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擁有大地之意的保護,所以肉身就算比不上蕭鵬,也能夠保護自己!在這種保護之下,這名叫做陳昱的強者根本不需要顧忌蕭鵬的攻擊,他的手掌不斷轟向蕭鵬。

「意之境,並不是你才有!」蕭鵬手掌上出現強烈的雷光,他那雷光在他的手掌上化成一把雷之刀,在這一瞬間,雷之刀上出現無數道雷電,那雷之意給予周圍眾人極大的壓力!蕭鵬手掌所握住的雷之刀對著陳昱一刀斬下,漫天的雷電在這一瞬間湧向陳昱。

「怒雷滾滾!」

周圍的人看到蕭鵬這一次所施展出來的鬥技威力居然如此可怕,而更加讓他們驚訝的是,蕭鵬居然掌控了四層的雷之意。

「大地之盾!」陳昱的雙手同時轟到地面上,只看到一面土盾從地面上湧出,抵擋住那無數道雷電!這一道攻擊,居然被這一面盾牌擋下來了。

「還沒完!」蕭鵬手上的雷之刀再次揮出,這一次,在陳昱周圍的雷電居然如同浪潮一般向他襲來,要是從天空看下來,能夠看到在陳昱的周圍都是雷電,根本無法逃走,而且更讓陳昱震驚的是,蕭鵬現在所掌控的並不是四層雷之意,而是五層!

眾人看到蕭鵬的樣子,猜想到他絕對不會超過二十歲,但卻已經掌控了五層雷之意,這是何等可怕的天賦!而且現在看來,他剛才居然一直隱藏了實力!

這些雷電布滿著陳昱的周圍,向中心的陳昱涌去,這一次的攻擊,威力比起剛才的攻擊不知道強大多少,這一招與剛才的那一招完全不同,這一招的目標是一個人,單獨攻擊一個人的時候,威力比怒雷滾滾要強大數倍!

「狂雷滔滔!」

陳昱的神色大變,他身體周圍出現一層黃光,那光芒居然覆蓋在他的身體,這居然是四層的大地之意,這大地之意保護他的身體,但當那雷電轟向他的時候,那大地之意居然被雷電輕易攻破!

「轟!」

雷電凝聚在一點,陳昱身上的大地之意根本無法抵擋雷之意的攻擊,他整個身上被轟飛出去,落到地面的時候,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想要掙扎著爬起來,但一隻腳卻已經踏在他的胸口。


「雖然你已經領悟了大地之意,但你的實力卻並不能夠與真正的天境後期強者相比!」蕭鵬目光冰冷看著陳昱,「現在我有事想要問你,當然,你要是不回答我,我可以找其它人詢問!」

「你……你放過我,你問我什麼我都會回答你!」陳昱連忙回答道。

「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是什麼人?我為什麼會在這裡?」蕭鵬一連詢問了三個問題。

「這裡是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我們都是之前進入這九幽府沒有離開的人!至於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們也不知道!」陳昱連忙回答道。


「不知道?」蕭鵬腳上的力量突然增強,痛得陳昱叫了起來。

「這裡是扣壓住強者的地方,我們也不知道九幽府的主人到底為什麼會讓我們進來這裡,但是在這裡的戰鬥的殺戮他都不會理會,但是每隔一段時間,我們就會被派出去與人戰鬥,輸了就必定會死,要是贏了,我們才能夠活著回來!」陳昱立即說道。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派出去與人戰鬥?蕭鵬的心中一愣,他向周圍的強者看去,這些強者對於蕭鵬的實力似乎也有點忌憚,並沒有不長眼的人過來騷擾蕭鵬他們,或許是在觀察蕭鵬,蕭鵬又問道:「以你的實力,在這些人裡面應該只是實力低下之人,怎麼可能活下來?」

「我的實力雖然不強,但是我的防禦力很厲害,就算有其它人想要殺死我也並不容易!」陳昱說道,以他的實力自然不強,但是他領悟的是大地之意,他剛才的那一招防禦,可是能夠將周圍360度防禦起來,根本沒有死角,要是實力不足夠,也根本無法破開他身上的防禦。

