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

他震驚了!

而這樣的震驚,是致命的!

因為這是一場生死自負的決鬥,所以一旦分神,意味著的往往就是死亡。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看似很漫長,但是從楊猛出手算起,直到現在也不過僅僅是不足一息的時間而已!

與此同時,韓靖也喊出了劍訣的最後一個字:「滅!」

轟隆隆……

剎那裡,數以萬計的凌厲冷劍瞬間從光劍里向下向前轟出,每一道都如同冰片一般晶瑩,每一道都帶著閃電般的速度。

而後無數道的冷厲劍氣瞬間匯合,一道道如同倒置冰凌的劍氣向下籠罩而來!

範圍內,眾生凍結!

萬物……

寂滅!

……

「這這這……這是聖階神通!」

另外一邊,斗場一端那最為奢華和神聖的雅間里,東雷猛地站起來了,震驚著,沉思著,最後發出了一聲難以抑制的狂笑:「就是他了就是他了……」

如果此時此刻韓靖就在這裡,必定會聽到那兩個字——聖階!

聖階,真正天外的武道強者都知道的兩個字!

代表著神通之術高低強弱劃分的兩個字!

東雷,居然知曉!


… 「一隻手,一式劍招,一個人……」

「他真的做到了!」

「娘啊,這一定是夢……」

金色大道內,無數的武者震驚了:以韓靖和心藥為中心線,在他們身後的空間一切如常,即便是距離韓靖僅僅是數丈而已的那些傷者,也沒有再受到任何的傷害;但是另外一邊,一切都封凍了!

楊猛依舊手握長劍地懸停著,但渾身已經潔白無瑕,彷彿是冰雕一般……

在他身後,那張大網同樣掛滿了冰凌,內里所有人也都被冰封了起來,有人倒也還能稍稍掙扎一些,卻不知道更多人到底是生是死!

「韓……韓少……你……你把他們……」在韓靖身邊,心藥的面色一片慘白:「都殺了?」

聞言,韓靖沒有直接回答什麼,而是收回凡生劍,一掌轟出。

轟……

僅僅是輕描淡寫的一掌,只見掌風所過隨即一分為二,以大網的中心點開始,直接將冰封的大網轟得支離破碎,漫天的晶瑩冰凌當中,所有大網當中的武者包括楊猛都被這股掌風向著兩邊推了出去。

如此一來,如果是不知道先前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武者看到這一切,或者還會以為金色大道里居然有著如此數十個栩栩如生的冰雕了!

「他們還活著,只是需要一些時間並且看各自的實力才能解凍!」

輕輕說著,韓靖一步踏出:「至少,暫時我沒有什麼理由殺死他們,所以他們不必死!」

這就是原因——暫時沒有理由,所以不殺!

如果是敵人,豈不是已經全部死亡了嗎?

聽到這一切,無數人再次振顫起來,望著韓靖的背影,如同看到了魔鬼一般。


「走……我們也走!」

不過還是有人猛醒了!

於是那些先前已經絕望,以為自己無法向前了的武者們紛紛化作了一道道的驚鴻,跟著韓靖向前沖了出去。

……

這一關的結局,毫無懸念!

當韓靖帶著心藥來到了金色大道的盡頭,這裡只有兩百多名七星或者八星帝國的武者而已。

他們看到了韓靖和心藥時均是震驚無比,想不通為什麼楊猛會放了這兩個傢伙進來。

但是很快的,他們又看到了越來越多不屬於他們「盟友」的武者衝進來了!

而後……

那些想要憑藉自己的身份背景而獲得成績的七星八星帝國的陽實境武者,全部淘汰!

也包括了楊猛等人!

如此一來,這一關最終獲得晉級資格的,七星和八星帝國的武者佔據了兩百多個席位;六星和五星帝國的武者反而佔據了近七百個席位,至於資格戰上殺上來的武者,也獲得了七十多個席位!

如此比例,前所未有!

但是那名先前跟隨心藥和新林一起來的東林帝國黃姓男子,依舊被淘汰了!

……

「是他……」

「可惡啊!」

最終即便是所有高級別帝國的武者都知道為什麼他們的機會會破產,但也沒有人敢於真正地站出來。

因為韓靖一人之力就滅殺了夏侯寬,重創了楊猛等數十名強者,這樣的實力……他們無人敢於挑戰!

所以即便是憤怒和恨,高級別帝國的武者也只能掩飾著!

但不管怎麼說,選拔戰還得繼續。

因為就在這金色大道的盡頭處,沒人看得到東宮的建築,也看不到外界的天地——這裡,還是東宮強者構築的幻境。

在這裡,只有一片雷霆閃閃的天地,中間屹立著一尊雷霆一般顏色的高塔,巍峨並且雄壯無比!

「這就是第二關,升龍台!」

此刻,一名白袍長老已經威嚴地站在了高塔下入口處的平台上,威嚴地說道:「每人有兩次機會,兩次機會中至少有一次進入到了第三層,則算作通過考核,可以進入第三關神隕界!」

……

原來這就是選拔戰的第二關——升龍台!

這升龍台如同一座寶塔,內里一共分作九台:第一台,雷葬;第二台:炎雷拳;第三台,奔雷腿;第四台,雷神劍;第五台,金雷戰戟;第六台,雷霆颶風;第七台,青銅雷獸;第八台,白銀雷獸;第九台,雷心……

按照東宮選拔戰的規定,任何參加選拔戰並且進入到第二關的弟子,都有兩次機會去闖升龍台。

如果兩次中最好的成績僅僅是第一台或者第二台,則這名弟子淘汰出局,不能進入選拔戰第三關神隕界!

