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微弱白光之內,那人影被楚暮和蘇月汐看得清清楚楚,異常俊美的長相明顯與人族不同,讓他們紛紛一怔。

對方沒有說話,只是與楚暮蘇月汐擦身而過,高高在上的姿態,冷漠的眼神,一眼瞥過,彷彿在看低等生命一樣,有著一絲絲的蔑視。

誰都不喜歡被人如此蔑視。

但此人給楚暮和蘇月汐的感覺,很危險,儘管沒有絲毫的危險氣息出現。

既然對方沒有出手,楚暮也不會出手,蘇月汐則是猶豫了一下,按捺住出手的想法,若是以往遇到這種情況,她肯定會拔劍斬去,但現在,考慮的會多一些。

「弱小的……人族……」俊美異常的人,在微弱卻強韌的白光之下,留下這麼一句話。

如此態度,卻讓楚暮露出一抹怪異的笑。

「傲慢的……天族……」楚暮淡淡說道。

那人雙眸綻射出精芒,彷彿洞穿黑暗的精光,激射而至,似乎要擊碎楚暮的心神,沒入楚暮雙眼。

楚暮的雙眸也射出驚人的凌厲,碰撞,彷彿有無形的電弧濺射開去。

「好好活著。」這個異常俊美的天族人留下一句,遠去。

他這麼說,絕對不是關心,而是一種警告,一種威脅,好好活著,離開這裡,就來找麻煩的意思。

楚暮會怕嗎?

不會。

他甚至有一點興奮,因為自從在承天學宮內了解過天族之後,就有種見一見的想法,這以天命名的種族,到底有何過人之處。

果然和記載的一般,天族人,很傲慢,高高在上的目光與姿態,俯視其他種族。

高傲,傲慢,這些楚暮都無所謂,對他而言,不過是停留在表面層次的東西,真正在意的是實力,沒有實力的高傲,只會惹來笑話。

與天族人相遇后,此事很快就被楚暮和蘇月汐拋在腦後,他們更深入黑魔淵,算是憑著運氣,尋找深藍神珠。

不過到現在,除了知道深藍神珠在黑魔淵內之外,則沒有其他的消息。


但黑魔淵是一處險地,十分兇險的禁地,縱然找不到深藍神珠,也可以在這裡歷練一番,生死之間的歷練,最能提升,比如到現在的幾次戰鬥,楚暮就提升了不少,蘇月汐也有不少的收穫。

危機感,愈發的清晰,愈發的強烈,楚暮覺得,或許在不久之後,自己和蘇月汐就會遭遇到巨大的危機,這不僅沒有讓他退卻,反而讓他感到激動,血液有沸騰的跡象。(未完待續。) 還是普通人時,楚暮就有著超乎常人的直覺。.

成為劍術師后,隨著**,心姓意志等等各方面的提升,尤其是**劍術五境之後,他的直覺得到進一步的增強,自此之後,再也沒有出過錯誤,楚暮也很相信自己的直覺。

果不其然,楚暮的直覺,又準確了。

他和蘇月汐,陷入了重圍之中,包圍他們的,依然是黑魔族人,只不過這一次的黑魔族,比上一次的黑魔族,更加的強橫許多倍。

可怕的黑暗氣息如同狂潮洶湧,衝擊而來,讓楚暮與蘇月汐有一種隨時都可能被覆滅的感覺。

蘇月汐俏臉凝重。

「等一下,注意聽我的話,說跑馬上跑。」楚暮讓自己的心神盡量平復下來,給蘇月汐傳音道,蘇月汐點點頭。

這一次,真的不比上次,包圍他們的黑魔族人,雖然數量只有十幾個而已,但每一個,都是高等黑魔族人,為首的黑魔族人,更是可怕。

黑色的獨角,泛著黑色幽光,看起來並不醜陋的臉上布滿了黑色的詭異紋路,黑色的眼瞳有些詭異。

他的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完全戰甲,保護住頭部以下的每一處,手中所拿的是怪異的長兵器,有槍尖也有雙斧刃,可刺可劈斬。

這個高等黑魔族的座下,是一頭長著巨大獠牙,外形向獅子的高等黑魔獸,起碼達到了八品層次,至於這個高等黑魔族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楚暮知道,這是一個九品高等黑魔族人,也就是黑魔族的統領。

