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推了雷鋼一下:「把賽金花弄回來,扛到二樓!」

雷鋼懶洋洋地說:「這娘們瘋顛顛滴,追回來幹啥?」

林雪忙說:「穿越過來的人,千萬不能出事,否則……」

林宇心頭一驚,立馬衝出大門,雷鋼、鄭陽和林雪也快步跟隨。

此刻,已是夜裡十一點。

別墅小區內,非常安靜。

林宇四處張望,不見賽金花的身影。

林雪趕過來問:「人呢?」

林宇搖搖頭:「奇怪,賽金花的腳那麼小,跑得倒挺快!」

鄭陽驚愕:「不會吧,眨眼的功夫,賽金花居然能跑出小區?」

林宇、雷鋼、鄭陽分頭尋找,始終不見賽金花。

林雪焦灼地問:「哥,怎麼辦?」

林宇保持冷靜:「如此短的時間,賽金花不會輕功凌波微步,她也不是飛人博爾特,絕不可能跑出小區!」

鄭陽說:「我估計,她受了驚嚇,躲在某個角落裡……」

四人繼續分頭尋找,結果仍未發現賽金花。

林雪氣得埋怨,怪雷鋼不及時去追賽金花。

雷鋼聳了聳肩:「我以為她的腳小,哪知道跑得賊快,像只兔子!」

林宇猜測:「賽金花會不會返回清朝的八大胡同?」

林雪搖搖頭,斬釘截鐵地說:「我不使用《無限穿越卡》,賽金花無法自動返回!」

林宇說:「也許,有Bug呢?」

林雪說:「這張《無限穿越卡》,屬於一種超能力,又不是遊戲系統,怎麼會出現Bug?」

雷鋼忍不住問:「如果,賽金花在現代社會出現意外,有什麼後果?」

林宇說:「她可千萬不能嗝屁,否則,我以後無法使用《無限穿越卡》,白白忙活了這麼久,浪費老子的時間和精力!」

鄭陽問:「現在怎麼辦?」

林宇說:「再找一遍,不放過每個角落!」

林雪返回別墅,把小昭、黛丹莉、武松、西施、貂蟬、關羽和「秦淮八艷」都喊來。

大家聽從林宇的指揮,分成九組,認真地尋找賽金花。

很快,驚動了小區的保安,他們也派出十人,參與尋找。

最終,一無所獲。

林宇決定,查看小區的監控視頻。

抵達保安部門的監控室,調出三十分鐘之前的視頻。

林宇仔細觀察,見賽金花跑出別墅的院子之後,經過二十米之外的一輛黑色商務車,突然被人攔腰抱住,塞進車內!

繼而,黑色商務車疾速離開,駛向小區的大門。

林宇萬分震驚,卧槽,賽金花被綁架了!

怪不得找不到,她壓根不在小區內!

林宇的心跳變快,又調出小區大門口地段的視頻,發現黑色商務車的車牌被蒙住,司機和副駕駛室的人都戴著帽子和口罩。

保安也驚訝,問林宇,要不要報警?

林宇十分鎮定,囑咐保安封鎖消息,不許報警。

目前的情況未明,林宇擔心報警之後惹怒綁匪,從而以傷害賽金花的方式進行泄憤。

林宇領著眾人,迅速返回所住的別墅。

雷鋼憤然說:「黑色商務車,明顯在監視咱們,蹲守期間,恰巧看見賽金花跑出來,就趁機綁架了她!」

林宇臉色冷峻,緊握雙拳:「幕後的指使者,可能是柳雨彤,也可能是趙君豪!」

林雪擔憂:「這下麻煩了,賽金花被綁架,比走丟了更可怕!」

雷鋼說:「他們會不會欺負賽金花?」

鄭陽說:「欺負賽金花,倒無所謂,她又不是純情少女,我估計,對方會利用賽金花,要挾林宇!」

林雪問:「對方究竟是柳雨彤,還是趙君豪?」

林宇的濃眉緊皺:「趙君豪的嫌疑,更大一些。」

林雪說:「這傢伙玩陰招,咱們必須反擊!」

林宇說:「稍安勿躁!如果是趙君豪在幕後指使,他肯定會派人聯繫我,提出交換賽金花的條件!」

林雪無奈:「好吧,靜觀其變……」

第二天中午,趙美琪領著兩位閨蜜,光臨「夢幻燒烤餐廳」。

林宇心想,如果趙君豪派人綁架了賽金花,或許可以通過趙美琪,打探到內幕消息。

於是,林宇親自端著一盤「魚籽醬烤駝峰肉」,抵達餐桌前。

林宇說:「美琪,你老媽的身體狀況,好些了嗎?」

趙美琪綻開笑顏說:「吃了老神醫的中藥,我媽的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況,明顯改善了許多,李老先生不愧是神醫啊!」

