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羅驚訝。

姜小凡斜了他一眼,道:「要不,你追上去試一試?」

秦羅:「……」 秦羅自然是不可能衝上去試一試的,他又不是白痴,最主要的是,他確實在那些詭異凶物身上感覺到了可怕的威脅,本能的覺得有危險。

「走吧,小心一些。」

姜小凡道。

他和秦羅朝著這片朦朧星空的深處走去,小冥龍和閃電鳥趴在姜小凡肩頭,一左一右的瞪著大眼睛,警惕的戒備著四周。

「總覺得這地方很滲人。」


秦羅縮了縮脖子。

四周一片漆黑,縱然是羅天級強者也難以看清多遠。

「喀!」

一道黑色閃電從遠處衝來,驚的兩人兩獸寒毛都倒豎了起來,姜小凡一把抓著秦羅將之丟出,同一時間踩著幻神步橫移出去千百丈遠,堪堪躲避了開來。

只是,他的腹部卻漸漸被血跡染紅。

「小子你受傷了?!」

秦羅震驚。

他不知道剛才那道黑色閃電是什麼,但是卻很清楚姜小凡的肉身有多麼可怕。剛才的那道閃電並沒有擊中姜小凡,他親眼看到姜小凡躲避了開來,但是,但是現在,姜小凡居然受傷了?

這說明了什麼?

「轟!」

極為遙遠的地方,黑色閃電劃過去的方向,沉悶的爆鳴聲響起,一道以肉眼可見的幽黑光波擴散開來,破滅一切。姜小凡和秦羅看到了之前從他們旁邊飛過的那群可怕凶物,在這等光波下,它們全部粉碎了。

「噝!」秦羅倒吸冷氣,眼珠子差點沒有瞪出來。他望著姜小凡,抬起的右手有些哆嗦,指著遠方道:「那……那些就是你說的可怕凶物?」

「相對而言。」

姜小凡無聲點頭,額前也滑過一滴豆大的冷汗。

他的體魄很強大,那些如同蚊子般的詭異生物也確實很可怕,但是此刻,這一切都成為了襯托,將那道黑色閃電襯托的絕世恐怖。

「要是被這玩意擊中,半步聖天也得變成渣吧?」

秦羅咽了一口唾液。

「十之八九。」

姜小凡道。

兩人怔在原地望著前方,臉色有些蒼白,連姜小凡都不例外。在他肩頭,小冥龍瞪大了雙眼,緊緊的拽著姜小凡的頭髮,一臉的緊張。

「嗖!」

一縷微響自前方傳來,驚的兩人兩獸同時變色。

「閃!」

姜小凡和秦羅同時大叫,以最快的速度朝著旁邊橫移千丈遠,這之後,一道黑色閃電從剛才的地方衝過,貫穿出一條巨大的星空通道,連混沌光都溢了出來。

望著這一幕,連小冥龍都叫了起來。

「我去,這是玩命啊小子,強烈建議撤退先!」

秦羅舉手道。

「瞧你那點出息!」

姜小凡罵道。

混沌聖殿他是肯定去不了的,這裡是唯一存在混沌之心的地域了,既然已經跨了進來,那他肯定不會後退。

「哥就說說而已。」

秦羅翻白眼。

黑色閃電確實很恐怖,兩人兩獸都能感覺到它的可怕,這一刻,姜小凡走在了最前方,將體內的星空撐了起來,覆蓋著秦羅,小冥龍和閃電鳥,小心前行。

「話說你小子居然是在演化一片星空!野心忒大了點吧?」

秦羅道。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姜小凡的這片星空,但是他卻依舊驚訝,因為這片星空太真實了,彷彿是一片無缺的宇宙般,令人心驚和震撼。

「閉嘴淫賊。」

姜小凡撇嘴。

秦羅:「我@#¥……」

小冥龍趴在姜小凡肩頭,大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前方,而後瞪得越來越大。

它扯了扯姜小凡的頭髮,另一隻爪子指向前方。

姜小凡順著小冥龍的爪子望過去,頓時嚇的冷汗直流。

「上帝啊!」

秦羅顫聲道。

前方,密集的黑色閃電壓來,這一次,它們的速度不算多麼快,但是卻組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電網,所過之處,萬物全部被毀掉了。

「沒辦法了。」

姜小凡眼中劃過一抹精芒。

他沒有過多的猶豫,直接祭出了神圖。

「好寶貝!」

秦羅眼睛頓時就亮了。

姜小凡持著神圖,絲毫也不在意前方的黑色電網,徑直衝擊而去。他的速度很快,因為他知道手中的神圖有多強,抵擋這裡的黑色閃電絕對沒有問題。

「哧!」

「哧!」

「哧!」

神圖與黑色閃電對碰,發出陣陣顫音。

姜小凡感覺到了阻力,對這黑色閃電的可怕程度又了解了幾分,不過,神圖畢竟是神圖,比聖兵還要強橫的聖物,儘管姜小凡的修為只在羅天六重天,但是要抵擋這些黑色閃電還是沒有問題的。

