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有悶雷回蕩,大地也在顫抖之中!黑衣人冷酷地眼睛里,透出的全都是濃濃殺意!

… 「好像要下雨啦?」龍雲舟抬起頭,頭頂始終盤旋著濃濃仙霧,永遠也看不見天空到底是藍色還是愁雲密布!

「是啊,剛剛還打雷了!好像風也大了些!」黃星月看著自己飄舞的紅裙淡淡說!

「那咱們要加快速度了,這麼冷的天,被雨淋著可不划算!」古風雲露出了一個不應該他這種世外高人應該有的微笑,猥瑣的像是街邊賣糖葫蘆的癟三!

「師父,你好歹也是個神級高手,不至於還怕下雨吧?」龍雲舟無力的說道!

「我主要是怕你們淋著,你師父我怕過什麼,就算天塌下來也不過是動動手指的事情!」古風雲神氣的昂起頭!

「吹牛!」龍雲舟滿臉都是不信!

「不如這樣吧,古長老,你帶著雲兒和莫三胖!我帶著龍雲舟和黃星月,咱們分開尋找靈獸,或許會更快點!」皇甫影提議!

「很好,我就是這麼想的!」古風雲十分無恥的笑了,拉起莫三胖和雲兒,連個招呼也不打直接衝天而去,只留下一縷被衝散的仙霧!

龍雲舟不可思議的瞪著古風雲消失的地方,這傢伙還是師父嗎?也太不講義氣了,關鍵時刻就逃跑!

喂,你自己徒弟還沒找到靈獸呢!

「走吧,別看了!等會兒可真的下雨了!」皇甫影轉身便走,瀟洒的白衣在林間宛若仙人!

「怎麼?不想留下來嗎?那你自己走咯!我可不需要人陪!」黃星月也跟著皇甫影而去,龍雲舟下巴快掉到了地上,趕忙追了上去!

「呵呵,星月,那個,最近變漂亮啦!幾個月不見,果然像大家閨秀了!」

「我以前不像嗎?」黃星月轉過頭,俏臉上帶著一絲怒氣!

「哪有,哪有!還記得那個湖邊,我就是被你的光彩吸引過去的,當時我隔著十里地便看見衝天紅光,美的讓我無法自拔!」龍雲舟腆著臉,好話說的自己都快被感動哭了!

黃星月噗嗤一笑,花容展開,黯淡的四周像是突然亮了不少!

龍雲舟的血脈瞬間流動加快,那股火燒的感覺,又出現了!

「嘴上像抹了蜜,甜死人了!」

黃星月收住笑容,嗔怪道:「那為什麼在天道學院這麼久都不來找我!我看你是把我忘了吧?還說是我的最好朋友呢!」

「這個嗎?」龍雲舟摸著腦袋,尷尬的說:「大家都在修鍊,而且不在一個師父門下!我來找你,多不好意思啊!」

「好啦好啦,不難為你了!」黃星月抿著嘴:「以後記得多來看我就是啦!」

「一定,一定來!」龍雲舟笑的很燦爛!

「你們準備就在這裡聊天過夜嗎?要是卿卿我我的談婚論嫁,可以回去請掌門做主!」皇甫影轉過頭,看著兩人,眼裡有種古怪神色!

「師兄,你能不能說話不要這麼驚天動地!我們只是好朋友,什麼談婚論嫁啊!」

龍雲舟有種仰天躺倒的感覺!他和黃星月才十四歲哎,這麼純潔的友誼,最多是互相有好感!*師兄乾脆直接赤裸裸的說了出來!


「有什麼不可以嗎?」

皇甫影看起來真是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或者就是個對感情一竅不通的大白痴:「看你們這麼開心,成親了天天在一起不是蠻好的!」

龍雲舟真心想吐血,黃星月的臉更是和她的裙子沒有任何分別!兩人低下頭,無奈的嘆息!

「走吧!前面有靈獸出現了!我已經感覺到了!」皇甫影轉過頭,好像剛才根本沒說過什麼似的,轉身朝前走去!

「這傢伙,完全沒有大腦沒有感情的嗎?」龍雲舟看著皇甫影的背影,誇張的對黃星月做了個表情!

