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不是扯淡么?你說自己的本體舒服還是幻化人形舒服呢?要是讓你變成一隻靈獸,你覺得你是當人舒服還是當靈獸舒服?」白墨沒好氣的問道。

葉川無奈的聳聳肩,果然是立場不一樣這要表達的觀點也是很不一樣的,不過在他們看來,這說的還是非常的有道理的。

雪域白狼似乎又一次的感受到了有人的到來,這一次他的態度倒是沒有上一次那麼的好了,很快它便出現在了葉川和白墨的面前,看著葉川又帶著一個人來,它顯然是有些生氣了。

「嗷……」

雪域白狼昂起頭嘶吼了一聲,然後眼睛緊緊的盯著其他人看著。

「白狼,你還是幻化人形跟我們交流一下吧?」白墨昂著頭看著雪域白狼,一股威壓已經是壓迫到了雪域白狼的跟前。

雪域白狼彷彿四肢彷彿在用力的支撐,不過很快白墨就將這股子的威壓散去。

他運用這股子的威壓只要就是要證明自己的身份,尤其是自己的身份還是那麼敏感的時候。

雪域白狼很快便幻化人形,他也是被白墨的突然出現給震驚住了,因為他感覺到了對面這個年輕的白墨實力實在是太強太強了。

這雪域白狼幻化出來的人性,也是一位身材機具爆炸力的男子,他沒有衣服穿。

白墨哈哈一樂道:「這樣子有些不大好吧,葉川,給白狼弄套衣服,我把的行頭拿一身給他穿穿!」

白狼明顯有些尷尬,他沉聲道:「前輩,多謝了!」

白墨得意的一笑道:「什麼前輩不前輩的,你喊我白墨就好了!」

葉川趕緊的從混元戒裡面找了一身衣服給了白狼,白狼很快的就穿了起來,他還朝著自己看了看貌似很是滿意的樣子。

「我說白狼,你這傢伙怎麼跑到這個地方來了?」白墨沉聲道。

「不知道前輩到底是哪個種族的……」白狼其實也是有些奇怪,這個人看上去年紀輕輕的,卻實力非常的強橫,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幻化人形的強大存在。


看著他有些弔兒郎當的樣子,白狼也有些疑惑,不過剛才人家那股威壓是絕對騙不了人的。

「我?嘿嘿,本座白虎一族新一任神獸白墨!」白墨有意將自己的名字凸出出來,不過看上去好像並沒有什麼太好的效果,至少他發現這白狼對自己這個名字根本沒有任何的興趣。

有些掃興的白墨卻也只是搖搖頭,畢竟這個時候他覺得他應該低調一些。

「原來是白虎神獸,我是雪域白狼族的……」白狼沉聲道。

「呵呵,我當然認得你,我只是有些奇怪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白墨沉聲問道。

「那不知道前輩為何出現在這個地方?」白狼反問道。

白墨沉聲道:「這位人類的小兄弟是我的一個朋友,他對這個裡面有些感興趣,所以就前來問問這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滿前輩說,這裡是我主人的墓穴,我只是盡一個守護獸應該有的責任而已!」白狼沉聲道。

「那我們能不能去看看啊?」白墨問道。

白狼有些警惕的看著白墨道:「前輩,你也知道我們雪域白狼的特性,如若今天前輩要硬闖的話,即便是白狼我粉身碎骨,也要攔一攔前輩了。」

白狼心中其實也是有些叫苦不迭,長期的壓抑生活讓他整個人都感覺有些頹廢了。

不過頹廢歸頹廢,他自己的責任自己也是沒有忘記,如若今天真的死在這邊的話,他也會感覺無憾的,這樣的生活他已經是過夠了。

白墨沉聲道:「你敢對我動手?就不怕本座滅了你整個白狼一族!」

白墨咋呼人的本事還是非常的強悍的,這個時候聽到這樣的話,讓白狼整個人一驚,他知道白虎一族在整個南方大陸的實力。

雪域白狼一族的確是非常的強橫,可是要是跟白虎這樣的神獸相比卻還是不夠看的。

雖然白狼也知道,他不可能因為自己這麼點小事就去滅了整個雪域白狼一族,可是他的內心卻也是顫抖了一番,畢竟這可是白虎神獸啊!

「前輩,你……你這樣是不是欺人太甚了?」白狼實在是沒有辦法跟白墨交流了。

一旁的葉川倒是笑著道:「神獸前輩,我看這件事情並不是沒有不可以解決的辦法。」

「哦?說來聽聽……」白墨和葉川兩個人也是交流過了,他們現在以前輩和晚輩來相稱,這樣能夠讓白狼更加的相信一些。

白狼也是一臉期待的盯著葉川,之前他自己都覺得有些運氣了,幸虧剛才沒有衝動直接將這個年輕人給撕碎了。

其實這也是他長期在這邊壓抑和無聊導致的,看著對自己沒有任何威脅的人,它倒是偶爾發發善心的放過了這個年輕人。

因為他感覺這個年輕人還是比較的有趣的,明明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自己,卻還敢一直不斷的過來挑釁,他也就是想要逗逗他了。

現在沒有想到人家的背後竟然是白虎一族的神獸,如若剛才自己真的動手斬殺了這位小兄弟的話,恐怕他現在和他主人的墓穴都已經被人給搗毀了吧?