數十個呼吸后,衝來的電網崩碎,徹底消散。

「呼!」

他吐出一口濁氣。

旁邊,秦羅更是汗流浹背,感覺像是在死亡大門前走了一遭似的。

「還好有這東西。」

這貨使勁的拍著胸口。

……

這片星空原本有些昏暗,但是此刻,姜小凡祭出了神圖后,七彩霞光頓時照亮了四周,那股沉悶的壓抑感也似乎在一瞬間消散了許多。

他們朝著深處走去,途中又遭遇了數次危機,這些危機和他當初橫渡混沌天河時所面臨的那些險境相差無幾,都很可怕。不過,因為有神圖護體,這些危機雖然兇險,但是最終也擋不住兩人兩獸。

「前面有光?」

閃電鳥突然開口。

一行人抬頭,昏暗的星空,前方確確實實有一抹光亮傳了過來。雖然這抹光亮有些微弱,但是卻終究是光,比昏暗要好上太多太多。

「終於要走出這片沉悶的區域了!」

秦羅驚喜。


姜小凡斜了他一眼,道:「高興個什麼,這才只是開始而已,我們壓根就還沒有達到所謂的天坑,只不過快要走過天坑的外圍地域而已。」

這話一出,秦羅頓時泄氣了。

「說實話,哥真心不想去那破天坑,光是這兩個字就人一陣脊背發寒。」

他撇嘴道。

姜小凡懶得搭理他,以神圖開路,當先朝著前方走去。不久后,他們距離前方的光亮越來越近,終於在十數個呼吸後走出了這片昏暗星宇。

只是,這一瞬間,四周頓時變得死寂一片。

兩人兩獸,全部怔住了。

「這是……什麼啊!」

秦羅哆嗦道。

不同於之前的漆黑,眼前灰濛濛一片,殘破的星辰遍布四周,如同是破爛的石塊,到處都是坑坑窪窪。前方漂浮著無數大陸,細細觀看的話,這些大陸似乎都是殘缺的,彷彿是從一個整體上分離而下。

這些大陸四周,一個個黑洞時不時的出現,吞噬萬物,連光線都不例外。

「咕隆!」

一行人同時咽了一口唾液。

「先在外面探尋下,找到確切位置再行動。」

姜小凡道。

他散出神念,如同一張巨網朝著前方延伸而去,探索混沌之心的所在,然而讓他無奈的是,他的神念散發出去后頓時就變得混亂了起來,什麼都探尋不到。

他望向秦羅,後者攤了攤手,顯然結局一樣。

「只能進入尋找了。」

他盯著前方。

神圖盤旋在眾人頭頂,垂落下絲絲縷縷的七彩霞光,盯著前方,姜小凡的神色極為凝重。前方就是所謂的「天坑」了,如同是一片殘破的宇宙,此刻他還立在天坑之外,但是卻生出一股莫大的壓抑感。

「小心!」

他沉聲道,朝著前方走去。

神圖將眾人覆蓋在其中,儘管是一宗比聖兵還要強大的寶物,但是他的心情依然很沉重。畢竟,從混沌族修士的神識海中得到的關於天坑的信息太過可怕,連混沌王都不願踏入其中,可想而知其危險程度有多高。

他緩慢的跨步,步入所謂的天坑內。

「砰!」

突然,在他旁邊,秦羅如遭雷擊,直接軟到了下去,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甚至連呼吸都變得極為艱難,大口大口的喘息。

「淫賊你怎麼了?!」

姜小凡嚇了一跳。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他肩頭的閃電鳥跌落了下去,小冥龍緊緊抓著他的一撮黑髮,雖然沒有跌落下去,但是表情卻很難受,渾身鱗甲都失去了光澤。

「你們怎麼了?!」

姜小凡變色。

他什麼都沒有看到,沒有看到秦羅他們遭遇任何的攻擊,甚至於他連一絲危機都沒有感覺到,僅僅只是有一些壓抑而已,可是現在,一人兩獸卻是如此痛苦。


「小子,你……你沒感覺嗎?」

秦羅顫聲道。

這一瞬間,他感覺頭頂彷彿壓上了一片星空,沉重的令人喘不過氣來。這種感覺太真實了,他的渾身咕嘎都開始響了起來,劇痛難忍,動都不能動一下。

「沒有!」

姜小凡搖頭。

秦羅臉顯驚色,古怪的望著姜小凡。他想說點什麼,但是此刻的氣力卻是實在有限,大口的喘息,肌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血紅起來,血管都暴露了出來,青筋直跳。同一時間,閃電鳥和小冥龍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止不住的顫抖。

「小子,帶……帶我們出去先,動不了了。」

秦羅艱難道。

姜小凡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卻能夠感覺到一人兩獸的狀況很是不妙,似乎是受到了天坑內的某種影響,當下不敢遲疑,快速帶著他們往天坑外而去。 娜塔莎媚眼盯着面前這個一雙鷹眼的老頭子不覺全身發冷,這個邦達列夫可是西伯利亞軍事基地的最高統帥,深不可測的雙眸中隱藏着重重的殺氣。“娜塔莎小姐,你怎麼不跳舞?”邦達列夫噴着酒氣問。

娜塔莎故作鎮定的笑了笑,搖了搖頭。“你居然和那個中國特工能夠輕鬆的逃出牢房,那麼多鎖都關不住你們,難道你們會特異功能?”邦達列夫一手捏住娜塔莎的脖子,推在牆上冷冷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