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她。」正是因為木兮現在身份特殊,所以他才不得不來請示,萬一處理不好,恐怕就不是三年前的事情那麼簡單了。「現在該怎麼?」

電話那頭的人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鎮住,想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回了句:「這樣,你親自給湯老太太打電話道歉,就說是你太太為了你的事業著想,討好黃印蓉所以去綁架那個孩子。」

「這……」雖然這是一個解決的辦法,可是想到吳麗有可能會遭到湯家追究責任,楊威就有些於心不忍。

「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誰讓你沒管好吳麗,讓她惹出這種大禍。」

「是,我清楚了,我現在就給湯老太太打電話。」

電話那頭的人此時一絲都未鬆懈,仍舊對這件事提心弔膽,「這樣,你先去處理,給湯老太太打完電話后,再給我電話,紀總那邊,你派人盯著,看看有什麼情況。」

「好。」

電話掛斷後,坐在床頭的男人將手機放下,沒過一會又拿起,這一次是隨便進入一個社交軟體,最近,那個叫木兮的女人頻繁登陸各大媒體頭條,要找到這個女人的消息很方便,很快就找到一則有木兮照片的報道。

點進相片后,兩根手指將相片放大,男人盯著木兮這張臉仔細打量。

不對。

這張臉,好像與三年前那晚那張臉有些不太一樣……

眼前的長相和記憶中的人有些偏差,讓男人認真回想起多年前那晚的事情。

楊威講完電話后,打算給湯老太太打電話,就見到有人進來,楊威立即將撥出的電話掛斷,提步離開洗手間。

進來的趙持,並不認識楊威,不過看到楊威鬼祟的樣子,覺得特別可疑,就一直望著楊威離去的背影。

直到楊威走遠了,趙持才回過臉去上洗手間。

在趙持關上門以後,隔壁隔間的沈呈平靜的臉上忽然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沒想到這個木兮,私生活那麼混亂。

這種女人,怎麼配得上他的Augus。

他要讓Augus徹底看清楚,這個女人的真面目!沈呈將錄下的音頻直接發送到高博文的郵箱,這種事情還是交給高博文去做最能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沈呈洗完手回餐廳的路上接到高博文打來的電話。

「我們的沈先生,還真是有本事,隔三岔五就給我送驚喜。」電話那頭的高博文笑得特別開心,還意思了一下,請教沈呈,「有這份錄音你打算怎麼用?」

「我只負責提供東西,具體怎麼操作,隨你。」

他就喜歡沈呈默默做事話不多的樣子,「OK,你放心,我會在沈董面前多替你美言幾句,不會忘記給你記功勞。」

「不用客氣,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畢竟東家吩咐過我務必要協助你拿下紀家。」

「哈哈哈哈,是嗎,Augus真是太客氣了,行,就這樣,等你出差回來,我給你接風洗塵。」

「嗯。」沒等高博文掛電話,沈呈就先把電話掛斷。

得到了好處這個功勞又歸他,高興的高博文也不想跟沈呈過多計較,將手機丟回桌上。

一旁聽到高博文播放語音內容的杜東,給高博文倒紅酒的時候,問了句:「高社長,如果用這個做籌碼,我相信拿下祁氏的合作,不費力。」畢竟,這也符合高博文辦事的手段。

聽到杜東的意思跟自己心裡想的一樣,高博文很滿意,「不錯,我正有此意。」高博文翹起二郎腿,輕輕搖晃杯中的酒杯,「馬上訂一張機票,我要親自去德國一趟。」

「是。」

「另外……」高博文一臉自信,「告訴方小姐,讓她準備好飯菜,等我回來開慶功宴。」

「是。雖然高博文和他想的一樣,可是杜東擔心,這件事未必能成。

……

紀澌鈞抱著木小寶回到病房的時候,看到木兮醒來了,正靠著床邊低頭在看手機,而對床的紀優陽斜靠在床,一直看著木兮和木兮說話:「嫂子,你跟我二哥哥,結婚以後,是要回紀公館住,還是搬出去住?」

「嫂子,你們什麼時候領證?」

「嫂子,你們婚紗照拍了嗎?」

「嫂子,你要跟我二哥哥過不下去,可千萬別離婚嫁給其他人,我不介意做接盤俠。」

「嫂子,我二哥哥人雖然比我帥,但脾氣不太好,最重要是,他一把年紀了,我擔心你跟他結婚久了,會發現兩個人沒有共同話題,跟我比較有話題聊,畢竟咱們是同齡人。」

說著,紀優陽開始伸手去拉木兮,「嫂子,要不要考慮嫁給我,做四少奶奶絕對比二少奶奶划算。」

木兮不搭理紀優陽,可是進來的男人和小不點聽到這話,一個臉黑,一個在偷笑。

「哇,老紀,他果然是你親弟弟,膽跟你一樣肥,居然敢看上自己哥哥的女人。」

聽到這話的紀澌鈞,更不爽,掃了眼木小寶在幸災樂禍的臉,「怎麼,你想氣死你老子成為孤兒?」

「哎。」木小寶嘆了口老氣,聳聳肩,不敢再調侃紀澌鈞,搞不好老紀真的會被他氣死了,到時他就沒親親爹地了。

紀優陽為了能碰到木兮,半個身子懸空在床外。

眼看就要碰到木兮的床邊,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凌厲的風掃了過來,紀優陽趕緊抽回手轉身,後背還沒落回床,紀優陽就看到單手抱著木小寶的男人一條腿掃過他這邊。

