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就在慕容俊,剛要撲上去的一瞬間。

狼狽的黑衣老者嘴裡,說出了一句強大的咒語,慕容俊憤怒的樣子,瞬間就被石化了。

「你想吃桂花糖嗎?我這裡就有。」說完后雙眼含情的看著獃獃的慕容俊。

狼狽的黑衣老者一臉恬靜的表情,口中默默念叨著:「心若光明人間處處有愛,心若黑暗世界遍布荊棘。」

突然間慕容俊的大腦,瞬間被已經死去的慕容俊,一股遙遠的記憶填滿,這時慕容俊臟污的臉上,突然間有著不一樣的執拗,那雙漆黑的眸子,瞬間變得濕潤。

記憶里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情了。

有一天上午,他並沒有能像那些乞丐同伴一樣,靠在城牆根下曬太陽,而是一個人,默默的走在北地城,寬闊的官道上。因為慕容俊知道,他是沒有那個資格的,只有那些頭頭,才能在城牆底下閑著睡午覺,曬太陽。

像他們這樣的小乞丐,是必須一直都在這裡要飯的,因為如果要的少了,晚上回去不但沒有吃的,還會遭到頭頭的一頓毒打。

想想前幾天,還和自己有說有笑的大東子,就因為身體生病了,好幾天都沒有出來要到什麼,加上又和孫癩子頂了幾句嘴,就被孫癩子吊在門外的,歪脖樹上活活的抽死了,真的是活活抽死了。抽打的大東子的身上,沒有一絲完好的地方了。而且屍體還被孫癩子,殘忍的剁碎了喂狗。

現在還清晰的記著,當時臨死前大東子的笑容,看著自己時的眼神,是那麼的無助,無奈和不甘,還有一絲絲的嘲笑,是嘲笑我的膽怯和懦弱嗎?


沒有為他說一句好話,也沒有為他求饒,說實話當時真的是被嚇到了,真的是好害怕,好害怕啊,以至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唯一的小夥伴,被活活的打死了,而無能為力,但是我又有什麼辦法啊。

哎,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看這群來人的打扮,各個身穿劍袖短袍,背弓拿劍。就知道是一大群富家公子,紈絝子弟剛剛在郊外打獵歸來。

你追我逐的,真是好不痛快啊,還在慕容俊,心裡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間一道黑影飛來。


「啪」的一聲,接著背後就傳來一陣痛入骨髓的感覺,慕容俊當時瘦小的身體,伴隨著火燒般的疼痛,就被一鞭子抽的飛了出去,摔落在官道旁的坑窪里。

這個時候,一個身穿月白色,梅花劍袖袍。騎在一匹白色的高頭大馬之上,看年齡不到二十歲的少年,正在手裡一點點的收回馬鞭。

看臉上滿是怒氣沖沖的表情,再配合著一臉的小痤瘡,而變得更加醜陋可恐了。

「該死的小乞丐,看小爺今天不活活的打死你!」說著又要抬起手中的鞭子,抽將過去。

「敢擋我的去路,要是害的小雪受到驚嚇,非的剝了你的皮不可。」一邊說著話,一隻手一邊撫摸著,那匹叫做小雪的白馬,白馬連連跺蹄,搖晃著馬頭,連連打了幾個響鼻,好像要表現出自己的不滿。

「算了吧,梅少,一個小乞丐你和他計較什麼,平白玷污了你的身份,難道你是因為今天打獵,和我打賭打輸了的原因嗎?呵呵呵」

伴隨著一陣爽朗的笑聲,白馬旁邊一匹高大的黑馬,和它的主人一樣,昂著高傲的頭顱,四蹄慢慢踏上前去。

再看馬上剛剛說話的少年,一身黑色避水麒麟服,年歲也是在二十左右,略黑的皮膚,長相倒也周正。

此時這個黑衣少年,正昂著腦袋注視著,那個叫梅少的年輕人,嘴角露出一絲絲不屑的表情,笑著說到。

被叫做梅少的年輕人,小臉氣的煞白,冷哼了一聲,狠狠的說道:「林雲你不要囂張,小爺今天沒有帶趁手的傢伙,等下次看我怎麼贏你。到時候看你還如何囂張,咱們走著瞧。」

扔下一句狠話,然後雙腿一夾白馬的肚子,一鞭子狠狠的抽在馬的臀股之上,白馬衣吃疼,嘶嘶一聲嘶鳴,四蹄放開如同一陣風似的飛奔而去。

身後跟著的一群少年家僕,也是緊隨其後,縱馬飛馳而去,只留下一陣陣的煙塵。

這個叫林雲的少年,看著遠去的眾人,冷冷的笑著說道:「一群廢物,只有動嘴的能耐,在不知道老實,下次就沒有這樣輕鬆了。」

剛要轉身走人,忽然在馬上,看了看剛才被鞭打的小乞丐,沒有說什麼,只是露出一絲絲憐憫的表情,而後也是撥轉馬身,縱馬飛奔而去,後面也是一群相隨之人。。。

片刻后的官路上,只是殘留著一群雜亂的馬蹄印,看著他們的背景,倒在地上的慕容俊心裡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說不上恨吧,因為已經麻木了。

