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的眾人,原本都以為陳宇是一個絕世天才,哪知道竟然是藉助閃電雷虎,都忍不住生出輕視之心,當然更多的是嫉妒。

陳宇略微皺起眉頭,他發現這朱偉的情緒和先前不怎麼對勁,他肯定是不知道朱偉等人內心的想法。

畢竟他在沖入雷霆本源的時候,閃電雷虎根本就沒有跟著進去,而是他一個人。

他自然不明白,在他沖入雷霆本源之地的時候,萬丈雷霆遮擋,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見他的身影,只是感受到他的氣息。

「嗯,正是在星幻鐵塔裡面收服的,不知道兩位有什麼指教?」陳宇不明白兩人的目的是什麼。

反正以他現在的實力,莫說還有一隻能夠抗衡涅槃境前期巔峰的閃電雷虎,就算是只是他一個人,他也不會畏懼面前兩人,大不了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見招拆招。

「我們也沒什麼指教,在下朱偉,這位是我們黑水門的核心弟子,他是我的師兄,胡牛,我看你的閃電雷虎很不錯,我想要和你打一個賭,不知道你敢不敢?」朱偉對著陳宇介紹了自己兩人,直接說出他的目的,他連詢問陳宇名字的興趣都沒有。

「哦……打賭?不知道閣下想要打什麼賭?」

陳宇想不到這兩人竟然打閃電雷虎的主意,他倒想要看看這兩個人想要打什麼賭,若是有興趣的話,他不介意和兩人切磋一番,當然前提是這兩人要能夠拿出讓他動心的寶物,否則一切免談,惹怒了他,一刀照樣結果兩人。

「閃電雷虎跟著你實在是太浪費,我這裡有一塊火屬性的火炎晶,蘊含著濃郁無比的火靈力,對於任何修鍊火屬性的武者都是至寶。」朱偉從儲物袋裡面取出一塊火炎晶,散發出炙熱的氣息。

陳宇感受著火炎晶的氣息,想不到自己的修為停頓在地武境前期巔峰,正愁沒有突破到寶物,這傢伙就自動送上門來,那他就不客氣了,他最喜歡的就是打這些自以為是的人的臉。

「我想要挑戰你,只要你戰勝我,火炎晶歸你,要是我打敗你,閃電雷虎歸我,如何?」朱偉對閃電雷虎勢在必得。

「吼!」

閃電雷虎想不到朱偉竟然想要交易自己,當下發出怒吼聲,身上狂暴的雷電氣勢爆發出來,對著朱偉投去憤怒的目光。

朱偉和胡牛都被閃電雷虎的氣勢嚇了一跳,兩人故作鎮定。

「呵呵,兄台不必發怒,我這位師弟也只是敢和閣下公平打賭,當然你要是不願意,我們也不能夠勉強。」胡牛站在一邊,生怕朱偉惹怒了陳宇,到時候利用閃電雷虎發飆起來,自己二人恐怕無法阻擋。

「這朱偉乃是地武境大圓滿修為,聽說一身靈力更是具備火屬性,而且他身體裡面,還擁有一種很不錯的火焰,叫做天炎,也是黑水門出名的天才,他挑戰那小子,我敢肯定那傢伙絕對不敢應戰。」

「要是我換成是他,我也不應戰,直接利用閃電雷虎,強行出手鎮壓朱偉和胡牛,掠奪火炎晶不就完事,何必多此一舉呢?」

「你說的也真是有道理,我們倒是很想要看看黑水門的人如何被壓制,只是不知道這傢伙有沒有這個膽子。」

「他要是敢如此鎮壓朱偉和胡牛,恐怕我們黑水門會有無數人要找他的麻煩,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

朱偉有些不滿意胡牛的解釋,自己二人都是地武境大圓滿修為,斬殺一個地武境前期巔峰武者,就像是踩死一隻螞蟻一般。

大不了自己二人全力出手,以最快的速度斬殺對方,閃電雷虎就算不死,也會被契約重傷靈魂,兩人想要收服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公平的賭注嗎?一隻六級頂尖妖獸居然只是價值一塊火炎晶,也虧你們倆想得出來。你們有多少六級妖獸,我都用火炎晶和你們兌換。」陳宇不屑的看著朱偉和胡牛,根本不買賬。


「小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二人可不是好惹的。」朱偉覺得自己和對方公平打賭,已經是陳宇莫大的榮幸,想不到陳宇還敢奢求對等的打賭,他真的以為自己是地武境大圓滿修為的天才嗎?

