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她沒有時間等下去了,這件事得儘快解決才行,像是不相信,真的就這麼簡單,「真的就一句話的事?」

「你放心,要你幫我做別的,我也怕你們惡劣的關係,連累我家樂樂娶不到賢妻。」她找人算過木兮的八字了,旺夫,絕對的旺夫,一定是跟紀澌鈞沒緣分,才旺不了紀澌鈞。

本來就對木兮有過多的虧欠,如今卻……

一臉愧疚自責的南老太太沒有顏面再說什麼,低頭看著自己手裡的玻璃杯。

「那你就早點休息吧,明天吃了早餐,我們就去找楚雲依那老太婆,你放心,我家樂樂不止優秀,生性溫和,人更是乖巧孝順,會對木兮好的。」

留了一句話就出來的湯老太太一想到,自己家樂樂的婚事,馬上就能解決了,開心到哼著小曲,剛把房門打開,就看到背靠在牆壁處在門旁的湯老爺子。

站在門口,聽完裡面談話內容的湯老爺子過去后,摟住湯老太太的肩膀,一臉替自己的小孫子打抱不平,「我看,這事還是算了吧,這個世界上,也不是只有木兮一個好女人,咱們再給樂樂物色物色。」

「木兮不止基因好,人品更好,最重要的是,賢良淑德,旺夫,拿下她這個孫媳婦,我是勢在必得。」瞥了眼旁邊欲言又止的湯老爺子,湯老太太冷哼了一聲,「怎麼,你怕那紀家二仔惱了,自己賠上湯氏也拿不下孫媳婦,還是覺得我眼光有問題?」

「看你說的什麼話,你才是湯氏的老闆你花自己的錢用自己的東西有什麼不行?更何況,那紀澌鈞現在已經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任憑他再怎麼有本事,都不是咱們的對手,既然你喜歡那個木兮,那我就算是拼了這條老命,我也得把她弄到咱們湯家來給你做孫媳婦。」

「老公,最疼人家的就是你了。」湯老太太一臉笑容依偎在湯老爺子的懷裡,「你啊,跟年輕的時候一樣,還是一樣的有魄力,又迷人,那個紀家二仔算什麼,正所謂,姜還是老的辣,他豈是你的對手。」

被愛妻誇獎的湯老爺子,一臉驕傲,單手背在身後,「我縱橫商界的時候,紀澌鈞他媽還沒出生呢。」

湯老太太趁勢為湯老爺子壯信心,「就是,我家老頭子是誰,紀澌鈞他媽還沒出生的時候,你就是赫赫有名的湯氏集團掌門人。」

「遇上你,就是他紀澌鈞的世界末日,他要不識趣,你就讓他見識一下你的厲害。」 大雨依舊狂瀉,各地的自然災害不絕,尤其是莫名的地域變換,讓人心慌。

饒是華夏大地,各地都混亂不已,好在修士高手數量眾多,上千名宗師境高手飛上高空,各地的偵緝局出動,全力救助,穩住局面。

而與此同時,地球各地的修鍊者高手動了起來。

四大異境同時出現,這是一場硬仗,因為不知道其中到底有多少危險。

這一日,人皇林楠傳下命令,邀請各大秘境小世界參與到四大秘境的清繳行動之中,最終秘境內的資源將會通過功勞大小分配。

頓時,大量的秘境小世界高手踴躍報名。

四大秘境小世界,歐洲兩大神庭負責一座,華夏直接負責其中兩座!

最後一座,阿薩德神庭和華夏共同派出高手。

所需的高手自然不少。

江南異境口,西南異境口,再度聚集了超過十萬的修士大軍,同時在廣市邊緣,華夏第三座異境口附近,同樣聚集了數十萬的大軍。

而今,華夏修鍊者近百萬。

一經調動,第一時間完全聚集,保家衛國。

除此之外,各大秘境小世界報名參與這一戰的化靈境高手達到十二位,再加上林楠以及魏慶等四人,足足十七位化靈境強者,這也是林楠此刻的底氣。

尊者境,五百多位!

宗師境,更是不用說,達到兩千位!

