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川聽到三人的話,心中感動,但是當他注意到王醫師的小動作時,心中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

“大寶、舟舟,還有菲兒,首先謝謝你們!不過你們的錢我不能收!”趙小川嘆息說道。

“小川,大家都是兄弟,何必這麼見外?”郝大寶急聲說道。

蔣舟舟也說道:“對啊!大不了我們這個月不吃飯不就得了!”

趙小川的餘光一直在觀察着王醫師,王醫師聽到兩人的話後,嘴角微微翹起,更加驗證了趙小川心中的想法。

接着,趙小川故作嘆息道:“你們的心意我都心領了,但是如果我用了你們的錢,我良心會不安寧的,我.。”

趙小川故意頓了頓,然後轉頭,雙眼祈求的看着王醫師,說道:“王醫師,這筆錢我真的交不出來,要不我和沈菲兒一樣到這裏隨便當一個護工,行不行?”

“隨便當一個護工?”原本有些爲難的沈菲兒一愣,隨即臉上佈滿了怒容,吼道:“趙小川,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什麼叫‘隨便當一個護工’?你知道要在貴族大學中成爲一名光榮的護士有多麼的不容易麼?”

趙小川本來是想測探一下王醫師的意圖,卻沒想到惹火了沈菲兒,頓時臉上露出了尷尬的表情,解釋道:“菲兒,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那你什麼意思?”沈菲兒面色漲紅,似乎受了極大的侮辱,怒道:“你知道麼?我的夢想就是成爲像?弗洛倫斯·南丁格爾那樣的人,你知道麼?你居然敢說‘護士是隨便的’?” 南宮正的一句點撥,便是讓尉遲天原地的心境突破,戰力再上了一個層次。

幾十年來,尉遲天一直執著於自己的刀法,他的心中只想著一件事,那就是去戰勝南宮正。

因為太想贏了,所以忽略了很多,甚至讓自己失去了當初修鍊的初心。

其實,這也不怪尉遲天,這件事換做任何一人,恐怕都會如此執著。

要怪,就怪年輕的時候,尉遲天所經歷的一切都太順利了。

年少成名,出道以來,未嘗一敗,直到遇到了同樣鋒芒畢露的南宮正!

南宮正與尉遲天的境遇有些相同,自踏入古武界以來,也未曾一敗,一個用刀,一個用劍,刀劍本就是對頭,他們兩個相遇,主動會有一場大戰。

只是,兩人相鬥,南宮正的天賦終究還是略勝一籌。

「恭喜你了,尉遲兄!」

南宮正注意到了尉遲天的變化,恭喜道。

「南宮兄,多謝!」

尉遲天自己的變化,他具有最直觀的感受,尤其是心境突破,那種茅塞頓開,醍醐灌頂的感覺,讓他堅信了,自己的實力停滯不前是因為自己的心。

「尉遲兄如果不棄,南宮願邀請你去茅草屋中一聚!你我爭鬥多年,是時候停下了。」

南宮正一手虛引,說道。

「南宮兄大才,我受教了!請!」

說著,尉遲天和南宮正自動忽略了一旁的秦穆然,直接向著茅草屋走了過去。

站在一旁的秦穆然感到自己受到了深深的傷害。

這都什麼個情況嗎?難道我就這麼沒有存在感的嗎?

沖氣境很厲害嗎?等哪天我也踏入沖氣境了,我非要好好虐一下你們!都七十歲的人了,還只是在沖氣境,丟不丟人!

即便現在小爺打不過你們,但是我可以熬死你們!

等我到七十歲的時候,還有將近五十年的時間,五十年,足夠熬死你們了!

到時候,小爺我一定在你們的墳前擺上一些酒,好好嘚瑟一下!

雖然秦穆然嘴上不敢這麼說,但是心裡已經將他們認定死了。

我不要你覺得,我只要我覺得。

眼看著南宮正和尉遲天就這樣拋棄了自己,尤其是這大冬天的,在這麼茂密的樹林里,冷得慌。

秦穆然也不再停留,而是轉身也向著茅草屋的方向走了過去。

等秦穆然回到茅草屋的時候,南宮正和尉遲天已經坐在茶台前面開始喝茶聊天。

看到秦穆然走了進來,南宮正眼神對他示意了下,後者秒懂,乖巧地鞋子一脫坐到了他們兩人的身旁。

「你有話想問?」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這樣,淡淡一語。

「是!」

秦穆然毫不客氣地喝了口茶,點點頭道。

「你是想問我們的真實境界吧!」

尉遲天若不是心中的執念,他本身也是個極其聰明的人,否則當年也不會橫掃暗勁之境無敵手,成為天驕榜第一了。

「是!雖然如今我的戰力能夠達到化勁大圓滿了,可是我感覺,不是你們的對手!」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哈哈哈,你小子也有謙虛的時候?」