一個黑魔統領,就給楚暮帶來巨大無比的壓力和強烈的危機。

黑魔統領的氣機鎖定了楚暮,讓楚暮渾身肌肉發麻,血液彷彿要凝固一般,這種感覺,十分不爽,這個黑魔統領給楚暮帶來的壓力,比先前那個灰袍老者更大上好幾倍。

這種壓力很大,又讓楚暮發自內心的激動。

強敵,絕對的強敵,與這樣的強敵戰鬥,才能夠更好的磨礪自身,開發潛力。

唯一值得擔憂的就是蘇月汐,她有著天賦,是一個妖孽,但終究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讓她與面對一個黑魔統領和十幾個高等黑魔族,不現實。

蘇月汐有著自己的驕傲,但也不會魯莽,若是有機會脫身,自然不會拒絕。

只是,被十幾個高等黑魔族環伺,想要脫身並不容易,需要打開一個缺口,找到一閃即逝的機會。


「人族,乖乖隨我們回去,否則,會死得很難看。」黑魔統領看得出雙方力量對比懸殊,是以一點都不著急,反而以戲謔的語氣說道,看得出黑魔統領的智慧,已經堪比人類。

「好啊。」楚暮卻是突然一笑,答應道,如此爽利讓黑魔統領微微一怔,眼前便綻放一道凌厲尖銳的劍光,撕裂長空斬殺而來。

劍光上的鋒芒與森寒,叫黑魔統領心中一凜,不敢小視。

「狡猾的人族。」黑魔統領感覺自己被欺騙了,十分憤怒,一揮手中長武器,令人心寒的尖銳破空聲呼嘯而來,往前刺出,快而兇猛,彷彿這一刺,都可以將天空刺破。

黑魔統領一出手,就讓楚暮心神大震,太強了,這一擊,比之前那個灰袍老者更強橫許多。

入門層次的意劍,讓楚暮知道,這一擊自己無法硬接,劍光一折,彷彿在空間跳躍般的,避開黑魔統領的一刺,刺向他的一隻眼睛。

「跑!」楚暮同時傳音給蘇月汐,蘇月汐也把握到瞬間被打破的氣勢鎖定,早已經蓄勢好的一劍斬殺而出,漆黑的劍光,在前方劃過一道半弧形,橫跨數十米,彷彿隔斷長空般的,產生一股強橫的爆發力,將衝擊而來的高等黑魔族們紛紛抵擋。

一劍出,蘇月汐當機立斷,力量爆發之下,身化一道黑色虹光,彷彿融入黑魔淵的黑暗氣息之中,後退。

她驕傲,但不盲目,也知道自己在此,只會拖累楚暮,縱然內心再有不甘,也不會被埋沒理智,做出錯誤的事情,只是她的內心,卻暗暗發誓,要提升自己的實力,更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否則若是下一次再遇到這樣的危機,她只能再一次淪為拖累。

十幾個高等黑魔族稍微受阻后,立刻追趕上去,只留下楚暮與黑魔統領對決。

黑魔統領帶給楚暮的壓力很大很大,楚暮必須全心全意的應對,現在根本就無暇顧及到蘇月汐,只能看她自己的能力和造化了。

劍光破空,無比凌厲,如閃電雷鳴,黑魔統領的槍斧刺與劈斬,發揮到極致,配合上他一身可怕的力量,每一擊都能夠擊碎山嶽,無法硬抗。

碰撞之下,可怕的力量衝擊,儘管被楚暮卸掉了大部分,但剩下的部分依然讓楚暮感到手掌發麻。

雙方絕對力量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楚暮竭盡全力的戰鬥,黑魔統領的樣子似乎並未盡全力,不過他內心卻十分詫異,一個散發出來的力量氣息,只相當於五品高等黑魔的人族,竟然可以和他戰鬥到這樣的地步。

絕對是人族的絕世天才,更有活捉的意義。

心頭一動,黑魔統領出招立馬發生變化,槍影縱橫,烏光瀰漫,讓人毛骨悚然的嗚嗚聲響中,每一招,都是為了擒拿楚暮而出。

意劍讓楚暮能夠提前的預知對方的攻擊軌跡,也能夠預知對方的閃避軌跡,在之前的幾次戰鬥中,無往不利,這一次,意劍仍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只是,楚暮卻有種憋屈無奈的感覺,黑魔統領的絕對力量勝過他太多太多了,出手速度,也在強橫力量的支撐下,硬生生的提升到一個驚人的高度。

