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速度極快,而且還具有極大的攻擊力。

即使是現在,顧若也不知道還有什麼輕功可以跟自己的順盈進行比較的。

當初顧若走遍了整個江湖,鑽研了所有武學祕籍,才鑽研出來的武學,更是有了春照整本祕籍的加持,更加如虎添翼。

“竟然是古武術級別的。”

賀平不禁發出感嘆,即使對手已經是年邁的老人,但自己可不能就這樣手下留情。

按照平常的道理來說,正常人根本就創作不出來古武術級別的武學。

沒想到現在他就在自己的面前。

根據自己系統的介紹,武學分爲明氣,暗氣,化氣。

這三大層次就是武學的層次,一般的習武之人,耗盡自己一生,也才只能打到化氣級別 。

化氣上層就是古武術級別,俗稱仙氣。

化氣和仙氣簡直就是兩個天壤之別。

自己也是依靠系統才能達到這樣的級別,如果是普通人。

鬼知道要付多少努力纔可以獲得這樣級別的能力。

現在的賀平當然也可以創造出自己的古武術,但是完全沒有必要。

也許之後自己會走出他人的幫助,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但是賀平完全不會這樣子做。

看着眼前的順盈,賀平的精神已經緊張到了幾點,這可是古武術。

如果自己大意的話,就算是現在自己的級別也會一擊斃命。

畢竟古武術可不是跟普通武學一樣。

“砰!”

賀平一直往身後的樹林裏躲避着他的順盈。

不過順盈的攻擊就是越來越強,如果不在他釋放的時候阻擋。

那麼後來的攻擊一定會一擊斃命。

顧若從來沒見過這樣傻的人,畢竟當初自己用這一擊,每個人都能看出來自己的力量是越來越大的。

躲避無非是最傻的一個決定。

看來這個江湖,真的是變了。

賀平可不是傻子,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不提前看出對手的招數,那麼接下來就是捱打的份。

自己往樹林裏跑,自有自己的道理。

這種被人追着打的感覺是個人都會感到不爽。

賀平有規律的在樹林上空徘徊着,而顧若的順盈也已經到達了頂峯。

看到時間差不多了,賀平手裏的氣息正在逐漸的聚集在一起。

“太極玄玉手!”

賀平在空中畫出一幅太極陰陽圖。

“這是?!!”

太極玄玉手可是當今的武當絕學,這是太極拳裏最強的防禦招式。

能夠以柔克剛,無論是多大的攻擊都能逐漸的將對方的力氣給瀉出去。

不過施法卻是需要時間。

剛剛追逐的過程中顧若只顧着積攢力氣。

卻沒有加快速度追上賀平。

這讓賀平在路上一直蓄力開始施展着他的太極玄玉手。

賀平更是將周圍的樹傳輸過去了氣。

“叮!”

一聲清脆的響聲,賀平周圍積攢了所有樹葉,全部都在賀平的手裏,化爲一副太極陰陽圖。

顧若的順盈和他的太極圖碰撞到了一起。

面對這樣強勁的武學,使用太極玄玉手無非是最好的選擇。

賀平面前的太極圖也跟着運轉了起來,一點一點將他的順盈給吃掉。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太極玄玉手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修煉的。

即使知道了修煉方法也會因爲自己的能力而受到限制。

如果強行學習更是會七竅流血而死。

這人的能力,簡直深不可測!

顧若見勢不妙連忙收力,立馬往後面撤了一步。

自己的順盈可是來去自如的輕功,躲避這樣的吸力也是絲毫不在話下。

落在地上的顧若看着賀平還在蓄力。

他這是……

想要將那太極圖以衝擊波形勢給散發出去,剛剛那恐怖的力量也是會完全的散發出來。

這下可棘手了。 巨大的太極圓盤掌握在賀平的手中盤旋着。


這樣大的力量怎麼可能一下子把他給釋放出去,如果對着這座山釋放,絕對會將整座山變成一片空地。

這能量已經超出賀平的預算了。

“哈!”

賀平用盡力氣將手中的太極圓盤朝着天空釋放了過去。

“崩!”

巨大的聲音貫徹了整個村莊,天空中爆發出一朵漂亮的蘑菇雲。

強勁的後坐力讓賀平重心不穩。

從天上墜了下來。

他連忙調整一番,站在離自己比較近的一棵樹枝上。

顧若愣住了,這攻擊原本應該朝着自己來的。

但他卻沒有這樣做。

這……就是自己所期望的江湖,比武不傷人的江湖,有情有義的江湖。

“確實有點東西,我沒曾想過竟然能有朝一日見到這等絕學。”顧若發自內心的感慨道。

現在還僅僅是空手打鬥,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太極玄玉手是來自太極拳的武功延伸。

並且還有一項更爲強勁的伴生武學,太極劍法。

太極劍法是每個習得太極拳的人必修的一項武學。

剛開始跟普通的劍法都相差不多,攻擊性也比較平穩,除了防禦性強些其他沒什麼突出的地方。

但,當自身超過的武學層次逐漸提升到化氣的時候,就能得到突破。

此時的太極劍法就能變得極其無賴,不僅能夠抵禦同等攻擊,並且還能夠將受到的攻擊吸收,最後以幾何倍的力量還擊。

晉升後的太極劍法還有一個響亮的名字,真武劍法。

幾乎除了神兵,根本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擊破真武劍法。

創造出這樣出類拔萃劍法的正是張三丰,他就是太極拳的創始人。

並且創造出了一件神兵,太極劍。

張三丰可以稱作是大陸上的神仙,武當門派的創始人。

“難道你是當初神武門派的傳人?”


想當初只有神武能夠傳授太極拳的用法。

跟神武並肩的還有使用長槍的神威。

使用長劍的留白。

醫術和武學並修的空香。

每次打架先喝酒的丐幫。

使用暗器征服大陸的唐門。

等八個門派,每個掌門都身懷絕技。

當初神武的門派長老是全天下唯一一名可以使用真武劍法的人。

即使到各個門派全部消退隱匿,也未曾聽過第二個能使用真武劍法的人。

這人必定是神武長老最得意的弟子了。

賀平愣了一下,“不是,我沒有任何門派,剛剛的一擊是我隨意放出來的。”


•有些人花了大半輩子研究的心血,就只被賀平隨手釋放的一個招式給擺平了。

天上因爲剛剛的打擊下起了朦朧的小雨。

顧若愣在原地,隨後仰天長嘯。

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了。

這等天才,這等水平……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在當年也只有他自己被稱作天才,如今看來自己當初的天賦水平在他眼裏就只是一成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