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山看了看這兩本書,問昊天書是怎麼來的,昊天把買書的經過再說了一遍。

李青山一聽就笑道:“天兒啊,這兩本書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練的,這書是仙凡界的書。”

“仙凡界的書?”昊天一聽傻眼了。

李青山看昊天一臉迷茫的樣子,就接着說道:“天兒,修煉界這裏是魂體,仙凡界是肉體和魂魄,是凡界和仙界的交叉地帶!唯師是從凡界來的,沒有進入仙界卻來到了這裏。

凡界是靈魂體有血有肉的,仙界是魂魄成形屬於精煉的魂魄,修煉界是魂體屬於渾濁的魂魄。我們將魂魄精煉好了也可以進入仙界。

修煉界的血肉是虛假之像,凡界的血肉纔是真實的,不過現在唯師和你講這些,你也不清楚。

等你以後長大了到了仙界,遇到從凡界進入仙界的人,他們會和你講更多關於凡界事!”

昊天越聽越糊塗一臉茫然,李青山見狀安慰道:“天兒,等你以後再長大了些爲師再告訴你吧!這些書,你隨便看看,不要修煉。呵呵!就算你修煉也沒有關係,你沒有法身,修煉不了這個功法!”李青山師說完,笑眯眯的看着昊天,心裏卻想,那個奇妙的老者爲什麼要送昊天這兩本書,此事定非比尋常!

昊天拿起兩本書離開了李青山,心裏想:“送我書的老者也說我是有天命之人,說不定我真的可以修煉這個功法,再說我又不是修煉界的人,說不定我就是仙凡界的人也有可能!”

此時李大月走了過來,對李青山說道:“師尊,請爲弟子做主!”

李青山不解的問道:“大月,出了什麼事?”

李大月笑呵呵說:“呵呵!師尊,我請你替我向李府提親,我想娶倩兒爲妻。”

李青山一聽:“好小子,沒來幾天就把倩兒搞定了,看你悶聲不響的,原來這麼厲害!好,明天你購買一些聘禮,爲師給你做主了!”

李大月看李青山滿口答應,笑的嘴巴都合不攏,那個小樣,真是屁顛屁顛的!第二天,李大月帶着馬武購買了一些聘禮,李青山按規矩向李府提親。年輕人兩情相悅,老一輩交情莫逆,這個親事很快就定了下來。

李府操辦了一次風光的定親酒,李老爺見李大月成熟穩重,李夫人見李大月一表人才,兩人是越看越歡喜。

李老爺晚年才得倩兒一個女兒,一直想給倩兒找個穩重可靠的男人,李大月這款的無疑是首選!

定親後,擇日,李大月邀請倩兒來到青山氣功院。

在修武分院,師兄弟們再爲李大月舉行了一個更熱鬧的定親會,入室弟子全部參加了,青山氣功院有史以來第一次這樣熱鬧非凡。

連其它分院都有代表參加,酒飯完畢,大家提去比武取興,都是點到爲止有輸有贏,臺上花樣百出,樂的大家嘴都笑歪了。

大家看到李大月年紀輕輕就到了中級宗師級別的修爲,都佩服他天賦驚人。在青山氣功院,歷代以來30歲前就達到中級宗師的屈指可數。

修武大陸的人30歲前達到中級宗師的只有李大月一人,因爲修武大陸的人練氣功都比較晚。要是李大月和修氣大陸的人一樣從小就練氣功,現在只怕進了仙師的境界了。

見自己的如意郎君天賦橫溢,倩兒笑的臉如桃花。兩人郎才女貌羨煞旁人,修武分院歡天喜地鬧了一個通宵。

倩兒在青山氣功院逗留數日,李大月就送其回了李府。

李青山和李老爺商定一年後迎娶倩兒過門,青山氣功院的入室弟子家眷都在弟子府邸安頓。


倩兒離開後,昊天就開始練吸功大法,開始也是抱着試試看態度,吸功大法的裏面講到吸氣入體,修煉大陸的人是魂體,所以這點修煉大陸的人做不到。

修氣大陸人練氣功,是氣聚丹田,只是有脈帶和七魄。要是將別人的氣功吸入自己的丹田和脈帶七魄裏面,那是有害無益。

不像仙凡界的人,有肉體法身,還有奇經八脈,有很多儲存能量的地方,真是因爲如此,李青山才說昊天不能修煉吸功大法。


昊天看了看,也認爲自己不能修煉這個大法,但轉念一想心裏說:“我吸進來的功力有一個地方可放啊!我可以把那些功力放在我背上的黑洞裏面啊,這樣一來的話,那個洞說不定還可以填滿呢!”

