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融總算是從秦羿的結界中看出了苗頭,冷然大笑了起來。

若是在先天期,出於對菩提祖師的敬重,祝融或許會停止這種狂暴的毀滅性攻擊,但現在是後天期,什麼菩提祖師、佛祖、三清早已化作了灰燼,他根本不用再顧忌任何人。

一個時辰對於秦羿來說,足夠了。

重生之莫家嫡女 此時秦羿早已經神遊方寸山。

方寸山衆仙圍在創世靈石旁,通過創世靈石觀察着此刻的天地怒火動盪。

“上星子,這股天地之火,以你之見靈石能否承受?”秦羿問道。

他的地位雖然是至高無上的,但有關於修爲和見識,還是遠遠不能跟上星子等人相比的,畢竟這些傢伙可是見過三清、玉皇大帝的存在。

上星子撫須沉思,稍傾道:“這火乃是天地間最純粹的火元所化,就算是在先天期也算是威力較大的了,太乙之下不敢有觸。”

“不過,依我看創世火種完全可以承受,這顆靈石,與侯爺當初的三界石一樣,都是先天鴻蒙時期所產神物,可容納一切。再者,祖師爺留下庇佑我們方寸山的冰魄石亦是同樣無比強大,有冰魄石與創世火種的雙重防護,後天期之內,應該是可以承受一切術法與威力了。”

上星子說完,其他衆人皆是點頭認可。

“帝尊,從方寸山的利益來說,他的天火越大,咱們通過靈石可得到的收益可以最大化。但對於天界卻是災難,尤其是岩漿,一旦從中琅山向其他兩宗蔓延,到時候怕是整個天界滅亡的就不僅僅是離火宗了。”

“從天界蒼生計較,還請帝尊速戰速決的好。”

姚勝勸道。

秦羿點頭道:“姚勝說的對,方寸山如今靈氣充沛,至少五百萬年不用愁,用不着再拿天界的安危來作局了。”

“我意,立即引祝融入方寸山,上星子你等可準備好了?”

上星子等人神色肅穆的點了點頭。

上洞弟子立時拿出看家法器,在靈石旁擺下了陣法。

其實祝融此刻已經也算是強弩之末了,召喚了三法後,耗費了祝融大量的火元,再者一旦進入方寸山,他吸收的靈氣都是由秦羿的火種所操控,被擒也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不過他畢竟是先天大神,是位於上星子之上的,衆人都見識過他在先天期的霸道,是以無人敢大意輕敵。

衆弟子擺下的是先天菩提陣法,就算是祝融真的還有一半神力,也是可以鬥上一鬥。

待衆人準備完備,秦羿神識回到了本體。

漫天的火雨,大地撕裂,岩漿洪流正如咆哮的巨龍,撕裂了南琅山,沿着中琅山一路狂奔。

秦羿是來改變天界秩序的,而非毀滅者,他當然不會坐視這種情況再發生下去。

在方寸山有八成的把握後,秦羿決定拘拿祝融。

“侯爺……”

見他復甦,在陣中戰戰兢兢的華文斌顫聲問好。

秦羿微微一笑,示意他們不用擔心,安心待着就好。

他飛身掠出了結界,青衫如鶴,手中法劍脫手而出,呼嘯在空中一旋,精準削向了祝融的離火旗。

祝融正瘋狂搖旗召喚天火,聽到耳後風聲反應以及來不及了。

這主要還是他損耗了大量的火元,此刻修爲大損,只聽到咔嚓一聲,祝融只覺得魂魄像是被割裂一般,手中的離火旗應聲斷爲了兩截。

失去了離火旗,祝融的修爲無疑相當於又砍掉了一半。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秦羿攻勢不減,法指一御,法劍在空中旋轉了一圈,瘋狂的往祝融攻去。

入骨相思 祝融本體武戰也是很強的,用半截旗杆與秦羿戰到了一塊,兩人在火雨中力鬥。

“火神之力!”

祝融旗杆震開法劍,與秦羿各自飛退了數丈,嘴角掛着鮮血,猙獰大叫道:“只要這火雨在下,只要空氣中還有火元在,你就殺不了我。”

“而你呢,在火雨中,元氣不斷衰竭,再戰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條。”

“秦候,你殺不了我的,今天你我之間註定只有一個人能活着走出去,但那個人只能是我。”

祝融狂吼道。

秦羿臉上依然是波瀾不驚的微笑,他一揚手,收起了法劍。

祝融已經是絕境中的瘋狗,秦羿當然範不着跟他去玩命,剛剛的一通比拼不過是秦羿向要確定祝融到底實力幾何,還剩下生前的幾成氣力。

他是個謹慎的人,絕不會用方寸山的安危來冒險。

現在看來,祝融最多隻剩下一成的氣力,如此一來放他入方寸山,的確是安全妥當了。

在確定了祝融的實力後,秦羿終於亮出了冰晶石。

這塊冰晶石還是米雪的冰雪之城城主給他的,只可惜這次在地獄太過匆忙,都還沒來得及去二獄看米雪。

這個世上最美得女人之一,此刻在他腦海中就像是一朵純白的雪蓮花一樣,無比的美麗迷人,秦羿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難道你認爲,你會是我的對手嗎?你能破了我的天火嗎?”

