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長老滿臉冷笑,他已經看出來了,奪天少爺表面是要給葉陽將功補過的機會,其實還是沒有放過葉陽的打算。

鎮魔石的任務也只有那些達到了奪天境級別的學生才能完成,葉陽這樣一個蛻凡境的小菜鳥,能完成得了才有鬼了。

奪天少爺也是看中了這點,所以才提出了這個任務,其目的是想借鎮魔海那個環境惡劣的地方,將葉陽置於死地。

很多人都知道,得罪了奪天少爺的人,從來沒有一個有好下場,想想也是,葉陽此次搶奪了奪天少爺的東西,奪天少爺又怎麼甘心放過他?

「葉陽,你此次犯下大罪,也只有這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鎮魔石的任務,你到底接還是不接?」

執法長老陰測測的開口道:「我可是聽說了,無寶山遺迹里的地獄通道之所以會鬆動,似乎和你有關係,正好這件事你責無旁貸,想將功補過的話,就不要再遲疑了,否則死罪可免,你的活罪還是難逃。」

「這個任務…」院長皺起了眉頭,似乎想開口說什麼,但被葉陽的聲音打斷了。

「好,院長,既然奪天少爺不滿判決,非要讓我漲點教訓,我就接下尋找鎮魔石的任務,以此將功補過,看完成這個任務后,這些人還有什麼話好說。」

葉陽點了點頭,竟然接了這個任務。

「完了,這個葉陽死定了。」

看見葉陽點頭答應的那一刻,許多山峰上的學生搖了搖頭,「鎮魔石這個任務達到了五星級別,只有鎮魔海才能找到鎮魔石,而沒有九次蛻凡以上的修為去鎮魔海,簡直是找死行為。」

「奪天少爺本來就是要讓葉陽去送死。」

「也是,他把奪天少爺得罪到這種程度,想想奪天少爺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他?」

「這葉陽真是沒有腦子,如果不接取這個任務,頂多受一點皮肉之苦罷了,現在接了這個任務,等於把自己往墳墓里送。」

「本來院長惜才才出現保他,誰知道他自己要自尋死路,不知道院長會不會被氣得吐血?」

很多學生都在觀察院長的表情,發現懸浮在高空的院長至始至終都是滿臉的淡然,「好,葉陽,只要你尋找到了鎮魔石,就能將功補過。」

「院長,你放心,一個月之內,學生一定將鎮魔石帶回來。」

葉陽自信的道。

「別說一個月,葉陽,就是給你這野小子一年時間,你能從鎮魔海將鎮魔石帶回?」

本來因為院長的出現,南宮月皺起了眉頭,但現在看到葉陽接取了完成鎮魔石的任務,她那皺起的眉頭又舒展了開來,「鎮魔石這種稀有礦石,就算是鎮魔海也極難尋找,何況鎮魔海到處都是妖魔鬼怪,你一個正道門派的弟子去到那裡,等於黑暗之中的燈火,到時候被那裡的強大妖魔注意到,你葉陽還有什麼倖免的可能?」

南宮月是徹底的鬆了口氣,認為葉陽絕對沒有任何將功補過的機會,要葬身在鎮魔海那個地方。

很多學生都是這樣認為,認為葉陽必死無疑,就算真的找到了鎮魔石,估計也不能活著離開鎮魔海。

因為鎮魔石對妖魔鬼怪來說,相當於元石對人類的價值,想從把鎮魔石看得比命根子還重的妖魔鬼怪手裡搶奪過來,難度不亞於泥人過河,大海撈針。

裁決峰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審判,就這樣以葉陽接了一個五星任務而告一段落。

這件事雖然暫時結束了,但很多學生都在談論,談論葉陽怎麼膽大包天,談論葉陽怎麼不知死活,談論奪天少爺到底有多無敵。


雖然其中大多數都在貶低葉陽,但也有不少人十分佩服葉陽的勇氣,因為葉陽是這麼多年來第一個敢反抗奪天少爺的學生。

像奪天少爺這種傳奇人物,連長老都不放在眼裡的無敵人物,平時哪裡有學生敢反抗,都屈服在此人的淫威下,葉陽卻敢反抗,著實在學院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你們聽說了么,前不久把南宮月分身擊殺了的葉陽,現在又鬧出了天大的動靜,竟然連奪天少爺也敢反抗。」