現在想想,這白狼還真的是有些慶幸,這他娘的隨隨便便來了一個人竟然就有如此的後台,當真是讓人感覺到有些嚇人了。

「請這位小兄弟明示,要是真的覺得可行的話,那我會……」白狼話說到一半大家也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了。

「我想請問一下白狼前輩,你在這邊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葉川看了看白狼問道。

「目的?呵呵,我在這的確是有一些目的的,因為我的主人曾經交代過,如若有人能夠成功接受他傳承的考驗的話,那我就可以成為新一任主人的靈寵。」雪域白狼沉聲道。

「這是什麼意思?」葉川問道,因為他覺得既然是強者,他總是會留下一些東西想要讓後來人去得到的,這個就叫做傳承衣缽。

這種衣缽的傳承是非常的常見的,所以葉川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來問問。

「就是你必須要能夠經受得住主人的考驗……」雪域白狼笑了笑道,其實他也知道這個葉川根本是不可能經受得住考驗的。

「經受得住考驗?什麼考驗?」葉川問了問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去了吧?之前有一位武尊境的人進去之後,再也沒有出來,我相信你應該還沒有達到武尊境吧?」雪域白狼沉聲道。

「我相信傳承的考驗絕對不是看實力的吧?」葉川有這個自信,傳承如若都看實力的話,那還叫什麼傳承?很多傳承實力越高反而越不容易通過。

一旁的白墨也是笑了笑道:「這一點我倒是認同啊,一般類似的傳承,實力越高倒是越容易危險,因為實力越高的人,他們真正被傳承的可能性就很小了。我問一下,你這主人到底是誰啊?我看看我認識不認識……」

雪域白狼道:「我的主人?呵呵,他是當年在與陰武宗大戰中隕落的,雷獄皇者!」


「雷獄皇者雷泊天?」白墨也是一怔,這個雷獄皇者雷泊天當年可是一尊人物,以武皇之威能,力戰武聖境一重的陰武宗強者,成功的為抵擋住了那位武聖強者近三天,最終身死!

不過他為整個人類的聯盟贏得了三天的時間,鞏固了當年東勝神州的根基,不至於讓東勝神州被其他人所破壞,為高手的到來贏得了太多太多的時間。

ps:這一章五千字,這個月散心已經完成了二十八萬字,距離三十萬字的目標也就差一點點了,不過也不知道完成完不成,散心儘力的去完成,如若完不成也請大家稍微的見諒一下,前半個月基本上都是事情太多給耽擱了,這些都是後半個月完成的。拜謝各位了…… read336;

雪域白狼的主人,雷獄皇者雷泊天!

這是一個傳奇式的人物,當年東勝神州缺少武聖境級別實力的強者,而陰武宗的大肆進攻,讓整個東勝神州陷入了危機之中,危難之中總是有人會顯身手。


這雷泊天就是其中之一,當年雷獄皇者雷泊天以自己絕對的實力和戰鬥力成功的成為了當年反擊陰武宗的主力軍。

高手之間的較量那是驚天地泣鬼神的,而雪域白狼當年根本就沒有任何可以插得上手的地方,他說到這一段故事的時候,甚至有些淚眼婆娑的味道。

「我聽說曾經雪域白狼王的兒子被人給掠走了,難不成就是你么?」白墨的記憶是自己的母親帶給自己的,關於南方大陸的記憶那是非常的多的,相比而言,其他地方的記憶卻少的可憐。

「呵呵,雪域白狼王?不過是過眼雲煙而已,當年的我父親大人並不在雪域,否則以主人的實力,又怎麼可能直接從雪域掠走我呢?」雪域白狼苦笑了一聲道。

「原來如此!」白墨笑了笑,這個時候他倒是顯得有些沉浮,什麼事情只是疑問一下之後,再也沒有任何的言語。

可是越是這樣,雪域白狼就越覺得白墨的實力深不可測,因為有很多的事情如若不是南方大陸的高層,是不可能知道的。

「呵呵,其實我也知道前輩在懷疑什麼?我的確是雪域白狼王的兒子,只不過卻是醉不成器的一個兒子,是被人為永遠不可能成為雪域白狼王的一個兒子,所以我真的丟了,父親恐怕也不會尋找我的!」雪域白狼嘆了一口氣道。

一旁的葉川道:「那你現在的實力如何?」

白墨笑著道:「武尊境初階的實力,的確天賦一般,按照道理來說,如若真正發揮了雪域白狼王的高貴血統的話,那麼他到了成年實力絕對是可以達到武皇鏡,甚至可以達到武皇鏡頂尖的層次。」

雪域白狼嘆了一口氣道:「其實這一生,我都很後悔是雪域白狼王的兒子,正是因為我是他的兒子,我才看到了父子親情的冷漠,也正因為如此我對實力並非那麼的渴望。我這一生中,唯一一次對於沒有真正遺傳到我父親的血統而感到後悔的就是主人以他強大的身軀,去迎接武聖強者那滅世一擊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多麼的想用自己的身體為主人抵擋這最後一擊啊……」

