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裁領域中,冥思老頭兒正在強忍跳著腳罵娘的衝動。

他本來為胡高增強了靈魂聯繫,希望胡高能和外面取得聯繫,沒想到靈魂聯繫的另一端此刻正身處極端混亂而強大的力量波動中,這些力量波動極大地干擾了胡高和外界的聯絡。

因此,冥思老頭兒不得不耗費更多力量來使胡高通過靈魂傳遞的信息可以無視力量波動的阻礙。

這麼做, 仙俠踏天

已經無數年不知道疼痛是什麼感覺的冥思老頭兒被這陣疼痛刺激得夠嗆,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罵娘的衝動。

「胡高小子!你也要專心凝神!你靈魂聯繫的另一端正身處極端混亂的力量波動中,除了我要加強努力外,你自己的專心也必不可少!」冥思老頭兒反覆提醒道。

「恩,好的,前輩。」胡高索性閉上了雙眼,全神貫注地投入到自己和彩飄之間的靈魂聯繫中。

看不見、摸不著的靈魂聯繫穿透空間的阻礙,將胡高的胡彩飄的靈魂再次鏈接起來,隨著鏈接的力量越來越穩固,胡高終於可以再次讓自己的聲音傳送入胡彩飄的靈魂中。

「彩飄,能聽見嗎?」

「能。」遠在冰翼谷的胡彩飄直接在心中回答道。

「扶蘇來了嗎?你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力量波動那麼強?」

「他已經來了,但是他剛剛和殷峰執行官發生了衝突,現在衝突剛剛停止。」胡彩飄解釋道。

「剛剛停止?」胡高有些頭疼。

以扶蘇和殷峰的實力,一場戰鬥下來產生的戰鬥波動有多強,胡高不用親眼看見也知道。戰鬥剛剛停止,餘波仍在,而神裁之門和空間之門的相互呼應是不能受到一點點的干擾的。

任何干擾都可能讓整個過程產生預料之外的變化!

對於無法確定這種辦法是否有效的胡高來說,任何變化都是足以致命的!

「告訴扶蘇,半刻鐘之後,我們準時動手!切莫有誤!」胡高做下了決定。

「恩。」胡彩飄在心裡簡單地回答了一聲,便將胡高的話立刻轉述給扶蘇。

「半刻鐘嗎?正合我意。」扶蘇對胡高這臨時的變化非常滿意,因為他同樣需要一點點時間來恢復力量。

雖然真實實力比殷峰要強,但為了不在剛剛的衝突中受傷,扶蘇消耗了不少的力量。而「空間之門」這種神級元訣他才剛剛掌握,保持全盛才是最好的施展狀態。

他永遠不會願意接受失敗!

半刻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空氣中扶蘇和殷峰兩人衝突產生的戰鬥波動也盡數消散,雖然破壞的痕迹保留了下來,但環境已經歸於平靜。

「時候到了!」身處兩地的胡高和扶蘇兩人同時說道,手上隨即有了動作!

隨著兩人手上動作的變化和力量的提升,一扇紫色的大門和一扇藍色的大門同時在神裁領域和冰翼谷中升起。

兩人力量再提,緊閉的大門緩緩打開,露出深邃無光的黑暗。

「咦?」胡高竟然地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沒有因承受神級元訣的負荷而出現痛苦和撕裂的跡象,好似已經強化了不知多少倍,足以綽綽有餘地承受神級元訣的負擔。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這對胡高來說實在是意外之喜!

看到胡高臉上的笑容,一旁的七位絕世高手相視一笑。

「他看來已經發現變化了。」幻影老頭兒低聲道,不讓自己的聲音被胡高聽見。

「他發現的不過是表面的變化,真正令人驚嘆的變化,他還遠遠沒有察覺。」黑衣裁決長接過話頭,「這樣的變化出現在一個獸族的身上,不知道對五大軍團是福是禍。」

「也許是禍,但最終會變成福。」幻影老頭兒很有信心,「神裁領域我們七人的和睦給他一個很好的示範,我相信他應該明白,他以後該走什麼樣的道路……而且,他身上還有『那一位』留下的痕迹……這也是『那一位』畢生的追求,不是嗎?」