「聽說此人不僅敢反抗奪天少爺,還對奪天少爺動手了,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

「哼,這有什麼,不過是匹夫之勇而已,還不是不能避免他那凄慘的下場?」

「是啊,連鎮魔石這種任務也敢接,不是自尋死路么?」

「他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所以才接了這個任務,當時奪天少爺鐵了心要對付他,他不接這個任務奪天少爺怎麼願意罷手?」

「嘿嘿,也是,就看看這個葉陽有沒有可能完成這個任務,把鎮魔石帶回來吧,如果真的能帶回鎮魔石,就是一件大功,可惜他十有**要一去不回。」

「是啊,鎮魔海可不是那種想去就能回的地方,要知道這地方可是堪比屍鬼山脈,危險係數僅次於大陸的三大險地啊。」……

在學生們議論紛紛的時候,一個房間里,氣氛卻是顯得有些凝固。

「可惡,奪天少爺身為學生,竟然公然破壞規矩,連長老也不放在眼裡,那規矩拿來有什麼用?」

司徒沖滿臉憤怒道:「葉陽,奪天少爺讓你借尋找鎮魔石的任務,完全是讓你去送死,你為什麼要接啊?」

「是啊,這個任務沒有達到奪天境,根本沒有完成的可能。」寧飛翔憂心忡忡道:「葉陽,我看你還是別去鎮魔海了,不去鎮魔海到其他地方還有找到鎮魔石的可能,到鎮魔海就真的沒有任何機會了。」

「沒錯。」楊武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鎮魔海是僅次於冥獄海不老神林這樣的險地,環境惡劣不說,到處都有妖魔鬼怪出沒,完全就是惡魔的巢穴,蛻凡境的人去完全是找死行為,你別去鎮魔海了,我們幾個兄弟分散開來,一同到其他地方尋找,收購,找到鎮魔石也不是不可能。」

「誰都知道只有鎮魔海才出產鎮魔石,別的地方怎麼可能有,就算有也不可能在一個月之內就能找到。」

葉陽搖了搖頭,滿臉堅決:「所以你們都別勸我了,鎮魔海我是必須要去的,那裡雖然危險,但同時也充滿了奇遇,說不定那裡就會成為我徹底崛起的地方。等明日我就啟程,前方鎮魔海,現在還是治療你們的傷勢要緊。」

司徒沖三人被執法長老打成了重傷,甚至差點成了廢人,如果不及時治療的話,還會留下後遺症,以後再想突破就難如登天了。

葉陽自然不可能看著兄弟三人的武道一途就這樣葬送,他一連拿出了好幾種神丹妙藥給三人服用,用九轉龍神訣的元力溫養三人的身體,當三人那蒼白的臉色萎靡的氣息有所恢復時,他才停了下來。

「你們三人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了,不過還需要休養一段時間才能完全恢復,在我離開學院前往鎮魔海的這段時間,你們就在學院里好好休養,等我回來吧。」

葉陽站立起身,冷冷的道:「你們放心,把你們傷成這樣的執法長老,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算了,葉陽,這件事還是算了吧,我們幾人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了,用不著再去和執法長老作鬥爭。」

司徒沖三人搖了搖頭道:「我們畢竟是學生,和長老對著干是非常不明智的行為,何況那執法長老是『奪日月』級別的強者,實在難以報仇,這件事就這麼讓他過去吧。」

「把我兄弟傷成這樣,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葉陽的表情很冷漠,他看出了兄弟三人眼裡的不甘,「那執法長老以為我好欺負,正好讓我用來在學院里站穩腳步,不久之後就拿他開刀,讓人看看我炎陽黨的人是不是誰都可以隨便欺負。報仇的事情交給我,你們這段時間安心休養吧,那奪天少爺自以為可以利用鎮魔海惡劣的環境把我置於死地,卻不知道那裡對我來說卻是天堂,等我此次從鎮魔海回來的時候,我會給所有等著看我笑話的人,一個大大的驚喜。」

