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這簡單的驅散黑暗,竟然也能觸發系統的獎勵機制!

也太爽了吧!

葉楓當即發動更為強大的天道法則。

將面前這幾百號人身上的神明信物全都做了一次大凈化!

葉楓將其命名為天道凈化!

所有的黑暗污穢都被寧楓所化解。

【叮!恭喜宿主成功驅散黑暗生靈,獎勵100億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成功驅散黑暗生靈,獎勵100億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成功驅散黑暗生靈,獎勵100億經驗值。】

……

這麼多經驗值,應該夠自己升一次級了吧?

不過那些都是之後才想的事情了。

凈化完之後,葉楓剛準備功成身退的時候,卻收到了帝皇駒發來的信息。

「主人,剛才攔截到一條發給張振浩的信息,你要看一下嗎?」

帝皇駒在葉楓的精神之海說道。

「什麼信息?」

「他說同意你的要求,請把那個金色的鎧甲解決掉,他太礙眼了。」

葉楓摸了摸鼻子,笑道:「這說的,該不會是我吧?」

「如果對方描述沒錯的話,應該就是在說你吧?」

帝皇駒略帶調侃的說道。

「能反追蹤對方的位置嗎?欺負到我頭上來了。」

「現在是不是什麼小魚小蝦都能欺負我了?」

葉楓有點不滿,現在的人有點得意忘形了吧?

看來得在這片銀河系裡種下自己的威名才行。

不然麻煩還真會不少。

這信息多半是一號城市的負責人之類的,給張振浩發的信息。

二號空中都市的淪陷估計一開始就已經存在。

只是說因為某些原因,負責人沒有與暗界合作。

或者因為有自己的仰仗,所以才有恃無恐。

現在因為葉楓的出現,加速了他們的合作。

可那個負責人萬萬沒想到,在他們合作之前,葉楓就已經把張振浩給滅了。

不得不說,還真是諷刺。

好在葉楓滅殺暗界軍團速度夠快,不然他們合作起來。

都不知道能爆發出怎樣的威力。

而現在,則是算總賬的時候了!

「主人,已經追蹤到了,在神州一號空中城市。」

「之前發射滅絕死光的位置也是在那個位置。」

葉楓點點頭,說道:「那走吧,得找找那些人算賬去了。」

「三番四次來找我的麻煩,真當我葉楓是吃素的?」

哪怕葉楓脾氣好,但對方多次來挑釁,也讓他有點不滿。

他又不是泥捏的,哪有這麼好惹!

「好的,已經為您確定目標。」

「順帶一提,剛才已經幫忙回復了一個信息過去。」

「對方估計不會發現。」

「嗯,真不愧是我的坐騎。」

葉楓滿意地點點頭,隨即打開了自己腦海里的星圖。

確定好目標之後,葉楓當即使用自己的空間摺疊。

直接前往神州一號城市!

……

另一邊,神州一號城市。

AI正在緊張地等待著對方的回信。

確實是因為葉楓的出現,讓它這個人工AI有點緊張。

他推算出,葉楓毀滅這個星系的概率高達百分之九十。

若是跟暗界合作的話,被毀滅的概率要更低一點。

為了生存,它不得不選擇合作。

不得不說,科技實在是太發達了。

連AI都能獨立思考,擁有自己的意識,甚至掌管整個城市。

當然,後面還是離不開人類的支持的。 就在眾人交談甚歡的時候,拍賣會開始了。

一名身穿大紅色旗袍,風姿綽約的女子走到了高台上,帶着親和的笑容,聲音甜美:「各位老闆,各位領導,很感謝大家蒞臨秋月拍賣行,我是本次拍賣會的拍賣師,卓依婷。」

沒有過多的客套,畢竟不是私人拍賣會,卓依婷開門見山的說道:「本次拍賣會一共拍賣28件物品,每一件都是價值連城,每一件都代表了我們華夏五千年的歷史風韻。現在,讓我們共同鑒賞今天的第一件物品。」

「請看大屏幕,這是一對銅鎏金嵌綠松石及紅寶佛手。我們鑒定師鑒定后確定是清代精品。懂行的老闆應該可以看出來,佛手風格明顯,工藝精湛,包漿自然醇美。內取精銅製作,外部由鎏金嵌寶石渲染,精美的同時又不失莊重。起拍價300萬,每次加價不低於10萬,競拍開始。」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大屏幕上出現了一對銅金色佛手,手腕處纏繞着佛珠手串,手串上鑲嵌着數十枚精美的綠松石,兩隻佛手對立,呈托舉狀,充滿著優雅,柔美。

