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然,葉秋面色猛變,彷彿想起了什麼,快速將四具屍體全部搬了出來,放在寬敞的手術台上。

仔細觀察。

葉秋髮現,這四名死者都不是普通人。

他們的身上有很多舊傷,而且虎口處還有厚厚的老繭,一看就是玩槍的老手。

「難道,他們是暗中保護趙正熙的那四個特工?」

葉秋心中一沉。

如果這四個人真是冥王殿的特工,現在他們已經死了,那趙正熙只怕也凶多吉少。

葉秋開始檢查四名死者的致死原因。

三分鐘后。

死因查明。

這四名人是被人近距離一刀斃命。

「他們四個的身手不算弱,至少比普通的特種兵要強許多,想要近距離將他們一刀斃命,至少需要虎榜高手的實力。」

「如果他們真是冥王殿的特工,那應該會時刻保持警惕。」

「就算是虎榜高手要殺他們,他們也應該會做出反擊。」

「可是,他們身上除了致命傷之外,再也見不到其他的傷痕,由此可見,死之前他們並沒有反擊。」

「是敵人出手太快,還是他們來不及反擊?」

「又或者,還是其他原因?」

葉秋有一肚子的疑問。

過了一會兒,葉秋的眼神落在了那個被他擊昏的中年男人身上。

「想必他應該知道這四具屍體的身份吧。」

葉秋準備弄醒中年男人。

突然,耳邊傳來「嗯哼」一聲。

葉秋扭頭一看,發現那個漂亮女子醒了,正睜著大大的眼睛,用恐懼的眼神看着他。

「阿那他挖得蘇卡……」

女子大聲尖叫。

葉秋雖然聽不懂大東話,但是看得出來,女子是在問他是誰?

「你不要怕,我不是壞人,剛才這傢伙要殺你,是我救了你。」

葉秋說的是漢語,他並不指望女子能聽懂,只希望通過自己的表情,讓女子看出自己沒有傷害她的意思。

女子看了葉秋好一會兒,才緩慢的說道:「你是什麼人?」

「咦,你會說漢語?」葉秋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詫異的看着女子。

「我,在,孔子學院學習過漢語。」

女子的漢語說的不是很流利,但是不妨礙交流。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這傢伙又為什麼要殺你?」

葉秋問了好幾個問題。

女人搖搖頭,驚恐的看着昏迷的中年男人,說道:「我不認識他,我在會議中心看展覽,突然暈了,等再醒過來的時候,就在這裏了。」

隨後,女子又自我介紹了一番。

她叫酒井美智子,二十五歲,是一名大學教師。

「美智子小姐,你冷不冷?」葉秋忽然問。

美智子這才意識到,自己身上不著寸縷,瞬間臉紅了,害羞的對葉秋說:「你能不能幫我解開繩子?」

她還被繩子捆綁着呢。

「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葉秋的眼神在美智子的身上轉了一圈。

美智子羞得低下來頭,說:「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想要的話可以,只希望你能輕點,別弄疼我……」

靠,我看起來很想睡你嗎?

葉秋很無語。

哥是正經人好不好?

他快速解開了美智子身上的繩子,然後說道:「這裏有點冷,把衣服穿好。」

「啊?!」

美智子一臉意外的看着葉秋,似乎在說,你不睡我?

「快把衣服穿好。」葉秋再次說。

「哦。」美智子臉上出現了失望,自己就那麼沒有魅力嗎?

衣服都脫了,難道這個男人一點感覺都沒有?

葉秋不知道美智子心裏所想,指著中年男人對她說:「待會兒我把他弄醒,問他幾個問題,你幫我翻譯一下。」

「這就是你的要求?」美智子問。

「不然呢?」葉秋笑了笑,然後快速一腳踹醒了中年男人。

「咕嚕咕嚕……」

中年男人醒過來之後,就沖葉秋大吼大叫。

啪!

葉秋一巴掌抽在中年男人臉上,吼道:「再唧唧歪歪,我弄死你。」

中年男人嚇得立刻閉上了嘴巴。

葉秋從兜里掏出了趙正熙的照片,對美智子說:「幫我問問他,有沒有見過照片上的這個人?」

美智子用大東話跟中年男人交談,當中年男人看到趙正熙的照片時,瞳孔閃爍了一下,接着搖了搖頭。

「他說沒見過。」美智子對葉秋說。

「他在說謊。」

葉秋直接從牆上取下了一把手術刀,抵在中年男人的咽喉上,吩咐美智子:「問他,照片上的這個人在哪?」

「他要再敢說謊,我就割破他的喉嚨。」

【作者有話說】

今天還有更新,還在寫。

。 「此事,確實是至關重要那。」

毛將爺長舒了一口氣,轉而便笑眯眯看向了周副千總道:「老周,你是這裏的老人了,依你之見,該由誰,暫時接替董千總的職務,更為穩妥啊?」

「額,這……」

周副千總登時尬在了當場,顫顫巍巍的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他不過是被趕鴨子上架而已,卻怎想到,毛將爺竟然這麼狠的,直接把矛頭懟到了他身上……

可憐他老周,再不用幾天就能退休了,又怎會在這等時候,貿然得罪這個人?

