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散也不錯,你這一身血污實在是讓人沒有食慾!」醫神拿出了一個裝著綠色液體的小瓶子,然後把裡面的液體都給倒在了楊封天的身上。

不一會後楊封天全身都變得乾淨了許多,血污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了,全身都散發著一種淡淡的清香,令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我先喝口小酒。」醫神眼珠子咕嚕咕嚕的轉了轉,然後到一邊喝酒去了。

此時楊封天正呆在腦海裡面無語的等待著,之前的重傷把他的心神強行打回了腦海,現在他就算是想要醒來都是一個問題,而且現在劍靈老者和雷魂都沒法進入腦海,所以楊封天只得默默地看著外面的一切,看著醫神救了自己一會就去喝酒去了,差點沒破口大罵。

「真是絕了,竟然還有個叛徒,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楊封天感嘆道。

此時他全身的五臟六腑都移了位,靠著之前的天塵丹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天塵丹只是把自己全身的血脈全部都舒展開來,現在楊封天的問題就在於五臟六腑。

想要挪移五臟六腑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起碼楊封天想要自己完成那是不可能的,讓別人來完成那更是吃飽了撐的,這五臟六腑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少幾個楊封天就命不久矣了。

想要修復五臟六腑,讓它們老老實實的歸位,其辦法也不是沒有,之前和雷魂聊天的時候雷魂也曾經提起過,只不過楊封天當時對此嗤之以鼻,可惜了沒想到這才過了不久自己就中招了。

按照雷魂的說法想要歸位五臟六腑必須藉助丹藥的力量,然後運用強大的靈力,然後保證百分之百的精確度,將其歸位,到時候楊封天就可以正常了,不然就算是其他的地方全部都恢復完全了,只要這五臟六腑沒有恢復完全,楊封天就不敢使出全力,萬一一不小心傷筋動骨嗎,到時候楊封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據說那顆丹藥叫做雪蓮丹,真不知道這個雪蓮丹到底在哪裡才有,反正這個丹藥楊封天可是沒有庫存,那天山雪蓮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有的,更何況是千年色相的,那更是如同大熊貓一樣的稀有,想要找到只有運氣和機緣了。」楊封天有點心灰意冷的說道。

不過這件事情是楊封天多慮了,其實這雪蓮丹醫神就有一顆,之所以他現在還沒用的原因,主要是他想要讓天塵丹的藥效再多發揮一下,殊不知楊封天的體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光之帝神體質,這點丹藥的藥效,早就完全吸收了,只可能比起標準藥效高,不可能比標準藥效低。

果然過了兩個小時之後,醫神的那一碗酒終於喝的一乾二淨了,然後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個小盒子,這個小盒子上面上著一個小鎖,他將鎖用秘法解開,然後露出了盒子裡面的一瓶丹藥。

那是一顆雪白色的丹藥,目測其色相足足有極品仙丹的層次了,一般的丹藥想要與其相比那就是自取其辱,這種丹藥比起化魔丹來說還要高出了一個層次,比起神丹也是毫不遜色的,看著醫神的極為肉疼的樣子,看來這顆丹藥他也僅存一顆。

「姥姥的!你小子每次都讓我破費,這顆丹藥可是老夫五百年前偶然得到的,等你醒來一定要好好地把你敲詐一番,哼哼!」發了一陣子牢騷之後,這醫神還是把雪蓮丹塞進了楊封天的口中。

這雪蓮丹入口的感覺十分的清涼,就像是在炎熱的夏日含上了一塊薄冰,沁人心脾!

隨後雪蓮丹化為了一股清涼的液體,漸漸地流進了楊封天的丹田裡面,而圭珠早就急不可耐了,迅速的旋轉起來,瘋狂的吸收雪蓮丹內的能量,霎時間楊封天感覺自己全身的能量都到了一個膨脹的層次。

圭珠的能量也進入到了一個滿血的狀態,就快要爆棚了。

「啊!」楊封天終於忍不住嘶吼一聲。

然後連忙運轉起來了九天聖光訣,體內的靈力化為了七道汩汩的溪流從楊封天的體內不斷地穿梭著,這七條溪流全部都呈現著燦金色,楊封天的經脈瞬間就被這七條溪流給填滿了,然後這些靈力朝著楊封天的五臟六腑涌去。

楊封天的額頭上也冒出來了些許的汗水,此時他正在忍受著非人般的痛苦,移動五臟六腑的感覺和歸位五臟六腑的感覺沒有什麼區別。

一陣陣神經的刺痛,令楊封天幾近昏厥,但是都依靠著他那無窮的毅力抵擋了下來,為了父母,為了紛蕭,為了兄弟們他必須堅持下去。

靈力依舊不斷地衝擊著五臟六腑,五臟六腑彷彿因為這些靈力而沸騰起來,燃燒著楊封天的身體。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外面的戰爭依舊在繼續,裡外的戰鬥都有兩個字可以來形容,那就是慘烈!

