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火炎劍,高級靈氣兵,擁有焚燒之力,無視元氣防禦,無視肉身強度,一沾既燃,殺傷力恐怖之極。

雖然同爲高級靈氣兵,但是火炎劍的威力比之水藍劍,要高得多。

身體上的痛楚,刺激着劉封戰鬥激情,他不僅沒有因爲火炎劍而退縮半步,相反,他身上的戰意在瞬間被點燃。

火焰似乎在雙眼中燃燒,在身體燃燒,劉封整個人都似乎燃燒了起來。

“殺!”

戰鬥的大氣勢洶涌而出,劉封怒吼,長刀出手。

轟!劈天蓋地的一刀,刀鋒暴漲了數倍大小,捲起了氣流,火舌被直接劈散,化作星星火焰。

“徒有蠻力!”李方州冷哼一聲,火炎劍變動,如同毒蛇吐杏,快速,迅疾的衝擊。

他彷彿和火炎劍化作了一體,整個人都變成了一道炎火,全身的元氣注入到了火炎劍中,直接撞擊在劉封的長刀之上。

劉封是大勢,以勢壓人!

然而火炎劍不懼刀勢,李方州借勢漲力,一劍刺中劉封長刀刀鋒。

“滋滋滋!”

立時,長刀之上傳來了精鐵融化的聲音,劉封千錘百煉的長刀,立即就被火炎燒出了一個大洞。

火炎劍之威,超出了劉封的想象之外。

“火炎十方劍陣!看我取你性命!”李方州得勢不饒人,怒吼一聲,火炎劍再變。

數十道火紅劍影突然形成,布成劍陣,把劉封困在其中。

而火炎劍本體,更是以雷霆萬鈞萬鈞之勢,直接絞殺到了劉封的身前。


這是劍陣。

火炎劍絞殺而至,劉封以長刀相格,火炎十方劍陣,十道火劍,都由火炎劍衍生而出,一體同息,這這一刻,頓時同時發動。

轟!轟!轟!

如同有數十個火雷同時爆炸開來,方圓數十米內,燃起了熊熊大火,徹底包圍了兩人。

大火之內,力方州手持火炎劍,如同神抵,十道劍氣縱橫交錯,把大火切割成一塊又一塊,每一塊都是一次強大的攻擊,不間歇的往劉封轟去。

烈火之中,長刀化作了漿水,身體雖然有護身元氣,卻也受不住煎熬,開始出現了焚燒的跡象。

劉封眼中充滿了血絲,他肌肉塊塊隆起,身體迅猛的變大,力量澎湃,洶涌如波濤狂瀾。

這一刻,他使用了牛力蠻身決,燃燒氣血換取的強大力量,讓火炎劍之威,也被阻止。

“牛力蠻身決?哈哈哈,在我的火炎十方劍陣之中,有火炎之威,焚燒一切,你使用煉體之術,強化力量,雖然能擋住一時,但是氣血燃燒,你只能死得更快!”

李方州哈哈大笑,毫無忌憚。

鎮魂街之終極反派 ,李方州說得沒錯,火炎劍焚燒氣血,他使用了“牛力蠻身決”,氣血燃燒的速度比之以往,至少快了數倍不已!

他以往能保持這巔峯狀態半個時辰,而現在就只能保持不到十分鐘!

“那我就在氣血燒盡之前,取你性命!”劉封冷哼,一拳打飛火球,大踏步跨出,往李方州衝來。

“天真!”李方州冷笑,一手舞動火炎劍,掌控火炎十方劍陣,一手五指併成劍勢,連續出手。

七股劍指形成了六角形圖案,散佈在李方州的身前,七股劍指之力,股股想通,道道相連,六股佈於六角,成劍氣光幕,而最後一股指劍,懸浮於中心,凝結不動。

劍指方陣!

這是集攻擊和防禦於一身的大殺招,上一次,劉封就是憑着身體受到重創的情況,以蠻力衝破了這個劍陣,最終趁李方州大意,對他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然而現在,在火炎十方劍陣之中,他的力量一旦爆發出至體外,立即就會被焚燒掉大半,根本不可能衝擊到劍指方陣。

“難道要借用黑巖火的力量?”

劉封念頭一轉,立即否定了自己這個念頭,李方州給他的壓力還不夠大, 還不值得他暴露出黑巖火這個殺手鐗。



要想贏最後的風淸泊,自己的實力是越不被人查知越好。

蠻牛衝擊!劉封如同一頭狂野犀牛,發瘋一樣的衝了出去。

行者初級的劍指之氣,元氣之力也不過三牛,劉封深信,自己的身體在三牛的劍氣之下,最多隻是受傷,而不會斃命。

但是,只要一靠近到李方州,他就有把握一拳至李方州於死地! 六角劍氣,同時顫抖!

然後,中心的那道指劍,猛烈的爆發,一抹亮芒如閃電一樣的刺出。

周圍所有的火焰,都圍繞着這道劍氣的轉動,剎那間,在劉封身前就出現了一把巨大的火劍!

轟!

他以肩承力,與火劍狠狠對撞!

第一次,他有長刀在手,使用長刀破掉了劍指方陣的第一道氣!

這一次,他只能以身體硬抗!