祝融最恐懼的不是死亡,更不是失敗,而是挑釁侮辱,那樣會讓他變的焦躁,比他殺了他還難受。

www тTk Λn c o

“你害怕嗎?”

“看看這是什麼?”

秦羿舉起冰晶石,朗聲道。

祝融眯着眼望了過去,卻見晶光閃爍,亮的刺眼。

更讓他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那塊晶石中竟然綻放着無與倫比的先天靈氣。

這簡直讓祝融瘋狂。

爲什麼神明在後天期都無法存活下去,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沒有先天靈氣,先天靈場的生存環境。

秦羿能成爲後天期的神,很可能就是因爲這塊靈石。

太好了,如果能得到這塊靈石,有先天靈氣的補益,便可以繼續存活在天地間,甚至恢復到先天期的修爲。

如今三清、菩提、佛祖等一批老傢伙都不在了,到時候天地間就真的唯我獨尊了。

想到這,祝融迫不及待地大叫道:“你,你這是從哪得來的?能否給我一看嗎?”

“有本事,你自己來拿。”秦羿晃了晃,冷笑道。

祝融奪寶心切,哪裏管得了這麼多,也顧不上秦羿是不是設的陷阱。

這東西太重要了,很可能是他的第二條生命。

雖然祝融已經下定決心要拉秦羿陪葬,但若是能不死,誰不想活着?

他飛身化作一道火影,最後的火元催發到極致,瘋狂的往秦羿掠去,就要搶奪冰晶石。

然而,讓他感到詫異的是,秦羿似乎並沒有絲毫想躲的意思。

反而是將手擡的更高了,就像是有意相送一般。

祝融很輕鬆的就從秦羿手中奪過了冰晶石,果然一切如他所料,冰晶石裏的先天靈氣雖然比不上先天期,但至少也有六七成的純正了,這是後天期絕對不會有的。

只要有先天靈氣,他很快就能重回巔峯,成爲天地至尊。

“哈哈,我終於找到了破解後天期天道限制之物,本尊很快就成爲天地第一人。”

“三清、佛祖、玉帝,你們做夢也想不到,這天地還有我祝融當家做主的一天吧。”

“從此天地間,再無人可以約束我,再無人在我之上,哈哈!”

祝融忘乎所以的狂笑,笑的眼淚直流。

他的殘魂不滅,藏身在離火旗中,目睹了子孫後代在後天期歷經了三千萬年,曾幾何時,他也曾指望過後人中能有人打破後天壁壘成爲真仙,給他找到一條重生大道。

但一切都是徒勞,這些廢物始終在原地踏步,沒有一人能修煉出真正的太乙仙氣,甚至連他傳承的火法,都無法完全運用,簡直不要讓他太失望。

任誰也沒想到,他一生的夙願,竟然會在秦羿的手上達成。

這個妄圖改變天界秩序的傢伙,修煉出了太乙仙氣,還擁有如此靈氣充沛的先天靈場。

祝融能清晰的感應到,這塊晶石內藏着一方先天修煉靈場,只要能進入靈場,只要能得到這片靈場,他就可以實現所有的願望。

是時候了!

祝融殘魂脫殼而出,直接捨棄由火元與離火族子弟本元凝化的本體,往冰晶石中紮了進去。

在進去的那一剎那,祝融看到秦羿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意。

那抹笑,讓他膽寒,就像是掉進了一個圈套。

其實祝融也很清楚,這就是一個圈套,不過他仍是甘心情願的掉進去,畢竟這是此生唯一的機會了。

秦羿早已暗中在結界之上開了一道暗門。

引祝融進圈套比他想象的還要容易,這傢伙爲了得到先天靈氣已經接近瘋狂了。

總裁追妻令:爹地請入室 祝融如願的進入了方寸山。

當他出現在方寸山頂時,他有一種我心飛翔的愉悅,就像是魚入水,龍入海一般,是那麼的自由。

充沛的先天靈氣,熟悉的先天期仙花仙草,還有那些飛禽走獸,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而且更可喜的是,他竟然還在這發現了即便是在先天期也早已消亡了的火焰花。

在山下有亭臺樓閣,藏身在一座靈氣、仙雲縈繞的神山之中。

完美,簡直不要太完美,這絕對是上天賜給他最完美的禮物。

“太好了,我終於找到先天靈場了,我將會成爲三界最強,三界之主。”

“哈哈,我終於找到了,找到了!”

