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一群人立馬把她圍住。

「怎麼回事快說說。」

「對啊對啊快說!」

都市之兵王歸來 女生被他們圍的密不透風,有點害怕:「就是,就早上鄭秘書親自下去接她過來的,然後送到boss的辦公室去的,我正好,看,看見了一眼。」

「真的啊?」大家還有點不相信,像他們boss這麼年輕有能力還這麼帥的男人打著燈籠都找不著,她們當然也不可能不關注了,就是不能做個女朋友,每天看這也養眼啊。

大家又想問助理那個女孩長什麼樣,不過可惜,她只是碰巧看到一眼,並沒有注意到對方到底長什麼樣。

「問李助理啊,哎?助理呢?」

大家在一看,哪裡還有什麼李助理,他們剛才圍攻女助理的時候,他早就偷跑了。

boss吩咐的事情可是還沒做呢,他這個助理的路還沒打算這麼快就走完。

至於回來的時候,他相信他們也不敢攔著他給boss送東西。

助理很快回來了。

瓏五已經困成狗,哪還有什麼心思吃飯,秦肅謙只好抱著一小口一小口的喂。

旁邊幫著遞東西的助理全程驚悚,boss那溫柔的見只能滴出水的眼神,是被人穿了吧?

但是這位小姐真的好可愛,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可愛的女生,換做是他估計也得這麼溫柔吧?

秦肅謙抬頭看了他一眼,助理差點把頭埋進胸口裡。

媽呀!夭壽了!

boss那個眼神簡直要凍死個人了,果然,你boss還是你boss,還是原來的配方沒錯。

之後安頓好瓏五休息,助理才小心的出去。

出了辦公室,助理才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

哎呦媽呀,給boss打工還是個考驗心理素質的活兒。

結果剛回了秘書室,他就被一群人堵在角落裡。

助理欲哭無淚:……

他這是什麼命啊!

好在他們只是好奇瓏五的長相而已。

助理描述了一遍。

「咦!沒想到boss喜歡這樣的女孩啊!我還以為boss這樣的人肯定會喜歡那種很有能力的女生呢。」

「就是就是,之前咱們公司的那個副總經理你知道吧,長得又好看,工作能力還強,我當時還以為她和boss說不定會擦出火花來呢。」

「不過也許就是互補吧?」

「但我還是覺得副總經理跟boss更配,一個什麼都依賴boss的小女孩感覺有點配不上boss。」

「誰知道,說不定boss就喜歡這樣的呢。」

「也是哦。」

大家小聲的討論著。

「你們在幹嘛!」一個人站在門口高聲問。

秘書室瞬間安靜下來。

所有人心裡想的都是:完啦完啦!被鄭秘書給逮住了!

鄭秘書是boss身邊的紅人,可以直接決定人事調度的,他們這些小秘書,他揮揮手就能打發了。

「哈哈,那個,我們就是討論一下工作,討論一下工作。」

「對對對,我們討論工作。」

鄭秘書掃了他們一眼,他又不是剛站到那裡,當然知道他們剛才在幹嘛,他只不過是提醒他們一下罷了。

「好了,都趕緊去做你們自己的工作。」

眾人趕緊一溜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還有一件事。」鄭秘書道:「今天早上過來的唐小姐,是boss的未婚妻,你們要是還想好好的在這裡工作,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

未婚妻!

眾人都震驚了。

鄭秘書走了他們才交頭接耳起來。

「居然是boss的未婚妻啊!」

「哎,看來副總經理這些真沒戲了。」

(被「沒戲」的副總經理:……

這跟她到底有什麼關係,她是有男朋友的好嗎!好嗎!)

不管副總經理有沒有戲,她們肯定是沒有的。

作為公司最靠近boss工作的一群人,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秦肅謙的背景,就算不知道詳細的,也要知道個大概。

所以就算許多人都仰慕秦肅謙,但她們並沒有那麼不切實際的想法,想要能夠嫁進秦家。

顯然這個唐小姐的身份,也不是她們能夠比擬的。

「哎,人與人就是不能比呀。」有人感嘆道。

「哼,還不知道是不是一個只知道享受的花瓶小姐呢,有什麼可羨慕的。」也有人酸溜溜的道。

大家都沒接話,辦公室里有幾個想要攀高枝的大家都知道。

現在boss一下子空降了這麼一個未婚妻,她們肯定心裡不爽。

直到中午,她們才見到瓏五的真面目。

其實按照瓏五的意思,她打算睡一天,可秦肅謙不讓,白天都睡了晚上肯定要睡不著的。

「哎,出來了!出來了!」辦公室的門一開,就有人小聲的喊著。

一雙雙眼睛馬上都盯到門口。

「幹嘛不再辦公室里吃,出去還得坐車。」女孩子抱怨的聲音響起。

「你都睡了一上午了也不想活動活動?」男人的聲音似是無奈。

「什麼好活動的?」瓏五嘟囔著。

秦肅謙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髮,瓏五差點炸毛,秦肅謙趕緊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安撫她。

兩人走出辦公區下樓,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剛才,那個,是boss吧?」有人很遲疑的問。 生活助理瘋狂點頭:是呢是呢!

就是這個吃鯨的表情!

絕對不是一個人懷疑自己,看吧看吧,大家都懷疑了!

他頓時覺得平衡多了。

「我還從來沒見過boss這麼溫柔呢!」有小迷妹一臉痴迷的道。

眾人紛紛點頭,看來boss對這位未婚妻是真愛了。

瓏五和秦肅謙吃過飯就在外面的小路上散步,異國風情盡現在眼前。

「你不用去忙了?」瓏五不知道從哪摘了一朵小花,一瓣一瓣的揪著。

「工作永遠也做不完,哪有陪媳婦兒重要。」秦肅謙摟著他的腰說的認真。

瓏五抬頭看了看他,出差出幾天他還頓悟了?