「走吧,皇甫師兄不是說了嗎!前面有靈獸了!」黃星月含著笑,微紅的臉上甚至有一絲幸福,慢慢朝前走去!

龍雲舟徹底傻了:「不是吧,星月也變得沒腦子了?」

前方果然如皇甫影所說,遇到了一隻和蜥蜴差不多的靈獸,長長的舌頭看著就挺噁心的!

黃星月在第一眼看到后就否決了!要這麼個噁心的東西天天待在自己身體里,那還不得成天做噩夢!

雖然錯過了一隻,可皇甫影的鼻子就像天生能追蹤到靈獸的氣息!他們越來越深入紫霧山,遇到的靈獸也越來越多!

最終,在一處山岩旁,皇甫影再次顯示出了他做為天道學院大師兄的實力!一舉擒獲了一隻烈火鳥!

烈火鳥天生紅色羽毛,靈氣屬火!和黃星月的真氣完美融合!


幾乎根本不需要溝通,黃星月身體里流淌的鳳凰血脈只在一瞬間便壓制了烈火鳥的戾氣!

驕傲的烈火鳥便向是黑玄貓一樣乖乖的鑽入黃星月體內,成了她修鍊靈氣的鎮體靈獸!

天色已經有些晚了,雖然看不見天空的模樣,可白日的光明正在一點一點被黑暗吞噬!

龍雲舟耷拉著腦袋,看著歡喜無限的黃星月,灰心的問皇甫影:「師兄,什麼時候才輪到我啊?」

「快了,我沒找到合適的!」皇甫影沒有回頭,繼續朝前走著!

「可剛才一路上我就看到不少靈獸啊,我看有不少都蠻適合我的!」

龍雲舟抗議道!一路上他看見了三眼的猴子,漂亮的獨角馬,甚至還有三條腿的蛤蟆!

每個看起來都挺溫順,而且絕對霸氣的模樣!可皇甫影卻是偏偏一眼也不看,無視的朝前走去!

「你是龍族血脈,那些東西的靈力不夠你消化!龍的力量,需要更強大的靈獸才能抗衡!你看到的那些靈獸,最多就是一把豆子,在你這個石磨的碾壓下,用不了幾天就被你抽干靈氣了!」皇甫影淡淡說道!

龍雲舟張大嘴,不可思議的問:「師兄,你怎麼知道我是龍族血脈?」

皇甫影停了下來,詫異的轉過頭:「你師父說的!全學院都知道了!難道你不知道?」

龍雲舟的腦海里立馬浮現出那個哈哈仰頭大笑的男人!這個傢伙也太不仗義了,見了黃龍使后就和所有人說了嗎?比石井大嘴巴的大媽還要八卦!

「而且,大家還知道你是龍霸天的兒子!要不然,以軒轅宇那種脾氣的人,會三番兩次的來找你嗎?他可是眼睛里只有他自己的人啊!」

「那師兄你呢?你也是因為我的身份嗎?」

龍雲舟獃獃看著皇甫影!他從來沒為自己的身份驕傲過,相反,正是因為他的身份才讓所有人都看不起他!他只為自己是龍霸天的兒子而驕傲!

皇甫影的眼睛和龍雲舟碰撞在一起,一片清澈,看不見半點雜質!黑色的眸子似乎深藏著說不盡的故事,龍雲舟忽然感到,皇甫影也不是那麼冷酷的!

「不是!我選你,是因為我真的看好你!你是個奇才,我相信這一點!」

皇甫影轉身而去!他的話還繚繞在龍雲舟耳邊,自己,真的有*師兄說的那種實力嗎?

三人繼續朝前走去,龍雲舟沉默了,他還在回想著皇甫影的話!

他一直都是個廢柴,所有人的眼裡都是!

突然間他變成了一個天才,被所有人捧上了天!

可那些人的眼裡都不真實,他們看重的只是他現在突然表現出的能力,有誰真正關心過他想些什麼,要些什麼呢?

他只不過是不想在別人提到龍霸天的時候都嘆息著說居然會有他這麼個兒子!

