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逸倒是先退到了一個角落,看着他們搏鬥。

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他明白。現在保存實力,等到最終一戰的時刻。

他觀察了一遍,參加比賽的的修者有一半是地玄巔峯的境界,天玄小成佔百分之三十左右。

天玄強者在找地玄境界的修者戰鬥,地玄巔峯在於地玄大成戰鬥。

先把比自己弱的修者放倒再圖後計,彷彿成了這次比武的準則。

不多時原本三千修者只剩下兩千之數。

實力稍弱的被淘汰出局。

而一些天玄大成的旁邊,卻無一人敢進。

比如方宇、寒烈、離雪煙、天行雲。

特別是以天行雲爲中心五里之內,無一人敢逾越雷池半步,彷彿有他在的地方就是禁地。

天行雲一身紫袍,閃耀的淡淡的紫光,有些無趣的搖了搖頭。

看着不遠處白衣飄飄的正在打坐的離雪煙笑道:“離雪煙,看來無人敢進你我之身啊!這次比武簡直無聊之極。”


離雪煙閉着眼睛,朱脣微啓道:“你天玄巔峯的實力當然無人敢於你爲敵!怎麼,不先攀上這白玉青龍柱,威風一下?”

“那樣豈不是無聊?”天行雲搖搖頭,卻是將目光投向了正在冷眼旁觀衆人廝打的風逸身上。

“搶走了雪柔的人?以地玄之力逃脫天玄強者的追殺?不錯不錯!我來看看。”天行雲目光中閃過一絲輕蔑,袖手一揮,對着風逸虛空一抓。

躲在角落的風逸頓時有一種前所未有的的危機感。

彷彿被人用鐵索禁錮了一般。**裸出現在衆人面前一般。

他簡直無所反抗!

心中引龍破天訣急速運轉。

“龍鎮九州!”


引龍破天訣第二重,龍鎮九州是超級防禦的招式。

能夠山河動而我不動,天地轉而我不轉。

堅如磐石,冷如青松。

當初他就是憑着這一招,硬生生的承受下了天玄小成天由羅的道術攻擊。

而此時,在天行雲這隨意的一抓之下,竟是抵不住他手中的吸力,向着天行雲飛了出去。

風逸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天行雲的袖袍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不斷地將風逸往裏吸。

“可惡!來報仇了麼?”

風逸暗罵一聲倒黴,識海中三十個玄氣之海一起運轉,再次使出了龍鎮九州。

陰陽之海,風逸暫時不敢動用,眼前這位可是天玄巔峯強者,無限接近於玄君的存在。若是露出一絲馬腳,那可就真的萬劫不復。

這一次的龍鎮九州顯然更加的具有力量,一層淡淡的金色之氣在風逸跟前不斷旋轉,宛如一口巨大金鐘,將其罩在裏面。

金色光芒越來越盛,隱隱有着與那吸力抗衡的跡象。

“咦?”天行雲驚疑一聲,白皙的手掌再次對着虛空一抓。

頓時,一股玄道之力化爲一隻無形的手抓,動盪着虛空,緊緊的抓住風逸!

天行雲,微微一笑,袖袍一揮,風逸便直接被他抓在手裏,動彈不得。

“你就是風逸?殺死由羅那個地玄小子?”天行雲饒有興趣的問道。

風逸不答話,默默的運轉玄氣,準備逃脫。

“沒用的,想在我面前賣弄你那點可憐的玄氣麼?也罷,你不開口,我就打得你滿地找牙,最後跪在我面前!”

“哈哈哈哈!”天行雲左手一揮,狠狠的扇了風逸一巴掌。

風逸身體搖搖欲墜眼看就要飛出紅**限。

風逸目眥欲裂,怒火中燒卻是無從反抗。

忽然,一道雪白的綢緞將他包裹住,輕輕的放了下來。離雪煙站在天行雲面前淡淡道:“你不是愁找不到對手麼?我來陪你玩玩!”

“哦?樂意奉陪!縱觀荒火年輕一代弟子中也只有你,可堪一戰!”

天行雲一笑。手卻是不閒着,左右一抓便提起兩名修者,大喝一聲:

“去!”那兩名修者頓時變成一片紫色,飛向了離雪煙。

離雪煙目光平淡,手中白綾一動,彷彿是在隨風起舞一般,白綾乘風而上,形成一道白綾漩渦,又將這兩名,修者迂迴給天行雲。

天行雲目光一閃,一身紫氣環繞,任由兩名地玄巔峯修者擊打在身上。

“噗!”兩名修者仰天狂吐了一口血,丹田中一片空蕩,卻是直接被廢了玄氣!


從此兩人只能做個普通人,終生不能修煉玄氣。

“看來你有進步啊,讓我看看你這幾天的成果!”

