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采秀心疼地嘆了口氣,「媽媽知道你現在很開心,但現在只能這麼辦了。」

殷億鑫定定看了文采秀一眼,下了決心,「好,我去找唐小芯。」

「嗯,這才對。」文采秀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殷億鑫沒有唐小芯的電話,只能到唐小芯公司等。

然而,唐氏前台告訴他,「唐女士最近這幾天,都不在公司。」

沒辦法,殷億鑫只能到席家等唐小芯。

席家的保安就告訴他,「我們家太太一大早就帶著行李外出了,至於去哪裡,我們是不知道。」

殷億鑫到處碰壁后,他只能厚著臉皮給席薇檸打電話。

席薇檸聽他說了整件事後,掛了電話,就給他發了她媽媽的電話號碼。

此時的她,正在她爸的公司上班。

一想到還要準備等一下開會要用的資料,很快就將殷億鑫拋之腦後了。

另外一邊,殷億鑫拿了電話,給唐小芯打電話。

唐小芯沒接。

打了十個電話,總算是接通了。

然而,對方卻說自己不是唐小芯,而是唐小芯的秘書衛娟娟。

殷億鑫只能讓她轉達,自己想說的話。

等了一天,他都沒接到唐小芯打回的電話。

第二天,殷億鑫覺得挫敗感滿滿,無精打采,沒辦法,只能去求助殷文聰。

殷文聰冷道:「做事你還是這麼無能,枉費我教你這麼多年。」

殷億鑫一滯,「爸……」

「我等一下還要開會,出去吧!」

殷文聰冷漠驅趕他,之後,他就當殷億鑫不存在一樣,繼續審批公司合同。

殷億鑫干站了兩分鐘,沮喪失落離開了殷文聰的辦公室。

殷文聰在門關上那一刻,他就抬了頭,心煩靠著椅背。

快穿之紅塵道 覺得自己這輩子做過最虧本的生意,就是生了殷億鑫這個兒子。

優柔寡斷不說,還能力不足一個員工。

算了,養一個人,他們殷家還是養的起。

另外一邊,殷億鑫不知道,殷文聰已經將他從繼承公司名字之中,除掉……

他又厚著臉皮,再給席薇檸打電話。

席薇檸忙的腳不著地,哪有時間接他的電話。

殷億鑫的心被挫敗感壓迫,最終爆發了,將手機給砸了。

一氣之下就跑去酒吧喝酒。

一直留意他動向的王丹娜,很快就出現了。

坐在了殷億鑫身邊的椅子,撐著下巴,嫵媚而慵懶看著殷億鑫,「你心情不好?」

「滾!」殷億鑫看都不看她,就對她低吼。

冷王悍妃 「別這樣啊!好歹我們也是認識的。」王丹娜笑說:「我知道你很煩,我陪你喝酒吧!」

殷億鑫幾次拒絕了她,王丹娜仍然不死心。

一把搶過殷億鑫手裡的酒杯,一口喝完。

又倒了一杯,再喝了。

再將酒杯還給殷億鑫:「我說你這個人,有什麼好煩的呢?家裡有錢又有公司,你就是一個太子爺,哪像我啊,天天就知道為了生存,去賺錢養活自己,還要養活家人。」

殷億鑫冰冷地瞥了她一眼,什麼話也沒說,讓酒保再給他換一個杯子。

