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群人興奮的聚在一起分配起來了各自的角色,猶如跟吃了興奮劑一樣。

翌日!

隨著鐘聲敲響,文武百官依次穿過那長長的台階,進入了太極殿之中。

「參見聖人!」

李二穩坐高堂之上,在虛空之中微微抬手,一臉笑容的說道,「諸位愛卿平身!」

「宣高句麗使者進見吧!」

李二也沒有任何的廢話,直接對著身邊的王德開口吩咐道。

不一會高句麗的使者就依次走了進來,先是給李二行了國禮,然後便站在一邊。

李二把目光投向了站在文官首位的長孫無忌,隨後嘴角微微上揚了起來,身子也舒緩了下來。

長孫無忌自然是收到了李二的示意,往前走了一步,先是對著李二拱拱手,隨後把目光投向了高句麗使者所在的位置。

「貴使,我大唐陛下胸懷天下,自然不會阻撓血親認祖歸宗之事,只不過韓元乃是我大唐的子民,大唐有義務保護好每一位子民。」

「單單憑藉一本族譜並不能說明什麼吧?」

文世聽到長孫無忌這話,眉頭一挑,心裡隱約感覺到了一絲的不對勁。

不過他也沒有多想,而是朝著長孫無忌拱了拱手,「那依齊國公的意思呢?」

長孫無忌見到文世這幅模樣,心裡多了幾分的笑意,不過臉上還是一副鄭重的模樣。

「此事當然不能由我說了算,是你們要讓韓元認祖歸宗,自然是有你們說了算。」

沒等文世開口,房玄齡就站了出來,「齊國公所言極是,若是貴使有什麼信物之類的東西也可以證明。」

「對,對,就是那種摔破的鏡子,或者是玉佩之類的東西。」杜如晦站出來笑呵呵點著頭,一副和藹的模樣。

韓不舉聽到這話嘴角抽搐了一下,「二弟和家父不合,離家之時孤身一人,什麼東西也沒有帶。」

「哦,那要是這麼說的話,你們豈不是除了一本不知真假的族譜外沒用任何的證據了?」魏徵也笑呵呵站了出來。

其他的官員望著似乎有些默契的幾人臉上露出幾分的思索。

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啊?

「沒有了!」韓不舉聽到魏徵這話,心裡的怒火頓時涌了上來,他強壓著怒火搖了搖頭。

「嘶,這可不好辦了!」長孫無忌裝模作樣的摸著鬍子搖了搖頭。

大殿的文武百官也紛紛議論了起來,再看向高句麗使者的眼神之中多了幾分的質疑。

「二哥,你說他們是不是傻,連證據都沒有怎麼證明韓元的身份啊!」程咬金瞥了一眼那矮小的韓不舉,擠兌道。

「嘖嘖,就是,我看著樣子一點相似之處都沒有。」尉遲恭也點著頭附和了起來。

李靖摸著鬍子沉默了一會,偷偷瞥了站在一邊的韓不舉一眼,壓低聲音道,「你們忘了有一種方法可以證明!」

「什麼方法?」李道宗等人頓時一臉驚訝的把目光投向了李靖。

李靖微微露出一絲的嚮往,「早在後漢之時就創立了一種認親的方法,這種方法一直都是被後人所認可的!」

「滴血認親!」程咬金頓時一聲驚呼,頓時吸引到了高句麗一行人的目光。

在一旁正打算說話的李績頓時黑了臉。

什麼狗東西,搶老子的話!

「滴血認親?」韓不舉自然是聽到了程咬金的話,眼神閃爍了起來。

文世也楞了一下,臉上也變的鄭重了起來。

若是真的滴血認親的話,那自己的計劃豈不是要暴露了?

可若是不滴血認親的話,那他們自然認為是我們心裡有鬼!