而那些兩次機會中只要任何一次進入到了第三台的弟子,就可以獲得一枚玄階九品的丹藥作為獎勵,同時還能夠獲得一串東宮手鏈。

東宮手鏈上面只有三枚珠子而已:捏碎第一枚珠子,武者可以瞬間進入到神隕界;而第二枚珠子則會記錄這名弟子在神隕界內的位置以及所獲得的戰績;至於第三枚珠子,一旦捏碎,可以瞬間將這名弟子瞬移回東宮!

這也就是說,只要是闖到了第三關,任何弟子都可以選擇繼續再闖,或者立即進入神隕界!

當然了,實力較強的弟子一般都還會繼續向上衝擊!

這樣做,是因為闖過的升龍台越多,所得賞賜也會越多!

例如成功闖到了第四台,就可以獲得地階一品的丹藥一枚以及一些金幣和更少的靈石,別的跟先前相同;

闖到了第五台的弟子則可以直接成為宮金袍長老,別的獎勵和第四台相同;

到了第六台,成功的弟子直接成為宮內白袍長老,獲得地階四品丹藥一枚,除此之外可以獲得更多的靈石,其他跟第五台相同;

到第七台的話,成功的弟子直接成為紫袍長老,可以獲得青銅雷獸一頭,地階六品丹藥一枚,別的跟第六台相同;

至於第八台,幾乎很少有人能夠成功闖入了。

而且一旦成功的話,弟子可以獲得白銀雷獸一頭,地階七品丹藥一枚,得到賞賜的五星帝國十個以及六星帝國一個!

同時,闖過第八台的弟子,直接成為東宮副宮主,獲得東宮最好的也是全力的栽培!

……

此刻聽完了白袍長老的介紹,無數武者已經躍躍欲試了。

韓靖也上前一步,抱拳問道:「如果是進入到了第九台呢?」

是的,剛才白袍長老的介紹里,沒有說成功闖入第九台的弟子可以獲得什麼樣的賞賜和造化!

所以此刻韓靖的話語一出,四周頓時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有人望著韓靖是滿臉震撼和崇拜之色,有人望著韓靖的時候一臉的譏諷和冷嘲。

果然,白袍長老也望向了韓靖,淡漠一笑,說道:「從升龍台存在以來,從未有人進入過第九台,更別說是選拔戰當中了!甚至於……第八台在歷史上也僅僅有一名先輩成功過,但剛剛成功,他便放棄了進入第九台的機會!」

「是嗎?」

韓靖淡淡一笑,已然一步踏出!

見狀,心藥伸出一隻手臂,焦急喊道:「韓靖等等……」

… 心藥是想告訴韓靖一些事情,但韓靖已然躍入了升龍台的入口處,身影一陣虛幻,消失在了一片漣漪當中!

他不在乎賞賜的丹藥、長老的身份以及同樣是賞賜的帝國,他在乎的是特赦令,以及那個「第九台從未有人進入過」!

特赦令,是為了東方世家!

同時也是為了其他可能出現的危機:若是一切順利,韓靖相信自己可以獲得至少一章特赦令,再加上詔無極的,到時候他可以更加從容地應對一切風雲幻變!

至於第九台……


他不知道內里會有什麼樣的風暴和殺劫,也不知道內里會有什麼樣的造化和寶物!

哪怕很多時候「好奇都會殺死貓」,但韓靖本就是「逆天而修」,「向死而生」的事情是他經常做的,所以他相信「富貴險中求」的道理!

現在他也成為了這一次選拔戰中第一個進入升龍台的武者。目標也早就被他暗中定在了第九台上!

看到韓靖的身影消失在了漣漪當中,不少人也躍躍欲試起來,似乎就要腳尖一點凌空而出。

但某人的一句話,提醒了大家:「我們不如先看看他到底能夠衝到第幾台吧?」

是啊……

這一關沒有時間限制,既然如此,大家何不先看看韓靖的表現呢?

下一刻,再沒有人向前躍出!

心藥望著那入口處的漣漪,雙手抱拳放在了胸前:「韓靖……你不要有事啊!」

……

辟嚓!

轟隆隆……

「這就是第一台?雷葬!」

此時此刻,韓靖的白衫已然因為某些事物而改變了顏色,變得金光閃閃,變得耀眼璀璨起來。

因為現在的他就站在了一片暗黑色的虛無平面當中,在他身體的前後左右都是相同的深邃和虛無,彷彿無邊無際,寧靜而孤獨。

但是在他的頂上,天際卻是一片由萬千道雷霆交織而成的大網,內里的雷霆相互撞擊著、吞噬和融合著,一聲聲震人心魄的巨響接連不斷,更是散發著兇猛絕倫的威勢。

偶爾一道道驚雷劈下都如同一道道的利劍般,瞬間在天際當中勾勒出了一條赤金色的軌跡,而後轟落在了暗黑深邃的平面上,爆出一團團驚世駭俗的蘑菇雲!

「這是雷霆之力!五行外,風雨雷電中的雷霆之力!」

以前世的閱歷,韓靖知道天地靈氣可能以無數種形式存在著,最基本的就是五行元素——金木水火土!

其次還有風雨雷電等等形式,也會蘊含著浩瀚無窮的天地靈氣!

這些元素,都是人族武者變強所需的天地靈氣。

「呼……果然很強!」

感受到了無邊無際的雷霆威勢,韓靖暗暗贊了一句,卻沒有打算在這裡將雷霆之力吞噬熔煉為己用。

因為他要前往更高的升龍台。

至於衝進去會有雷霆的考驗?

何懼?

所以心念一定,只見他瞬間將實力催逼到了問虛七境水準,而後一步向著某個遙遠的方向衝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