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庫洛洛一臉防備『呵呵,不愧是未來的團長啊!這麼小就懂得防備別人,很厲害呢』月冰心裡感慨道但是嘴上卻說:「小弟弟,姐姐不是壞人哦,姐姐只是看到小弟弟在哭,過來看一下而已,那麼你可以回答姐姐的問題了嗎?」(冰汐:還姐姐呢,多大歲數的人了)


「媽媽,媽媽不要我了,為什麼,我有沒做錯什麼」

『嗨嗨,小冰,你不是要玩嗎?收了這小孩當弟弟怎樣』「值得考慮」月冰冥冥一句,聲音極小,但是庫洛洛卻聽見了「大姐姐在想什麼?」

「沒什麼,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當姐姐的弟弟呢?」

庫洛洛不可置信的抬起頭望著月冰「不願意嗎?」月冰知道庫洛洛不是這個意思,但還是假裝很傷心的問道

「不···不是,大姐姐,謝謝你」此時的庫洛洛激動的一不知說什麼了

「那以後就跟著姐姐訓練吧!到時候,庫洛洛就做這裡的王,怎麼樣」月冰眯起眼睛微笑問道

「好」

就這樣,庫洛洛被月冰拐賣走了「庫洛洛,速度太慢了」月冰現在在和2年後的庫洛洛對打「速度速度,手上的力氣太小了,站穩···」看來月冰還是很嚴格的嗎

現在的庫洛洛越來越強大了,庫洛洛的信念之有一個,就是做這裡的王者,保護自己重要的人,那個重要的人,便是紫莉姐姐 「我想我們去外面玩一段時間吧!」月冰對著自己的斬魂刀說道

『吾,小冰你準備怎麼辦』

「我以為不知道啊,要是直接這樣走了的話,我想庫洛洛會生氣的吧!」

『恩?小冰你也學會顧忌別人的感受了』

「你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沒見過你這樣的斬魂刀,星刃羽就會尊重我。」

『哼哼,我這麼厲害的斬魂刀,可以選擇你已經夠給你面子了』

「是嗎?」看著月冰的臉,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皮笑肉不笑嗎?來照張相以後紀念我們月冰萬年來第一次恐怖的表情

看著月冰如此恐怖的臉,幻幽雪,馬上討好著說『啊,不是,不是,是我能攤上你這麼厲害的主人是我的福氣啊』要不是看不見她的臉,敢肯定那臉要多獻媚有多獻媚呢

『鄙視』星刃羽短短的一句引起了兩個人不,兩把刀的爭執

「閉嘴,現在給我想辦法,要是直接走庫洛洛會生氣,要是說了庫洛洛會讓我走嗎?」

『嘿嘿,小冰,你離開時尸魂界的時候不是寫的信嗎,是不是啊嘿嘿』雖然幻幽雪的聲音有點高深莫測,但是卻遭遇白眼

而在同時月冰以神速將信寫好,「好了,我們走吧」月冰將信放在桌子上整了整理衣服,走了!

大街上「我們現在該去哪裡呢?」

『我知道,哦,對了,你不是要當什麼獵人的嗎?』

「資料顯示,在不久會有一個小孩找爸爸,而且參加獵人考試,這其中會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呢!要不,我們去找伊爾迷吧!」


『找那個殺手面癱幹嘛?』

「你不會還記恨伊爾迷吧」

『······』

記得在又一次月冰玩性大發,出來卻碰到了在執行任務的伊爾迷·揍敵客,伊爾迷在執行任務,我們的月冰就在一旁看戲

「100億,很便宜了」就在月冰看的激動時耳邊響起了一個聲音,哦,原來是剛才的美女殺手啊「什麼?」月冰反射性的問出「看戲,100億」

月冰扶額,不就是看你執行任務嗎?至於嗎,再說我現在身上可沒有錢「可是沒錢」月冰以盡量顯得無辜的語氣說道『噗』幻幽雪噴笑『哈哈哈,小冰你無辜,你好無辜,無辜的讓人惡寒。冰山系的小冰果然不適合裝無辜啊,哈哈哈』