真以為這幾個副千總都是善茬不成?

便是最年輕的李長壽,真以為就能得罪了?

莫忘了那句老話:「莫欺少年窮啊。」

李長壽這才多大,卻是已經這般身份!

但凡是個人,就算用屁股想都能知道,這位小爺的前程,那必定是錦繡異常啊。

此時把他給得罪了……

真以為只有自己,到時兩腿一蹬就啥也不用管了?

究竟還有老婆孩子啊……

「呵。」

眼見周副千總整個人都已經不好了,就快要暈過去一般,毛將爺倒也沒有再為難他,而是嗤笑一聲,轉而看向盧副千總道:「老盧,那依你之見呢?」

「這個……」

盧副千總不由大喜,狂喜,只感覺一切都是探囊取物了,但他究竟還有着最後一絲冷靜,忙強自壓抑著激動的聲音道:「一切,一切自當是由將爺來做主了……」

「呵。」

毛將爺又是一笑,便不再理會盧副千總,而是溫潤的看向了李長壽道:「李兄弟,依你之見呢?」

別人不明白毛將爺言下的深意,李長壽此時又如何不明白?

這儼然是公然對自己示好了。

李長壽也着實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模樣的。

說實話,他以前對千戶所鎮這邊,的確是有過這麼一兩絲的幻想,但隨着時間推移,各方面事務的發展,包括李長壽本身的成熟,他對千戶所鎮這邊,已經是不抱什麼希望了。

或者說,不當回事了。

畢竟,這就是末日前的最後寧靜,便是能執掌這千戶所鎮,又能有幾天安生日子過呢?

真等如狼似虎的阿敏過了江,怕第一件事,就是要派精騎摧毀明軍這些基層的核心機構!

可李長壽又怎能想到,莫名其妙間,這等好事竟然要砸到自己頭上……

縱然心中還是對此持謹慎態度,但面上李長壽自不會露出破綻,忙是刻意露出了一抹遮掩不住的振奮,恭敬的毛將爺拱手道:「將爺,卑下是您手下的兵,一切,自當是由您來做主!」

「哈哈哈!」

毛將爺聞言不由撫掌大笑,整個人都是年輕了幾歲一般。

而在李長壽斜對面的三少爺也是精神大振,不斷偷偷的對着李長壽使眼色。

李長壽心中已經瞭然,毛將爺此時明顯已經下定決斷,要送給自己這個順水人情了。

當即便越發恭謹。

而這時,廳內眾人隱隱也捕捉到了一絲不對勁,都開始有所狐疑。

然而毛將爺的威勢還是很重的,他們不敢太明目張膽的交流,只能以眼色來交流。

一時間,整個官廳內都是有着一些詭異。

毛將爺自是注意到了眾人的狀態,卻並不着急,又慢斯條理的喝了幾口茶水,待眾人把這個行情揣摩的差不多了,盧副千總那邊已經是大汗淋漓。

這才是慢條斯理的道:「諸位,諸位,此役本將來得急,有件大喜事,還未曾告知諸位哩。」

說着,他不理廳內眾人,直接起身來,大步來到了李長壽麵前,笑着拱手道:「李兄弟,恭喜恭喜啊。此役,你忠肝義膽,親領精銳,深入韃子腹地救人,並斬首真奴二十八級,便是帥爺都深以為意,對此讚不絕口,稱你為我輩之楷模那!」

「啥?」

「這……」

毛將爺此言一出,整個廳內幾如是有一道雷霆閃電掠過,直接便是將千戶所鎮一眾人等劈的是外焦里嫩,裏外都通透了……

他們可說事情不對勁呢,誰曾想,竟會有這等恐怖變故啊……

即便早就知道這個李副千總不是個善茬,卻又怎能想到,他竟然猛到這個程度,便是在毛帥爺那邊都掛上號了哇……

這……

事情已經到了此時,該怎麼選,那還用問嗎?

「李副千總真是豪氣哇!」

「李爺威武,真是我千戶所鎮父老鄉親的驕傲哇……」

「千總爺……」

轉而,廳內的氣氛就如同變戲法,原本還對李長壽不三不四、乃至是充滿敵意的眾人,轉而便是狗一般圍上來,各種賣著乖的對李長壽討巧。

特別是之前那山羊鬍幾人,那種諂媚——真的,最忠心的忠狗都是比不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