修鍊者,都需要資源,而地球此刻的資源並不太多,反觀異境內的資源是最多的。

參與圍剿之戰,既可以磨練,又可以得到大量的戰功,大量的天材地寶,無數修士高手都願意參與其中。

如此數量的高手,鎮壓兩大異境搓搓有餘。

廣市異境被華夏名為南方異境或者是三號異境,林楠親自帶來六位化靈境高手坐鎮,澳洲那邊派遣八位化靈境,再加上澳洲本土一位,便是九位。

非洲那邊,派遣三位化靈境強者,再加上阿薩德神庭的高手,本土的一位化靈境,擋住也沒有問題。

頓時,哪怕是冒著狂風暴雨,華夏大軍開動了起來。

南方異境這邊還好,本就在華夏之地,短短時間內各自物資人員全部到位,早已圍的密不透風,華夏對於異境的防護,早已有著心得,林楠親自坐鎮,更是給予巨大的底氣。

澳洲異境,華夏派出二十萬修士大軍!

八大化靈境高手,以段恆為首,超過兩百位尊者境高手,一千位宗師境高手,大修士達到五萬,其他都是普通修士以及內功修鍊者。

非洲異境,華夏派出十萬修士大軍。

三大化靈境高手,魏慶為首,尊者境也達到兩百位,宗師境過千人。

算下來,華夏大地留下來的力量反而最弱。

然而正因為有人皇林楠的親自坐鎮,反而是最穩妥之地。

浩浩蕩蕩的大軍出動,江南異境口,西南異境口,兩座虛空神殿直接帶著華夏大軍出征。

這一點,是世界其他各國都無法媲美的。

現階段,世界各地空中不安全,海中更是如此,動則有強大妖獸出現,飛機會被擊毀,戰艦被擊沉,防不勝防。

哪怕是之前軍事力量最強大的歐洲米國,此刻的航母大軍早已停在港口不敢出沒。

但是虛空神殿不懼分毫。

雖然飛行之時消耗巨大,一次可能要上千萬點靈氣值的消耗,但林楠財大氣粗,不在乎。

一次性哪怕是二十萬人也照樣極速飛行,趕往澳洲大地,趕往非洲大地。

然後,兩座虛空神殿坐鎮虛空,給兩大異境再度多了一層保護。

兩大神庭這次也終於拿出了好東西,首次亮出了超級武器,黑科技的產物,超級大飛機,一次性能乘坐上千人,有尊者境宗師境高手在兩盤護航。

同樣開始布置起來。

大量的高手調配。

阿薩德神庭更是調集了不少高手趕往非洲異境口。

除此之外,除去華夏大地之外的不少秘境小世界高手也踴躍報名參與這次的大戰。

和華夏高手的想法一樣,爭奪資源!

華夏兩座異境,歐洲異境,東海異境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明白了資源的情況,異境對他們而言都是寶山,哪怕是有些危險,但也必須冒險。

只有資源足夠,他們才能更強大,才能快速成長。

他們雖然躲在秘境小世界之中,但各家日子都不好過,秘境小世界要枯竭了,並沒有多少資源了。

而今,他們要做的就是收集。

然後找林楠兌換!

甚至因為這件事,林楠這邊的業務量也大了不少,很多秘境小世界的化靈境尊者境高手親自趕到華夏,找到林楠,以大量的天材地寶,或者是某些極其珍貴之物兌換須彌戒指!

沒辦法,沒有須彌戒指,哪怕是空有寶山,他們又能拿多少?

這東西,唯獨林楠擁有!

如此大規模的出動,自然瞞不過無數民眾,從災難爆發之際開始,很多人便猜到了這個結果。

地球上之前的四座異境出現,每次都伴隨著這種天災。

而今,更嚴重一些。

好在,人皇出聲了,聲音傳出上萬里,甚至更遠處無數心中虔誠之人也『看』到了人皇聲音,聽到人皇的聲音,讓他們稍稍放心一些。

「以前,軍隊守護各國,而今我輩修士守護整個地球,我們不死,地球牢不可破!」

這是人皇的聲音,一時間再度讓人皇林楠圈粉無數!

三日後,天氣放晴,終見陽光,無數民眾走出家門,看向這個熟悉而又帶著一絲陌生的世界,充滿了感慨。

幾日的功夫,地球改變很多。

就拿華夏而言,面積擴大了兩倍至少!

各地的名山大川,大面積增加!

一些不知名的小山,森林,大湖,突然間冒出。

整個華夏大地,基礎設施遭到了嚴重的破壞,甚至一些城市直接被突然間冒出的大山隔成兩地。

未知的東西,出現很多很多。

看看城外的情況,很多人都發懵。

出現了太多的未知,甚至是危險。

妖獸再度出現!