外面的戰爭導致那成片成片的士兵,屍體橫七豎八的堆積在地上,在朱雀城的周圍已經有了一張用獵魔軍團和幽蕭教會成員屍體堆積成的地毯。

雖說戰爭十分的慘烈,但是對於獵魔軍團來說還算是好的,因為此時獵魔軍團因為對方的朱雀城門被破,所以說已經攻進去了朱雀城,眾多的士兵已經在城池上和幽蕭教會的人廝殺了。

而魔盾皇看著大勢不妙,所以帶領著眾位神境強者已經逃離了,只剩下朱雀城裡面的一些幽蕭教會殘兵,以及一些神聖天使宗的俘虜在戰鬥,神聖天使宗的俘虜自然不願意給幽蕭教會賣命,但是似乎被下了什麼咒語,所以說他們一個個的都像是一隻野獸朝著獵魔軍團殺來。

根據戰報,據說獵魔盟的各個軍團都有勝利,都處於了上風。

獵惡軍團已經殺進了玄武城,獵龍軍團殺進了青龍城,獵虎軍團殺進了白虎城,結束這場戰鬥已經只是時間問題了,只不過雙方的傷亡人數已經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數字,在各個戰區,已經有瘟疫流行了,要不是那些神境強者強行壓制恐怕已經導致全軍戰士大片大片的死亡了。

同樣的楊封天也已經昏迷了一天了,在那天他成功完成了五臟六腑的歸位,但同樣的因為疼痛過度,他還是昏迷了,在腦海之中楊封天也沒有了感覺,只能盼望著快點醒來。

… 又過了一天,久久昏迷著的楊封天終於睜開了他的雙眸,眼裡透出一道懾人的光芒.

此時楊封天比之前更加強大了,這些天因為化魔丹的增幅,和不斷地戰鬥,再加上那個雪蓮丹,楊封天終於突破到了八星四級巔峰,雖說距離頂級靈聖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但是楊封天也很滿足了,這麼快就能晉級一級,在靈聖裡面都能排上前三了。

「小夥子!醒了?」醫神抿了一口酒說道。

「恩!」楊封天重重的點點頭,對於醫神他還是很感激的,要不是醫神楊封天就算是廢了也沒有啥不可能的。

「恩!那我們該算算賬單了,挂號費軍長出錢,但是這個丹藥錢就得歸你了,那個天塵丹還有清心散加起來一共一億元,那一顆雪蓮丹兩億元,就這樣!恩!」醫神狡黠的說道。

聽著醫神的話,楊封天不禁一陣無語,這醫神搞什麼?上次自己賣了他丹藥賺了三億元,還沒捂熱乎,就讓他給要回去了,想到此楊封天不由得對那個叛徒詛咒了一下。

「給——」楊封天把金幣卡遞了過去。

見此醫神給了楊封天一個算你識相的表情,弄得楊封天哭笑不得,這醫神真是童心未泯。

之後楊封天給醫神道謝,然後走出了軍醫室,發現梓易正在外面站崗,楊封天悄悄地拍了梓易一下。

轟!

隨後梓易一下子反手一掌朝著楊封天打了過去,見此楊封天嚇了一跳趕緊穿上雷光馳乾甲,不過還是被打飛了,從外面被打進了軍醫室。

見此楊封天一陣慘叫,梓易也嚇了一跳,之前他的攻擊處於本能反應,沒想到竟然打中了楊封天。

「封天!你沒事吧!你沒事吧!」梓易連忙走進軍醫室說道。

「我靠!要不是老子穿上雷光馳乾甲,剛從床上起來,就要繼續躺下了。」楊封天憤怒的說道。

「啊!那個對不起啊!呃——」梓易頓時有點尷尬的說道。

「靠——」楊封天看著梓易一陣無奈。

「小子別裝了,雖然你被打了一掌,但是你那戰鎧似乎還挺堅硬的,你剛才就如同被一個饅頭撞了一下而已。」醫神漫不經心的說道。

「我去……你至於說出來嘛!」楊封天一下子站了起來喝道。

「你管我啊!」醫神毫不畏懼的說道。

見此楊封天也是一陣無語,自己也打不過醫神,算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嘛!

