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知道了?」

「嗯,我之前就有些猜測,之後就是大古告訴我的。」

林晨聽她這麼一說,便也沒有再隱瞞。他將他去了捷德的世界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居間惠,當然,林晨除去了中間一些關於系統的事情。

身份暴露就暴露,但是系統屬於林晨的最大的秘密,他暫時還不想告訴居間惠。

城市的另一個屋子內,一身黑衣的男子正端著一桶速食麵津津有味的吃著。

黑衣人目光看著筆記本電腦一動不動,裡面正播放著賽羅和迪迦奧特曼在機械島戰鬥的畫面。

黑衣人吃完最後一口面后,又端起裝速食麵的桶喝了一口湯。

黑衣人心滿意足的擦了擦嘴角的油漬,感嘆的說道:

「果然,速食麵是這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

當黑衣人擦完嘴,整個人氣質一變,全身彷彿散發著冰冷的氣息。

黑衣人將視頻暫停,視頻里只剩下賽羅的畫面。

黑衣人眼神陰狠,語氣冰冷的說道:

「原來你沒死啊,那接下來我無聊的生活又會變得走有趣了。」

自從賽羅消失后,黑衣人便沒有再出現出現過。即使居間惠安排了不少人員搜索黑衣人的蹤跡,但是黑衣人就像失蹤了一般,根本找不到一點關於他的消息。

晚上,林晨和居間惠兩人相擁而眠,兩人說話一直說到半夜。各自說了在沒有對方的日子裡,是有多麼的想念著對方。

第二天,林晨起床時,居間惠還在熟睡。

並不是居間惠沒有早起,而是林晨起的太早了,現在才早上的四點半。

林晨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上次系統改造過他的身體后,他即使一晚上不睡覺,第二天還是精力充沛。

林晨洗漱好后,便還上了運動服,準備出去鍛煉身體去。

運動服緊緊的包裹著林晨的身體,勾勒出林晨發的肌肉。

凌晨四點半,街道上根本空無一人。

可是,林晨跑了沒多久,他前面出現了一個穿著藍白相間背心和短褲的女子,女子的頭髮還有一簇頭髮是藍色的。

如果是平時,林晨倒不會在意什麼。

但是現在是凌晨四點半左右,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穿著怪異,而且右手上戴著一個類似於手銬的東西,走在街上,這不得不引起林晨的注意。

大概是因為林晨看的太久,那女子低下了頭,快速的從林晨走過。

林晨覺得奇怪,但是也沒有多想,現在的年輕人玩Cosplay的太多了,也許應該是跟朋友玩的太晚,現在才回家。

可是就在林晨準備繼續跑步時,一個男子男子又從他身邊快速跑過。

他跑去的方向,正是女子離開的方向。 「他們是誰?」林長生眉頭微蹙,察覺到危險的氣息。

從車上下來幾個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的。

「把這個女人留下,你可以滾了。」

為首的一名男子冷聲喝道,對此,林長生只是回以冷笑。

「你做夢。」

話音剛落,那既然便惱羞成怒地向他衝來,為首的人速度很快,低着頭,忽然背手抽刀直戳二人。

林長生反應很快,手擋匕首,提起腳踹向面前人,轟然倒下。

「好大的膽子。」

林長生很是生氣,這些人他曾見過,看來是沒有給他們教訓夠。

前面的人倒下直摔在眾人面前的障礙物,後面敞開的車門緊接着又跟上一名蒙臉人士,帶着匕首戳了進來。

「讓我來。」

林長生正愁著剛才自己打的不夠呢,剛好這些人就撞槍口上。

蒙臉男算是倒霉人士,林長生兩手接三腳的連續攻擊下,脆骨聲傳出,幾下把蒙臉男打趴地上。

剛好把兩人疊了起來。

「不是很耐打啊。」

說着,林長生提起一個蒙臉男,想要逼問,手剛拿起,沒想到兩人都沒有了生氣。

小美慌慌張張地探出頭來,觀看對方的情況。

「不用看了,都死了。」

林長生出聲道。

很顯然,他看出來這倆人跟先前敵人派來的殺手是一樣的,現在任務失敗,吞毒身亡。

前幾天剛打退一波現在又來一次,這群人是把我林長生當軟柿子捏么?