他只是想在別人的父母陪伴著每個日夜的時候,身邊也能有個朋友相伴!

他只想著在自己最關心的人遇到危難時,自己有能力挺身而出!

可這些,又有誰在乎呢?

一陣溫暖傳來,手心被緊緊握住!

龍雲舟轉過頭,黃星月鬢角的髮絲遮擋住面頰!風中的紅裙在飄舞,她的笑容仍是那樣溫柔!

「對,我還有朋友,有你們,就夠了!」龍雲舟也笑了起來!突然間,一切不在那麼無奈!

「停下!」突然,皇甫影不動了!龍雲舟和黃星月也緊張的停了下來!

風聲呼嘯,樹葉被吹得嘩嘩作響!頭頂的仙霧更加濃密,壓的人有些喘不過氣!空氣里有種烈火灼燒的味道,周圍的水分在急速的蒸發!

「錚!」樹林間被白色照亮,黑暗迅速脫離了白色的視線!皇甫影的風鳴劍,出鞘了!

「師兄,有什麼危險嗎?」龍雲舟緊緊握住黃星雲的手,他從來沒看到過皇甫影拔劍!之前對付兩個三級靈獸,他只是赤手空拳,可現在還沒見到對手,他便已拔劍了!

「不知道,不過,感覺很不好!我們可能,遇到大-麻煩了!」

「吼!」

如同一聲驚雷,前方的樹全部在一瞬間倒下!灼熱的感覺越來越強,倒下的樹甚至已經開始熊熊燃燒起來!而且,是紫色的火焰!

「糟糕,應該是只五級靈獸!」皇甫影的額角冒出冷汗,眉頭更是緊緊皺了起來!

「快跑,我們對付不了五級靈獸!留下來只有死!」皇甫影轉身拉住龍雲舟和黃星月的手,風鳴劍托著三人衝天而起!

一道如同霹靂的紫色火芒衝天飛起,追著三人的後背電射而來!速度快的甚至比皇甫影的風還要快,后發先至,一眨眼便到了三人的背後!

皇甫影無奈,轉身朝下飛去!

紫色火焰瞬間打進了仙霧之中,雲霧之中燃燒成了茫茫火海!白色的雲霧瞬間被燒成了紫紅色!如果不是現在身處危險之中,這倒是一處難得一見的奇觀!

皇甫影不敢有半點耽擱,繼續低空朝前飛去!白色的風鳴劍拖拽出長長的光影,照亮了前方的黑暗!

龍雲舟扭過頭,樹林間,一團紫色火焰從樹林間升起!

渾身都是赤色的老虎猛的從火焰中跳出!發出震天的怒吼,猩紅的眼睛里,只有前方快速飛行的三人!

「我靠!這隻比剛才的黑貓還要大哎!是它爸爸嗎?師兄,是老子找你要它兒子了!」危險就在身邊,龍雲舟也不忘了說點爛話!

「別瞎扯了,那是赤炎虎!被封印的靈獸!脾氣暴烈,被封印了幾百年,不知道今天怎麼出來了!還是閉上你的嘴吧,這傢伙,會殺死一切它看到的人類!」

皇甫影快速調整了方向,貼地飛行!

龍雲舟死死的抱住黃星月,他驚恐的發現,赤炎虎的口中,正有紫色的火團在聚集!

… 風聲呼嘯,眼前如同幻影一般閃過無數流影!

龍雲舟艱難的呼吸,空氣里全都是灼燒的味道,他已經感覺不到身體里還有水分在流動,就像待在火山口一般!那種灼熱的感覺像是要把身體血肉也給蒸發了!

黃星月緊緊靠在龍雲舟的懷裡,她的身體也在發抖!只是並不是她感到了相同的灼熱!鳳凰之血,是不怕天下任何火的!她的血液本來就是最厲害的火焰!


後有赤炎虎,前路又十分渺茫,周圍全都在紫色火光包圍之中!這讓她想起了第一次見面時,她也是如此信任的跟著龍雲舟走!不管有多少危險,她都相信,龍雲舟一定會保護她!