天行雲眉心一道紫色印記一閃,一隻巨大的紫色虛眼便出現在他身後。

眼珠中心,充滿着濃郁的紫氣,瞳孔中倒映出的正是眼前白衣勝雪的離雪煙。

只見那大眼一眨,在離雪煙周圍頓時出現了兩名‘離雪煙’。

同離雪煙一樣手持白綾,虛空而立。

“看來,你的紫薇魔眼又精進了!”離雪煙說道。

她開口,兩名一摸一樣的‘離雪煙’也跟着開口說話。

風逸被離雪煙就起,就隱匿在兩人附近。看着突然出現的兩名‘離雪煙’風逸卻是分辨不出真假。只覺得天行雲身後那魔眼中充滿了危險與陰暗。

天行雲端坐於虛空之上對着離雪煙陰**:“呵呵,你就好好享受享受吧!”

天行雲兩手在虛空中不斷變動。

那兩名離雪煙虛影也跟着,有動作了起來。

手中白綾不停的攻擊着離雪煙。

“冰火大神通!寒雪連綿!”

離雪煙面色冷然的對着攻擊而來的兩道虛影,手中白綾朝天一劃,頓時一塊白色寒冰從天而降,晶瑩剔透中夾雜着無盡的冷意,彷彿能凍人心骨。

那兩道虛影頓時被封印其中。

“破!”離雪煙白綾雙雙而出,直接將其擊碎!

“冰封三千里!”

離雪煙解決兩道虛影之後率先出手,白綾橫空一列,頓時一道雪色門戶從地而出!

離雪煙一念口訣,頓時門戶大開,其中寒風夾帶着白雪冰天徹地的寒意直接將地面冰封,從地底涌出無數把冰劍向着虛空中的天行雲呼嘯而去!

天行雲雙手不斷變化,身後的魔眼再次拓印出一道虛影,不過,這一次不是離雪煙而是天行雲。

那虛影在天行雲的操縱性對着離雪煙發起攻擊。 天行雲端坐虛空之上,操控着虛影與離雪煙戰鬥,卻絲毫不落下風。

離雪煙雙手遊刃有餘,在於虛影搏鬥着。

兩人顯然都沒有使盡全力。

天行雲覺得這樣的戰鬥有些乏味,開口道:“這樣打沒意思!”

天行雲一個騰空翻身,直接穿梭到虛影當中,兩者合二爲一,雙手如電,迅速攻向離雪煙胸前。

離雪煙面色冷峻,白綾在身後飛舞,一雙玉手卻是戶在胸前。

“冰火兩重天!”

就在天行雲的手將要破開離雪煙防禦的時候,兩條巨龍從離雪煙胸口飛出,呼嘯而去。

紅白雙龍相互交替,呈陰陽二式,一龍寒冷如雪,一龍炙熱如火。

“來得好!”天行雲雙手平行放開,嘴裏默唸咒語,再次合攏時,身後魔眼立刻消失,出現在天行雲眉心中,彷彿上古天神二郎真君一般。

雙手中的紫氣不斷蔓延覆蓋了大半個比武臺。

“喝!”天行雲猛的一收,頓時在激烈戰鬥的修者被他吸到跟前。

足足有一千之數!

他雙手變幻,似乎在結一個陣法。

“去!”

天行雲大喊一聲,那千個修者彷彿被他操控一般,竟然不能自己,完全按照天行雲命令行事。

風逸躲在陰暗之處不由得暗吸了一口冷氣,這就是遠古神通麼?竟然強橫到這種程度,不知道比起萬界圖如何。””

離雪煙看到此番陣仗臉色鉅變,驚道:“遠古神通——大魔幻術!”

說完,手中白綾圍繞着離雪煙身體迅速旋轉了起來,最後宛如蠶蛹一般將離雪煙包裹在其中。

天行雲輕輕一笑:“不錯,忘了告訴你,我上次前往玄海魔淵得到了大魔幻術。此神通能夠操縱紫薇魔眼拓印的虛影來對敵。 妖孽總裁的羞澀甜心 ,攻擊越強!如何?”

一千名地玄大成以上修者,其中不乏有天玄大成者,勿論打敗,抹殺地玄大成修者都足夠了。

“紫氣東來!”

天行雲手勢一變,他正上方的雲彩竟然變成了一片紫色,降落在千名修者腳下,千名修者頓時紫色罩身,宛如天兵天將一般。

前赴後繼的朝着離雪煙幻化的蠶蛹而去!

“碰!”

千名修者百個一組,分十組攻擊。

一聲聲撞擊聲不斷傳出。

百名修者一擁而上,卻是打不破離雪煙的防禦。

被環繞的白綾反彈直接昏了過去,退出比賽。

天行雲端坐於虛空,看着離雪煙的防禦不由讚歎道:“不愧是冰火大帝的傳承者!”

第九次,攻擊之後,離雪煙的防禦竟然有了鬆動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