慕容俊強忍著後背上的疼痛,慢慢的站了起來,感覺呼氣都帶著一絲絲痛楚,就在這個時候,路邊不遠處一個和他年歲差不多的小胖子,手裡拿著一個圓圓的東西在吃。

當時雖然距離不算近,但是那個圓圓的東西散發出的味道,簡直就是太美味了,雖然那個時候的慕容俊也不懂得,所謂的美味又有多麼好吃。

當時那個小胖子走過來,一副天真的表情對著慕容俊說道:「喂,你想吃這個嗎?這個是桂花糖,很好吃的,給你吃吧。」

說著胖胖的小手,就將那個圓圓的東西遞了過來。慕容俊的臉上抽搐了幾下,眼睛變得濕熱了好多。慕容俊怯怯的走了過去,慢慢的伸出了髒兮兮的,瘦的皮包骨般小黑手。

當小黑手快要接觸到,那個所謂的桂花糖的時候,那個小子突然臉色一變,然後開始大喊大叫起來:「王叔叔,這個乞丐要搶我的桂花糖。」

聽到小胖子的喊叫聲。這個時候旁邊不遠處,飛奔過來一個身穿灰衣的胖大男人,慕容俊雖然還沒有來的及,看清楚那個男人的樣子。但是只憑這個外形就可以肯定,他是城中人人懼怕的大混混,整天欺負百姓,人送諢號的滾地蛤蟆王五了。

慕容俊身子一震,緊接著就被這個滾地蛤蟆,王五一腳踢飛出去,在地上滾了好幾個跟頭,當時慕容俊趴在地上,感覺全身都要散架了,真是疼的要命。

但是這樣還沒有完,滾地蛤蟆緊跟上來,然後一腳接著一腳,對著慕容俊使勁的踢著,好像和慕容俊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慕容俊只能聽到那滾地蛤蟆王五,那如同破鑼般的嘶啞的聲音:「我踢死你這個臭乞丐,我踢死你!你居然還敢搶馬大公子的桂花糖,看來你真真是不想活了你!爺爺我今天就送你上路。」

說著就在腰間抽出一個牛角尖刀,狹長的刀身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鋒利無比,被這樣的刀子殺死,應該不會受到什麼罪吧。

慕容俊當時真想說一句,『我沒有搶他的桂花糖』但是劇烈的疼痛,叫慕容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只能微微轉動著,那因為吃不飽飯而顯得略大的小腦袋。

在意識模糊之前,看到了滾地蛤蟆臉上的那道刀疤,好長的疤痕啊,一直從左眼眉延伸到右邊耳朵,而後直入耳低。伴隨著滾地蛤蟆,憤怒扭曲的臉龐,那條刀疤,就像一條碩大的蚯蚓,蠕蠕爬動著,就在刀光眼前一閃的時候,聽到了身後一個很清脆的女聲:「你給我住手。」』後來慕容俊就昏迷了過去。。。

「喂喂喂,小乞丐啊,你到底吃不吃桂花糖啊,吃不吃你倒是說句話啊?怎麼還傻了啊。」 小路感覺天都要塌了,看着此時的藍海,沒了一手一腿,虛弱的躺在地上,小路從未感覺到過這麼絕望。

此時小路的念頭只有一個,就是治好藍海,忽然小路想起來這黑精靈中擁有能救治人性命的生命之水,小路立刻衝了出去,找到躲在外面的精靈們,抓住一個就瘋狂的搖着。

“生命之水在哪裏,快說,不然我殺了你。”小路猙獰的怒吼道,而眼前的精靈早已被小路這副面孔嚇得屎尿齊出了。

從未生氣的小路此時卻說出這種話,這次藍海的遭遇已經讓小路徹底失去理智了,那精靈不說話,小路瞬間一掌劈在其腦袋上,準備殺死他。

不過好在被一名老精靈攔了下來。

“放開我,我要殺了他,混賬。”小路瘋狂的喊道。

“不要殺他,他不知道,我知道,跟我來。”老精靈儘量用最簡短明瞭的話說出來,因爲他已經快要攔不住小路了,爆發的小路甚至連身爲妖君的自己都有點害怕。

聽到這裏,小路瞬間冷靜下來,冷冷的看着老精靈:“帶路。”話中不含一絲感情。”

老精靈身體一顫,便帶着小路匆匆趕往村裏,最後在黑精靈族長的一出密室中發現了稀有的生命之水,小路一把拿起生命之水,瞬間掠出,老精靈這才反應過來,趕快追出去喊道:“小姑娘,只能喂一滴,否則會出人命的。”

可惜老精靈動作慢了,就這說話的瞬間,小路一把將生命之水倒下去一口。

聽到老精靈的話,小路瞬間停止動作,可惜這一小口已經完全嚥下去了。

“怎麼辦,怎麼辦,不要啊!”小路慌張的說道,說到後來臉再次扭曲在一起。

老精靈看到這裏,緩緩開口:“沒有辦法,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不過,這小子斷了一手一腳,應該能分散一點生命之水的效果,說不定不會有事。”

聽到老精靈這麼說,小路才慢慢平靜下來,拉着藍海唯一的右手,淚水這才抑制不住的流了出來。

“哥哥,哥哥,不要離開小路……”

老精靈搖着頭唉聲嘆氣的走了,藍海的生命力已經消失了,恐怕就算是這生命之水也無法救活了,可老精靈不能說,看小路的反應,恐怕第一個就把自己砍了,雖然自己並不懼。

在說藍海,昏迷後,並沒有徹底失去知覺,而是進入到一片灰濛濛的地方。

“這是哪裏?小路,紫魂!”