幸好他抽手夠快,否則這隻胳膊要廢了,「二哥哥,那麼生氣做什麼,難得你給我娶了一個嫂子,身為小叔子的我,當然得享受下這個福利,調.戲,調.戲,嫂子。」

「我叫你別吵醒她,你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睡眠對於木兮來說,就是最好的康復,紀優陽居然不聽勸告把木兮吵醒了。

「二哥哥,現在就生氣了,這要是結婚了,嫂子進來了,我怕你是要殺了我。」紀優陽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就是故意要激怒紀澌鈞。

完了,紀優陽這傢伙又開始自尋死路了,木小寶趕緊轉移話題,「老紀,咱們不要理這個自個沒老婆,羨慕別人有老婆的單身狗。」

紀澌鈞知道紀優陽是故意要激怒他,板著臉的男人沒有理會紀優陽,抱著木小寶來到木兮床邊。

在紀澌鈞過來的時候,木兮立刻退出撥號頁面,用笑容掩飾自己的心虛,「怎麼夏明義沒進來?」

提到夏明義,男人直視木兮的眼神多了一些掩蓋的平靜神色,「我看他有點累,給他放幾天假,這段時間,許衛會來代班。」總知,能瞞到什麼時候,是什麼時候,他實在是不想讓木兮聽到這些不好的消息,影響心情。 蘇北和路南均是一愣。

萬界點名冊 靳東!

路南還沒有開口,蘇北就已經激動的抓住袁冰冰的袖子。

她說:"你說的靳東,是凌風集團總裁靳東嗎?"

袁冰冰的眼神有點詫異:"雖然我表哥的確很出名,但是,我沒有想到,你們認識他啊!"

蘇北激動的連連點頭!

路南"嗯"了一聲:"謝謝袁醫生,我想,我們大概有辦法請靳國棟先生出馬,醫治紫蘇了!"

袁冰冰想了想,思考到路南的身份,她的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既然這樣的話,那最好不過了!我在醫院看著紫蘇,等你們的好消息!"

蘇北重重的點頭。

路南走過去,拉住她的小手:"一切就請袁醫生多幫忙了,有事情的話,你可以直接跟我聯繫,也可以跟平衍直接商量!"

路南說完,袁冰冰淡淡的看了一眼方平衍。

她很平淡的"嗯"了一聲。

路南拉著蘇北離開。

他們出了醫院,就直接去找路西西。

路西西現在已經搬出來了。

她現在住的地方,還是她一年前離開南希市的住所。

只不過,現在她住在外面,得到了家裡的一致同意。

靳東依舊死皮賴臉的住在路西西對面。

我在英倫當貴族 兩個人現在是郎有情妾有意,但是,就是你不說,我不說,都在那裝糊塗。

蘇北和路南到了路西西家,路南就快速去敲門。

路西西正在破譯一個網站的防火牆,突然聽見門鈴響。

她趕緊起身,去開門。

她從家裡出來之後,也沒有再跟家裡要錢,而是獨立養活自己,在網上接一些私活,憑藉自己高超的電腦技術,而生活。

聽見門鈴聲,她有點生氣。

只不過,走到門口的時候,她舒了口氣,努力讓自己的神色變得兇巴巴的。

她一拉開門,就朝著門外面的人吼道:"剛剛走又過來,你到底煩不煩啊,你要是再這樣,我可就立馬搬家了!"

結果,路西西一口氣吼完,才發現,站在門口的,不是別人。

是他的親哥和嫂子。

路西西頓時不好意思的乾笑了一聲:"哥,嫂子,你們怎麼來了,我還以為……"

路南看了她一眼:"你還以為什麼,以為是靳東呢!"

路南有點沒好氣,蘇北卻伸手拉了拉他的胳膊,示意他正事要緊。

路南也不想再說什麼。

他看著路西西:"西西,我跟北北今天來找你,是有事情要拜託你,希望你能幫幫我們!"

路南說完,路西西的神色馬上大驚。

什麼時候,她家哥哥會低聲下氣的去求人。

哪怕是她,也不應該啊!

她能不預感到,肯定是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她著急的看著路南:"哥,究竟發生什麼大事了,你說啊,別悶著,你這樣,會嚇到我的!"

路南看著路西西火急火燎的樣子,無奈的嘆口氣。

他轉過頭,看了看身後的房門。

他說:"西西,想讓我們進去再說吧!"

路西西立馬反應過來,她趕緊讓開:"哥哥,嫂子,你們趕緊進來!"