「我要如何離開這裡?」蕭鵬又問道。

「你真的這麼想要離開這裡?」一把聲音響了起來。

「誰?」蕭鵬向周圍看去,但卻沒有發現哪一個人在說話。

鄔清若與劉菲兒兩人面面相覷,兩人根本沒聽到誰在說話。

「你暫時不用管我是誰,現在我可以將你們送回去,不過你的對手很強,我可以給你更快的方式讓你得到我的傳承!」那聲音響起來。

「我需要怎麼做?」蕭鵬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他彷彿自言自語說道。

「你跟我走,我會告訴你要如何做!」那聲音又說道。

「要是我不願意跟你走呢?」蕭鵬又問道。

「那我就送你回去與其它人一起繼續九幽府的歷練,或許你會死在與其它強者爭鬥之下!」

「既然這樣,那就送我回去吧!」蕭鵬說道。

「這是你的選擇!」

那聲音說完,蕭鵬與鄔清若,劉菲兒三人感覺到自己所在的位置居然再次開始移動。 鄔清若看了蕭鵬一點,蕭鵬彷彿能夠看清楚鄔清若眼神之中的意思,他點點頭,鄔清若小手一翻,突然出現九支銀色旗子,只看到他的手掌一揮,那九支旗子插入三人周圍的地面。

地面上的旗子出現一道道光芒,鄔清若快速說道:「我們有十息的時間!」

「剛才有一個人與我交流,說能夠讓我直接得到他的傳承!接著問我是否願意跟他離開!」蕭鵬將剛才所聽到的話說了一遍出來。

「看來這一個九幽府主並不是什麼好人!我們需要做好防禦!」鄔清若立即回答道。

「你的想法與我一致!」蕭鵬回答說道。

劉菲兒聽到兩人的交流,她有點無法明白兩人到底在說什麼。

周圍的銀色旗子光芒很快就消失了,鄔清若將這裡的旗子收了回去。

這時三人已經到了另一處地方,在這裡是另一個房間,而且在這一個房間之中,周圍有二十多名強者,這些強者正是剛才蕭鵬見到的人,連剛才所遇到過的山弈也在這裡。

「蕭鵬兄弟,你果然來了,不過你似乎遲到了!」山弈走了過來,笑著說道。

「藍炵火焰並不容易走過,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蕭鵬回答說道。

「是嗎?」山弈帶著一絲怪異的笑容。

「這一次這房間會怎麼樣?」蕭鵬向山弈問道。

「不知道,似乎在這裡等候所有人到來才會出現下一個考驗!」山弈看了周圍一眼,說道。

隨著山弈的聲音落下,在眾人周圍的景色居然出現了變化,這房間變成了一個另一個地方,這裡後面的路並無法看到,而在他們周圍卻是看不見底的深淵,在眾人的面前能夠離開的,是一座橋。

「快看,那邊的是什麼?」有人驚呼道,眾人順著那人所指的方向一看,看到離這裡不遠處,深淵的另一邊的,居然有另一批人!

本來看地面還沒什麼,但是蕭鵬看到那一片方向的時候,卻明白自己所站立之處是什麼地方,在那地面的周圍都是深淵,那一塊地面由一條細細石柱所支撐,同樣有一座橋連向對面。

「那邊也有!」又有人說道,他們看到另外兩邊,居然也各有一條橋。

這裡一共有四條橋,這一條橋不知道有多久,但至少蕭鵬看不到盡頭,橋頭出現一道火焰,這一次這道火焰居然能夠阻擋所有人前進,而這裡居然也有一股力量讓眾人無法在天空飛行。

那橋頭的火焰就在這時消失,在那火焰消失的瞬間,已經有人衝出去了。

「在橋的盡頭有一股強大的氣息!」鄔清若對蕭鵬小聲說道。

「我們先走!」蕭鵬背起鄔清若,身體一躍,化成一道雷電光芒向前方衝去。

與蕭鵬有一樣,只看到數名強者同時衝出,沖在最前的是山弈,戚天,曹樂,蕭鵬,次之的是沈傑,朱寧,禇然青,呂蘭,接著才是後面其它強者,這些人既然都已經能夠通過藍炵之路,實力自然不凡,就算是比前面的人慢一點,也並不會慢多少。

在沖在前面的人自然是實力不弱之人,但並不是說他們一定能夠保持,而且這條橋一次也只能夠有一人通過,也就是說,這一條橋並無法讓兩人並排而過,但只要將前面之人擊倒,就能夠越過他們了!

沈傑看到蕭鵬的速度居然還在他的前面,他怎麼會甘心,蕭鵬的背上居然還背著一個人,他的臉上露出一道冷笑,他的手掌上出現一道光芒,他的拳頭向蕭鵬轟出,他手掌上出現一道巨大的拳影,向蕭鵬轟出。

那拳影轟出之後,速度居然比蕭鵬還要快,那一拳快要擊中蕭鵬,在這一瞬間,蕭鵬的身體一轉,他的手掌往背後轟出。

「轟!」蕭鵬手掌轟到那一道影拳,他的身體急退,居然超過了曹樂!