「哼!反正你就是想靠我狐族的這個晚輩來實現你的理想。」瘋狐狸老頭兒不滿地插嘴道,「你這樣利用他,他要走了,你就不表示表示嗎?」

「你個瘋狐狸倒是挺會為你的晚輩爭取利益。」幻影老頭兒笑道, 兵王之影子傳說 ,「這就是我送他的禮物。」

而對這一切,胡高沒有絲毫察覺!就連那幾道奇異印記入體,他也全無感覺。

此刻的他正全神貫注地在等待「神裁之門」完全打開!

隨著「神裁之門」和「空間之門」的同時打開,皆有胡高與冰翼谷中胡彩飄的聯繫,兩扇門同根卻截然不同的力量開始相互呼應!

數息之後,一道強大的吸力忽然從「神裁之門」中傳出,將胡高吸入門中。

幾乎就在胡高從神裁領域消失的同時,冰翼谷中,已多了一道身影!

在場四人看見這道「回歸」的人影,腦子裡同時冒出了同一個問題——

這傢伙是誰?


歡迎大家加我微信:uan1981或搜索靜官,與我溝通。獸血沸騰縱橫群號;1646674(,答案:縱橫書友;靜官粉絲營架勢堂群號:323955687,需要投過月票或者粉絲級別達到弟子以上的書友. 眾人驚訝地看著穿越空間之門而來的人影,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張完全陌生的面孔。

蒼老且溝壑縱橫的面容,消瘦的四肢,略顯佝僂的身軀,五官間雖然依稀能找到些熟悉的輪廓,不過這點熟悉並不足以讓他們辨認這人的身份。

最奇異的,莫過於這人的左額頭。在這人的左額頭上,紋著一個似龍非龍的圖案,說是龍,是因為那圖案和龍的形象幾乎一致,說不是龍,是因為那圖案有著一種古怪的不協調感,好似並非一隻完整的生物,而是用許多不同的生物的身體部分組成的。

「你是誰?」剛剛從重傷狀況緩過勁兒來的殷峰第一個焦急地詢問道。

眼前這人顯然不是他們所等待的胡高!

殷峰已經認定,這一定是扶蘇做的手腳!本來應該返回的胡高沒有返回,來的卻是這麼一個不認識的老者,現在胡高恐怕已經死得不明不白了。

「你不認識我?」那老者顯然對殷峰態度非常驚訝,不過話剛問出口,他自己就先呆住了,「我的聲音……」

老者獃滯地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又輕輕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龐,蒼老的面容上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只有胡彩飄通過靈魂上的聯繫,知道這老者的身份。雖然這樣的外貌也出乎她的意料,但驚訝的表情僅僅在她的臉上存在了一瞬間,便很快消失不見。

扶蘇仔細打量這老者一番,驚訝忽然變成笑容:「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來赴這場戰約,果然是一個正確而明智的選擇。在現在的局面下,『胡高』不出現,並非壞事。對了,『轉告』胡高,第二場又是我勝了!下一次,將決定『他』的性命。哈哈哈哈!」