祝融仰天狂笑,興奮的手舞足蹈,那叫一個得意忘形。

“火神,歡迎你來到方寸山。”

正美着呢,一道不卑不亢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

祝融渾身一個激靈,他可是先天大神,豈能如此丟人,趕緊轉過身來,肅然相望。

待見來者有十數人,一個個渾身散發着先天太乙之氣,尤其是正首之人,相貌威嚴,渾身太乙之氣極爲純正,竟然是一個太乙正仙。 祝融在先天期的修爲算是二線大神,位列太乙正仙,也叫太乙金仙。

若是在先天期,他必然不會講此人放在眼裏,但現在他一道殘魂,在一位正仙眼中,不敢說彈指就滅,但絕對不會是對手。

“方寸山,什麼方寸山?什麼意思?”

祝融有些懵逼。

方寸山屬於先天期頂尖大神菩提祖師的法場,早就在先天期毀滅了,哪裏來的方寸山?

“火神沒有看錯,這裏就是方寸山七星洞菩提道場,鄙人上星子,菩提祖師座下上洞弟子之首,在先天期的瑤池大會,我曾與火神打過照面,只是火神貴人多忘事,忘了小仙而已。”上星子微笑道。

此前,他與衆師兄弟確實對祝融有所畏懼,不過此刻見到了祝融的殘魂,才知道祝融經過三千萬年,以及這場大法的消耗,實力甚至絕對在姚勝之下,是以說話也就輕鬆了許多。

“方寸山?”

祝融四下看着,那隱藏在山中的七星關,還有這些弟子身上散發的純正仙氣。

這方隱藏在山水之間,融於世俗之流,卻又超然而立的寶地,的確就是先天期的方寸山。

他在先天期並沒有來過方寸山,只是遠遠從上空掠過,畢竟祖師爺法地,還不是他隨便能放肆的。

來到了方寸山,又有這麼多的大神鎮守,這代表着他很難再翻起什麼風浪。

更糟糕的是,這些傢伙若是向他動手,他唯有死路一條。

不過,祝融畢竟是有身份的人,他強壓住內心的不安,故作鎮定道:“既然是方寸山,請允許我拜見老祖,畢竟在先天期,能讓我祝融欽佩的大神不多,老祖正是其中之一。”

上星子微微嘆息道:“怕是要讓你失望了,老祖已隨先天期衆仙而去,只留下了這一方道場,容我等重生而立。”

“原來是這麼回事……”祝融摩挲着下巴,沒有老祖坐鎮,也就是方寸山無主,只要他修煉回到巔峯,成爲方寸山的掌控者一切還是有希望的。

“那如今的方寸山由誰做主?”

祝融問道。

“如今的方寸山由秦帝做主。”

上星子如實回答道。

“秦帝?”

祝融只聽說過東嶽大帝,真武大帝,玉皇大帝,什麼秦帝,卻是聞所未聞。

“怎樣,方寸山還不錯吧。”

一道清冷之聲傳了過來。

衆弟子連忙恭敬相應,對來人拜道:“恭迎秦帝。”

祝融一看來人,登時懵了,來人竟然是秦羿。

他對秦羿會存活在這方天地並不意外,只是沒想到的是,秦羿這麼一個凡人,會是這裏的主人,能讓衆仙如此恭敬。

情深至此 “你就是取代菩提祖師掌控方寸山的秦帝?”祝融不敢相信的問道。

“沒錯。”

“我就是秦帝,方寸山的一切生靈都由我主宰,這也包括了你。”

秦羿淡然道。

“你……”

祝融語塞。

他一生何等高傲,原本還以爲靈場會是成爲至尊重回巔峯的上天所賜之物,現在看來的確是秦羿的陷阱,既然如此,他寧可死也絕不可能屈服於秦羿。

想到這,他飛身就要掠出靈場。

秦羿等人皆是冷笑,無人阻擋他。

然而,偌大的方寸山,無論祝融如何飛躍,似乎永遠都是無邊無際。

他按照自己在先天期的記憶,明明有好幾處通行離開方寸山的“官道”,但卻不知爲何,每當他快要靠近那些官道時,總會被一股莫名的神力給生生彈回來。

如此一番折騰下來,祝融終於明白,爲何這麼珍貴的靈場,秦羿拱手相讓。

這就像是一個無形的囚牢,人只要進來了,就再也無法離開。

這個道理並不難理解,如果菩提祖師這些弟子能離開的話,秦羿也用不着跟自己硬拼了,直接派這個上星子出手,便可滅了自己的殘魂。

事實證明,能離開方寸山的只能是秦羿一人。

這人才是真正的天選之子,既能擁有靈場,又可隨意在後天期穿行,勿怪方寸山衆仙對他服服帖帖,恭敬程度絲毫不亞於先天期的老祖。

“火神,還想走嗎?”

秦羿看着氣喘吁吁的祝融,笑問道。

祝融擺了擺手,深吸了一口靈氣道:“不走了,不走了。”

然後,他恭恭敬敬的卸下大神的尊嚴,跪在秦羿腳下道:“火神祝融,願意追隨秦候,終身侍奉,長留方寸山潛心修道,絕不敢再有違天道。”

他當然不會這麼心服口服,這麼快就變了臉,只是他已經別無選擇了。

反抗秦羿,無疑是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