「啊——」後面有人發出慘叫,摔落到深淵之中,除了沈傑,後面的人也有人出手,在這裡原來也不過是二十多名強者,這條路看到盡頭的時候,這裡只剩下十五人了。

在這橋的盡頭,居然出現一道五道光芒,這五道光芒飄浮在空中,一看就知道不是鬥技功法就是王器!

沖在前面的強者全力衝出,最快的居然仍然是山弈,不過這時戚天與曹樂同時出手,戚天的目標是山弈,而曹樂的目標是蕭鵬,戚天的身體周圍滿是星光,一道道星光向山弈衝去。

「殺!」山弈發出一聲怒吼,他手掌向背後斬下,只看到一道黑色爪影出現在他手掌上,那戚天所發出的攻擊被他輕易擋下來了!山弈的速度卻沒有絲毫的減緩,繼續向那五道光芒衝過去。

曹樂的攻擊更加可怕,他本來一身魔氣,現在在他背後上出現一道巨魔之影,那巨魔之影手掌向蕭鵬抓去,這種魔修本來修鍊的功法就已經極為可怕,現在他的鬥技居然也如此可怕,這一抓要是能夠擊中蕭鵬,恐怕會立即將蕭鵬的身體也抓碎。

「滾!」蕭鵬雙眸變成一片銀色,就算對方是九大宗派的弟子又如何,在其它強者的眼中或許還會有懼怕之心,但是蕭鵬,卻並沒有,在蕭鵬的背後出現一隻巨大的人影,這一個人手執巨劍,出現在蕭鵬背後之時,那巨影居然十分凝實,彷彿真正的巨人一般。

天級下品鬥技!

這一招,正是蕭鵬從東塔得到的天級鬥技,雷王劍!

那巨人所握的劍對著蕭鵬背後的魔影斬下,可怕的威勢一瞬間湧出,那一道魔影的手掌居然被這巨人之劍一劍斬斷,蕭鵬的身體卻驟然加速,化成一道雷電,他的速度居然比起那戚天還要快,即使背著一個人,蕭鵬仍然超過了戚天。

「找死!」戚天也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夠抵擋他的攻擊,但在他背後,居然有人敢超越他,這怎麼能夠不讓戚天憤怒?

戚天背後出現一道巨大的武魂之影,那居然是一顆星辰,一道耀眼的星光向蕭鵬急墜而去。

「星辰隕落!」 那一道星辰威力極為恐怖,就算是沈傑等人也被這一道攻擊嚇了一跳,這戚天的攻擊,簡直就是要將蕭鵬在這裡擊殺,蕭鵬現在還背著一個人,要是這一道攻擊擊中蕭鵬,連他背後之人也會同時擊殺。

就在這時,只看到一道鼎影出現在蕭鵬的背後,那一道星辰轟到蕭鵬背後,擊中的是蕭鵬的鼎影上,卻無法傷得到他!

「蕭鵬兄弟!」在蕭鵬前面的山弈突然說道,這是蕭鵬離山弈只有不到一丈,要是山弈也出手的話,這一次可是會腹背受敵,就算是蕭鵬也會有危險。

蕭鵬的眼神一凝,他還沒說話,山弈的聲音傳來:「我們合作,如何?」

「合作?」蕭鵬看向山弈,山弈的眼神之中並沒有特別的神色。

「這裡並不是我們戰鬥的地方,東域傳承者!」山弈笑了笑說道。

「好!」蕭鵬一點頭,山弈知道他得到東塔的傳承他並不意外,他的名字也讓不少人知道,而且鬧出了不少事,而現在,背後的人如此之強,蕭鵬想要抵擋他們的攻擊就已經不容易了,那可是天境圓滿的強者,而且他們在宗派裡面應該也算是十分不錯的弟子。

在蕭鵬背後,戚天與曹樂兩人一邊接近,他們背後的武魂之影再次出現,兩人這一次的目標是蕭鵬與山弈兩人,這一點蕭鵬也已經想到了,要不是這樣,以這山弈的性格,根本不會與他聯手,只有面對兩個天境圓滿的強者,山弈才會忌憚。

戚天手掌一揮他的手掌上出現一道紫色光芒,只看到那紫色的光芒化成一道流光直射到天空,然後天空落下一道流星,向蕭鵬轟落下來。

「紫極星光!」

在同一時間,曹樂也已經鎖定住蕭鵬,他背後的魔影居然突然往前方衝來,居然與他的身體合在一起,曹樂的身體向蕭鵬這邊衝來,他的手掌彷彿化成一隻魔爪,一爪向蕭鵬拍下。

蕭鵬與山弈的目光一接觸,兩人眼中同時閃過一絲殺意,兩人一點頭,同時出手!