說罷,扶蘇騰空化作一道白光而去,只留下開懷的笑聲。

「扶蘇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老先生,胡高現在人在哪兒?」殷峰不解地問道。

老者並沒有回答殷峰的問題,而是反覆咀嚼著扶蘇剛剛的話。

「現在的局面下,『胡高』不出現,並非壞事……扶蘇這傢伙……『胡高』不出現……這或許是個不錯的主意。」

一旁的鳳官靜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看向老者的眼神里已多了一絲明悟。

殷峰也不是什麼蠢人,從最初的震驚以及對扶蘇的憤怒中漸漸解脫之後,思前想後,他也明白了一些事情,看向老者的目光變得非常複雜。

「你……該不會你是……」殷峰有些猶豫要不要這麼直白地提問。

「放心吧。」老者蒼老中略顯沙啞的聲音打斷了殷峰的問題,「該『胡高』出現時,『胡高』自然會出現,不該『胡高』出現時,在圖騰大陸走動的,就只有我神裁行者。」

「神裁行者?」

「恩。」老者點了點頭,沒有多解釋什麼,對已經站在他身邊的胡彩飄輕聲道,「我們走吧。」

胡彩飄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跟著自稱「神裁行者」的老者的腳步,一步不離。

……

此時,在清元礦脈胡家的大營外,三女四男正分成兩撥,氣氛頗為緊張。

一方是數月前從狂龍武院返回的胡無雙、雲豐、韓沖以及自胡無雙一回來就和胡無雙形影不離的楊樂。另一方則是剛剛返回清元礦脈不久的慕錦、慕卓衣兄妹以及花榮。

慕錦等人都從楊樂那裡聽說了,眼前這位美麗得令人目眩神迷的胡家第一美女胡無雙便是胡高的大老婆。而胡無雙同樣也從楊樂那裡聽說了慕卓衣和胡高可能存在的「不清不楚的關係」。

慕卓衣並不將胡無雙看做對手,胡無雙可不會這麼想。

胡家少主、胡家第一天才、胡家第一美女,這些都是籠罩在胡無雙身上的光環,在這些光環的籠罩下,胡無雙豈會輕易接受她的愛人還有別的女人!

慕卓衣好幾次去和胡無雙聊天,試圖拉近兩人的關係,最終都以冷場結束。

慕卓衣忽然覺得,在這個問題上,也許那個不愛說話的胡彩飄都比胡無雙容易相處。

對妹妹疼惜有加的哥哥慕錦哪兒能容忍妹妹這樣受委屈?對胡無雙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但胡無雙身為胡家少主,如今身在胡家的慕錦只好選擇「敬而遠之」的處理方式。

兩女之間的問題,他們這群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雲豐和韓沖當然是無條件支持胡無雙的,畢竟他們倆完全不認識慕錦和慕卓衣,毫無感情可言。基於同樣的理由,花榮一直都是慕家兄妹倆的支持者。於是本該團結在一起的一群人就變成了兩撥,如果不是「熱心腸的」白曉在中間極力調和,兩撥人的關係現在還要更差一些。

當然了,任何人都無法做到完全的公平,曾經心儀胡無雙的白曉更是如此。

所以,慕錦、慕卓衣兄妹倆在這段待在胡家大營的時間一直都憋得難受。這種感覺,是以前胡高在的時候從不曾有過的。

「胡高現在究竟在哪兒?」胡無雙已不知這是自己第多少次向慕錦提出這個問題。

「慕錦,你還是說了吧!」韓沖的表情也有些著急。

胡高的下落,這是他們兩撥人之間的第二個矛盾點。

慕錦兩兄妹的事情,雲豐和韓沖本來是在胡高那裡聽說了的,在沒見面之人對彼此的會面也頗為期待。沒想到聊了沒兩句,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尷尬了。因為,當他們問起胡高的下落的時候,慕錦總是選擇了避而不答!

「我也不知道胡高究竟去了哪裡。」慕錦的回答依然不變。

「戳你的鼻!你肯定知道!如果你不知道,你怎麼會和妹妹就這麼回來了!」韓沖可不相信慕錦這樣的回答。

「他離開時並沒有說要去哪裡,我們甚至連他的面都沒見著,他只是帶信給我們叫我們回清元礦脈等他。」

慕錦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

難不成告訴他們,胡高有可能被殷家的人殺害了嗎?這會毀了胡高一直極力促成的胡殷兩家聯合計劃的!

慕錦不相信胡高真的死了,在弄清事情的真相前,他不能貿然用三言兩語猜測便毀了胡高的計劃!