這劍指,捲動了火炎劍的威力,竟然也帶有了焚燒氣血之力。

足足三牛的力量正面刺中劉封,火燒炙熱的感覺順着肩膀滲透,瞬間就遊遍了劉封的全身,他感覺到身體氣血一下就被燃燒掉了一小半。

劉封身形爲之一滯。

六角劍氣,同時出擊。

劍指方陣,本就是同源同根,一指動,指指動,而且每指都是全力,力量之集中,如同六次出手力量融合,無堅不摧。

眨眼之間,劉封就被劍氣徹底淹沒。

誘妻入懷:帝少心尖寵 ,徹底破開劉封防禦,十方劍陣中,十道火炎劍氣縱橫,切割着他的肉體,一道道鮮血飛濺而出。

每一道鮮血,一離開身體就化作了火炎的一部分,再次添加了火海的威力!

劉封徹底被制,動彈不得,身體力量快速流失。

“哈哈哈哈!”李方州狂笑起來。

然而,火海之中的劉封,身體氣血焚燒,傷勢不斷加重,他的意志卻沒有絲毫動搖,他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悸動,在顫抖,一種一種前所未有的亢奮之感充滿了全身。

就是要這樣的感覺啊!

對手只有這樣強大,纔夠意思!

他身上的氣息再次暴漲起來,強烈的戰意,無堅不摧的戰意,如同怒海狂瀾的涌現,他頂着數十道劍氣,緩緩站起。

他嘴角浮起了一抹近乎於邪惡的冷笑,然後身體唯唯下蹲,整個人一一種彈射的方式,往李方州衝了過去!

他沒有了武器,但是他本身就是武器!

大勢涌現,他的身體周圍,隱隱出現了一層氣息波動,這層波動,竟然把火炎劍的焚燒之力,隔在了身體之外!

這一刻,他的意志終於到了一個頂點,他的神念與天地氣息相融,調動了身邊的天地靈氣,圍繞着身體,佈置出了一層薄薄的防禦。

雖然只是薄薄的一層,但是已經足夠了!

“怎麼可能!”李方州發出了尖叫之聲。

空手擋住了劍指方陣、擋住了十分劍陣,明明已經被徹底制住,被焚燒之力一點點蠶食,怎麼會突然間又站了起來,而且還能爆發出那麼強大的力量?!

劉封反擊突然、迅猛、根本不及讓李方州做出任何反應。

沒有了焚燒之力的影響,他的速度快了數倍,力量大了數倍,他全部的力量都注入在了肩膀之內,猛烈撞擊在了李方州的胸口,燃燒氣血的煉體力量,甚至達到了五牛之多,瞬間爆發出來。

如同數月前的歷史重演。

在劉封撞擊到李方州胸口的一瞬間,亮光一閃,耀眼的光芒讓人無法睜眼,這光亮甚至穿都了火炎劍形成的火海,直接讓外部的人感受到了亮光中蘊含的巨大元氣力量。

“御神符!”

主席臺上,兵大師忍不住重重的哼了一聲。

主席臺下,四大種子選手之一的李天舉,臉色突然變得鐵青,雙眼中射出了兩道凌厲的光芒!


御神符,並不是煉仙宗所有,而是李家獨有,戰鬥在火海中看不清具體的情況,但是御神符的氣息透出來,只說明一個結果,那就是李方州危矣!

只有遇到了可以威脅到生命的時候,他纔會使用御神符。

不過,既然御神符已經被使用,那李方州也絕不會有真的危險。

御神符,乃是神物,即便是大行者的全力一擊,也能擋下,何況劉封的攻擊!

火海之中,一個高大威猛的身影被大力彈出,如同隕落的流星,重重的摔在地上,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無數碎石亂飛。

這是劉封,他竭盡了全身的力量撞擊在李方州的胸口,這一下足以把李方州全身骨架都撞散,然而那一張御神符,卻徹底的改變了這一切。

御神符的防禦太強了,完全吸收了劉封的力量,保證李方州沒有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同時間,御神符卻是藉助劉封的力量,產生了強大數倍的反震之力,這一下,劉封的身體就受到了真正的重創,甚至兩骨骼都開始分裂,肌肉都無法緊繃。

“啊!又讓我浪費一張神符!我一定要殺了你!”李方州歇斯底里的呼叫聲傳來,數十米寬火海都擰在了一處,化作了一把巨大的火劍,沖天斬落。

“焚天火炎斬!”

所有人都看得明白,這一劍,似乎要把天都破開,要把地都分裂,要把這天地間的一切都燃燒殆盡,這一劍,是最後致命的搏殺一劍!

“劉封,快躲開!”方清芸驚叫了起來。

兵大師猛的抓緊了拳頭,忍不住就要出手。

劉封是他佈下的棋子,他決不能讓劉封就這樣喪命!

一旁的牛力仙衝出,大喝一聲:“劍下留人!”

巨大的火炎劍從天而落,覆蓋了劉封身體周圍數十米的範圍,而火炎劍尖,則是對準了劉封的胸口!在任何人看來,劉封都不可能躲開這一劍,如果沒人阻住李方州,他必死在火炎劍之下無疑!

火海焚燒!

劍尖毫無阻礙的刺入了劉封的胸口!瞬間就把劉封淹沒!

“住手!”兵大師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然而,他身邊的周伏成,一搭手就攔住了他。

牛力仙第一個衝到了臺上!

方清芸幾乎同時衝上了臺。

事實上,方清芸比牛力仙更先動身,只是,牛力仙的速度比她更快。

一個拳印,一把水藍長劍,就要同時攪入火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