其餘兩人暗地出手,速度很快,這些人自然就承接了他們的怒氣,小美都沒有感受到,兩名蒙面男自然也是比上一批人員還慘。

渾身筋骨脆斷,體內生機全無。

「這些人跟那個傢伙是一夥的,是來刺殺你的吧?」

林長生攥緊了拳頭,他們居然屢次打起了小美的主意。

「嗯,應該是我爸爸以前的敵人。」

不難猜出,地上躺着的兩個,跟前面遇見的殺手一樣,都是同一批人。

「這群人身上手腕都有特殊的印記。」

林長生仔細翻查地上的兩人,在手腕上翻出這個印記。

林長生表情生動,演的很逼真,看起來就跟真的一樣。

小美趕忙上前護住林長生的腦袋,抱着用責怪的眼神指責敵人。

「打死就打死了嘛,總裁不是說了自己沒有用力嗎,你這麼盯着他幹什麼。」

說歸說小美的表情可沒有一絲絲的責備,反而是得意的面孔。

林長生可不清楚她的想法,真的以為小美是想保護自己,頭埋進去沒有探出來。

敵人白了小美一眼,這女人真的是比自己還能演。

「好啦,總裁你喝醉了哦,待會別開車了。」

林長生剛還埋在小美的懷裏,感受到了溫暖不願出來,腦海沒有任何的反應。

小美把林長生抬到椅子上,捏了捏他的小臉蛋,很是可愛。

「沒有,我沒有醉,你也不要責怪啦,她也是為了我好。」

林長生喝醉了都還在思考着爭辯兩句,並且雙手握住小美的嫩手,滿眼真誠。

小美被林長生的動作嚇了一跳,還沒等她做出下一步反應,林長生的腦袋已經有些困了,回到車上睡了下來。

林長生臉色沒有多大的波動,內心卻是滿滿的暖意。

既然總裁趴了,就由我來開車吧,小美將林長生送回了住處,一夜無話。

第二天,林長生一大早便醒來了。

同樣起身的小美拿起放在桌上的紅酒杯搖晃起來,嘴角掩不住的笑意。

「怎麼一大早就喝酒?」

「這是一種情趣!」小美眨眨眼睛,嬌呼道。

「繼續說昨天的事情吧,我們還沒說完呢。」

小美收起了玩味,認真的和林長生討論昨晚沒聊完的話題。

「我也查到了敵人的住所,資金流向,跟蹤了有一段時間,他們是有生意的利益。」

林長生斟酌半響,緩緩的說出了自己探查到的情報,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昨晚的酒精大部分已經消散了,但還是對自己有一定的影響。

「我知道,是不是跟他最近接的項目有關係。」

小美很是敏銳,通過林長生的一句話就可以猜出後面的大致情況。

「沒有,我剛開始也是這樣子認為的,但後面我去查的時候,他的身邊包括項目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那麼你認為他們是在做什麼交易。」