「盡量無視你的存在,無視你」月冰壓低聲音說道

「沒錢,啊,那就麻煩了」伊爾迷裝作一副思考的樣子,忽然,看到月冰的幻幽雪,其實月冰故意把幻幽雪拿在手裡「那麼,那把刀」

幻幽雪抖了抖,一直在想辦法向月冰後面躲「給你吧」月冰偏偏就不讓幻幽雪如願,伊爾迷拿走了幻幽雪之後,月冰沒怎麼在意,反正最後幻幽雪會回來的

不出月冰所料,不久,伊爾迷就帶著幻幽雪來找自己了「你這把刀有刀魂?」雖然是疑問句但是卻說得那麼肯定「是啊,怎麼了嘛?」月冰笑的唯美

「這把刀很幼稚」

「?」

『主人,主人,讓我回來吧!我受不了那虐待了』

「主人?哈哈,沒想到伊爾迷把你教育的挺好啊,要不我就直接交給他在教育幾天吧」

『嗚嗚,主人』這時候,幻幽雪發光似得朝月冰射出「好了好了,知道了」無奈,月冰只好妥協,不過,就這樣月冰好像交到朋友了,不過,對方好像不怎麼樂意朋友這個稱呼,儘管演示的很好,但是星刃羽已經看出來了,主人又禍害一個美男,雖說這樣說對主人不敬

————————————————————————————————(結束回憶線)

鬱悶~~~,為什麼伊爾迷可以將幻幽雪制服,幻幽雪明顯沒有星刃羽聽話

『主人~~』剛準備哀求月冰不要找伊爾迷

「叫主人也沒用,我們就去找伊爾迷」

「喂,伊爾迷嗎?我沒處去所以····恩····1000億嗎?好」月冰咬著牙做出決定,成功的住進了揍敵客家

這短時間內基裘·揍敵客看見這麼可愛的臉,總是把月冰拉去自己的試衣間,雖然不樂意,但是沒人幫自己,只好溫柔的拒絕,最後還是被拉著去,伊爾迷的,父親,祖父,還有曾曾曾祖父則是對伊爾迷終於開竅而高興的差點沒開慶祝會

伊爾迷其實知道自己家人的想發,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些高興,所以這幾天都是心情很好的接下了許多任務,讓自家的那些人倒是輕鬆了不少 「少夫人的飯菜準備好了嗎?管家催了。」

正當女人猶豫不決時,一名女傭匆匆的走進了廚房,對她進行了催促。

這讓本來有些心虛的女人明顯變得心慌起來。

一臉尷尬的望向走進來的這名女傭,給予肯定的說著:「嗯,都準備好了,我這就給少夫人端上去。」

偷天 ,女傭不在多做停留,前往管家那裡復命。

女人確定四周沒人之後,掏出了那片已經被他碾成碎沫的葯。

在經過一番內心的掙扎之後,將此葯少量的灑在了飯菜之中。

隨後將藥包小心翼翼的收藏好,這才端著飯菜來到了二樓的卧室。

在輕輕的扣響房門,得到宋相思的允許之後,女人這才端著飯菜走進了房間。

看到房間里只有宋相思一人之後,女人心中的那份緊張明顯比之前少了許多。

隨即小心翼翼的將飯菜端到了床邊的小桌上后,對宋相思做出了一番的叮囑:「少夫人,這些菜都是管家特意囑咐讓我做的,都是特別辣的,希望少夫人你能夠喜歡。」

聽女人這樣講,宋相思盯著桌子上的飯菜看了看,笑著對女人說著:「你真是有心了,謝謝你啊,對了,我聽管家講,你家裡最近出了點事情,這件事情我跟震霆說過了,他讓我將這筆錢交給你,裡面有五十萬,你先拿著用,震霆說你在這個家裡工作了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些錢呢,就等於你預支了往後三十個月的工資而已,所以你不需要有任何的壓力。還有要轉告你的是:隨著社會的發展,工資幅度會有所變化,但是你放心,只要別人漲工資,你一定會隨著他們一起長,所以不要有任何的壓力。」

宋相思簡短的一席話,將所有的事情都說的非常明確了。

女人略顯吃驚的望向宋相思,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當家裡出事的那一刻,她想過要求救於宋相思他們,可她始終都沒有開口。


