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玄者們能夠御空飛行。但終究還是回歸地面休息,方能補充玄力,迎接大戰。

玄王、玄皇級的強者們,就進入了一間間飛行宮殿之中。在高天之上,雲氣之間,一座座宮闕連綿,仿若仙境。

當然,必要的警戒,也是必不可少。

僅僅過了三個時辰,凄厲的警報聲,就響徹整個聯軍上空!

「——敵襲!」

三個時辰,已經足夠聯軍將士從行軍的疲憊中恢復過來了。而這三個時辰中,天策盟卻是經過了長途跋涉,賓士了近萬里。玄君以上的強者還好,但玄宗級的底層強者,卻肯定是玄力消耗不小。

由此可以看出,天策盟對於自身的實力極為自信,這才放棄了先機,給了聯軍以逸待勞的機會。

這才是最令人不解的地方,明顯是聯軍勢大,到底是什麼東西,給了天策盟這麼大的自信?

許陽一步跨出飛行宮殿,遙遙看去。只見北方的天際,層層疊疊的烏雲壓了上來,每一片雲層掩映之中,都有天策盟強者出沒的身影。

「呼……大戰,終於要開始了!」

「咚隆,咚隆……」

高天之上,連成一排的十八面夔牛戰鼓,雷獸之骨為錘,由十八名玄王高手,轟然擂動,頓時整個天際,霹靂閃動,聲聞千里!

每一個聽到夔牛戰鼓雷聲的聯軍強者,都感覺到體內熱血沸騰,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得到了一次激勵,氣勢攀升到了頂峰!

「所有合擊大陣準備……放!」

一個簡短的令音,從中軍傳出。

許陽看到,他們左翼中的所有底層玄宗強者的方陣,組成了一個個精妙的合擊陣法,有的若長蛇,有的若巨蟹,還有的如龍虎。一時間,磅礴的威勢震動,一道道強橫的玄力光柱,劃破長空,向立足未穩的天策盟強者陣營,轟擊而去!

至於攻擊的方位,也是有講究的,這些玄力光柱瞄準的,都是對方的玄宗強者方陣。因為如果將目標選定為對方的玄皇、玄王高手,最多也是消耗他們一些玄力而已,無法構成斷指性的殺傷。

全軍之中,合擊陣法足有五百多座,每一座合擊陣法發揮出的殺傷力,近乎玄皇級數!也就是說,這就相當於五百位玄皇強者,同時發出攻擊。

雷音爆鳴,就連方圓數千里內的空間都產生了輕微的震動。許陽不由心生感慨:就算是真正的玄皇高手,也不得不避開鋒芒,這就是群體的力量。一萬隻螞蟻團結起來,也會產生掀翻巨象的大力。

對面的玄宗強者方陣中,也爆發出了強橫的威能波動,一道道璀璨的玄力光柱,同樣迎擊而出!

不少玄力光柱在空中對撞,轟然爆碎,凌厲的玄力餘波四處迸射,將連綿的雲氣撕碎掃蕩,露出了湛藍的天空。

當然,也有部分玄力光柱,沒有被攔截,便落入了雙方陣營之中。(未完待續。。) 堪比玄皇級數的攻擊,落在玄宗強者組成的方陣中,結果是毀滅性的。僅僅是第一輪攻勢,雙方就各有一兩千名玄宗高手被汽化,魂歸幽冥。

帝宗下方的陣勢之中,也有一個方陣被摧毀,數百人死亡。

許陽看向下方的慘狀,有些不忍。厲陽走上前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這就是宗門之間的戰爭,看開一些。多殺敵人,為他們報仇。」

許陽點了點頭,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大規模的合擊陣法轟擊。相比起來,許陽在瀛洲參加的海雲上國和出雲國的大戰,簡直就像是過家家一般,場面完全不能比。

第二輪轟擊,又開始了。湛藍的天空,再次被一道道璀璨的光柱遮蔽,玄力光芒爆射,仿若一顆顆星辰爆炸,留下了狂暴的玄力殘餘波動。

在上方觀看的玄王、玄皇高手們,臉上絲毫沒有輕鬆的表情,他們一個個都在緊張地準備,檢索自己所擁有的所有功法玄術、丹藥玄器,乃至於保命底牌。在狂轟濫炸之後,就輪到他們這些巔峰強者上場了。

「現在局勢對我方有利,」梁丘露說道,「畢竟我們以逸待勞,而且合擊陣法的數目,遠超對面。估計再有幾輪轟擊之後,對方的合擊陣法就被破壞得差不多了。到時候的決戰,我方將佔有優勢。」

許陽點點頭,玄宗合擊陣法,就像是後世凡俗戰爭中的攻城石炮,威力巨大。在雙方的決戰中,一方擁有玄宗強者的合擊陣法,不斷發出堪比玄皇級數的攻擊,對敵人的高手能構成不小的威脅。

其實,合擊陣法最可惜的。就是沒有心神鎖定。就連玄王高手,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也能躲開合擊陣法爆發出的玄力光柱。