很多人都認為前往鎮魔海的葉陽必死無疑,但葉陽自己卻認為鎮魔海是能夠讓自己騰飛的地方。

因為鎮魔海有無窮無盡的鎮魔石,這種石頭對妖魔鬼怪來說是天大的補品,但對人類來說卻是天大的毒藥,誰敢吸收,等待的就是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的下場。

不過葉陽並不懼怕鎮魔石,因為他有惡魔戰袍加持在身,自身都變成了魔鬼,自然能隨意吸收鎮魔石的力量。

葉陽早在以前就有了前往鎮魔海尋找鎮魔石的打算,可鎮魔海實在太危險了,貿然前去等於羊入虎群,所以以前的葉陽並沒有做好前往鎮魔海的準備。

現在被逼得實在沒有辦法了,所以再兇險也必須前往,橫豎都要遇到危機,還不如選擇在危機之中尋找一飛衝天的機會。 此次的危機雖然得到了解決,但僅僅只是暫時的。

葉陽知道就算自己真的完成了鎮魔石任務,奪天少爺也不會放過自己,會隨時對自己進行打壓。

所以他現在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至少要擁有自保能力,否則再次遇見這種危險,就真的危險了。

好在眼下有了一個可以快速提升修為的機會,就是前往鎮魔海。

鎮魔海,在中域靠西部的地方,是僅次於三大險地的兇險之地,和屍鬼山脈一個級別。

屍鬼山脈葉陽並沒有去過,但等完成了鎮魔海的任務,他就打算前去走上一遭,因為自己的兄弟寧飛翔的父親失蹤在了裡面,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為了兄弟有時間怎麼也要前去走上一遭。

葉陽現在的行程很趕,幾個月後刑天戰場就要開啟,他要在這幾個月之內先後前往鎮魔海,屍鬼山脈,不老神林,還不知道時間夠不夠。

反正時間再不夠,這三個地方也必須去。

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就是鎮魔海。

鎮魔海和乾天學院之間的距離有大半個月的路程,不過擁有惡魔之翼的葉陽,一兩天便能抵達。

在葉陽將司徒沖三人的傷勢進行緩解的時候,乾天學院另一個方向,某個閣樓里。


啪!

一個茶杯,被狠狠摔在地上,摔了個稀爛,玻璃碎片濺的到處都是。

「歐陽晴,你說什麼?你在半個時辰前,敗在了葉陽手裡?」

南宮月的一雙眼睛,死死盯著眼前的少女歐陽晴。

歐陽晴哪裡還有之前的高傲,在南宮月這個女人面前連大氣也不敢出。

雖然她出自一個三線勢力,來頭不小,也是奪天黨的高級成員,但和得到了奪天少爺器重的南宮月相比,她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小人物,如同下屬。

「南宮師姐,我不久前在功德大殿里,的確敗在了葉陽的手裡。」

歐陽晴的臉色很蒼白,低著頭道:「本來我聽說葉陽想要晉陞為核心學生,打算前去搞破壞,同時將邪魔之眼搶回來,但我萬萬沒想到葉陽的實力強到了那種程度,六次蛻凡就擊敗了八次蛻凡的我,簡直不是人。」

「六次蛻凡,就能擊敗八次蛻凡,那野小子已經強到這種程度了么?」

南宮月的臉色有些陰沉,她是知道眼前這個歐陽晴的厲害的,雖不能橫掃整個八次蛻凡,但在同境界之內也算拔尖的存在了,就算有邪魔之眼在手,她自問要擊敗歐陽晴也十分困難,眼下竟然會被葉陽擊敗,到底葉陽強到了什麼程度?

「難怪,難怪那野小子連鎮魔石的任務也敢接,原來實力在不知不覺間又成長了不少,說不定以他如今的實力,真能完成鎮魔石的任務呢。如果被他完成鎮魔石任務,將功補過,到時候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再對付他了。不行,不能放過這次對付他的機會,葉陽,一定要死,看來不能等他抵達鎮魔海,在這之前就必須將他除掉,這樣我才能放心。」

南宮月在喃喃自語之間,眼裡突然有陰險之色閃爍,她對歐陽晴揮了揮手道:「你先下去,把寸山長老叫到這裡來,就說我找他有要事。」

「是。」歐陽晴點了點頭,不久之後,閣樓里便有一個人影輕飄飄的出現。

這人影並不是歐陽晴,而是方寸山。

「寸山長老,在這種時期把你叫來,大概你也知道我叫你來的目的了吧?」南宮月淡漠的道。

「難道和葉陽有關?」

方寸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裁決峰的審判前腳才結束,後腳就被南宮月叫到了這裡,除了和葉陽有關的事情,還能有什麼事情?