山弈背後出現的是一頭虎之影,他的手掌也變成一隻獸爪,看到那曹樂的手掌轟來,他居然迎了上去,那獸爪與曹樂的魔爪擊在一起,曹樂的手掌居然被他硬生生接下來!

而在這一瞬間,在山弈的背後,蕭鵬突然躍起,在他的雙手間出現一道雷電,這一道雷電在蕭鵬躍起的瞬間,化成一道流光,向曹樂衝過去,雷電在空中化成一頭巨大的猛虎,那張開的大嘴向曹樂咬過去,這雷電出現的瞬間,曹樂已經感覺到不妙了,蕭鵬手掌上的雷電,可是五層的雷之意威勢,而五層的雷之意,他並非不可能抵擋得了,只不過他現在的身體被山弈捉住,他根本無法離開。

「不!」

轟!

雷電之虎轟在了曹樂的身上,在這一瞬間,魔意滔天,山弈的身體在這時已經逃走了,他可沒有與曹樂同歸於盡的打算,曹樂身上的魔氣彷彿要直衝天際,一聲可怕的魔嘯從曹樂的身上發出來,剛才的雷電可是極為可怕,那雷電之虎比起天級下品鬥技還要強上不少,這就是蕭鵬花費了三天時間所領悟出來的東西,五層的雷之意和獸雷訣!

在曹樂後面的人被魔氣所阻,根本無法前進,就算是戚天也皺了皺眉,沒想到山弈與蕭鵬居然敢傷到曹樂!剛才兩人其實很兇險,不管是蕭鵬還是山弈,蕭鵬要不是相信山弈,讓山弈抵擋住曹樂,或者在山弈擋下曹樂的時候蕭鵬逃走,兩人的結果都會完全不同。

「走!」山弈說道,蕭鵬一點頭,兩人同時撲向那五道光芒,蕭鵬手上捉住兩道光芒,鄔清若手上一道,山弈手上兩道。

蕭鵬手上的光芒漸漸消失,在他手上的居然是一個鬥技,天級中品鬥技,霸力拳!另一件是一把長槍,中品王器,在鄔清若手上的,是一個木盒,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殊,但上面的雕紋十分精美。


在山弈手上也是兩件東西,同樣是一件中品王器,一個鬥技,山弈看著鄔清若手上的木盒,蕭鵬說道:「這一件東西……」

「上面沒有能量波動,也不像是功法和鬥技,應該是一件普通物品,就當我送給鄔姑娘吧!」山弈說道。

「謝謝山弈大哥!」鄔清若眨了眨眼睛,她將木盒放在手上把玩起來,就算蕭鵬也看不懂她到底在幹什麼,但以蕭鵬對其的了解,鄔清若手上的木盒恐怕比起他手上的東西還要珍貴,她寧願要木盒也不要那件鬥技和王器。

「我們還是繼續走吧,曹樂好像已經恢復了!」山弈說完,也不再理會蕭鵬,向前方衝過去,過了橋之後,前面還有一段路,剛才兩人聯手都無法將曹樂擊殺,他們必須要儘快離開。在這一段路之前,是一扇門,那門后十分黑暗,除了照亮在天空的燈外,這裡彷彿看不到盡頭,不過這天空的燈似乎並不多,而且有一部分還不見了……

蕭鵬留意著天空的光芒,突然一愣,這些光芒……

「是功法和鬥技!」鄔清若驚道。

聽到鄔清若的話,山弈手掌一抓,一股巨大的力量將那天空的光芒吸下來,出現在他的手上,地級上品鬥技!

蕭鵬也捉住幾個鬥技,都是地級上品甚至地級頂峰,不過並沒有找到天級的鬥技,這裡的鬥技應該被人搶過,要是這裡的鬥技能夠隨意得到,那為什麼還會留下這麼多鬥技?

後面的人也已經衝進來,同一時間,那本來他們進來的門居然消失了,後面傳來一道巨大的聲音。

蕭鵬往後面一看,那裡出現一顆巨大的圓球,那圓球向這一邊滾過來,伴隨著巨大的聲音,蕭鵬才明白,為什麼這裡的鬥技居然被人搶走的數量這麼少。

「少爺!」劉菲兒首先衝過來,與其它人不同,她現在只想要先找到蕭鵬。

「走!」蕭鵬一手捉住鄔清若,另一隻手捉住劉菲兒,他向前面衝去。

「背著我們,我和菲兒姐姐會搶這些捲軸!」鄔清若已經爬到蕭鵬的背上,根本不會對蕭鵬客氣。 鄔清若這一次還拉上劉菲兒,劉菲兒連忙搖頭,要她爬到蕭鵬的背上,她可不敢,她可是見識過蕭鵬的實力,以前的蕭鵬已經能夠輕易對付她,現在的蕭鵬就連曹樂也能夠傷到!