預知到對方的攻擊軌跡,那又怎麼樣,很難以閃避啊,因為對方的出手速度太快了,十分兇猛,閃避得十分艱難。

知道對方的閃避軌跡又如何,一劍殺去,對方閃不開卻可以以手中武器硬生生的抵擋住,絲毫不傷。

這就是所謂的一力降十會,在絕對巨大的力量差距之下,精妙的技巧,發揮的威能變得有限,僅僅讓楚暮現在與對方一戰。

劍域釋放,黑魔統領的力量和速度都被削弱,楚暮的力量速度則被增強,此消彼長之下,劣勢有所扳回,但黑魔統領的力量實在是太強橫了,縱然被削弱,也不是楚暮能夠對抗的。

座下的黑魔獸,更是與黑魔統領互相配合,好幾次讓楚暮陷入險境。

敵人實在是太強了,除非自己的修為,能夠達到涅槃七重天, 帝國爭霸亂世縱橫

一念及此,楚暮也看出形勢對自己十分不利,固然一個強橫的對手很好,但時間不對地點不對,再戰鬥下去,一旦來了增援,對自己會更加的不利。

天斬劍上,有絲絲的銀芒跳躍,可怕的氣息波動散逸開去,一劍殺去。

高等絕學:虛空寂滅劍!

「雕蟲小技。」黑魔統領用怪異的聲音說出從人族那學到的四個字。

只見他雙手輪舞槍斧,無光瀰漫,呼嘯聲響,鬼哭狼嚎般的凄厲,黑暗氣息紛紛被引動而來,湧入槍斧之內,氣息節節高漲,暴增。

一槍掄出,彷彿要將天空粉碎,直接崩碎了虛空寂滅劍光。

可怕的能量轟然襲卷開去,楚暮又是一劍五行轉輪劍殺出,斬向黑魔統領后,抽身後退。

五行轉輪劍的五色劍光,也在黑魔統領的槍斧之下破碎,不過卻阻擋了黑魔統領一時,給楚暮迅速退去的時間。

「追!」黑魔統領怒吼道,一拍坐下的黑魔獸,狂奔起來,追向楚暮。

他要生擒這個人族,自身的力量絕對差距下,竟然三番五次的被這個人族戲弄,現在竟然還要逃脫,怎麼可以容忍。

楚暮速度全開,爆發到極致,化為一道銀亮的劍光撕裂長空,往蘇月汐離去的方向迅速疾馳而去。

一段時間后,楚暮看到了蘇月汐正在與十個高等黑魔族人戰鬥。

地面上,有三具高等黑魔族的屍體,顯然是被蘇月汐斬殺的。

楚暮微微一怔,追殺蘇月汐的十三個高等黑魔族,其中有一個是八品,兩個是七品,四個六品,剩下的六個則是五品,此時被殺的三個,一個六品兩個五品。

蘇月汐是妖孽,六重天的修為,斬殺尋常七重天猶如砍菜切瓜,但黑魔族的七品,卻不是尋常七重天可以相比的,不過單對單的情況下,蘇月汐也可以斬殺。


然則,她所面對的卻是一尊八品和兩尊七品以及諸多的六品和五品高等黑魔族,這種情況下卻還可以斬殺三人,與其他人激戰不已,一時間僵持不下,讓楚暮十分詫異。

很快,他就發現蘇月汐不對勁,她的雙眸有微弱的黑色火焰跳動,似乎是施展了某種秘法。

力量再度爆發,速度激增,雙劍一展如飛翼,橫掠而過,快到極致的速度,從一個七品高等黑魔族身邊衝過,劍光一閃,斬殺,沖入戰場。

面前一道黑色的凌厲劍光斬殺,楚暮悚然一驚連忙閃避,其他的高等黑魔族也殺了上來。

蘇月汐似乎失去了意識,只剩下本能在戰鬥,任何靠近她的全部都是敵人。

這麼一耽擱,黑魔統領也追殺而至。

「蘇月汐!」楚暮傳音,聲若風雷鼓盪,在蘇月汐精神世界內轟然炸響,喚醒蘇月汐的意識。

蘇月汐身形一頓,楚暮伸手,要抓向蘇月汐,不料黑魔統領殺至,黑光如閃電,楚暮只得一推,將蘇月汐推開,雙劍交叉,劍域釋放,硬憾黑魔統領一擊,砰的一聲被轟飛數千米遠。

正清醒過來的蘇月汐渾身一軟,無力逃走,一道烏光纏繞,被擒拿了。(未完待續。) 「此女人族的身體……」黑魔統領以力量化為繩索,擒拿住蘇月汐后一看,雙眼頓時一亮:「你們,將此女人族押回去,小心看管好,待我回去后,獻給我們偉大的皇。.」