自己再繼續喝酒。

王丹娜見他沒搭理自己,又拿著剛才的酒杯,繼續倒酒喝。

過了一會兒,兩個人就像是比賽一樣,一人一杯。

殷億鑫原本就怎麼會喝酒,今天心情差,喝的就比平常還要多了。

跟王丹娜這種,經常要陪人喝酒的女人來說,殷億鑫簡直就是弱爆了。

趴在檯面上,王丹娜從他錢包拿了錢買單,再帶他離開酒吧。

直接帶到了附近的酒店。

倒在床上的殷億鑫,難受爬嘔吐。

王丹娜擔心拍了拍他後背,倒水給他漱口。

繼而,殷億鑫又老實躺在床上。

王丹娜洗了一個澡,坐在殷億鑫身邊,手指一直摸著殷億鑫的臉,意味深長地笑了,「終於……」

第二天一大早。

殷億鑫的手機響了。

殷億鑫被吵醒,覺得自己頭又痛又沉,快要炸開了的感覺。

伸手摸了摸,找到了手機,迷迷糊糊地睜眼,「喂。」

「你在哪裡?」

殷億鑫一聽到殷文聰冰冷的聲音,立即把他嚇得哆嗦。

目光慌張看了四周。

他這時才察覺到,自己腰上搭了一隻手。

順著那一隻手看去……

一個陌生又隱約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他眼前。

當即把他嚇得,從床上跳了起來。

隨後又意識到自己,還在跟殷文聰通話,「爸……」

他一開口,殷文聰就冰冷怒斥:「立即給我滾回家。」

還沒等他回話,殷文聰就已經把電話掛了。

王丹娜已經醒了,惺忪地看著殷億鑫,「早啊!」

「你怎麼會在這裡?」殷億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歇斯底里對她怒吼。

「我……」王丹娜可憐兮兮地望著他:「你忘了嗎?我們是在一起喝酒,然後你喝醉了,我就把你帶來這邊,就在我準備要走的時候,你就拉著我手不放,喊著,讓我別離開你……」

「夠了!」

殷億鑫意識到自己下半身涼涼的,急忙撿起地上皺巴巴的褲子穿了。

等到他穿好了之後,王丹娜見他一句話都不說,就問他:「你就這樣走了嗎?」

剛建了新群815742642,小仙女們想跟小七互動的話,歡迎加入! 殷億鑫目光薄涼斜看了她一眼,然後什麼話都沒說,拿好屬於自己的東西,然後離開。

王丹娜撿了賓館的浴巾圍著,光著腳,追了上去,一掌將門板按住,不讓殷億鑫離去。

「讓開!」殷億鑫深不見底的眼眸溢滿了冰冷,語氣也冷颼颼。

「你就這麼走了嗎?」

「不然呢?」

眾妙寶經 王丹娜微微一滯,惱怒看著他,「你不打算對我負責?」

「我記得,我在喝酒時,是你自己湊上來的,還搶了我酒杯,我喝醉酒,你應該沒喝醉吧!你在想什麼,我心裡很清楚,但我告訴,負責是不可能的,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你裝出一副聖女純潔的表情,真的很不適合你。」