不過也正常,如果合擊陣法有著同樣堪比玄皇的心神鎖定,那麼中洲的戰爭,就徹底是合擊陣法的天下了。

足足進行了六輪玄力轟炸。對方的合擊陣法還擊,漸漸稀疏下來,死傷慘重。而聯軍這一方,占著數量優勢,還有超過一半的合擊陣法能夠運轉。

帝宗的數萬玄宗門人,在剛剛的狂轟之中,損失了七八千。這種損失,算是聯盟三家中最輕微的一個。

「對面的玄王、玄皇高手,要衝上來了。做好接戰準備!」梁丘露說道,帝宗面對的,正是天策盟的側翼,好在高手不是很多。真正慘烈的攻殺,來自於中軍戰場。

破空聲大作,一個個玄王級別的高手,從天策盟陣營中,呼嘯射來。密密麻麻如蝗蟲一般,粗看之間。竟然有接近一萬之數。

聯軍的合擊陣法再度發威,一道道璀璨的光柱,密集如雨。

雖然天策盟的玄王強者,躲閃開了大部分光柱攻擊,但這些光柱太密集了。一不小心,就有數十位倒霉的玄王高手。被光柱掃中身軀,瞬間汽化。

這就是底層的玄者,在巔峰對決之中的作用。

不過,在付出了數百名玄王強者的傷亡之後,大批的天策盟玄王高手。終於接近了聯軍本陣,一道道玄術攻擊,向著聯軍的合擊陣法方陣轟來。

「迎敵!」

一聲令下,聯軍之中,也有密密麻麻的流光飛射出來,一群群玄王強者,各自找上對方的強者,展開了搏命廝殺!

左翼,帝宗的內門弟子們,背後飛翼震動,呼嘯著沖入戰場。

內門弟子,比起同階的玄王強者,一般都要強出一籌,畢竟他們是帝宗栽培的精英,將來有希望晉陞玄皇的存在。這一支精銳隊伍上場之後,形成了一個強悍的箭頭,沿途的敵方強者,紛紛被殺。

當然,在這群玄王級內門弟子中,還有著許陽和厲陽。

他們現在雖然已經是長老級別,但畢竟剛剛晉陞玄皇,和這些同門的情分,無法割捨。所以,他們提前出戰,避免出現大規模的內門弟子傷亡。

梁丘露並沒有多管,在她看來,有兩位玄皇級戰力保駕護航,帝宗內門精英便不至於損失慘重,於宗門有利。

高天之上,到處都是飛射的氣勁,一道道顏色各異的玄術光芒縱橫交錯,不斷有玄王高手隕落。

「咻!」



一名天策盟巔峰玄王,丈二法身加持,掄動一柄丈許長的大斧,一連劈死了好幾名玄王強者。他抬眼瞥見一個身穿帝宗內門服飾的玄王弟子,不由冷笑,掄動大斧,直奔那人,一斧子用力揮落,宛若山巒崩塌。

那名內門弟子不過是玄王中期修為,在這個天策盟大斧強者看來,這一斧,必定會要了他的命!

帝宗內門弟子都是天才,這是公認的事實。能夠擊殺一名敵方天才,絕對是令人很開心的戰績。

忽然間,一道黑光斜刺里射出,徑直點在了斧刃之上。

「嗡隆!」

一聲金屬顫音傳出,那天策盟巔峰玄王,身軀劇震,大斧居然脫手飛出!那一道黑光,繞著他的脖頸,輕盈地一纏一絞,頓時玄王法身寸寸斷絕,一顆頭顱衝天而起!

那個帝宗內門弟子脫險,連忙謝道:「多謝厲師兄!」剛剛出手的,正是厲陽。

那天策府巔峰玄王,眼眸中兀自帶有震驚和憤怒,也許在他的心中,在狂罵不公。但這就是戰爭,沒有絕對的公平與正義,勝利就是一切。

許陽在另外一側,同樣出手了兩次。他沒有開啟任何加持,單憑大地之拳轟擊,便轟碎了兩名巔峰玄王強者的頭顱。

許陽和厲陽心有靈犀,他們選擇的,都是巔峰玄王以上的高手,而玄王後期、中期的敵人,便交給同門磨練技藝。

在他們身後,合擊陣法從未停歇過轟炸,都是瞄準了敵人中玄王高手密集的區域,將其徹底驅散,牽制了不少敵方高手的精力。

驚天動地的鼓聲,從雙方陣營上空再度響起。頓時,一道道濃重的威壓,從雙方陣營中湧出。

「玄皇強者,終於要上場了……」

許陽和厲陽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說道。(未完待續。。) 天空之中,一尊尊玄皇強者,冉冉升起,俯視著下方的戰場。