「是嗎?」

陳宇雙眼裡面流露出一股殺意,他可不是善人。對方要是敢騎到他的頭上,他自然會給對方當頭一棒。

朱偉和胡牛都是一愣,他們均是感受到那股冰冷刺骨的殺意,好像可以斬殺自己,後背都冒出一絲冷汗。

朱偉想不到自己堂堂地武境大圓滿修為,竟然也會被一個地武境前期巔峰的武者震懾,真是奇恥大辱。

「好,今日我就殺了你,到時候閃電雷虎也會因為契約受到重傷,我們收服他還不是簡簡單單。」朱偉覺得只有斬殺陳宇,才能夠抹平自己內心的憤怒。

這要是傳出去,他朱偉被一個地武境前期巔峰的武者震懾,還嚇出一絲的冷汗,恐怕會被無數人恥笑。 「朱師弟,你搞什麼?我們都是暴亂之地的人,大家應該公平競爭,這位兄台說的很對,火炎晶和六級頂尖妖獸比起來,確實有很大的差距。」

胡牛對著旁邊想要動手的朱偉發出一聲呵斥,他覺得只要陳宇肯和自己二人打賭,就不怕對方反悔。

他要的是陳宇和自己二人打賭,能夠讓陳宇的坐騎閃電雷虎心寒。他很清楚六級妖獸可是有自主意識的存在。

「我這裡還有一門天級上品刀法的消息,乃是曾經天華域的傳奇劍法弒天刀法,這個捲軸是我無意中獲得的,到現在都還沒有打開,不知道火炎晶加上一門天級上品刀法你覺得如何?」

胡牛從儲物袋裡面取出一個捲軸,其中傳出一股肅殺的氣息,使得旁邊的朱偉都是一愣,弒天刀法那可是天華域真正的傳奇刀法。

儘管弒天刀法真正的品級只是天級上品武技,可是弒天刀法修鍊成功后,完全可以媲美任何的天級極品刀法。

可以說這捲軸珍貴無比。

朱偉眼中卻閃現一抹更深沉次的嘲諷,弒天刀法在天華域根本無人可以修鍊成功,大部分大勢力都有這門刀法的殘本。

修鍊起來困難無比,修鍊的人更是稍有不慎就會走火入魔。很多大勢力的弟子,貪圖弒天刀法的強大威力,就去修鍊這門刀法,哪知道最後生死道消,於是天華域很多大勢力,都把弒天刀法列為禁忌武技,不允許門下弟子修鍊。

「啊!」

陳宇想不到天下間還有這樣的好事,他曾經在神武王國的時候,神宮宮主想要利用弒天刀法將他抹殺於搖籃之中。

卻沒想到陳宇修鍊成弒天刀法,而且威力很強大。陳宇一直想要尋找完整的弒天刀法,想不到這胡牛就送上門來。

陳宇假裝絲毫不知,淡淡一笑,道:「嗯,天級上品武技加上火炎晶,價值確實和閃電雷虎差不多。」

周圍圍觀的眾人想不到陳宇這麼容易就上鉤,都暗暗埋怨,早知道自己就上去挑戰這傢伙,到時候閃電雷虎可就是自己的了。

「白虎,我可不想拿你打賭,這兩個傢伙自作死。」陳宇暗自傳音和白虎說明,以免這傢伙認為自己拿他打賭。

白虎自然知道陳宇的性格,況且他知道陳宇的實力肯定不簡單,有人自動送上門來,他自然不會反對。

「主人,你肯定贏,打不打賭都一樣。況且白虎這條命都是主人,就算有一天主人要我死,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陳宇害怕這兩個傢伙反悔,當下故作害怕的道:「你們兩人都是地武境大圓滿修為,我只是地武境前期巔峰,不知道你們想要怎麼挑戰?」