小美眯起眼神,思索着什麼。

「公司現在還有什麼項目在他們的手上呢?」

敵人能掌握的情況有限,既然已經猜測到了和他對接的國家是哪個,那麼再慢慢的往下推敲,說不定可以推出來。

「他身為公司董事,經手他的項目實在是太多了,況且也不一定經過他的手。」

小美抿了一口紅酒繼續說道。

「那要儘快出手了,不然的話,讓他們得逞肯定是做出更多對我們不利的事情。」她有些焦慮。

「我在公司這邊會去查他們的項目,並且從中篩選出有利的情報出來。」

小美斟酌半響,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

林長生抬起頭,露出了自己的笑容。

「哦?那就是對我沒信心了?」

小美一聽,沒好氣的說道,表達自己的不滿。

「怎麼可能,我不放心,我要保護好你的。」

林長生抬起自己的拳頭,向前揮動兩拳接着說道。

「我的實力,保護你這個大美女應該不過分吧。」

說完擺了一個帥氣的姿勢,耍著酷給小美看。

噗嗤,林長生的動作逗笑了小美,還揪起林長生的耳朵,沖着他的耳朵沒好氣的說道。

「哎呀,總裁,我好像有聽到有人喊我大美女,是誰呀!」

說着,小美走向窗戶,四處張望,似乎要找喊自己的人。

「我說的就是你!」

在林長生的呼喊和掙紮下,小美也紅潤了臉。

「好了,我也是逗你玩的。」

小美神色淡然。

「既然你要去,我也不攔著,但一定要注意安全。」林長生再次囑咐道。

「嗯,我會的。」

小美沒有這麼小氣,對於剛才的玩鬧反倒很是開心,畢竟他們的感情還有些生疏,這次能拉近大家的距離,這才是自己的想法。

說着,還在一旁揉着自己的耳朵,撇了一眼林長生。。 「包含上面撥下來的預算,稅收,全部被城守給吞了,全用來中飽私囊及養活他的私軍,」白起道。

葉缺皺起眉頭,永安的情況並不如他想象的好,仲達接著道:「不只這些還包含了內政建設等物質資全都被他吞了,而且他暗地裡還勾結了一個幫派向民眾搜括黑錢,一層層的撥皮,」

葉缺獨自想了一下,漸漸的笑容浮現了在他的臉上,白起兩人感覺到一股淡淡的讓人無法抵抗的氣勢自他身上散了出來,光這股氣勢就讓兩人感覺到坐在他們面前的二十歲左右的年輕都統相當的不簡單,讓他們動都不敢動漸漸的氣勢似乎越來越強,到最後兩人已運起門氣保護著自己。

最後當葉缺抬起頭時這股氣勢頓時消失了,葉缺道:「衛寮。」當白起兩人咸到莫名奇妙時,在他們面前一個人突然出現在他閃的面前道:「是大哥,」葉缺在他耳邊吩咐了幾句后,衛寮就走了出去。

兩人還在震驚剛才那人的高明的身法,連怎麼出現的都不知道,而葉缺已開口了:「現在我們來討論一下今後我們該做的事…」

經過了一晚的討論后,兩人就離開了總兵府,看他們臉上興奮的樣子,就知道葉缺的計劃讓他們相當的高興,葉缺知道這兩個人是汗濁的永安中做大事的料,經過一夜的深該讓白起兩人折服葉缺的膽識與智慧,而也讓葉缺知道這兩人的能力在那裡。

白起是一個能力相當卓越的領軍人物勇猛無比但只局限於戰術方面,但是仲達就是一個以全面戰略性的考量的將領。

隔天永安城的兵役司就發出募兵公告,尤其是其中的津貼相當的優厚,同時在軍營內葉缺舉行了一次全軍的測試,沒有通過了即以不適任退伍。

第一關體力測驗,第二關耐力測驗,光這兩項全軍五千人就幾乎全被刷掉,只留下約五百人左右,就五百人還是白起所部士兵。其他的士兵就被迫退伍,當然也有人要聚眾惹事的,但是在羽星,蒼風,端木,雷傑五人的「溫柔」的勸說下就平息了下來。

而其中願意工作的,葉缺從優幫助他們從事各行各業,其中五百人從事農事方面,在永安城附近有著太多的荒田,其他四千人就編製到雜役,幫忙城池的擴建修補,而全都被兵役司造冊列管,農事方面的人員收成時須上繳六成,其餘四成自己留來報名當兵的雖然不多但是同樣得經過體力及耐力的測驗。軍事方面由白起及仲達負責,一切正如火如途的展開。

同時葉缺帶著仲達提供的證據,前去城守府抓人,跟他去的還有羽,星,衛療等十多人,而蒼風,雷傑,端木三人則協同白起及仲達,奇傑則是協同袁風,袁徹兩人帶領著五百已繼承虎豹騎繼甲的年輕入從迴風谷趕來,當葉缺他們來到城中半路時,就被一群做私軍打扮的人給圍住了,其中走出一群人,有很多人葉缺早上才見過他們,他們就是永安城的各司的首長,其中一個被簇擁的胖子就是城守吳能,他的身形就象是一個特大號的球形物體,長的一付色迷迷的樣子,一看就是昏庸無能,就是打死葉缺他也不相信他會是個好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