「的確和葉陽有關。」南宮月點了點頭,臉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寸山長老,葉陽殺了你的愛徒何無痕,相信你肯定恨他入骨,想要把他殺死吧?」

「沒錯,我的確恨不得將那小子殺之而後快。」方寸山沒有顧忌的道:「不過眼下用不著我出手了,那小子即將前往鎮魔海,註定沒有倖免的可能,要死在那裡。」

「寸山長老,葉陽會不會前往鎮魔海暫且不說,他如今已經擁有了擊敗八次蛻凡的實力,難道你就不怕他成長起來,更難對付?」南宮月道。

「什麼?那小子已經擁有了擊敗八次蛻凡的能力,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方寸山吃驚的道。

「就是半個時辰前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奪天黨有一名名叫歐陽晴的成員吧,這名成員就在半個時辰前敗在了葉陽手裡。」南宮月道:「這樣的實力,雖然到鎮魔海還是送死行為,但葉陽此人詭計多端,說不定真的能完成鎮魔石的任務,到時候等他渡過這次的難關,以後再想對付就更加困難了。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但為了以防萬一,不能放過任何的可能,所以懇請寸山長老出手,在葉陽遠離了乾天學院,前往鎮魔海的途中,將他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

「你要我半路截殺葉陽?」

方寸山皺了皺眉道:「這小子前往鎮魔海的事,院長都知道,如果他還沒到鎮魔海就死了,學院難免會起疑,我不想冒這個險,反正這小子再怎麼蹦躂,前往鎮魔海也必死無疑。」

「寸山長老。」南宮月突然轉過身去,淡淡的道:「葉陽那小子十分狡猾,會不會前往鎮魔海都說不一定,如果他就這麼逃了,躲到什麼深山鳥林里修鍊,到時候寸山長老你想對付他就難如登天了。這樣,只要寸山長老你走上一遭,將葉陽徹底解決掉,半年之內,我幫你突破數百年沒有突破的瓶頸,將你的修為提升到奪天境,怎麼樣?要知道再過不久,在刑天戰場開啟之前,我便能徹底覺醒了,到時候蘇醒了前世仙人的所有記憶,隨便傳授你一點仙人修鍊的經驗,突破現在的瓶頸還不輕輕鬆鬆?或者我請求奪天少爺賜予你一枚神丹,也能讓你突破現有的境界。你如果突破,壽命便能再多出千百年哦,而要你做的事情只是殺死一個你舉手就能擊殺的小人物而已。怎麼樣,不知道寸山長老願不願意?」

南宮月的話很輕,很淡然,但就是這樣一句輕飄飄的話,卻對方寸山產生了無盡的誘惑。


「好,南宮小姐,老夫就幫你一次,替你將葉陽那小子徹底從這個世界抹除。」

方寸山沒有任何遲疑,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不是幫我,而是在幫你自己。」南宮月道:「我有奪天少爺幫忙,葉陽那小子就算再怎麼成長,也奈何不了我,而你就不一樣了,只有九次蛻凡的修為,用不了多久就會被葉陽超越,只有抓住現在這個機會,才能將他滅絕,否則你以後永遠也別想著親自找他報仇了。」

「是是是…」

方寸山連連點頭,在南宮月這個學生面前根本沒有絲毫長老的威信可言。

只要能突破現有的瓶頸,讓他跪倒在此女的面前都行。

「南宮小姐,你放心吧,等葉陽遠離了學院,到達學院感應不到的範圍,就是他的死期。」

方寸山這個白花花的老者,一身白袍本來是仙風道骨的形象,但現在哪裡有半點出塵的形象可言,有的只是無盡的陰狠與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