蘇北和路南走進去。

蘇北坐在沙發上,有點坐立難安。

好不容易路西西端了兩杯水過來,她趕緊開口:"西西,你先別忙活了,坐下來,聽你哥哥跟你說一下這件事情!"

路西西看著蘇北如此著急的模樣,就坐了下來。

路南認真的看著路西西:"西西,是這樣的……"

路南將路紫蘇被注射病毒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跟路西西說了一遍。

路西西憤怒的似乎想要殺人。

蘇北住院那段時間,她一直在照顧小丫頭。

她跟小丫頭感情可好了,都說侄女隨姑姑!

洪荒易寶樓 她覺得,小紫蘇格外的親近,沒想到,現在卻出了這樣的事情。

她怎麼能不生氣呢!

路西西看著路南,憤怒的開口:"顧念城這個喪盡天良的東西,他怎麼能對一個小孩子,下這樣的手呢,要不是他跳海了,我現在真想把他千刀萬剮,然後五馬分屍!"

路南搖搖頭:"西西,現在事情已經出來了,我們再憤怒,也無濟於事,現在,我跟北北兩個人,主要就是想辦法,徹底清除孩子體內的病毒,方平衍給我們找了一個,專門研究醫學病毒的醫生,姓袁,她對這方面很有見解,幾乎是幾句話,就把紫蘇的病情說清楚了,只不過,她說,這種病毒,她目前也沒有辦法,如果請他外公出馬的話,還有一定的可能,但是,她外公的脾氣很怪異,有點鐵石心腸,我們打聽了一下,她的外公靳國棟,他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兒子或者孫子,能夠繼承她的衣缽,只不過,現在一個人都沒有,我想,如果請他的孫子出馬,去說服他爺爺的話,應該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讓他出手幫幫我們紫蘇,有一個希望,總比我們坐著等死強!"

路南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路西西也跟著點頭。

她說:"哥,你說的很有道理,可是,找他孫子幫忙,跟我有什麼關係,難不成,我跟他孫子認識啊,對了,你剛才說,那個老頭叫什麼名字來著?"

路南看著路西西:"靳國棟,你去問問靳東,他最清楚!"

路西西吃驚的張大了嘴巴:"你的意思是,那是靳東的爺爺?不是吧!"

路南點了點頭:"的確是,靳東和他父親,都選擇了經商,老人家很是生氣,我想,如果讓靳東去說服靳國棟先生的話,一切都是有可能的,畢竟,那是他的親孫子!"

路西西深吸了一口氣:"哥,這件事,你就放心的交給我吧,我去跟靳東說,他要是敢不幫忙……"

路西西露出土匪的一面,蘇北和路南直直的看著她。

她突然有點不好意思,她撓了撓頭髮:"那個,我給靳東說就行,你們等著,我現在就去對面找他,他應該在對面!"

路西西說完,穿著拖鞋,紅著臉,就向著外面跑出去。

路南看著路西西的背影,無奈的嘆了口氣。

現在,就只能看靳東這邊,能不能說服靳國棟了。

路西西跑出去,她關上門,趕緊敲對面的門。

她敲了半天,也沒有人開門。

路西西頓時生氣了,她拿出手機,給靳東發了一條微信消息。

西西:靳東,你死哪裡去了,我去敲你家門,也不給我開門,你要是再不出現在我面前,我告訴你,你就死定了!

靳東本來剛到公司,有一個高層會議要開。

可是,他剛走到會議室門口,就看見了路西西威脅的消息。

他立馬頓住了。

靳東:哎呀,我的小祖宗,你在我家門口呢,你等著,我五分鐘就回來,我還在公司呢!

靳東一邊說,一邊對身後的森文說:"會議推遲,等開會的時候,我會提前通知!"

靳東說著,就走向電梯。

森文無語的看著靳東的背影,老大這是打算當甩手掌柜嗎?

他發現,自從來了南希市之後,老大就變得越發不正常。

也不知道,他合適才能正常一點。

靳東下了樓,他剛到停車場,就看見路西西發過來的消息。

西西:算了,還是開慢點,我會等你的,回來找你有事!

靳東看見消息,頓時臉上升起一抹燦爛的笑容。

小祖宗還是很關心他的,害怕他開車太快,真貼心!

想到這裡,他發了一個開心的表情,就發動了車子。

雖然路西西說了,讓靳東開車慢點。

只不過,靳東到的時候,剛好五分鐘。

路西西無語的看著他,這傢伙在路上,究竟把車開了多快啊!

靳東看見路西西穿著拖鞋,站在自家門口,他趕緊上前:"西西,你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路西西沒好氣的看著他:"我當然有事了,你先進屋,我跟你說!"

靳東點了點頭,他一邊開門,一邊看向路西西。

路西西進了靳東家,這才三言兩語,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靳東越聽,眉頭皺的越厲害。

他看著路西西:"沒想到啊,顧念城竟然是這樣的人,那你的小侄女,肯定可憐壞了,這樣,去請我爺爺的事情,包在我身上,至於現在,我想,我還是先去看看你侄女,具體情況,我們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