「三百二十萬。」

「三百五十萬。」

「三百六十萬。」

「三百八十萬!」

「四百萬!」

隨着一聲又一聲的喊價,這對佛手的價格瞬間被拉到了五百八十萬的高價,而這時,喊價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了。

這些競拍者大多數是收藏家,他們對於寶品有着自己的估價,如果超出這個價,基本上就不會再出手了。

最終,這對佛手以六百五十萬的價格成交。

緊接着是第二件物品,一件北宋官窯瓷器,貫耳瓶。

這些古物蘇羽沒有一丁點興趣,早年在國外見得太多了,在一些國際有名的收藏家眼裏,這些東西都是不入流的,放家裏當個花盆都嫌佔地方,蘇羽可是見過一個收藏家花了兩個億,買了個杯子泡茶喝。

就在蘇羽胡思亂想之際,這第二件物品也被以一千二百萬的價格成交。

沒多久,拍賣會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階段,二樓的企業家多多少少已經拍得四件物品。

第九件物品是一張字畫,近代畫家張大千的《愛痕湖》,單單是起拍價便達到了驚人的八千萬。

這時,蘇羽忽然發現劉商看向液晶電視的眼睛微微發亮,他輕笑道:「老哥喜歡這個?」

劉商讚歎的點點頭:「喜歡字畫的人,沒有不喜歡這幅畫的。」

蘇羽不認識什麼張大千,也不懂字畫,但這並不影響他報恩,他還有點感激那個張大千,給了他報恩的機會。

就在兩人交談中,《愛痕湖》已經被叫價到九千六百萬,此次起拍價不得低於五十萬,這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經快要破億了。

蘇羽按下面前的競拍器,將價格提到了九千八百萬。

卓依婷的眸子微微發亮,聲音甜美動聽:「三號包廂的老闆出價九千八百萬,還有沒有更高的呢?」

台下傳來微弱的交談聲,誰也沒想到包廂的人會在此時開口,一般這類人不是要在後十件才參與嗎?

后十件隨便一件都是起拍價便達到幾個億的天價寶物,這也是為了平衡經濟的一種手段,要不然便宜的都被他們買了,剩下昂貴的,一樓二樓的小老闆們怎麼辦?

到時候出現流拍的情況,這拍賣會的舉辦者又情何以堪?

畢竟不是私人拍賣會,這種公益性質的拍賣會,基本上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潛規則,尤其是這次慈善拍賣會還是經濟峰會會長提出的,那些大家族企業花幾個億買經濟峰會會長一個面子,也覺得值。

可現在,怎麼就突然加價了呢?難道是加錯了?還是真的喜歡?

有人不甘心,競價到九千九百萬。

蘇羽微微一笑,正要接着競拍,被一旁的劉商攔了下來:「哎哎哎,蘇老弟,你別告訴我你是在幫我競拍啊,這麼大的禮,我可要不起。」

蘇羽輕笑道:「來都來了,不帶點東西回去怎麼行?放心吧老哥,這點錢對三爺來說,不算什麼。」

說着,蘇羽看向龍千鈞,玩味的笑道:「對吧三爺?」

龍千鈞當時就蒙了,合著半天你是花着我的錢還你的恩?還要不要臉了?

但細想之下,他又無奈了,誰讓自己欠人家那麼大一個人情呢?

「劉老闆言重了,蘇先生是我請來的客人,結果在四九城遇到麻煩,我卻沒幫上什麼忙。要不是劉老闆仗義出手,我這臉可就丟大了。今日劉老闆無論看上那一件物品,千鈞都會竭力幫您競拍。」

龍千鈞淡然自若的擺了擺手,示意蘇羽繼續。

說着,他揉了揉心窩子,說實話,幾個億他還真沒放在眼裏,只是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到底是從哪來的呢?

蘇羽淡淡一笑,按下競拍器:「一億。」

嘩!

台下一陣嘩然,倒不是驚訝出價這麼高,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怎麼可能因為一個億便失態?只是這才第九件物品就破億了,那後面的腫么辦?

沒有人再接着競價,因為他們都要為自己留一分後路,最終,蘇羽以一個億的價格成功為劉商拍得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