縱然這樣會招致誤解,慕錦還是決定將胡高的事情隱瞞到底。

這樣的隱瞞,無疑破壞了他和韓沖、雲豐兩人之間本來存在的那一絲和解的可能性。

「你也是胡高的朋友,我不希望和你動手。」韓衝剋制著自己動手的衝動,眼睛的餘光則看著旁邊的雲豐,不善言辭的雲豐極有可能直接就動手,那並不是韓沖希望看到的。

「我也不希望。」

經過這段時間的苦練,慕錦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爆元境二階巔峰,隨時可能突破到二階,與雲豐、韓沖兩人實力相當。相比之下,慕卓衣的實力就要差一些了,現在才剛剛達到爆元境一階巔峰。

進步最快的,則要數花榮。

九階圖騰帶來的超強天賦以及他強大的學習能力,讓他在胡家大營這段時間迅速進步到了爆元境四階。加上弓修本身戰鬥方式的獨特性,花榮現在的威懾力足以讓爆元境後期的強者也感到膽寒。

因此,胡家家主胡震天特別邀請花榮擔任胡家的弓修總教官,不過卻被花榮拒絕了。

不過,要說最強的一人,卻仍然是胡無雙!

早在寧城之亂時,胡無雙的圖騰完成蛻變,成功進階為胡家圖騰中最強的幾種天狐之一——九尾天狐!天狐圖騰所帶來的,不僅僅只有暴漲的戰鬥力,還有更快的修鍊速度,現在胡無雙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真要動起手來,慕錦這一方是萬萬不是對手的。

不過,他們每個人都很清楚,他們真正動手打個你死我活的可能性太低太低了。

「你們這是要動手嗎?」白曉這個時候忽然從大營中走出,「都是自己人,何必一天天把關係搞這麼僵呢?你們把關係弄這麼僵,胡高回來后肯定不會高興的。」


胡高,這兩個字就是白曉每次勸和的王牌。

只要抬出胡高的名字來,雙方都必然稍稍放低一些姿態,這次也不例外。

果然,聽到胡高的名字,雙方緊繃的表情都微微鬆了些,氣氛也沒那麼凝重了。

「白曉,你現在身居要職,跑來這裡找我們做什麼?」韓沖不禁問道。

在這段時間裡,他們和白曉相互之間已經很熟悉了,更知道這位和他們差不多年齡、曾經視胡高如仇的男子的作風,總的來說,就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白曉現在來這兒,除了勸和之外,一定還有別的什麼原因。

「可不是我找你們,是家主找你們所有人。」白曉特彆強調了所有人這三個字,目光掃過在場的三女四男,「似乎是為了討論反擊郎家的計劃,你們這知道,郎家偃旗息鼓已經許久了,我們最初懷疑是他們對上次扶蘇插手的事情尚有疑慮,所以不敢貿然進攻。不過,我們最新得到消息,他們之所以遲遲沒有動作,是因為他們內部出了問題!」

歡迎大家加我微信:uan1981或搜索靜官,與我溝通。獸血沸騰縱橫群號;1646674(,答案:縱橫書友;靜官粉絲營架勢堂群號:323955687,需要投過月票或者粉絲級別達到弟子以上的書友. “你剛剛去哪裏了?”

“噢,我剛去探查了一下週圍的情況,避免半夜被魔獸突襲!”

“哦,有什麼發現嗎?”

“也沒什麼,就是有幾隻大鳥!”

“對了,你吃飯了嗎?我拿了兩串烤肉,要不要吃一點?”風瀾邊說着,邊把手裏的一串烤肉遞了過去。

“我不是很餓,剛剛也喝了一點肉羹!”

“吃那一點怎麼夠呢?”風瀾一臉嚴肅,聲音也提高了幾分。

“你保持完美的『微胖』身材,這樣追你的男人就會再多三條街,到時候就不用再貼給我了!”

炎雪兒用秀拳捶了一下因雙手都被佔着,而無法反抗的風瀾。她嗔怒道:“好色之徒!竟然敢把本小姐說的那麼廉價,要是真有一天我把自己貼給你了,你要是敢拒絕我就打死你!”

“咳!”許顏良冷咳一聲打斷兩人。

“大小姐,公共場合請注意您的言辭。”

“子安,請你認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和大小姐開這種玩笑。追求小姐的人多的是,我也是其一,也會貫徹到底!”

“呵!”風瀾冷冷一笑。

“我看你不像是其一,倒是像唯一!”

“混蛋!你說什麼!”許顏良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