「烈焰部落?您的目標居然是烈焰部落嗎?他們可不是容易對付的目標,不過,對於您來說,應該不是障礙。」卡圖吉爾說道。

「是的。」羅林點了點頭:「他們和你們有一些宿怨吧?」

「的確,黑鷹部落,忍受他們欺壓許久,一直在積蓄力量,試圖報復。」卡圖吉爾說道。

「現在正好一併解決了。」羅林笑著說道:「準備出發吧!」

「唉?」卡圖吉爾再一次愣住了:「出、出發?現在嗎?」


「是的,你沒有聽錯,就是現在,時不待我,日落之前,征服烈焰部落!」羅林說道。

…看比賽。

… 「日落之前,征服烈焰部落?」這隨口而出的話語,讓卡圖吉爾震撼了許久,現在距離天黑,僅僅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征服曾經能夠欺壓黑鷹部落的大部落烈焰部落,這種壯舉,居然被這樣輕描淡寫的隨口說出,彷彿此事已經成為定局一樣。雖然有些不敢相信,但卡圖吉爾覺得,這似乎真的已經是一個定局。

一時間,卡圖吉爾滿是羨慕,這是絕對的強大實力所產生的自信。並非盲目的驕傲,這種篤定的能夠將那些一個個大部落,當做點心吃下的魄力,讓他著迷,讓他沉醉其中。想到自己現在也是這羅林勢力之中的一員,竟不由有些自豪起來。

這種感覺可真是前所未有,如果細細一想,定然會有些自嘲的情緒,不過此時無心想這些,此時的卡圖吉爾,必須要表達出自己的態度。

卡圖吉爾連忙表態說道:「是。我明白了。這就是去準備。定然在十分鐘之內準備完畢。」

羅林剛剛將卡圖吉爾分為大哈特,這意思再明顯不過,此時不要多說,便是要隨軍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