恰好這個時候宋琳找到了他,以金錢為誘惑,最終讓他做出了妥協。

如今,宋相思意外得知她家裡所發生的事情,沒有任何的猶豫,便如此慷慨的給她錢,讓她度過難關。

想到之前所做的那些不可饒恕的事情,女人此時此刻顯得無地自容。

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永遠都不要在出來。

顯然,他在逃避這個現實。

「少夫人,您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

未等女人將話說完,宋相思直接將銀行卡塞到了女人的手中。

緊接著,斬釘截鐵的對女人說出了肯定的話語:「密碼是你的生日,若是不夠的話,你儘管對我和震霆開口,不要有任何的不好意思,既然你有緣到我們家裡做工,這便是一種緣分,更何況我們相處了這麼多年,對我和震霆而言,你們都是我和震霆的家人,等孩子出生了啊,還要麻煩你們多多照顧才是。」

宋相思越是這樣講,女人便越無地自容。

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用來逃避這個現實。

看到女人一臉犯難的表情,宋相思皺了皺眉,疑惑的向女人開口:「怎麼了?你怎麼不說話啊?是不是因為錢不夠?若是因為錢不夠的話,我可以在為你湊一些的。」

聽到宋相思這樣講,女人忙活著擺擺手,當即便做出了否定:「不,不是這樣的,這些錢夠了,真的夠了,我只是沒有想到少夫人和少爺會對我這麼好,我心裡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宋相思唇角揚起淡淡的笑容,一臉平靜的向女人說著:「你這樣說就見外了,我剛剛不是說了嘛?咱們有緣認識,你又在我們家裡做工這麼多年,早已經與我們是一家人,自己家裡人出了事情,我和震霆自然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你說是吧?」

宋相思越是這樣說,女人內心深處便越發的愧疚。

「另外,放你三天假期,你回去處理一下家中的事情,若是沒有其他事情的話,你先回去收拾下行李吧,等家裡的事情處理完了在回來工作。」

在宋相思的催促下,女人一臉惆悵的走出了房間。

內心猶豫著,掙扎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耳邊傳來宋相思拿起筷子的聲音,女人的心越發慌亂、掙紮起來。


「少夫人,等一下。」

還好她及時的轉過身來,對宋相思進行了勸阻。

不然的話,宋相思便要將飯菜送入口中。

看到宋相思即將吃下那含有葯的飯菜后,女人整個神經都變得緊繃起來。

著急的來到了宋相思的身邊,從宋相思的手中奪過來碗筷。

按理說,女人這樣做,宋相思應該會吃驚才對。

可從她的表情中,女人看不到一丁點的吃驚,正因為這樣,女人反倒越發的心慌起來。

著急著為自己做出了辯解:「少夫人,我覺得這些飯菜太辣了,不適合你現在吃,我還是重新給你做一份吧。」

聽女人這樣講,宋相思大概猜測出這飯菜裡面有問題。

但是她並沒有去點破,笑著對女人爽快的說著:「不用那麼麻煩了,你做的這些看起來的確是很辣,但如果少吃的話,是沒有關係的,最近我的胃口真的很不好,就想要吃些辣的,你做的這些剛剛好符合我的胃口。」

說話間,宋相思便從女人的手中搶過來碗筷。

眼看著宋相思便要將飯菜放入口中,女人情急之下直接將碗筷打落在地。

請問要來點女裝嗎 ,會被宋相思懷疑,他也無怨無悔。

「對不起,少夫人,我還是覺得你不太適合吃這麼辣的東西,我還是給您重新做一份吧。」

女人臉龐上盡顯一份慌亂,小心翼翼的向宋相思做出解釋之後,便開始收拾起爛攤子。

「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要對我講?」

而這時的宋相思,一臉認真的直視著女人,看似平靜的做出了詢問。

女人手上的動作明顯停頓了一下,隨後否定的說著:「沒有啊,我只是……」 「小伊,不如我們去參見獵人考試吧,反正你那個離家出走的弟弟不也會參見獵人考試的嗎?」

「你怎麼知道?」

「猜的,好了,我們去玩玩吧」

就這樣伊爾迷和月冰去了獵人考試

「小伊,你確定要這樣嗎?」月冰黑線的看著這位易容的怪大叔,「咔咔」回答月冰的卻是機器模式的回答「好了,反正你怎樣我也管不著,我們走吧」來到獵人考試的會場,月冰才發現這些人都用一種非常不友好的眼神看著自己「我有得罪他們嗎?」月冰歪頭問向伊爾迷,伊爾迷理都沒理一下轉身走人了