兩位靚麗的閨蜜舉著手機,認真地拍攝「魚籽醬烤駝峰肉」,準備發到微信朋友圈。

林宇故意問:「我聽說,你老爸生病,住進了醫院?」

趙美琪的目光閃爍,避開林宇的視線。

「我老爸早就出院了,他可能受過什麼刺激……現在已經恢復正常……」

林宇說:「精神方面的疾病,李老先生也能治療。」

趙美琪欲言又止,拿起一串「紅柳烤羊肉」,緩緩地吃了口。

林宇又問:「我還聽說,柳志雄的大女兒柳雨彤,接管你家的皇朝國際酒店,成為董事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那尊巨大的血觀音虛影給鎮住了,沒一人敢出聲,連呼吸都變輕了。

洛臨淵還從沒見過這樣的武學,倒是有幾分感興趣,裝神弄鬼的也不知道威力怎麼樣。

只見這時,那教主動了,他緩緩抬起一隻手臂,他身後那尊血觀音也隨著他的動作抬手。

那教主隨意的向下一揮手,那尊血觀音千手合一,合成一個巨大的血色大掌凌空拍下。

巨掌威力驚人,還沒拍下就掀起一陣狂暴的氣流,在這大掌之下,洛臨淵等人形如石子般渺小不堪。

葉傾嵐他們見狀臉色煞白,楚昊焱也是當即愣住了,這一招估計只有烈鴻飛和那「青龍」可以硬接吧!

所有人目前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

然而在這巨大的威壓之下,他們全都無法動彈。

這時,洛臨淵催動真氣形成一個巨大的八卦圖案籠罩住他們自己人,至於那些九龍司官兵他可救不了那麼多。

血色大掌轟擊在八卦圖案上激起了陣陣漣漪,整個八卦圖在劇烈的顫動。

洛臨淵隱藏了實力,不然就憑這一招八極震禪能讓那教主打到手軟都破不開,但由於葉傾嵐幾人的存在,他不得不隱藏實力。

血色大掌不斷壓下,八卦圖案開始劇烈動蕩,洛臨淵雙手舉過頭頂不斷傳輸真氣給八卦圖岸,他裝出一副強撐的樣子,嘴角都溢出了鮮血。

葉傾嵐見狀立馬喊道:「洛風塵,快住手,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我給你們爭取時間,你們倒是跑啊!」

葉傾嵐聞言一愣,她絕不會丟下任何一位成員。

「不行,要走一起,這大掌落下的速度不算快,我們應該能及時撤開!」。

洛臨淵一臉黑線,他不知道這姑娘想啥呢,人家這麼大範圍一擊,能讓你輕而易舉的就躲過去嗎?

下一秒,八卦圖案崩裂,一陣巨大的爆炸聲響起,一股滔天氣浪席捲四方,在場的除了那教主,其他的人全部都被氣浪震飛出去數十米遠。

葉傾嵐他們撞穿了好幾面石牆,直接暈死過去了。

洛臨淵放了點水,自己也被風浪震飛出去撞到了石牆上,然而他毫髮無傷,不過還是先倒在地上觀察一下再說。

在八卦圖案崩碎的前一秒,洛臨淵突然加了點火候,直接震碎了那血色大掌。

兩個招式相互抵消了,那教主眼眸微閉,眉頭皺了皺,「哦?這都能抵消,倒是有些意思!」。

他微微睜眼看向那邊倒地的洛臨淵,眼神十分陰冷,「你這小子有些古怪,以防萬一先解決了你!」。

只見他抬手做出捻花的動作,那尊血觀音抬手輕輕捻下手中捧著的花燈上的一片花瓣,隨後揮手扔出。

巨大的血色花瓣飄飛向洛臨淵,花瓣崩散化作一縷縷血芒殺向洛臨淵。

這時,洛臨淵突然抬頭看了眼四周,見都暈倒了,這才吐了口氣。

他緩緩起身伸了個懶腰:「呼,既然都暈倒了,那就該是小爺我的專場了!」。

他看著頭頂上方殺下的一道道血芒嘴角微微上揚。

只見他雙掌齊出,往頭頂上方打去,兩隻白色擎天巨掌摧枯拉朽般轟碎了血芒。

那教主見狀眉頭一蹙,只見他緩緩起身看著洛臨淵:「你很厲害,讓我猜猜,你應該也是大宗師吧。」

洛臨淵不屑地笑了笑:「大宗師?這種螻蟻也配用我身上?」。

那教主聞言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狂妄至極,今日便要你看看什麼叫最強武學!」。

他渾身真氣爆發出來,千手血觀音手持各式各樣的武器,叉、鐧、劍、戟等等。

它面露凶色,那教主渾身氣息爆發,一個箭步殺向洛臨淵。

千手血觀音持著各樣武器殺下,洛臨淵淡淡一笑:「都說能一招秒的,幹嘛要浪費時間呢,我也稍微認真點,好好會會你吧!」。

只見他身上不斷湧出猩紅色的真氣,他雙眼被血色染紅,整個人氣息徒然一變,殺氣衝天,山林中的猛獸見了都要退避三舍。

洛臨淵嘴角微微一揚,露出了一個邪魅的笑容,教主身形一閃,快若閃電向他殺來。

卻見這時,洛臨淵身子瞬間消失,下一秒直接出現在了他的身前,他一記重勾拳打在那教主的小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