皇甫影如同是在流星中穿梭一般,他修習的是風屬性真氣!身形便像是風一般急烈!可身後的赤炎虎更加快!絲毫不亞於皇甫影的速度!

怒吼聲聲,赤炎虎不斷噴吐著紫色火球,皇甫影每次都是在火球即將擊中身體帶來覆頂之災時險險躲過!他就像是大海中最富有經驗的老漁夫,總能在每一次滔天海浪拍來時成功的躲過厄運!

「師兄!」

龍雲舟大聲叫了起來,他甚至懷疑自己的聲音夠不夠大!他們飛的太快了,剛剛張開嘴就被灌滿了風!

「師兄,你確定這傢伙不是剛才黑貓的爸爸嗎?追著我們怎麼就沒完呢?」龍雲舟說出的唯一一句話差點讓皇甫影從劍上摔下來!

「這傢伙被封印了幾百年,突然解除封印,心裡肯定很生氣!要是你被人關起來幾十年,突然把你放出來你會怎麼樣?」

皇甫影眼睛一轉不轉的看著前方,可身後卻像是長了眼睛,時刻關注著赤炎虎的動向!

「我一定會感激涕零啊,然後跪下來好好謝謝那個放我的大俠,把我所有的財務全部給他!說不定我下次被關起來的時候他還能來救我呢!」

龍雲舟說的自己都快感動哭了,像他這麼富有愛心還能看到偉大前程的人上哪兒去找啊!

「…………..!」皇甫影直朝天上翻白眼!

「你不去和赤炎虎好好暢談人生理想真是可惜了!」皇甫影搖頭!

「那不會是天道學院封印它的吧?」憋了半天,龍雲舟實在是難受!


「不是,赤炎虎為禍世間,學院里曾經是想把它給封印了!只是還沒出手,已經有人先做了!」快速的躲避開一株橫在路上的大樹,皇甫影險險的鑽進了樹林里!

後面傳來噼啪之聲,赤炎虎粗暴的直接用滿是紫色火焰的爪子開路!只要是它經過的路上滿是焦灼!

黑煙升騰,像是魔鬼隱藏在其中,暗暗注視著急於逃命的人類!

「師兄,快想些辦法吧!這樣逃命也不是辦法啊!你有沒有靈獸,放出來跟它大幹一場!」龍雲舟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不行!」皇甫影回答的很乾脆:「我的靈獸是風屬性的,加上我的真氣!你們應該懂得,風遇上火,我們只會死的更快!」

龍雲舟頓時焉了,剛剛還躍躍欲試的心情如死水一潭!他很想找找身體里的龍青帝來幫幫忙!可這傢伙突然消失了,已經很久沒出現過了!

「關鍵時刻總是不給力!還說自己是什麼大神級人物,我看就是賣弄嘴皮哄我這種小孩的!」龍雲舟在識海里大罵,可回應他的只有他自己回蕩的聲音罷了!

「有了!皇甫師兄,剛剛我們捕獲烈火鳥的地方,我記得有個山洞!或許我們可以去那裡避一下!」黃星月眼睛睜得極大,迫切之情溢於言表!

「別扯了星月!」

龍雲舟耷拉著腦袋:「進了山洞不等於進了個烤爐嗎?後面的傢伙只要站在洞口用力往裡面一吐火,咱們全部都得變成烤肉!到時候它舌頭一卷,今天晚上的晚餐算是有著落了!哎,可憐我這小身骨,也不知道合不合它的胃口!最好拉稀拉死它!」

「我們就去山洞!」

沒有任何徵兆,皇甫影突然改變了前進路線!

近乎直線的轉彎在空中劃過一道漂亮的白色弧線,身後的赤炎虎沒想到前面的人類居然還會如此做!奔跑中差點一個趔趄倒地!

「吼!」

像是憤怒到了極點,剛剛被解開封印居然還被三個不知所謂的人類調戲,赤炎虎鬚發皆張,赤紅的皮膚上升騰起紫色火焰,整個身體都燃燒起來!

「我靠,師兄,你要想自殺也不需要這麼快吧?」

龍雲舟有些膽怯的看著身後,瘋狂的赤炎虎似乎身材長了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