看伊爾迷沒搭理自己,月冰也走到一個牆角一坐,大門又一次打開了,月冰看見竟來了一個猥瑣的大叔和金髮小帥哥還有資料里的找爸爸的小孩,另外兩個沒有查,看來我得查一下,眼睛掃猥瑣大叔和金髮帥哥是,表情很冷所以很容易被看成和那些不友善的人一樣的目光,就在正掃描時,一個可惡的大豆豆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可惡,月冰朝那個大豆豆放出殺氣,那個長的豆面人感覺到殺氣,急忙把好嗎牌給了進來的幾人跑了「哼。」月冰不屑的哼了一聲,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出來一個通訊器,不過這個通訊器『把小狸給我搞過來,這邊人能力不錯,適合做小狸升級的肥料呢』

『是,王』

不一會,一個卡哇伊的小狐狸出現在了月冰身邊,「小狸最低級的你知道自己的任務嗎?」月冰冷冷的對小狸說道「是的,我的王,現在的我還不配站在您身邊,所以我會努力」月冰點了點頭繼續道:「這裡的人能力很不錯呢,比起普通人類好多了」「是我的王,我明白了」

月冰在和小狸討論時沒有發現過來的單純動物——小傑,「大姐姐,為什麼你一個人坐在這裡,你不無聊嗎?」月冰聽見聲音,險些嚇到了,恢復了以往的溫柔,月冰笑著說道:「沒事呢,只是想保存體力而已」

「是嗎,我叫小傑,大姐姐你叫什麼?」

「影月」微笑依舊保持

這時小傑拉來了自己的同伴,「這是酷拉皮卡,這是雷力歐」介紹完之後又對著那兩位說道「這是影月姐姐」這就是他們簡單的認識

第一場考試,月冰不想跑,就讓小狸變大,托著自己跑不過,現在的小狸是神獸最低等級,所以變不了太大,最多是比還小一些,不過速度,還是蠻快的,但是月冰吩咐跑到最後,雷力歐說奇犽犯規,但是月冰好像比奇犽更舒服,更不費力,小傑也解釋說只要跟著考官就可以了,月冰就跟著這群小孩對跑著

卻聽見一個雷人的消息『雷力歐才10歲,雷力歐才十歲』「這還有沒有人道了。」本來就怨氣十足的雷力歐猥瑣小朋友,聽見了更是和月冰抱怨個不停「影月怎麼可以這樣說·····」

第二個地方,有些人以為這是第二個會場,但是,他們的考官說這還是第一次考試會場,月冰就抱怨道「這麼長的路,想累死人嗎?」眾人黑線『累死人,就算累死也累死的是他們吧!』

這是突然跑出來個人,手裡托著個醜八怪指著說「他在騙人,我才是正牌的考官」,月冰看著這個醜八怪,忍住了要一把火燒了那個醜八怪的衝動,微笑著說道「請美樂濕地的人面猿先生帶著你的本體離開,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當然乘機想劫走幾個人的人面猿,當然不會善罷甘休,就當月冰準備出手時

一個紅髮變態兩張撲克牌,一張飛向人面猿,一張飛向考官『這個考生還真膽大啊,借用次機會向考官發起攻擊,不過他好像是小伊的朋友』月冰看著在那沒誠意道歉的西索想到


路上考生不斷在減少著,月冰看見,小傑那幾個不見了,便去看了一下,走著走著才發現自己也迷路了「哎,這地方真煩,這霧氣也是怪討厭的」自言自語的月冰不知何時走到一個打鬥的地方,『恩···好像是哪個變態和小傑』月冰看清楚后,那兩個人也看見了自己

「影月姐姐?」

「哦呵呵,一個大果實」

「白痴」月冰翻了一個白眼「來和我打一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