想到這裏昊天非常興奮,於是就開始修練吸功大法,調動身體的氣脈,運用氣脈的力量從手指往背上的黑洞裏面帶氣,一試還真的可以。

一絲絲氣體按照意念要求沿着氣脈進入黑洞之中,氣體從身上流過時,癢癢的昊天覺得甚是好玩,就認真的練起了吸功大法。

經過不斷的練習,昊天可以運用身體每一個部位把氣吸到那個黑洞裏面,功法不斷的熟練,古月昊天真的練成了修煉界不可能練成的吸功大法。

這個也開創了修煉界的先河!在魂體的世界從來沒有人修煉過吸功大法!真是福禍相依,一直讓昊天苦不堪言的黑洞,以後竟然成了他在修氣大陸橫行的依仗。

只不過此時昊天沒拿人試練過,但他想自己應該可以吸別人身上的功力,在青山氣功院昊天不願意拿師兄弟做實驗,只能吸吸周圍的氣體而已。

接下來,昊天又開始練意形體轉變大法,按着書上的要求先練第一層,形體按意而行,昊天的意念此時不是很強,按着書上的要求,第一步凝神。

修氣大陸人不存在凝神,他們是魂體沒有靈。要凝神一定要有靈的力量才行。昊天與衆不同,他一試,發現自己可以凝神。“難道我真是有天命之人,天生就可以凝神,就能凝神運氣帶動魂體。”對自己身體特性的表現,昊天也自問道:

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昊天身體可以按照思想移動,在幾米的範圍內昊天想到那裏身體就到了那裏,不要一步一步的走了。

過來幾個月的時間,昊天的的吸功大法運用自如,就是還沒有吸過人身上的功力。

意形體轉變大法修煉到了第一層,在百米範圍,只要意念一動身體就按照意念運行,想到那裏就到了那裏,瞬間漂移。意念的速度是修氣大陸最快的速度,昊天給這一招身法取了一個名字叫隨意而行。

李青山等人認爲不可能修成的功法,竟被昊天修成了,昊天修煉的天賦在修煉界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可以說他是真正的修煉驕子。

這和昊天特殊的身體分不開的,雖然昊天身體結構特殊,但昊天的思想也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並非天生神靈。體質也是普通人的體質,只是他的身體裏面有很多不屬於他的東西。

昊天一直是想改變自己的身體做回一個正常人,沒想到隨後的遭遇讓昊天離正常人越來越遠!

昊天修煉好了吸功大法和任意而行身法後,回想贈書老者的話,還有大事等他去做,就在武館中找了一些兵器祕籍,想修煉一種兵器防守。

劍術,刀法,昊天練習了一段時間,感覺雜然無味,不知怎麼回事,修煉了吸功大法和任意而行後,無法定心修煉正常兵器,讓昊天覺得奇怪!

昊天修煉兵器功法時總是不得要領,這天昊天靜心下來想好好鑽研一番,突然有一種感覺涌上心頭,他覺得有件重要的事情馬上要發生了! 十四章:倩兒被擄

人有三魂,其一天魂也稱原魂,其二地魂也稱識魂,其三命魂也稱生魂。

識魂也稱爲識神是掌管意念力的,修氣大陸人的識魂的能力非常的小,所以不能修煉意念功。

識魂是產生知識和記憶的魂,原魂就是起初的原人,生魂就是生命力凝聚成形的魂。

修氣大陸的人也有識魂,原魂,生魂,也是三魂加七魄存在的。只是他們的三魂力量是非常弱的,不適合修煉,他們主要是修煉七魄,練去魄之氣。魄氣靠脈帶存在體內成爲氣功。修煉魂念-也就是意念功的,修氣大陸是沒有。到了修仙大陸,那裏的人魂力很強,他們可以修煉意念功,可以修煉魂力。

昊天本身就不是修煉界的人,他練成修煉界人練不成的武功,也是很正常無可厚非。

昊天練成仙凡界功法後,時常思索爲什麼自己可以練成仙凡界的功法。“難道我真是從仙凡界來的嗎?我一定要找回我的記憶,找回我的父母,弄清楚我的來源!我爲什麼會來到這裏?”在思索中昊天經常一次一次的問自己,確切的說昊天根本無法搞清楚自己!

這一天,李青山雲遊在外,昊天在修武分院和李大月幾人閒聊,談到李大月迎娶倩兒的事,還有一個多月就要迎娶倩兒過門了,新婚府邸都備好了,只等時間來到,李大月就可抱得美人歸!