「大唐陛下,使臣請陛下作證,臣願意和韓元滴血認親!」韓不舉這次沒有詢問文世,直接站出來拱手說道。

「哦?」李二眉頭一挑,嘴角忍不住的上揚了起來。

終於你們往坑裡跳了。

文世拉了韓不舉一下,有些責怪的小聲道,「韓兄,你這是幹什麼?」

韓不舉苦笑著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看著文世,「文兄難道你沒發現問題嗎?」

「大唐的臣子從一開始就在給我們下套,現在已經成型了,若是我等退縮了,那等於不打自招。」

「若是失敗了,便是我一人所為,若是成功了,那麼高句麗便多了一位麒麟兒!」

「最壞的結果就是李世民殺我,這不正好為我們出兵提供了借口嗎?」

文世把目光投向了一臉認真的韓不舉,長嘆了一聲,鄭重的拱了拱手,「無論此事是否成功,在下一定會向國主回稟的。」

「高句麗不會忘了你的功勞的!」

韓不舉微微頷首,神情也變的輕鬆了起來。

李二看著文世和韓不舉兩人竊竊私語,絲毫沒有任何的擔憂,反而是一臉的享受。

「使者可想清楚了,若不是,那麼就欺君了!朕還能給你們考慮的機會!」

韓不舉再次拱手道,「多謝大唐皇帝陛下,外臣已經想清楚了!」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你的意思來吧。」李二看著韓不舉一副認真的模樣,無奈的點了點頭。

王德快步離開了大殿,大唐的百官望著王德離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崔信拉了一下王致,低聲道,「王兄,此事敗露了,他們被李世民玩弄於鼓掌之間了!」

王致微微頷首,看了崔信一眼,「不是被李世民玩弄於鼓掌之間,而是被韓元玩弄於鼓掌之間!」

「可是現在我們也沒有提醒他們的機會啊,事情已經定下來了,從他答應滴血認親開始,此事就已經變成了假的了!」崔信搖了搖頭,滿滿遺憾的嘆口氣。

「無妨,此事只不過是輔,正事還在後面呢。」王致輕笑了一聲,沖著崔信點了點頭。

崔信聽到王致這話頓時笑了起來。

是啊,好戲還在後面呢!

若是李世民被高句麗的人威脅了,依照他的脾氣,他肯定會把這兩人給殺了吧!

到時候腹背受敵,就不信你李世民不低頭!

千年世家永遠不是你能對付的!「我們三個都是他的弟子。」

「怪不得,那你們之間都發生些什麼了。」

。 林漠直接一拍桌子:「潑婦,我也勸你一句。」

「這是我和李家的私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否則,一大把年紀了,再把性命丟在這裡,那可就不好了!」

女人直接愣住了,她沒想到,竟然有人敢這樣罵她。

她這些年,仗著父親的名號,在外面橫行無忌,還沒人敢惹她。

而這,也養成了她刁鑽刻薄的性格!

現在被罵,她更是怒極。

「你……你……你竟敢罵我……」

女人聲音都在哆嗦。

林漠:「罵你又如何?」

「不分青紅皂白,上來就讓我磕頭道歉,你算什麼東西?」

女人氣急敗壞:「我……我一定要殺了你!」

她尖叫著,想要衝上來。

但是,旁邊的吳朝陽拉住了她。

「親愛的,你別衝動。」

「這種螻蟻,交給我就是了!」

「一會兒我會打斷他的手腳,摳掉他的眼珠子,割了他的舌頭,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女人頓時笑了起來:「老公,還是你疼我!」

「記住,一定不要讓他死的太痛快,我要讓他受盡折磨而死!」

吳朝陽淡笑點頭,他緩步走到林漠面前,臉上也滿是倨傲的表情。

「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

「自尋死路,就怪不得我了!」

「受死吧!」

怒斥之中,吳朝陽突然衝出,雙拳同時砸向林漠兩邊太陽穴。

林漠微微皺眉,這吳朝陽的實力不弱啊。

但是,他也沒有絲毫畏懼。

他雙手同時抬起,擋住吳朝陽這一擊。

而吳朝陽此時也直接往前衝出一步,準備用肩膀去撞林漠。

可是,林漠反應比他更快一些。

在擋住他這一擊的同時,林漠身體便微微下沉,腳後跟猛地在地面一蹬。

眾人只聽到一個尖銳的聲音,那是鞋底跟地板摩擦后發出來的。

緊跟著,林漠猶如炮彈一般衝出,右肩直接與吳朝陽的肩膀撞在一起。

轟然一聲響,吳朝陽整個人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後面的桌子上,將那桌子撞得粉碎。

現場所有人都愣住了,誰也沒想到,吳朝陽竟然這麼快就敗下陣來。

就連一直抽旱煙的索命無常黃秋耘也停下了手裡的動作,他直勾勾地盯著林漠,沉聲道:「八極拳,貼山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