「先出去再說!」楊封天走出軍醫室,梓易也連忙跟上。

來到了一處空曠的草地,楊封天問道:「敢死隊的其他人呢?」

「他們……他們……都死了!」梓易哽咽道。

「什麼?都死了!」楊封天一下子精神了說道。

「那天的時候,那個叛徒一下子襲擊了你,然後……」隨後梓易把當時發生的事情,給楊封天全盤托出。

「卧槽!這群混蛋,md!」楊封天暴跳如雷的爆了幾句粗口。

「唉!」梓易唉聲嘆氣道。

「大戰怎麼樣了?」楊封天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說道。

「已經基本搞定了朱雀城所有地方已經被我軍佔領,我們還抓住了三千伏兵,不過我們的損失也是十分慘重的。」梓易嘆氣道。


「怎麼了?」楊封天問道。

「我們獵魔軍團的總人數只有四十萬人了,這一次戰爭竟然讓我們損耗了四十萬大軍。獵惡軍團、獵龍軍團、獵虎軍團也都相繼告捷,朱雀城、青龍城、白虎城、玄武城,四座核心城市全都被我軍佔領,據說獵惡軍團也僅僅只有四十萬左右的人數了,而獵龍軍團只有三十萬人,獵虎軍團三十五萬人,我們這次出兵三百萬,現在只剩下一百四十五萬人了,還不如來的一半人數,修靈者從三十萬銳減到了二十萬。神境強者也大量的隕落,千餘名靈聖強者也只有五百餘名了。」梓易痛苦的說道。

「唉!戰爭就是這樣殘酷啊!」楊封天感嘆道。

「現在是不是就剩下天城了,也就是皇城!」楊封天問道。

「是啊!就剩下皇城了,軍部決定整頓一周,焚燒屍體避免瘟疫的大量傳播,然後再四軍連發朝著皇城逼近。皇城有東西南北四個城門,我們獵魔軍團目前是最強的,所以攻打東城門,而獵惡軍團攻打西城門,獵龍軍團攻打北城門,獵虎軍團攻打南城門。在我們這一百四十五萬大軍的全力進攻之下,這皇城就算是固若金湯,也得破了。」梓易說道。

「恩!不過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楊封天皺眉道。


「封天!我覺得這神聖天使宗似乎有點問題,具體是什麼問題,我還沒有想起來,不過好像是有個問題,我建議你和你和盟主說一下先暫停前進,等到發現前方的虛實之後,再進行猛烈攻擊,我認為你們至少要在這四個大城裡面屯兵一個月,因為雖然你們還有一百四十五萬的兵力,但是這裡面至少有十五萬的殘兵,這十五萬的殘兵不僅不會成為你們的幫助,甚至還是累贅,這樣你們就剩下一百三十萬人了,而且你們這裡面難保會有一些內奸,這是無法避免的,到時候我估計你們的總體實力也就在百萬兵力左右。」雷魂對著楊封天說道。

「或許吧!但願不要發生什麼事。」楊封天自我安慰道,但是他心中的感知越來越強烈了,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對了!梓易你說我們這裡是不是已經有了瘟疫的傳播了?」楊封天問道。

「是啊!早就開始流行了,要不是軍中的那些神境強者進行強行壓制,恐怕我們的軍隊早就潰敗了。」梓易點點頭說道。

「這樣啊!」楊封天思索道。

其實對於瘟疫這種東西,或許楊封天一輩子都不會患上,因為他修鍊的萬魔菌玄變,裡面的細菌比現在的瘟疫不知道要強多少倍,隨便一種普通的細菌都能惑亂眾生。

楊封天的群殺技能恐怕比梓易這個雷屬性的修靈者都要厲害,假設他放出那成千上萬的細菌,獵魔軍團頃刻之間就可以灰飛煙滅,要不是他成為了敢死隊的隊員,他作為先鋒大將一定是殺敵最多的,對付那些強大的魔將或許這個細菌就有點力道不夠了,但是對付那些普通的魔兵,簡直像踩死螞蟻一樣簡單,細菌可是殺人於無形啊!

當時第一天衝殺陣法的時候,楊封天那一手,可是震懾住很多人,雖然都不知道是他做的,但是雙方對於當天的事情還是心有餘悸。

可惜了楊封天現在要是有萬變的實力,利用這些細菌就算是毒死神境強者也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只不過想要達到萬變,首先第一個條件便是神境。

此後楊封天來到了朱雀城城下,在朱雀城的下面,許多的火屬性修靈者正在焚燒地上的屍體,楊封天能夠感覺到在這些屍體裡面蘊含著大量的細菌和病毒,有些強大的細菌和病毒,就算是火化也無法起到很好地效果,正好楊封天現在的細菌儲量只有三萬多,這裡能夠被他收服和看得上眼的細菌足足有五六十萬,所以自己就順手把這些細菌給收了吧!