幾人正在興高采烈的談這些事時,忽然李府的一位王護院急急忙忙的衝進修武分院,邊跑邊喊:“李大月姑爺不好了!李大月姑爺在嗎?”

李大月聽王護院這樣急促的喊他,就知道出事了。身形一閃就到了院子裏面,拉住王護院的胳膊問道:“去了什麼事了?王護院!”

王護院喘着粗氣說道:“姑爺不好了,小姐被華府搶走了,華府說7天后,他們的四少爺就要和小姐完婚!”

李大月一聽怒火中燒大喊道:“敢動我的女人,馬武快通知入室大師兄,召集入室弟子集合,劉寶你速去聯繫馬車。”

李大月的未婚妻子被搶的消息一下子在青山氣功院炸開了,入室大師兄李山保很快的召集了30多位入室弟子來到修武分院,留下8位宗師級別的弟子看守武館,其它宗師級弟子人全部前往李府。”

昊天思念倩兒心切,大家也不好阻攔他,就帶上他一起前行!

加上馬武,劉寶和王護院一行36人,六輛馬車,急速的向李府出發,李大月交代留守的師兄傳信給李青山到華府匯合。

一些人急速前行,一天的路程走了大半天就到了,到達李府的時天色已晚,在路上王護院把倩兒被搶事情從頭到尾對李大月講了一遍。

搶走倩兒的華府在李府的東面,有兩天的路程,青山氣功院在李府的西面。華府是在當地有名的惡霸,就是沒想到他們敢搶青山氣功院的人。

華府實力不可小視,據說華府有多名仙師級人物坐鎮,他們經常做欺男霸女的勾當,很多大勢力攻打他們都以失敗告終。李大月知道,要攻下華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行人在李府停留片刻,李大月安慰了一下李老爺和李夫人,然後就隨王護衛急匆匆的朝華府出發。

遇到此突發事件,昊天也不在如何是好,看着李大月一副着急神情,昊天更擔心倩兒姐姐的安危!

在修氣大陸,倩兒可以說是昊天最親的一個人了,昊天恨不得馬上就到華府,救出倩兒!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倩兒帶着丫鬟小翠在天澤府置辦一些嫁妝,並且有宗師護院劉師傅同行,沒想到碰到了華府的四少爺,人送外號的華扒皮,他看見倩兒美若天仙,就吩咐手下把劉師傅打傷,將倩兒擄走。

劉師傅報出青山氣功院名號,希望華府看在青山氣功院的名號上留一個面子,誰知華扒皮不但不給青山氣功院的面子,還揚言青山氣功院的人敢來要人,就踏平青山氣功院。

得知此時,青山氣功院的人個個都義憤填膺!入室大師兄李山保吩咐,一行人先趕到華府瞭解情況,等師尊李青山到來再下定奪。

青山氣功院一行人,日夜兼程在第二天晚上就趕到了華府附近的鎮上,進了一家酒樓。

酒樓老闆看見青山氣功院一行人,氣勢洶洶來頭不善,急忙的叫小二來招呼客人,這時入夜已晚,酒樓裏面也沒有其他客人,小二急忙把青山氣功院一行人帶到了二樓。

李大月吩咐小二備上酒菜,然後就對掌櫃的說道:“掌歸的上來一趟!”

掌櫃的見李大月面帶怒色,殺氣騰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戰戰兢兢地的來到李大月面前。李大月問道:“掌管的,問你一件事,華府你可知道?”

掌櫃的一聽華府,嚇得臉色發白,結結巴巴的說;“爺!..小人..不管顧問江….湖之事,爺!就饒了小人吧!”

李大月把桌子一拍說道:“掌櫃的,今天你不把華府的事給我講清楚,我馬上拆了你的酒樓,並讓你的腦袋搬家!”倩兒被搶,李大月真的急了,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掌櫃嚇得臉無人色的說;“大爺,我不敢說啊!爲什麼非要我說,你們來和華府作對的話,還不如現在趁早離開!”

李大月把眼睛一瞪,掌櫃的嚇得繼續說;“大爺,華府…..小…人也是聽說,他們府上有九道門,前面三道門you1宗師看守,聽說到了第四道門後,j就有仙師坐鎮。歷來攻打華府的,沒有攻到過七道門的,全部倒在六道門前。六道門內有高級仙師坐鎮,到第七到門以後,小人就不知道了,小人就是知道這麼多,大爺放過小人吧!”