南宮正聽到自己的師弟突然轉變了性子,有些意外地問道。

「那個,也不是謙虛,我就是單純的怕死。」

秦穆然毫不羞恥地說道。

「…..」

秦穆然一句話,直接將南宮正和尉遲天的話給堵了回去。

「南宮兄,你這個師弟,倒是有些奇特…..」

尉遲天尷尬地笑了笑。

「不奇特怎麼能成為天驕榜第一!」

南宮正說道。

「也是,自古天驕榜前三都是妖孽!就咱們兩個,一個劍痴,一個刀痴,要不然也不可能在那浩如煙海的天驕堆里脫穎而出啊!」

尉遲天倒是看得很透徹,自從心境突破以後,他整個人都有些變化了。

「呵呵,尉遲兄,我們跟我這個師弟比起來,還真的算不上妖孽了!甚至我都有些懷疑人生了。」

南宮正看到尉遲天這樣,覺得不能自己一個人憋屈下,怎麼也得讓別人同樣感受下這種感覺,笑了笑說道。

「哦?怎麼說?」

尉遲天看著南宮正,很奇怪他會這麼說。

「你看我這師弟,年紀如何?」

「很年輕,不超過三十歲!」

尉遲天看了眼秦穆然,回道。

「他的修為你也看出來了,化勁中期,這個年紀擁有這樣的實力,妖孽吧!」

南宮正這是在欲揚先抑啊!

「是挺妖孽的,外面都說化勁大能很稀少,這個年紀的化勁大能,恐怕就只有你師弟一個人了吧!」

尉遲天點點頭,即便秦穆然在這個年紀到達了化勁之境,可是在他們這群沖氣境的面前,終究還是太弱了。

只能說心稍微意外下,至於震撼,還不至於。

「哈哈!是他一個人,不過你猜他修鍊多久了?」

南宮正看到尉遲天這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心裡已經有點數了,似乎在他的眼中已經看到了一會兒以後尉遲天的神色。

「不超過三十,達到化勁中期,最快速度也得十五年吧!」

尉遲天想了想,給了一個比較穩妥的數據,畢竟再逆天的妖孽,想要進入化勁,那也得十五年的時間才能夠做到吧!

「十五年?呵呵呵,你太小看我師弟了!要是十五年,我會怎麼驚訝?再猜!」

南宮正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十年?」

尉遲天看到南宮正反駁了自己,皺了皺眉頭,再次猜到。

「再猜!」

「八年?」

尉遲天越說心越是慌,如果說修鍊八年的時間從一個什麼都不是的人成為了化勁之境的大能,這個修鍊速度已經不能夠用逆天來形容了,那完全就是妖孽啊!

「不對!」

重生之寵妃難爲 南宮正搖了搖頭,再次否定道。

「那不成五年?我說南宮兄,你可別嚇我,怎麼可能有人五年能夠達到化勁之境,你我都知道的,化勁之境不是那麼容易能夠達到的,要不然現在古武界豈不是化勁多如牛毛遍地走了嗎?」

尉遲天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

「我嚇你?我怕嚇的你手都顫抖!我這個師弟,在大半年之前,還只是宗師之境不能修鍊古武!」

「什麼?!」

南宮正此話一出,尉遲天整個人都驚得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南丁格爾是什麼人?舟舟你知道麼?”

郝大寶看着憤怒的沈菲兒,貼着蔣舟舟的耳朵小聲的問道。

蔣舟舟膽戰心驚的回道:“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當紅的歌星吧!你知道的,現在的女孩子總喜歡把一些明星作爲自己的偶像。”

“居然連弗洛倫斯·南丁格爾都不知道,現在的學生啊!真是越來越差了!”王醫師鄙夷的看着郝大寶兩人,然後轉頭看向沈菲兒,眼中閃過一絲欣賞。

“能有這麼純淨的信仰,又是靈媒之體!這沈菲兒一定會成爲第二個南丁格爾的!不過.”王醫師看着沈菲兒和趙小川,想道:“不過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咳咳!”王醫師咳嗦一聲,說道:“趙小川,你說的這個建議倒是不錯!我要考慮考慮!”

周圍人一愣,隨即趙小川感激的看向王醫師,從來沒有感覺王醫師如此的可愛。

沈菲兒一驚,隨即憤怒的指着趙小川說道:“王醫師,爲什麼還要考慮考慮?讓這種人成爲護工的話,對南丁格爾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那種人是哪種人?還有南丁格爾到底他喵的是誰?”趙小川幽怨的看着憤怒的沈菲兒,心中沮喪的想到。

“好了!我能理解你對南丁格爾尊重,不過這裏畢竟貴族學校的醫務室,而我是這裏的醫師,所以我是纔是最大的!”