可惜沒有一個人迴應。

忽然藍海面前出現一個白鬍子老爺爺,這老者半坐在空中,手中拿着一魚竿,周圍卻沒有水,藍海感到奇怪不知道這老者在吊什麼,不過現在藍海並沒有關注這些,藍海連忙走上前去說道:“這位前輩,在下小子藍海,不知這是哪裏,請老前輩指點。”

“這?偷天石內。”

“偷天石?”藍海疑惑的問道。

“就是你們說的海市蜃樓石。”

“原來是這樣,可是我怎麼會進來這裏呢?”

“你死了。”老人乾脆利落的說道。

“呵呵,看來果然難逃一死,其實那海市蜃樓石,哦也就是偷天石中顯示的第一幅圖,就是我被殺。”藍海苦笑道。

“就是父母的大仇未報,心裏總是有一道坎。”

“你死了,但是你又沒死。”老人忽然撂出一句深奧的話。

藍海詫異,問:“請老前輩指點迷津。”

“我爲什麼要說。”

“這……”

“切,看你這小子挺機靈,怎麼這麼愚笨。”

“你肉體和精神已經死了,但是殘留了一絲神志。”

老前輩接着說道:“既然能留下一絲神志,就說明你死不了了,給你看看外面的圖。”說着老者對着空中抹了一把,煙塵散去,留下一片清明。

畫面中正是藍海,小路給自己餵了生命之水的畫面。

過了一會兒,自己的肉體忽然騰空,並且發出陣陣金光,將小路阻擋在外,小路看到這裏,眼睛裏忽然露出希冀的目光。

透過金光,藍海看到自己的右臂忽然有一絲異變。

從右臂的無數毛孔中,竟然凝聚出白色乳液,藍海認得這白色乳液,就是在囚仙陣中折磨的自己差點死去活來的白色乳液,雖然藍海並不知道這乳液什麼成分,但是後來這乳液確實大大幫助了自己。

此時一見乳液,藍海欣喜,因爲當初自己的右臂就是被這乳液腐蝕掉,然後重新塑造出來的。

只見那乳液一點一滴的從藍海右臂中出來,在空中凝聚成一個圓球,就這樣持續了將近半個時辰的時間,當最後一滴乳液凝聚出來後,藍海提起的心才降下來。

可是事情並沒有結束,白色乳液並沒有立刻開始治癒藍海,好像在等着什麼。

這是又有東西要出來了,透過藍海殘存的肉體,從藍海的四肢和頭部凝聚出五滴精血,而這五滴精血便是當初端木楓給自己換血時注入的五滴泣血鳥的血。

五滴精血凝聚同樣花了將近半個時辰,當精血出來時,藍海的肉體已經看不出一絲血液,完全成了一具乾屍,這可嚇壞了外面的小路,只見小路睜着大眼睛 ,絕望的看着藍海,不停的攻擊藍海身外的金光罩。

看到這裏,藍海不禁說道:“小路,別擔心,這是在救我。”

“甭費力氣了,她聽不見。”老者說道。


可是小路還在不停的攻擊金光罩,好在這金光罩 足夠堅硬。

精血凝聚出來後,藍海以爲救治要開始了,誰知道 竟然還沒開始,這時候藍海的身體開始出現好轉現象。

“咦,精血沒有進去,怎麼會這樣。”藍海疑惑的說。

可事實是,藍海的肉體快速被修復,充滿彈性,雖然還是蒼白的沒有絲毫血液流出來,這個時候,在藍海體內再次開始凝聚不明液體。

“臥槽,我體內怎麼這麼多東西。”

這一次凝聚出來的東西藍海不認識了,透明的完全像是清水,不過確實粘稠狀。

“這是什麼?”藍海疑惑道,這時藍海看到小路手上的瓶子,忽然明白過來。

“原來是生命之水。”生命之水凝聚的較爲快速,總共凝聚出十滴左右,至此藍海體內的所有不明液體全部被抽離。

而抽離出來的三種液體,開始高速旋轉,看到這裏,藍海明白了,原來自己這次受傷太重,一個液體是沒辦法救活的,所以在這種極端的條件下,三種液體開始合作,融合。

看到這裏,藍海一陣興奮,也不知道這三種液體融合出來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強大的液體,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老者瞟了藍海一眼,不明白藍海死的那麼慘,怎麼還能笑出來。

看到液體在融合,藍海轉過頭來開始問老者 :“前輩爲何會在這偷天石中?”

“我啊,我不是人,不是神,不是器靈,不是神獸,我不過是一個幻想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