「你……」王丹娜一愣。

她真的沒想到,殷億鑫會說出這樣的話。

她還以為殷億鑫是純情大學生,思想保守,然後會因為這件事,補償她,給她一筆錢之類的。

然而,她萬萬沒想到,殷億鑫說起了打發人的話,卻是如此嫻熟,彷彿打發過無數次,像她這樣的女人一樣。

「讓開!」他現在沒工夫陪王丹娜鬧。

他還要回去,跟他爸解釋這件事。

被他推開的王丹娜,傻愣愣地看著他離開。

直到門合上那一刻,她才回神。

眼中充滿了不甘。

好不容易釣到手的凱子,她絕對不能,就這麼讓殷億鑫溜走了。

……

離開酒店的殷億鑫,一看見自己一身的狼狽不堪,還想著去附近商場買一身新衣服,不遠處的一輛車下來一位司機,他看著也是眼熟。

對方還朝他走來。

「殷先生已經在家等小殷先生了。」

這話另一個意思就是,他只能跟著對方回去,沒有多餘的時間收拾自己。

四十多分鐘,到了家裡。

殷文聰坐在沙發,一臉肅穆看著看著他。

「爸!」

殷億鑫朝他走來,就要坐在一旁的沙發,卻讓殷文聰制止,「你站著吧!」

聞言,殷億鑫面容一凝,他心裡很清楚,他爸就是在嫌棄他身上帶著不明的細菌,坐了家裡的沙發,就會把家裡的沙發弄髒了。

殷億鑫站著。

殷文聰這才說:「你特別有能耐,跑去酒吧喝酒,還跟一個女人去酒店睡了一晚上。」

抿了抿嘴,眼底充滿了寒氣,譏諷看著自己面前的殷億鑫:「你真是不愧是我兒子啊!你所干出的事,都是與眾不同啊!」

殷億鑫知錯低頭,聲音不大:「我是喝醉了,我不知道她帶去酒店。」

「是啊,你是不知道,那個女人不知道嗎?」說著,殷文聰甩了一疊照片在茶几面上,「你自己好好看一看吧!」

殷億鑫從照片上看到,王丹娜是攙扶自己進的酒店,真要是喝醉了,這是不可能做到的。

「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

殷億鑫低著頭,心裡湧出了內疚。

他跟王丹娜的事,是他不夠謹慎,讓王丹娜鑽了空子。

「如果要是這件事讓媒體記者知道了,你說我們殷氏會怎麼樣?股市大跌,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最重要的就是,這個女人是什麼身份,你心裡難道沒數嗎?你跟這種女人在一起,她只會害了你,知道嗎?你丟這個臉,我丟不起。」

殷文聰的胸腔內一直都有股怒火在衝撞,心口直發疼。

更多的覺得自己,這些年的努力,對殷億鑫的用心栽培,就這麼付之東流了。

他覺得不值得。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儘快將她解決了,要是留下什麼鬧心的新聞,那你就給我滾出這個家,以後都不要再回來了。」

「爸!」殷億鑫心中沉重,一陣陣的惱怒讓他不知不覺中,生出了怨恨,「這件事雖然是有我的錯,但歸根到底,如果要是唐阿姨的事解決了,我也就不會這樣出去買醉了。」

「你還有理了?」殷文聰怒髮衝冠地瞪著他:「之前要不是因為你,將合作搞砸了,至於人家唐小芯不見你嗎?你倒好,人家不見你,你還覺得是別人的錯?我什麼時候教你不分辨是非,推卸責任了?」

「人家唐小芯沒有義務要見你,你自己想要見別人,那就要拿出你的誠意,誠意別人是沒見著,你就去喝醉買醉,留下一大堆的爛攤子。」

你讓我失望的話,殷文聰都不想說了。

覺得自己已經說膩了。

深吸口氣:「從今天開始,你不要再去公司了,至於跟唐氏的合作,我自己會去說,你給我留在家裡,哪都不能去,你要是敢踏出家門,你就永遠都別回來了,不要以為我說的不是真的。」

殷文聰煩躁看了他一眼,覺得他這個兒子,全身上上下下,沒有一處讓他喜歡的。

惱怒之下,揮了揮手:「滾滾滾!別出現在我面前,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殷億鑫低著頭,心情沉重而委屈,轉身,雙手掐著拳頭,一步一步踩著台階上樓去。

他回到房間,什麼衣服都沒拿,就進浴室洗澡。

花灑噴落的水珠,溫熱的水,卻讓他覺得深陷於冰窖之中。

腦海里浮現殷文聰對他的各種嫌棄和挑剔。

二十歲的年紀,原本就該是無憂無慮,現在他卻是受盡了委屈。

終於忍受不了,放聲大哭了。

一個小時后。

他磨磨蹭蹭從浴室出來。

這時手機響起。

他原本就不想去接,但無意間的一眼,看見上面顯示是『席薇檸』三個字。

他不假思索就接了。

「喂!之前你打我電話,我一直在忙,現在有空了,才想起給你打電話,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聽說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殷億鑫的腦海里浮現了,他和席薇檸在一起的美好時光。

彷彿過了很多年一樣。

十分讓他懷念和眷戀。

進化之眼 蠕了蠕唇,啟聲:「你能出來見一見我嗎?」

那邊的席薇檸微怔,抬手看了一眼自己手錶,「我等一下還要上班。」

「你是不是不見我?覺得跟我分手了,你再也不想見到我了?」殷億鑫忍不住對她大聲質問。

席薇檸總覺得他聲音里透著一股悲涼,好像全世界都將他拋棄了一樣。

今天會加更,理想目標就是四章,現在還有三章!

剛建了新群815742642,小仙女們想跟小七互動的話,歡迎加入! 「玉言,告訴王凱歌曲先不錄製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你晚上回別墅吧!我晚上就不回去了,自己小心一點……」黃然給海玉言打了一個電話,就拉著魅狐消失了。

一個酒店的總統套房裡面,魅狐和黃然激烈的親吻著,衣服也慢慢的退去,最後兩個人*相對,魅狐的身體還是那麼的猶如,魔鬼的身材,嬰兒般的屁股,還有那豐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