陳宇的言下之意,誰都聽得出來,那就是如果你們倆想要用修為壓制我,我就不和你們打賭了。

「胡師兄真是高明!」朱偉眼看著陳宇主動說出來,對著旁邊的胡牛不著痕迹的豎起一個大拇指。

拿出什麼樣的東西作為賭注都不重要,反正最後贏的都是自己二人。

「你放心吧,我們自然不會用修為壓制你,我待會把修為壓制到地武境前期巔峰,然後我施展出我的武技和你對戰,你可沒意見了吧?」朱偉覺得自己壓制修為沒什麼大不了,反正自己的意境也還在,打敗一個地武境前期巔峰的武者,不過是小事一樁。

陳宇聽見朱偉的話語,暗自發笑,表面不動聲色,道:「你們兩人可別反悔,不然我一定要我的坐騎將你們撕成碎片。」

「哎,誰反悔誰是烏龜兒子王八蛋,你準備好動手了嗎?」朱偉有些忍不住,他不想要再拖延時間。

踏出一步的時候,身上狂暴的火屬性靈力爆發出來,修為也被他壓制在地武境前期巔峰,那股火屬性的氣勢,確實有些恐怖。

「好,那就動手吧!」

陳宇從白虎的背上面一步踏出來,身上的衣衫隨風飄動的瞬間,身上的氣息也逐漸的浮現出來。

「這傢伙真的是地武境前期巔峰修為,難道他真的不知道,地武境前期巔峰和地武境大圓滿,相差境界太大,他根本不可能贏。」有人眼看著陳宇真的應戰,都忍不住想要罵陳宇是白痴二百五。

自己本來就有六級妖獸坐鎮,就算是想要火炎晶和弒天刀法的消息,直接利用六級妖獸鎮壓不就得了,何必要自己作死呢?

「早就聽聞朱偉的火屬性靈力很強大,現在看來果然名不虛傳,他身體裡面有的火焰也不知道是什麼?」一個幻滅宗的核心弟子,感受到朱偉身上炙熱的氣息,也忍不住有些驚呼,惋惜的看著陳宇。

「哎,真是有運氣不知道利用,六級妖獸也是他實力的一部分,何必接受這樣好不公平的挑戰呢?」

也許是出於嫉妒,這些人都是滿臉的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盯著陳宇,巴不得現在和陳宇打賭的就是自己。

「哈哈哈,小子,希望你言而有信,否則今日我們兩人必殺你。」朱偉渾身靈力翻滾起來,身上恐怖的氣勢瀰漫出來。

儘管把修為壓制在地武境前期巔峰修為,正如他想的一樣,他的境界也還是地武境大圓滿,戰勝任何地武境前期巔峰武者都是輕而易舉的。


炙熱的氣浪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朱偉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火球一樣,雙手之上,火光閃現。

胡牛站在一邊滿意的點點頭,他知道朱偉的實力,打敗一個地武境前期巔峰武者,簡直手到擒來。

「好炙熱的氣息,簡直就是置身於火海。」不少地武境後期巔峰武者,都紛紛後退,那火炎的溫度確實很恐怖。

「如今朱偉炙熱氣浪翻滾,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是黑水門的天級中品武技,天炎指,想不到他竟然修鍊到這個地步。」一個了解黑水門武技的地武境後期武者,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聲。