於是楊封天的雙眸變成了金色,右手微微抬起然後在右手的手心裏面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這個漩渦越來越大,最後形成了一個直徑一米的巨大黑洞,這個黑洞的吸力十分強勁,但是在場的修靈者和士兵都無法感覺到這一股強大的吸力,只有那些細菌和病毒才可以感覺得到。

瞬間成千上萬的細菌和病毒不甘心的被楊封天吸入了黑洞之中,然後源源不斷的朝著菌戒運輸過去,在菌戒裡面有一個專門的封閉空間,在那個空間裡面就存放著這些細菌,這個空間是菌神生前耗費了自己八的功力製造出來的,就算是真神想要將其突破也需要小費周折。

菌神把那個空間的密語傳給了楊封天,想要操控裡面的東西只要默念密語就可以了,現在楊封天就是打開了裡面只能進不能出的一個通道,暫時先把這些細菌和病毒收進去,以後慢慢挑選。

那些修靈者都有點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他們看向楊封天的目光變得多了一些什麼東西,似乎是崇拜。

黑洞是神境強者的標誌,也只有神境強者才能調動空間的力量,楊封天搞出來了一個黑洞,自然讓他們給誤會了,只要是神境強者在軍中都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正因為有這些神境強者他們才能一步步的過五關斬六將。

「你這是?」梓易有點看不懂的說道。

「當然是去除瘟疫了,別忘了我可是修行了萬魔菌玄變!」楊封天說道。

「奧奧!」梓易說道。

「好了!搞定了!我們去朱雀城裡面吧!對了!為什麼在朱雀城外面還有這麼多的士兵?」楊封天看著遠處的營寨疑惑道。

「奧!朱雀城裡面放不開,屯兵二十萬已經是極限了。」梓易搖搖頭說道。

… 「放不開?」楊封天納悶道.

「這朱雀城是有名的大城池,就算是屯兵五十萬也不奇怪啊!」楊封天說道。

「這倒是不假,關鍵是這裡還屯放著大量的稀有礦石,還有能量晶體,這些東西都有上千噸,這麼多的礦石堆積在朱雀城比較完好的地方,我們的士兵基本沒地方住,最關鍵的是朱雀城裡面並不是很好,在朱雀城裡面常常有一些屍體腐爛后的惡臭,人呆的時間久了,就會產生暴躁的情緒,所以說我們就放了二十萬兵馬在這裡面。」梓易解釋道。

「好吧!那我們進去吧!」楊封天微笑道。

「恩!」梓易點點頭道。


正當二人快要進入朱雀城的時候,在朱雀城的外面突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紅色結界,這個結界大的遠遠望不到邊。

這還不是最讓楊封天等人驚駭的,最讓他們震驚的是,在結界裡面的朱雀城燃燒了起來,彷彿是一團巨大的火球,裡面就是一處火場,只不過這一處的火場達到了一個令人無法想象的地步。


「卧槽!我想起來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之前我想什麼但卻想不起來了,這是神聖天使宗的護宗大陣,而朱雀城、青龍城、玄武城、白虎城正是這個大陣的開啟部位,這個大陣叫做神聖四象陣,是三千年前金神率領神聖天使宗的強者一同搭建的,這個神聖四象陣攻擊範圍就是除了皇城以外到四座城池的地界,在朱雀城的地界是燒起熊熊烈火,其火焰普通人沾上一點就要形神俱滅,而修靈者也只有靈王以上的強者能夠抵抗得住,最關鍵的是還有外面的結界擋住了他們的出路,時間長了就算是靈王以上的強者也無法抵擋,我估計那些能量晶體和稀有礦石就是為大陣提供能量的。」雷魂也慌了起來。

「那其他的城池呢?」楊封天焦急的問道。

「其他的城池也比這裡好不了多少,在青龍城是青天龍氣,可以毒死人類,其他的特點和朱雀城的無異,而玄武城則是機關,各種強大的機關層出不窮,至於白虎城,那就是白虎威壓了,反正都凶多吉少就是了,幸虧這城池的屯兵只有二十萬,要不進去多少死多少。」雷魂說道。