王醫師顯然沒想到沈菲兒對南丁格爾的如此尊重,但她確實找趙小川有重要的事情,於是她猛拍桌子,並且打斷了沈菲兒。

沈菲兒似乎被王醫師的氣勢嚇到了,微微一愣,而郝大寶和蔣舟舟縮了縮頭,畏懼的看着王醫師。

王醫師掃視了場中一圈,說道:“現在你們都出去,我找趙小川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郝大寶和蔣舟舟疑惑的看向趙小川,趙小川對他們做了一個安心的動作。

“恩?重要的事情?什麼事情?”

沈菲兒反應了過來,疑惑的問道。

“這和你沒有關係!”王醫師皺着眉頭說道:“現在你們都出去!”

蔣舟舟、郝大寶、沈菲兒不由心中升起一絲寒意,接着眼中漸漸變得迷茫起來,向着門外走去。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趙小川看出了三人的不正經,警惕的看着王醫師。

“放心吧!我只是用了普通的催眠術對他們自身是不會有影響的!”王醫師解釋了一句,接着直視着趙小川,凝重的說道:“那麼接下來讓我們談談你的事情吧!”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亮光,沉默片刻,點點頭。

王醫師好奇的看着趙小川,嘆道:“你果然已經察覺了!”

趙小川輕嗯一聲,便沒有了下文,注視着王醫師。

王醫師一邊晃動着手中的小本,一邊說道:“很簡單,你只需要答應我一件事情!你不僅可以免去龐大的醫療費用,而且以後你到我這裏來治療的費用我都可以打八折!”

趙小川的臉黑了下來,醫務室這個地方如果有可能,他再也不想來了!

王醫師似乎知道趙小川在想什麼,笑道:“我知道你很不喜歡這個地方,但是相信我,以後在這貴族學校中,你來這裏的情況,絕對要比去宿舍的次數還要多。”

趙小川輕哼一聲,沒有多說什麼。

王醫師微笑的看着趙小川,並沒有解釋什麼,而是繼續剛纔的那個話題。

“我剛纔說的那件事情就是你要保密你自身的身份,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你是冒名頂替進入貴族學校,記住我說的是任何人!”

王醫師嚴肅的說道,最後還重複的強調了一遍。

“就這麼簡單?”趙小川驚訝的看着王醫師說道。

“就這麼簡單!”王醫師認真的點點頭。

“如果是這樣子,那我答應了!”

趙小川覺得這件事情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因爲他根本就沒有打算把自己身份暴露出去。

“很好!”

王醫師僵硬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有種如釋重負的模樣。

“真的沒有其他的事情了?”趙小川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問了一遍。

“其他的事情?”王醫師搖搖頭,剛想說確實沒有其他的事情了,但眼中閃過一絲亮光,感興趣的說道:“有關你冒名這件事情,學校已經知道了!不過,我很好奇你的真正名字究竟是什麼?”

趙小川臉上閃過一絲猶豫,接着說出了一個名字。

王醫師一震,眼中充滿不可思議的看着趙小川。

趙小川臉上露出了疑惑,問道:“王醫師,我的名字有什麼問題麼?”

“沒,沒有!”王醫師反應過來,有些神色慌亂的說道:“趙小川,你記住!你的名字一定不可以讓別人知道,不然。。”

“不然什麼?”趙小川看到王醫師忽然頓了下來,不由皺眉道。

“反正你記住,你的名字一定要保密!絕對不可以讓別人知道,聽到了沒有?”王醫師漸漸平靜下來,凝聲囑咐道。

趙小川心中的疑惑越來越濃重,但是看着王醫師嚴肅的表情,微微點頭。

“呼~好了!沒有什麼事情你先下去吧!記住我說的話!”

王醫師見趙小川點頭,常常地鬆了口氣,然後臉上閃過一絲疲憊,揮揮手示意讓趙小川出去。

趙小川一邊狐疑地打量着王醫師,一邊向着門口走去,而正當他走到門口時,似乎想起了什麼,連忙轉身看向王醫師。

王醫師其實一直在以一種奇怪的眼神觀察着趙小川,就在趙小川轉身的一瞬間,臉上閃過一絲慌亂,隨即厲聲問道:“你還有什麼事情麼?”

“那個,恩,啊。。”趙小川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撓着自己後腦勺,說道:“我忽然想起來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要請教一下!”

“請教一下?你說!”王醫師眼中閃過一絲迷惑問道。

“就是,那個,那個弗洛什麼斯·南丁格爾到底是哪一個歌星?我怎麼沒聽過?”

趙小川支支吾吾了半天,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半年?!

這等震撼,哪怕是已經老成穩重的尉遲天也是不由得露出驚駭的神色。

「這怎麼可能!」

尉遲天一雙眼睛瞪得如銅鈴般大,彷彿要將秦穆然這個怪物吃下去一般。

他怎麼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半年,從宗師之境修鍊到化勁之境,這無論說給誰聽,那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