城外一些地方新出現的大山,森林等,成了妖獸的聚集地! 雙生帝少虐妻成癮 林彬笑了起來,表情有點傻傻的:"老大,謝謝你的祝福,我會跟沫兒好好的!"

說罷,林彬話鋒一轉,突然開口道:"只不過,老大,你跟未央,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們這兩天,一直給我感覺怪怪的!"

路彥昭聽到他的話,眸子微微閃爍,隨即,緩緩開口:"我跟她,註定是沒有緣分,她不喜歡我,我也不能強求,只是每次看到她的時候,難免心境有些波動,倒是她冷冷淡淡的,似乎並不會受到什麼影響,其實這樣也挺好的,感情這種事情,本來就強求不得,現在這樣就好吧,我也不會再去困擾她了!"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像是要放棄了一樣,林彬有些急了。

畢竟,他也希望路彥昭能幸福,而且,秦未央是這麼多年以來,路彥昭第一個動心的女孩子,對於他來說,其實秦未央終究是有所不同的吧!

想到這裡,他開口道:"老大,你說未央會不會跟沫兒一樣,一直沒有弄清楚她的感情,或者,你們認識的時間太短了,你表現的太明顯了,才會讓她有恃無恐?"

路彥昭緩緩搖頭:"未央跟沫兒的性格不一樣,她的表現,真的不是有恃無恐,是真的不在乎而已!"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林彬也不知道該怎麼勸他了。

最終,他只能嘆口氣:"那就先不考慮這些事情了,一切看緣分吧,我們先說說明天鑽石交易的事情吧,人手我已經安排到位了,到時候,我們倆一起去,對嗎?"

路彥昭看了一眼林彬,開口道:"未央前段時間跟我說過,鑽石交易的時候,如果她的傷養好了,想跟我一起去,她現在的傷口也痊癒了,到時候一起去吧,我想未央去的話,沫兒也會去的,到時候,我們四個一起!"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林彬點了點頭:"那行,我們四個一起!"

……話說,就在林彬和路彥昭去別墅外面的時候。

許沫兒也上了樓,去秦未央的房間里找她。

她敲門的時候,秦未央正在發獃。

聽到敲門聲,秦未央像是突然被驚醒,聲音有些不穩:"進來!"

許沫兒推開門,就看見秦未央懨懨的,站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她走過去,開口道:"未央,你在想什麼呢?怎麼看起來不開心!"

秦未央搖了搖頭:"沒事,沒想什麼!"

說著,她便轉身,走過去對許沫兒說:"你找我有事嗎?坐吧!"

她剛才看見路彥昭和林彬向著外面走出去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潛意識的不想讓許沫兒知道,她心裡其實很關注路彥昭。

許沫兒在沙發上坐下來,秦未央坐在她對面,淡淡的看著她:"你怎麼把林彬一個人丟在樓下了!"

許沫兒提到林彬,嘴角止不住的勾了勾,傲嬌的開口道:"我為什麼不能把他一個人丟在樓下呢!"

秦未央沒好氣的搖了搖頭:"你才當了人家女朋友,就這麼不給面子,小心林彬生氣!"

許沫兒的眸子一瞪:"他敢,他要是敢生氣,我就再也不理他了!"

聽到許沫兒這樣說,秦未央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可別不理他了,我看他最害怕你生氣了,你早上那麼生氣,我看他都急壞了!"

許沫兒聽到秦未央的話,臉上不由得浮現一抹甜蜜之色:"算他識相,要是他不在乎我的話,我才不會那麼輕易答應他呢!"

看著許沫兒這幸福的小模樣,秦未央打心眼裡祝福她。

雖然說,她的身份很尷尬,雖然跟路彥昭等人的關係很好。

可是,她自己心裡清楚,她始終是個內奸!

若是有朝一日,路彥昭他們知道自己的身份,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想到這些,秦未央的心裡,就莫名的有些沉重。

秦未央和許沫兒聊了會天,每次許沫兒提到路彥昭的時候,秦未央都有意無意的轉移話題。

這讓許沫兒很是無奈,她也算是明白了一點,秦未央對路彥昭,可能是真的沒有那個意思吧!