「那我們咋辦?」楊封天問道。

「你放心吧!這個結界就算是神境強者都轟不爛,你想要挽救獵魔軍團,就趕緊去和在外面的管理三軍的領導聯繫,讓他們立刻撤退,我估計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要挨揍了,幽蕭教會不會喪失這種痛打落水狗的機會,我們絕對要趕在幽蕭教會前來的前面趕緊撤退,撤退回八大勢力,要不然我們很有可能就剩下幾百殘兵的結局,到了那個時候我們獵魔盟就徹底死定了,靠著境內的老弱病殘,根本不是幽蕭教會的對手。」雷魂思前想後說道。

「好的!我們這就去找副軍長。」楊封天點點頭說道,立馬帶著梓易朝著外面的軍部前去,現在外面是副軍長管轄,必須說服他撤兵。

隨後兩人來到了軍部,此時軍部已經是一片混亂,個個領頭的都在這裡商議營救方略。

「副軍長!我認為我們把所有的修靈者叫去前線,然後一起攻擊朱雀城上的結界,說不定能夠救下軍長他們。」一個師的師長說道。

「是啊!副軍長!」另一個師長說道。

「您就快下達命令吧!」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喊道。

此時的副軍長已經是一臉愁容,對此他正在權衡利弊,到底是去救好,還是不救好,在裡面的本身就是軍中的最強者,要是他們都出不來,那麼他們去的效果也就甚微了。

「我提議!撤軍!而且是趕緊撤軍!立刻!撤!軍!」楊封天走進軍部帳篷說道。

「你是何人?」一個師長皺眉道。

「天雷師三旅冰光旅旅長!」楊封天大大方方的說道。


「你一個旅長也敢來這裡撒野?」另一個師長冷哼道。

「這和職位沒有關係,關鍵在於我說的是對還是錯。」楊封天淡淡的說道。

「我看你們說不定是幽蕭教會的叛徒,不然你們怎麼會組織我們去救軍長!」另一個師長呵斥道。

「哼!你們到底是願意救軍長還是不願意救,軍長乃是九星四級巔峰的神境強者,如果以他的實力都逃不出來的話,你們去了,只能是徒增煩惱罷了,甚至還會給軍長添亂,假設在你們攻打結界的時候,幽蕭教會從後方偷襲怎麼辦?就憑你們這留在外面的二十萬軍隊,而且大部分還都是普通的士兵,我估計幽蕭教會的人馬能讓我們轉瞬即逝。」楊封天冷哼道。

「謬論,無稽之談!幽蕭教會的人都被我們堵在皇城裡面了,他們哪裡來那麼多人,再說了在這裡還有眾多的神境強者,他們幽蕭教會就算是再厲害也沒法和我們的軍隊相比,你無非就是庸人自擾罷了。再說了軍長的修為高也未必就不能出來,他也許是為了救人罷了,而我們正好裡應外合,這樣正好能夠救出更多的人來,這樣我們之後才有把握去進攻皇城。」另一個師長喊道。

聽到了那位師長的話,楊封天不禁的一陣無語,尼瑪還想著攻打皇城,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就抱菩薩了,還特莫攻打皇城,簡直是痴心妄想。

「可是……」楊封天還是想要辯論,但是被副軍長給攔了下來。

「都不用再說了,我意已決,軍長是我的老朋友了,無論是從個人,還是從大局來看,我都理應去幫助軍長,全軍聽令,整頓所有的兵馬!我們前去攻破結界!」副軍長一聲令下道。

看著副軍長的樣子,楊封天心中一陣暗嘆,看來是沒戲了,這副軍長的樣子不像是隨便說說,自己估計再怎麼勸他也不會有太多的效果,說不定還會被當成叛徒給抓起來。

眾人聽到了副軍長的命令,都走出去進行各部門的準備了,十分鐘后就要起行。

而楊封天也沒有心灰意冷,而是留了一手,把冰光旅之中的不少強者留在了旅中,冰光旅是天雷師唯一留在外面的軍隊,因此楊封天也可以隨意調動,他讓冰光旅的士兵多多注意後方的情況,並且如果有敵人前來偷襲的話,楊封天也找出了兩條逃跑的道路,防止出現不測。

隨後楊封天和副軍長等眾強者來到了朱雀城的前面,此時朱雀城的裡面已經是一片火海,根本看不清任何的東西,就連一個求救的人都沒有,火焰被結界擋在了裡面,而楊封天等人也被結界擋在外面,雙方就形成了一個對峙的場面,而現在對峙的時間越長對獵魔軍團就越不利,產生更多的傷亡。

「眾將聽令,給我朝著朱雀城城門的方向集中攻擊,盡量把攻擊給我換成單向攻擊,要快速要狠,我們必須在半個小時之內打開這個結界,不然軍長他們一定會傷亡更加的慘重,聽見了沒有!」副軍長威嚴的說道。

「聽見了!」眾人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