「所有玄王高手退下,結陣待敵!」梁丘露一聲斷喝,帝宗的玄王強者們,開始有條不紊地後撤。

在玄皇高手的對決中,單個玄王強者所能起到的作用基本為零。只有數十位、上百位玄王強者合力,組成合擊陣法,才能對敵方玄皇造成干擾。

「厲長老,許長老,你們保重!」一個個帝宗同門弟子,在後撤之時說道,「放心,我等組成的合擊陣法,一定會好好為你們掠陣。」

很快,混亂的戰場天空上,只剩下了幾個稀稀落落的人影。但是洛河平原上,卻躺下了千餘名玄王強者的屍身。

「正氣盟……帝宗……還有劍府!這一次,就決出勝負吧……」對方的陣營中,一位玄皇強者,目光逐一掃射過去,不緊不慢地說道。

「我道是誰,原來是天策府的石玉隆長老。」梁丘露嫣然一笑。

那玄皇強者,渾身氣息強大,不比梁丘露遜色,看來也是巔峰玄皇層次。他緩緩說道:「天策府和大雍皇朝,本就是一家,現在已經合併為天策盟。我也不再是天策府的石玉隆長老,而是天策盟的威王!」

「原來是陞官了,」聯軍中央,陸遊冷冷一笑,「石玉隆,你們天策盟現在,已經陷入了絕對劣勢。論底層合擊陣法,我們尚有數百座!論中堅的玄王強者,我們的數目是你們的兩倍!論玄皇戰力,我方有三百餘人,你們只有一百多位……這場大戰,你們必敗無疑!」

石玉隆淡淡說道:「小輩。以為晉入玄皇層次,就敢口出大言。這一次大戰,將是我天策盟的翻身之戰。此戰之後,聯軍土崩瓦解,而天策盟將會一統中洲東部,消滅你們這群叛逆。」

「大話誰都會說。那就手下見真章吧!」陸遊說道,隨即喝令,「聯軍所有玄皇強者聽令,迎敵!玄王、玄君、玄宗強者組成合擊陣法,轟擊敵軍!」

數百道強橫可怖的氣勢,轟然爆發,雙方陣營上空,各自飛出大批玄皇高手,在戰場上空對決!

不過。天策盟一方的玄皇強者,比起聯軍的人數少了很多。

「小輩,受死!」天策盟的威王石玉隆,拍出一掌,向陸遊轟擊而去。陸遊是聯軍統帥,如果能殺死他,無疑大漲士氣。

「石玉隆,老夫來會一會你!」正氣盟一方的一名巔峰玄皇。出聲說道,隨即雙手翻出。迎擊石玉隆。

這位巔峰玄皇,名叫陶鑄,是與石玉隆纏鬥多次的老對手了。

「轟隆!」

一聲巨響,勁氣四射。

在陶鑄長老驚愕的眼神中,他口中嗆咳出鮮血,向後跌飛。

「怎麼可能……你明明境界沒有突破……為何實力……」

「哈哈!陶鑄老兒受死!」石玉隆反手之間。一隻方圓數百丈的手掌,如天穹崩塌,向陶鑄長老鎮壓而去。

一道血光激射,陶鑄長老拼著元氣大傷,施展了血遁之術。逃過一劫。不過這一場戰鬥,他肯定無法參與了。

這時候,雙方的玄皇強者,紛紛交手。

然而,第一波交鋒,受傷的玄皇高手中,竟然有一多半,都是聯軍一方!反觀天策盟,一個個玄皇強者,挑戰數位同階強者,居然能夠將其反制!

許陽面對的是一名玄皇中期的強者,他開啟疊加秘術,一記大地之拳轟出,而對方卻只是略退一步,隨即一臉獰笑,揮拳反擊!

「奇怪,這天策盟的玄皇強者,實力似乎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許陽驚訝,架住了對手的攻擊,雙方身軀都是一顫。

本來許陽的實力,穩勝玄皇中期強者。但現在,他和對手也只能拼一個不輸不贏的場面,實在令人震驚。

「哈哈,你就是帝宗的天才許陽!」那玄皇高手,得意非凡,「聽說在青雲宗,你三拳打敗了兩個玄皇中期高手?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你是誰。」許陽冷冷問道。

「哼,我名叫郎千,與顏弘毅、文弘遠兩位將軍,乃是好友。」郎千陡然長嘯,「弘遠,過來!」

一道銀灰色光芒射來,光芒斂去,文弘遠出現在了許陽面前,周身縈繞著淡淡的冰雪氣息。

「弘遠,這小子在青雲宗,羞辱了你和弘毅,這個敵手,就交給你了!」郎千得意說道。

文弘遠點了點頭,怪笑道:「許陽,青雲宗一戰,我一直銘記在心。當時你讓我受傷吐血,這次我將雙倍奉還!」

郎千向四周一掃,看到了不遠處的厲陽,嘿然笑道:「那厲陽似乎是許陽的摯友?待我去將其斬殺,再回來送許陽一同上路!」說話間,郎千呼嘯著向厲陽奔去。

刷!

一道彩光拳力,轟擊郎千,堵住了他的去路。

許陽一臉冰寒,冷冷說道:「不必了!你們兩個土雞瓦狗,稍稍得志,便敢猖狂?」

「什麼意思,你要同時對抗我們兩個?」郎千一愣,隨即哈哈笑道,「簡直可笑,不過既然你尋死,那我兩人就先殺了你,再去送厲陽上路,好讓你黃泉路上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