她若是跟林彬執意幫助路彥昭,恐怕還會讓秦未央厭煩,真的沒有必要。

所以,後面她就不再提路彥昭了。

因為林彬和許沫兒在一起了,雖然路彥昭和秦未央之間怪怪的,但是,好歹林彬和許沫兒的事情,也算是一件喜事,他們幾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氛圍總算是沒有那麼尷尬了。

晚上,秦未央快要睡覺的時候,突然電話響起來了。

她一愣,看到來電顯示,心裡一下子就慌了。

電話是季修打過來的,還是上次那個號碼。

秦未央走過去,將門反鎖了,然後進入衛生間,這才接通電話。

她的聲音有些惱怒:"季修,你這個時候打什麼電話,路彥昭和林彬都在家呢,要是被他們發現了,別說你的宏偉計劃,首先我這個棋子,怕是就要死!"

季修聽到秦未央的話,輕笑了一聲:"未央,我怎麼可能捨得讓你死呢,你放心,他們發現不了的,我很小心的,這點你真的不用擔心!"

秦未央冷笑了一聲:"我只是一顆棋子,我當然不用擔心這些事情,我要是死了,你還會有下一顆棋子,不是嗎?"

秦未央的話,成功的讓季修的聲音冷下來:"未央,你好歹也是我修羅門的人,你真的非要這麼跟我說話嗎?"

秦未央的語氣很不好:"我已經要睡覺了,你現在打電話過來,你想讓我怎麼跟你說話,是不是因為你能救我弟弟,就算是我給你賣命,也是理所當然的,我理所當然的就要對你俯首稱臣,對你客客氣氣的啊!"

季修的聲音有些陰沉:"我不需要你客客氣氣的,我只是想讓你好好說話,難道這也不行嗎?而且,我打電話過來,是有正事,也不是跟你吵架的!"

秦未央皺眉道:"你現在能有什麼正事,暗夜組織的事情,我現在是不會告訴你的,我們說好的,一年後,等我獲得他們的信任之後,我再幫你!"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季修的聲音陰測測的:"我知道一年後才開始行動,我只是想到前些天,你說他們這兩天鑽石交易,我想問問,是不是明天!"

聽到季修這樣問,秦未央的聲音,一下子戒備起來:"你問這個做什麼?"

季修的聲音聽起來冷冷的,有點滲人的感覺:"怎麼?這話我還問不得了?我就是很好奇,他們什麼時候鑽石交易,你放心,我不會做什麼的,我人還在倫敦呢!"

聽到季修的話,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但願你真的不會做什麼吧!關於鑽石交易的事情,我現在不會告訴你的,不然的話,真的出了什麼問題,他們第一個懷疑的,就是我!"

季修聽到秦未央的話,語氣有些冷厲:"秦未央,秦未銘還在我手裡呢,我雖然很不想威脅你,可是,你這說話的態度,我真心不是很喜歡啊,我只不過是問你他們是不是明天進行鑽石交易,有那麼困難嗎?"

秦未央聽到季修提到秦未銘,心一下子就沉下來了。

她死死的咬著嘴唇,最終開口問:"未銘這幾天怎麼樣了?"

季修冷笑了一聲:"他好得很,雖然我可以給他捐獻骨髓,但是,醫生現在也能控制住他的病情,所以呢,未央,我會讓醫生穩住他的病情,在你一年後,開始給我傳遞消息的時候,再給他做手術,捐獻骨髓,你明白了嗎?"

秦未央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好,季修,我會儘快取得他們的信任,你也別忘記了你的承諾!"

季修冷聲道:"你放心,我是不會忘記的,只不過,未央,我希望你不要輕易惹我不高興,不然,代價很大的,最後,告訴我,他們是不是明天鑽石交易!"

秦未央死死的咬著牙,閉著眼睛,沉沉的開口:"是!"

季修笑樂出來:"未央,我就知道你會告訴我的,只不過呢,這件事情我其實早就知道了,說到底,我就是想看看,我的未央,這段時間,是否已經開始向著暗夜組織那幫人了,測試結果呢,還算是好,未央,我希望以後每次我問你什麼的時候,你都能如實告訴我,知道了嗎?"

秦未央像是被人抽幹了所有的精力,她無力的點點頭:"知道了!"

她說完話,季修那邊就掛了電話。

秦未央從衛生間出來,直接把自己摔在床上,她感覺,整個人似乎都沒有一點力氣了。

面對季修,每一次都是這麼耗費心神精力,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擺脫季修的控制。

其實,沉風這兩年,一直都在找合適秦未銘的骨髓配型,可是,這種東西,哪能那麼容易找到,無疑於大海撈針。

所以,秦未央想要擺脫季修,真的是希望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