他曾經見識過天炎指的威力,知道這門武技一旦施展出來,對手必死無疑。看來這朱偉是對陳宇下了必殺的決心。 炙熱的氣浪襲來。

如同萬丈的火焰在燃燒,朱偉感受著自己修鍊的天炎指的威力,很是滿意,臉上掛著一抹冰冷的殺意。

只是片刻的時間,他的雙手之上,無數的火焰瞬間燃燒起來,兩隻手好像是鋼鐵一般,在火焰裡面依舊安然無恙。

「哈哈,這是我黑水門的天級中品武技,你給我敗吧。」朱偉感受著天炎指的強悍氣勢,對著陳宇緩緩的道。

陳宇站在朱偉的對面,感受著這股炙熱的氣息,他真的不覺得這天炎指有多麼的厲害,天級中品武技只有這樣的威力,實在是太菜了。

炙熱的氣浪對於陳宇沒有任何的影響,要知道他的靈力同樣是火屬性,而且還是天地奇火凝聚而成的火屬性。

「是嗎?天級中品武技才有這樣的威力,看來黑水門的天才也不咋樣嘛!」

陳宇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也只有在這一刻,他身上的氣息才真正的浮現出來,地武境前期巔峰的修為。

炙熱的氣浪瞬間從他的身上翻滾起來,那股溫度更是恐怖。在陳宇身體周圍,靈力都好像瞬間燃燒起來。

要不是這朱偉修為是地武境大圓滿的話,恐怕憑藉陳宇身上散發出來的這股炙熱的氣浪,就能夠將朱偉瞬間焚燒。

「這怎麼可能?你也是火屬性的靈力,你的火屬性靈力怎麼可能這麼強勢?」朱偉感受著那股來自陳宇靈力的威壓,滿臉的震撼。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那股強悍的鎮壓,他渾身的天炎就像是三級妖獸遇見五級妖獸一樣,變成溫順的小貓。

甚至他發現自己身體裡面的天炎,竟然到處在身體裡面亂竄,有些不聽從他的使喚,這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井底之蛙而已,本少爺不想和你們計較,你還真以為算根蔥嗎?其實你在我眼中,不過是一個小丑而已,也想要奪取我的戰鬥夥伴。」陳宇的話語遠遠的傳播開來,聲音裡面蘊含著一股霸氣。

渾身的火屬性靈力瞬間升騰起來,雙眼裡面蘊含著不屑的笑容,飲血刀瞬間出現在他的手裡面。

「不對勁,此子身上的氣勢不弱於任何地武境後期存在,難道說他在扮豬吃虎?」胡牛生為地武境大圓滿的存在,更是經歷很多的天才的存在,當下只是一瞬間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一個地武境前期巔峰修為的武者,怎麼可能散發出這麼恐怖的氣勢,尤其是那股炙熱的氣浪連他都感到壓制。

「他好像對於諸位的火屬性靈力沒有人的抵抗,怎麼回事,難道他不害怕火屬性的靈力?」眼看著陳宇竟然取出一柄地級下品靈兵,再加上陳宇渾身炙熱的氣浪流動起來,絲毫不弱於諸位的氣息,很多人都發出驚訝的聲音。

要知道他們距離朱偉這麼遠,都感覺到炙熱的氣浪可以吞沒一切,不得不運轉靈力去抵抗,怎麼陳宇生為地武境前期巔峰武者會安然無恙。

「哼,就算你的靈力很純凈,你的火屬性靈力很不錯,你也註定要敗在我的天炎指之下,我不會給你任何的機會。」朱偉渾身靈力涌動起來,身上的氣息瞬間爆發出來,雙手之上,十道指芒全部****出來。

嗤嗤嗤……

十道指芒,蘊含著天炎的威力,再加上朱偉對於天炎指的領悟,變得恐怖無比,炙熱的氣勢可以焚燒一切。

十道指芒的速度很快,就像是十柄利劍一樣,要穿破天空,從四面八方把陳宇封鎖在其中。

「要敗了嗎?」眼看著朱偉施展出天炎指的瞬間,很多人都忍不住看向陳宇,要知道他抓著飲血刀,還沒有任何的動作,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傢伙難不成被天炎指嚇壞了,不知道怎麼動手了嗎?」眼看著陳宇還不動手,他不著急,很多人都代替他著急。