蕭鵬一邊跑一邊對劉菲兒說道:「菲兒,你騎到旺財身上,你聽小師尊的話!」

劉菲兒的身體輕輕一躍,跳到了旺財背上,剛才要不是有旺財,她也無法追上來,旺財跟在蕭鵬的背後,而蕭鵬往前面急沖而去,後面的巨大圓球靠近了人之後,居然能夠將強者吸回去,要是跑得慢的強者,會被那圓球壓到地上,圓球過去之後,他們的身體直接被那圓球壓成肉醬。

有些強者想要掙扎,使用自己的力量攻擊那圓球,卻發現那圓球根本無法阻止,他們連撼動那圓球半分也無法做到,凡是被圓球靠近的,都會被擊殺,這些強者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蕭鵬沖在前面,鄔清若在蕭鵬的背後,她將自己額頭上的劉海掀起,在她眉心處出現一道淡淡的光芒,她一指天空的其中一道光芒:「那裡!」

劉菲兒一抬頭,在她的手上突然射出一道旋風,那旋風將那一道光芒捲入她的手上,只看到那一道光芒散去,只看到在她手上出現一個功法,劉菲兒一看,天風旋劍訣,天級下品功法!

「那裡!」鄔清若又喊道,劉菲兒再次出手,這一次的也是天級下品級別的鬥技,靈幽劍法,接下來,劉菲兒得到的鬥技和功法沒有一本是在天級之下,劉菲兒也不知道鄔清若到底是如何辨別這裡的捲軸的,這裡的捲軸就算是她停下來看,也不可能辨別得了,而鄔清若在蕭鵬的背上,她所承受的壓力,絕對不會比在旺財身上的劉菲兒差,但是鄔清若卻能夠輕易觀察到天空的捲軸。

蕭鵬的速度本來就快,這一次他是在山弈之前就奔跑,所以他是沖在最前面,後面的人看到蕭鵬居然能夠一邊奔跑,劉菲兒卻能夠搶奪那天空的鬥技,後面的人居然又有人出手攻擊,不過他們還要顧忌到後面的巨球,根本不敢全力出來,這些強者的攻擊,被他輕易地躲開了。

「到盡頭了!」鄔清若突然說道,蕭鵬抬頭一看,果然看到前面出現一道光芒,那就是這一條通道的出口。


蕭鵬,鄔清若,小熊貓,旺財與劉菲兒一起衝過那個出口。

這一次,在這裡出現一座雕像,這個雕像居然與蕭鵬之前看到過的那道幻影一模一樣,看來他應該正是這九幽府的府主。

在這裡周圍,居然還有其它的強者,九個宗派的弟子,耀元府的人不見了,麒麟宗火麟者消失了,武玄閣呂瑋,施良,武府章東,宏風吳凌,也沒有出現在這裡,除了他們,卻仍然有幾名蕭鵬不認識的強者出現在這裡,讓蕭鵬有點驚訝的是,蕭熙也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有一個蕭鵬也認識的人,無心和尚!這一次出現在這裡的人僅有二十五人。

「蕭鵬少爺,剛才的捲軸……」劉菲兒交給蕭鵬,那捲軸一共有十二個,其中天級中品的鬥技兩個,天級下品的鬥技和功法十個。

「謝謝,這三個捲軸就給你吧!」蕭鵬從裡面挑選三個捲軸出來,都是使用劍的鬥技和功法,這些對於他來說並不適合。

「沒想到你居然也能到來這裡!」端木戰看著蕭鵬,臉上露出冷笑。

蕭鵬彷彿沒有聽到端木戰的話一般,他打量著周圍,剛才的情況他保護劉菲兒就已經有點困難了,接下來只會更加危險,劉菲兒絕對不能再往前走了。

「廢物,你敢無視我?」端木戰向蕭鵬看來,那眼中閃爍著寒光,殺弟之仇,他可沒有忘記過。

只不過聽到端木戰的話,蕭鵬還沒有反應,其它人卻露出古怪之色,特別是那些本來跟在蕭鵬背後衝出來的強者,他們可是見識過蕭鵬的實力,連曹樂也被重傷,要不是魔天的人可以使用秘法保護自己,現在的曹樂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現在就算是沈傑,朱寧等人也不敢再小看蕭鵬,而且還在畏懼蕭鵬對他們出手,現在端木戰居然向蕭鵬挑釁,簡直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