李大月看掌櫃的說的和王護院說的差不多,就沒有爲難他了。不久,酒菜端上,青山氣功院的人吃喝完畢,要了幾間上等房,大家休息,一切要等明天早上再做決定,晚上安排了幾個精明師兄弟值班守夜。

次日清晨,大家早早的起牀,商量攻打華府的事,經王護院再次打探來報,華府前三道門,沒有仙師坐鎮,也瞭解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華府後面的守衛不會支援前面前面的守衛,這是華府幾千年來的規矩。

按情報分析,李大月和李山保想先把前面三道門攻下來,等李青山到了再決定攻打第四道門。

經過幾位經驗豐富的師兄商量決定,先拿下前三道門再講,時間不多了。現在過了三天,還有四天救不去倩兒就什麼都完了。

青山氣功院高級宗師有8位,中級宗師有14位,低級宗師有10位,加上馬武。劉寶,昊天。王護院回報情況之後又返回打探,他是當地人,朋友不少打探起來方便。

李大月和李山保主意已決,他們一行人就動身朝華府出發,走了半個時辰就到了華府面前。華府雖然稱爲府,實際上是一座小城,四周的場地非常廣大。一道門進去,這個門後面還有八道門,每道門之間相隔幾百米甚至千米。

四周是高聳的城牆,城牆上空佈滿了氣結,相傳是天師佈下的。在修氣大陸沒有天師,這裏的天師都是從修仙大陸來的。

仙師和天師相比那是天壤之別,就是修氣大陸的仙師也不能和修仙大陸的仙師相提並論,修氣大陸的仙師靠的是氣力,修仙大陸的仙師靠的是意念力,不是一個層次的事情。

就像修武大陸的武師靠的是體力,修氣大陸的武師是靠氣力,不是一個層次一樣的。

華府四周的城牆均有10公里長,只能通過九道門才能進入華府,要攻打華府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要不是搶了倩兒,青山氣功院也不願與華府爲敵,

事已至此,無路可退,不攻打華府,青山氣功院也無顏面生存下去,李大月,昊天不會善罷甘休!攻打華府勝算真的不大。

但青山氣功院的人,個個都是硬漢,爲了名譽,必須一戰! 十五章:攻下一道門


華府的大門非常雄偉,中間的大門高10米,寬15米,旁邊還有兩扇小門高6米,寬8米。

華府三扇門都敞開的,中間的大門兩側站立8位初級宗師,兩邊小門各站着8位高級武師,24人雄赳赳的站在大門口,給人帶來極大的威懾力。

8個初級宗師站門口,什麼概念啊!昊天驚呆了。在修武大陸宗師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就算在修仙大陸,一個宗師也都可以自立門戶。昊天想到鴻來氣功院,據張劍講,整個鴻來氣功館的宗師只有四位,初級宗師二位,中級宗師一位,高級宗師一位!

李府請來保護倩兒的宗師劉師傅,在李府就和老爺一樣,威風八面!還是兼職的,要緊的時候纔出來護衛倩兒,其他時間他照顧他的武館。

華府竟然用宗師當門衛;宗師的攻擊力比武師強多了。宗師可以發氣傷人!其殺傷力不容小視。

昊天現在不能發氣出體外,自己運氣擊打在石頭上面,也可以震開直徑在20公分左右的大石頭,要是手不接觸到石頭,就沒有攻擊力,所以一直停留在武師狀態。

以前看李大月他們表演隔空震開石頭,現在是真刀真槍的幹了。昊天又一點擔心,也有一點興奮!也想着拿華府的人試試自己修煉的吸功大法!看看效果如何!

青山氣功院30多位宗師來挑戰華府,華府看門的一點都不在乎,正眼都不瞧一下青山氣功院人,好像這些人是空氣一樣。

青山弟子見華府看門的都這麼拽,其中一個急性子的師兄弟,昊天叫他胡師兄,是一名中級宗師,手裏拿着兩柄直徑在80公分大的大鐵錘,就是拿着圓圓車輪子一樣。只見他威風凜凜一步一步的朝華府的大門走去,來到華府大門前,掄起大錘朝華府的中間的大門砸去。

鐵錘凝聚出來的錘氣如狂風般的衝進了華府大門,化成了一個氣狀大錘,擊在中間一排的初級宗師身上,這些宗師也不躲閃,只聽見“哇哇哇……”的幾聲,幾口鮮血從他們的嘴裏噴了出來。

他們雖然身受重傷,可吭都不吭一聲。看到這裏,昊天的心咚咚直跳啊!這些人真的不怕死的,難道這就是傳言的華府死士精神!昊天心裏想這:不由自主的也捏緊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