十道指芒恐怖無比,空間都全部被撕裂來,朱偉站在那裡,雙眼裡面透露出冰寒的殺意,他的目的就是要斬殺陳宇,甚至是重傷對方,如今天炎指的威力已經足夠。

眼看著十道指芒就要衝擊到陳宇身體的那一瞬間。

陳宇身上的氣勢終於徹底的爆發出來,驚天動地的光芒,從陳宇的手上面爆發出來,那是飲血刀散發出來的氣勢。

「嗤!」

無數的刀影瞬間瀰漫開來,將周圍的火焰全部撕裂成為粉碎,沒有人看清楚陳宇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他們只知道十道指芒全部停止下來。

指芒要把空間撕裂,想要把陳宇斬殺,濃郁的火焰可以焚燒一切。

可是在陳宇一刀斬下來的瞬間,那股炙熱的氣浪瞬間將指芒全部沖成粉碎,十道指芒全部激蕩開來。


變成恐怖的火焰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狂風席捲大地,朝著四面八方奔騰而去,就連胡牛都是一愣。

哇!

恐怖的刀芒,毀天滅地,也不知道陳宇地武境前期巔峰修為,是怎麼施展出這麼恐怖的一刀,他們只知道刀芒太恐怖,很多人都感覺到後背一涼,也許換成自己站在那裡,也是一樣的下場,當然要把修為壓制到地武境前期巔峰。

「啊……怎麼可能,我不會敗……」

朱偉根本沒想到陳宇能夠這麼輕而易舉的破了自己的天炎指,更沒想到自己居然還被一道刀芒穿破胸膛,要不是他及時利用地武境大圓滿的修為抵擋,恐怕現在就是一個死人,他雙眼欲裂。

渾身散發出炙熱的氣浪,瞬間死死的盯著陳宇,地武境大圓滿的修為爆發出來,他要不顧一切的斬殺陳宇,這是他的恥辱。

「吼!」

白虎站在一邊,早已經提放朱偉不守信用,咆哮一聲,渾身雷電環繞,瞬間就衝到陳宇的跟前,對著朱偉發出怒吼聲,只要陳宇一聲令下絕對可以滅殺朱偉。

「朱師弟,你幹什麼?」

胡牛滿臉的驚詫,要是真的惹怒了對方,六級頂尖妖獸閃電雷虎可不是吃素的,真的發飆起來,自己二人怕都要飲恨於此。 陳宇站在那裡,倒是微眯著雙眼,他倒想要看看,黑水門的這兩個傢伙,到底想要做什麼。

白虎站在陳宇的跟前,身上的氣勢很雄渾,震懾的胡牛臉色都不是太好看。

朱偉也是回過神來,才發現閃電雷虎站在那裡虎視眈眈,當下不甘心的道:「小子,你耍詐,你的實力明明可以越級戰鬥,我不服!」

「哦……是你自己****吧,我什麼時候要你壓制修為,好像是你自己主動要壓制修為的吧?難不成你想要反悔,烏龜兒子王八蛋?」陳宇尤其是把後面的烏龜兒子王八蛋說的格外的重。

要知道前面信誓旦旦的不是別人,正是朱偉,如今這傢伙反悔那就是烏龜兒子王八蛋。

朱偉滿臉的鐵青之色,暗暗惱怒自己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位兄弟,還不知道閣下的高姓大名呢?」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胡牛才反應過來,自己二人從一開始就根本瞧不起陳宇,似乎有些錯誤。

「陳宇,無名散修!」

陳宇聽見胡牛等兩人現在才主動詢問自己的名字,也不在意兩人看不起自己,畢竟這個世界狗眼看人低的人到處都是,也不多朱偉和胡牛兩個。

「呵呵,閣下真會說笑,無名散修,依我看來閣下剛才的戰鬥,恐怕已經領悟到圓滿刀意了吧?」胡牛的這句話一出,就連朱偉都有些發愣。

他剛才只顧著憤怒自己敗在一個地武境前期巔峰修為的廢物手中,卻沒有仔細回想自己是如何落敗的,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