雪域白狼的話深深的震撼了葉川的心靈,他沒有想到雪域白狼竟然在千年以後還能夠說出如此令人感動天地的話來。

這雪域白狼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壽命悠長,由於他們自己本身就生活在極寒之下,壽命通常是別人的好幾倍,甚至是數十倍。

一隻普通的雪域白狼王的壽命就得達到兩千多歲,甚至有一些能夠達到三千歲以上。

若是雪域白狼王的壽命,一般都是五千歲以上,也就是說現在即便是這隻雪域白狼回到了南方大陸的雪域,那他還是能夠過上非常好的生活。

「你還真的是很忠誠!」葉川豎起了大拇指道,雪域白狼沉聲道:「一切都已經是煙消雲散了,既然你想要知道這個裡面到底有什麼考驗,我告訴你也無妨……」

「哦?你能夠告訴我?」葉川有些吃驚的說道。

「呵呵,告訴你也無妨,如若要是白墨前輩強行沖關的話,我恐怕還會對我主人的屍骨不敬。我告訴了你以後,我希望前輩你們能夠放棄強行索取的念頭!」雪域白狼沉聲道。

一個武皇鏡巔峰強者的墓穴,這個是一件多麼令人期待的事情啊!

葉川的眼神中充滿了一種狂熱的氣息,雪域白狼現在主要注意的就是白墨,他根本無暇顧及到葉川這個小嘍啰。

而白墨一直都是以一副前輩的姿態,讓雪域白狼根本無法適從。

雙方之間自然是互有擔憂的,不過擔憂又如何?現實讓雪域白狼不得不低下自己高貴的頭顱,因為他碰到了比他更為高貴的神獸。

「原本我是有這個打算,不過看到小白狼你如此的乖巧懂事,我也就放棄這個想法吧,你們年輕人自己交流交流……」

白墨的說話差點讓葉川給噴出飯來,他真的是吃神不已,現在的他竟然有這等想法。

其實葉川也知道,白墨是為了妝薄而一裝到底的,畢竟他現在是在演戲,既然是演戲的話,那肯定是要演的越像越好了。

反正現在的雪域白狼是非常的感激白墨的那種『善心』的,葉川只能夠暗自發笑。

白墨儼然一副高手的風範,讓人感覺相當的有派頭,一副武聖境強者的氣息更是被白墨演繹得淋漓盡致。

「多謝前輩……」雪域白狼笑著道,他反正現在一門心思的就認定,高手就是高手,怎麼也不可能變成不是高手了的。

尤其是之前一瞬間白墨的那種威壓,雪域白狼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出錯的。

也正是因為這陰差陽錯的想法,才讓現在的局面徹底的穩固了下來,剛才聽到雪域白狼他說如若是硬闖的話,到時候恐怕還得拚死守護的時候。

白墨和葉川兩個人也是心底裡面咯噔一下,要是這雪域白狼真的發瘋一般的跟他們拚命的話,到時候恐怕真正倒霉的人會是他們兩個。

畢竟他們都還沒有真正的達到地武境,這個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

沒有達到地武境想要挑戰地武境,也就是白墨這種伸手級別才能夠做到的吧。

不過那也是勉強抵擋住武尊境初階的靈獸吧,但是最終要是長時間的糾纏,最後會有危險的肯定回事白墨,而不可能是雪域白狼。

「好了,小白狼,你也就不要廢話了,快跟葉川說說這裡面到底是什麼考驗?」白墨似乎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越是這樣倒是越讓雪域白狼相信。

「是,前輩,其實這裡面真正的考驗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雪域白狼直接說了一句讓眾人噴血的話,尤其是葉川,他整個人鬱悶的快要死了。

什麼叫做真正的考驗你也不知道?你要是不知道的話,你在這邊胡吹海吹的吹的是個什麼勁呢?這個讓葉川怎麼能夠不上火呢?


白墨也是眉頭一瞪道:「小白狼,你這是耍我呢?」

看著白墨的樣子,雪域白狼也是沉聲道:「我還真的不是戲耍前輩,這真的是事實。不過我知道這難度是很大的,既然是傳承,那自然是有考驗的。如若葉川的運氣好的話,我相信絕對是能夠得到傳承的……」

這句話算是說的有多違心就有多違心了,什麼叫做葉川運氣好的話肯定能夠接受傳承?

這話還不如不說呢,要是運氣不好的話,意思就肯定完蛋了唄,這個意思現在看來肯定就是這樣了。

白墨沉聲道:「生死由命成敗在天,既然他想要去嘗試一下,那他必然是要有冒著自己失去生命的危險!」

「哎,如若不是主人有交代的話,我相信白墨前輩您進去之後,肯定是三下五除二的就能夠輕易的得到傳承了,在這裡我要跟白墨前輩說一聲對不起了!」

雪域白狼的智商相當的高,他這句話看似是在誇獎白墨,實際上就是為了打消白墨直接進去的那種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