「是,統領。」九個高等黑魔族嚴肅的回答,押著奄奄一息的蘇月汐返回黑魔族中去,而黑魔統領一拍坐下黑魔獸,往楚暮被轟飛的方向追趕而去。

楚暮被轟飛數千米遠,只感覺雙臂劇痛無比,彷彿骨骼都碎裂了,內臟受到震蕩,出血,忍不住的噴吐而出。

黑魔統領的那一擊,威力極其強橫,楚暮卻不得不硬抗,因為不抗,死的就是蘇月汐。

落地,噴出一口鮮血,楚暮強忍住身體的疼痛,發足狂奔同時回頭看了一眼,太遠了看不清楚,但危險的氣息不斷逼近,那個黑魔統領追趕過來。

血肉內蘊含的生機和心臟處的木之相本源,不斷的提供勃勃的生機之力,加速恢復楚暮的傷勢,生機之力的流淌之下,楚暮的內臟迅速的恢復,雙臂骨骼也清涼一片。

新婚厭爾:前任老公太霸道 ,遇到那樣的攻擊,多半是死定了。

戒不掉的喜歡 ,不斷的逼近楚暮,黑魔統領揮舞手中槍斧,釋放出一道道的黑光斬殺而至,讓楚暮不得不閃避,速度無形中再次下降。

「人族,乖乖投降吧,你逃不掉的。」黑魔統領一邊追趕,一邊吼道。

「人族,你的天賦很不錯,只要你投降,我是不會殺你的,相反,你還會得到重用。」

一邊追殺,一邊用語言削弱楚暮的鬥志,這是黑魔統領在人族身上學到的,只是,對楚暮無用。

黑魔統領距離楚暮,已經從數千米縮短到數百米。

經過生機之力的治癒,傷勢也好了大半,再過一小會,楚暮就會徹底的恢復。

越來越近的距離讓楚暮知道,根本就無法逃脫,難道,只能拚死一戰了嗎?

思維急轉,無奈數百米太近了,一下子就會逼近。

忽然,楚暮停下了腳步。

「要我投降也不是不可以。」轉身面向黑魔統領,楚暮朗聲說道:「但你必須有足夠的力量,讓我心甘情願的佩服才行。」

「那你說說,要怎麼樣才會佩服我?」黑魔統領在距離楚暮百多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我還有最強的一招沒有施展,你如果可以扛得下,我就對你表示佩服。」楚暮道。

「你們人族最是狡猾,如果我接住了你最強的一招,而你又不佩服我,該怎麼辦?」黑魔統領眼珠一轉,道。

雖然黑魔統領的智慧足以媲美人族,但心思的複雜卻和人族相差甚遠。

「這最強一招,會耗盡我全部的力量,到時候,被你接住了,我也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是否佩服結果都一樣會被你抓住。」楚暮道。

「你這個按照你們人族的話說,就叫做困獸之鬥嗎?哈哈哈哈,我給你這個機會,讓你知道,就算是人族的絕世天才,在本統領面前,什麼也不是。」黑魔統領狂笑道,座下的黑魔獸也發出吼叫聲。

「好,那就讓我看看黑魔統領到底有多強,我要施展絕招了,這一招,得用一點時間,你不會趁此機會偷襲我吧。」楚暮說道。

「我們黑魔族從來都是光明磊落,才不會像你們人族那麼卑鄙。」黑魔統領怒道。

「我相信你。」楚暮正色說道。

這不是他第一次和黑魔族打交道,但卻是時間最長也最深入的一次,果然如傳言,黑魔族的頭腦簡單智慧有限,就算是黑魔統領的智慧堪比正常人族,但也沒有人族那麼多的彎彎道道,不知道是個別還都是如此。

逃不掉,只能最後一搏,楚暮也不會完全相信黑魔統領,不過到此唯有一搏,他相信這一博就算是殺不死黑魔統領,也絕對不會讓他好受,只要能將之創傷,自己就有脫身的可能。

「神荒歸元!」心頭默念,秘法運轉。

從**至今,楚暮是第一次在生死之中,施展這一個秘法。

神荒歸元,神荒劍訣上的附帶秘法,堪稱神級的秘法,究竟有多麼強,楚暮也十分期待。

秘法施展,神荒劍元在楚暮的體內,以奇特的路線,運轉起來。

劍元流淌之間,紛紛往楚暮雙腿而去,灌註腳底,腳踩大地,巍峨挺立,剎那,彷彿有一種與大地融為一體的感覺。

黑魔統領微微詫異,眼前的人族,好像和腳下的土地融合為一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