「叮鈴鈴。」瓏五的手機鈴聲響了。

唐息柯?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幹什麼

「喂?」瓏五接起電話,那邊是一個女人,「你好!是唐息桐嗎?」

「我是,怎麼了?」瓏五道。

女人聲音顫抖,還帶著鼻音,「我是柯柯的朋友,你快來救救她吧。」

瓏五眉毛微促:「你慢慢說,說清楚。」

女人估計真是嚇壞了,話說的顛三倒四的。

瓏五聽了半天才聽明白,唐息柯和朋友出去,不知怎麼的就被一個小混混看上了。

小混混想要調戲唐息柯,但唐息柯就是在瓏五面前蠢了點,在外面她絕對是有脾氣的。

那小混混也是言語不幹凈,動手動腳的想沾點便宜。

於是唐唐息柯就把人給打了。

誰知道這小混混的大哥是混黑的,小混混不爽,偷偷叫了人。

唐息柯一個女生,對付個小混混已經是算厲害的了,再對付混黑的就為難她了。

瓏五問了地方和對方的特徵,當即給給馮總打過去電話,什麼英雄救美,她現在都不在國內救個球啊!

馮總半夜接到電話差點從床上蹦起來,連睡衣都來不及換就跑出去了。

馮總這些年能一直生意做的安穩,就算不涉黑,也少不了認識些人。

馬上就派人出去了。

「老馮,柯柯……」唐小姑六神無主的揪著馮總的衣服。

「沒事老婆,你放心,咱們丫頭吉人天相,肯定不會有事的。」馮總安慰著她,也是安慰著自己。

沒一會兒,和唐息柯一起出去的女生被呆了回來。

瓏五在電話里問不太清楚,馮總仔細一問才知道,唐息柯今天居然是和馮系麟一起出去的。

「那個死小子呢!讓他給我滾回來!」馮總朝著管家咆哮。

「是,我馬上就通知少爺。」管家飛也似的跑出去。

通知了馮總,瓏五也沒閑著,掏出平板一通操作,期間打了好幾個電話出去。

「喂,人找到了嗎?」瓏五關掉平板,「嗯……好我知道了,先把人送到醫院去,再給馮總打電話吧,我明天就回去。」

瓏五掛了電話,秦肅謙湊過來摟著她,「我和你一起回去。」

瓏五抬起頭:「你工作做完了?」

「沒有,還有一點後續,留下他們就能辦好。」秦肅謙很誠實。

「嗯。」瓏五也沒拒絕,他這麼大個人了,有自己的判斷。

「她情況怎麼樣?」秦肅謙聽到她說讓人送醫院了。

瓏五搖頭:「不太好。」

具體事情經過她還不知道,但唐息柯被打斷了一條腿,腹部中了一刀,很可能傷到要害。

馮家。

馮系麟火急火燎的回到家,家裡燈火通明,客廳外面好多人匆匆忙忙的來回的忙著。

「爸!」馮系麟衝進屋,「小妹呢!找到了嗎?」

「你還好意思說!」馮總眼睛都紅了,「你妹妹出事你到哪去了!」

「我……」馮系麟語塞。

「馮系麟我告訴你,你妹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踏馬就給我滾!」馮總指著他的鼻子罵。

「找到了!」管家跑進來,把電話遞給馮總,他趕緊接過來,唐小姑和馮系麟也不顧剛才的事都忙湊過來。

電話是瓏五的人打的,因為這次事發突然,他們沒有把唐息柯帶到特背偏遠的地方,所以瓏五才第一個找到她。

「馮總,具體情況就不在電話里說了,請您馬上到中心醫院來。」

唐小姑一聽就慌了,多虧馮總眼疾手快的接住她,她才沒跌在地上。

管家那邊已經跑出去喊司機了。

到了中心醫院,看著手術室那紅紅的「急救中」,唐小姑再也忍不住了,撲到馮總懷裡,嗚嗚的哭了起來。

馮總眼睛里也是強忍的淚水。

馮系麟扶著牆才勉強站穩。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他們才分開幾個小時而已。

他從來沒像現在這麼後悔讓她一個人回去。

第二天瓏五晚上到的時候,唐息柯還在重症監護室沒出來。

馮家人都在外面等著,生怕下一刻她就不在了。

魏夫人和唐息哲也都在。

瓏五一直有人彙報,知道情況。

「桐桐……」唐小姑見到瓏五再次留下眼淚,走過來把她抱在懷裡,彷彿這樣可以抱住自己的孩子一樣。

「小姑。」瓏五安撫的拍了拍她的後背。

「老婆。」馮總把她接過來。

瓏五輕輕拉起她的手,看著她的眼睛:「小姑,相信,她不會有事。我不會讓她有事。」

瓏五語氣平靜卻堅定,那麼肯定的話,連醫生都不敢說,可她此刻說出來,唐小姑卻忽然覺得無盡的絕望里有了一絲光芒。

馮總都被她堅定的目光鎮住了:「對老婆,我們的孩子那麼堅強,她不會有事。」

瓏五的堅定彷彿一下子給他們吃了一劑定心丸。

瓏五換了身衣服,推開門進去。

「桐桐……」魏柔然叫了她一聲。

「伯母。」秦肅謙拉住她,「相信息兒,她不會害唐息柯,不會有事的。」

瓏五在裡面待了半個多小時才出來,秦肅謙第一個迎上去,她摘下口罩:「去叫醫生吧,她醒了。」

……小劇場分隔符……

馮總:為什麼我沒有名字?

唐小姑:我還沒有名字呢你要什麼名字,你要上天是不是?

大唐之神童降臨 馮總:不是,不是,老婆你聽我解釋……

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