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呢!

突然,一道像雷鳴的聲音傳來:“同學們,我來了!”

只見雷米老師慌慌張張地從電梯門跑過來:“不好意思,剛剛又玩魔獸忘了時間。”

嘭————一陣倒地聲響起。大家都知道你有這個遲到的毛病,不過今天是什麼日子啊!你能不能稍微嚴肅點?

雷米顯然也覺得自己這次有點過了。其實他也不是在玩魔獸,昨天被肖張趙衣他們叫來叫去,大晚上又被艾菲特給傳了過去,差點扣了自己一個月的薪水。等好不容易回到家,莎莉卻不答應了。

這一晚上是怎麼度過的啊!雷米自己都說不清。

總之,現在還能站起來上課,雷米還是很滿意的。這就是自己常年鍛鍊的好處,支撐個一夜七次,呃,不對,是七次上廁所(你信嗎?)。這麼多孩子還看着自己呢,腦子裏想得太多被看出來就有些麻煩了。

好了,尷尬的氣息很快就從雷米身上消失了,他總是能最快的調整狀態的那個:“現在聽我號令,每個人圍着操場跑個5圈當做熱身,最後三名多做一百個俯臥撐!”

學生們聽到後差點就跪下了。不過了解雷米的性格,反抗也沒用。

就在大家打算任命開始跑時,一個纖細的聲音突然響起:“老師,報到!”

這個聲音聽上去太吸引人了,趕緊從聲音上就能看到一個美麗誘人的小美女一般。幾乎所有人都轉頭看了過去,還不知道一年級有美女呢,先認識認識。

電梯方向,一個讓人一見就覺得眼睛一亮的金髮女生氣喘吁吁地跑過來,右手無力地舉起:“老師,報到!鬧鐘壞了!”

聽到這個遲到的藉口,已經有些人開始對這個小美女感到惋惜。雷米老師在課堂上可比平時嚴肅多了,凡是遲到的人,乖乖受罰也就算了,要是找了個藉口糊弄,那可是要接受老師的地獄加練的。

一些比較憐香惜玉準備要去搭訕的男生已經開始在爲求情和一起負擔任務的說辭做草稿了。

出乎意料的是,雷米竟然有些怪異地碼了碼頭上的汗:“算了,鬧鐘壞了這種事誰都會有的,下不爲例。還有,你看上去趕過來也累了,先坐在一邊看別人練吧。”

這一句話,真是差點讓人跌碎眼鏡。一向嚴肅的雷米,難道也會對美色起心?

看了看小美女稚嫩的臉蛋,再看了看雷米下巴粗糙的鬍子,“怪蜀黍”的詞彙以各種語言樣式出現在衆人腦海。

當然,只有少數人清楚真相。比如趙衣和肖張,他們和這個小美女已經很熟了,知道雷米和莎莉,其實就是艾琳的父母。雷米對自己的女兒網開一面,雖然有負平日無私之名,但還是說的過去的。

對啊,這個小美女就是艾琳。好久不見了。

(你說小弱我爲什麼要作死,不好好碼字非要去看書。結果一看入迷了等回過神來,媽呀十一點了。剩下的時間趕緊寫完了今天的更新,明天見!困暈~~) 話說艾琳剛剛逃脫遲到的懲罰,又被雷米免去5圈的跑步,按理說她應該會很開心的,其實不然。

她可不是那種喜歡遲到的人,恰恰相反,這位對生活充滿熱情的女孩是很反感遲到的,尤其是今天一年級合併的重要日子,她本來想早點到來結交認識一些新朋友,卻沒想到會遲到。尤其是當雷米近乎討好地免去了她的跑圈時,那些同學看她的眼神讓她更窩火了。

好像自己就是長得好看就討人喜歡的那種女生一樣。

哦,如果有人奇怪爲什麼雷米會去討好自己女兒的話,那這倒是有些正常。因爲艾琳根本沒有鬧鐘,每天早上都是由父母去叫的。

平時的雷米和莎莉都有着良好的作息時間,除了今天…

雷米很清楚自己纔是造成莎莉遲到的罪魁禍首,再加上對自己起晚了的原因有些心虛,就索性對艾琳網開一面了。可是艾琳哪兒會接受這個特殊待遇,氣憤地說道:“老師,我不用免除這點熱身活動,請你不要對我特殊照顧!”

周圍看的人羣心裏一樂。哎呀,這小妞還不領情,真是有個性!

雷米無奈地說道:“那好吧,你就跟大家一起跑好了。不過如果你覺得累的話,就在一邊休息。”

“是!”艾琳嚴肅地回答道。

艾琳對雷米給予的特權的拒絕顯出了她鮮明的個性,再加上她的美貌,頓時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好感。不少男生都打定着主意只等下課就去搭訕。

艾琳走向學生羣裏,四周看了看像是在觀察她的新同學們,一羣男生立刻做出了自己最帥氣最紳士的一面,盼着能給這位小美女留下個好印象。誰知艾琳看了一圈,突然眼睛一亮,輕快地跳着步跑到了肖張面前,用着輕巧甜嫩的聲音說道:“你怎麼回來了也不來看我啊!”

肖張苦笑道:“這不是剛回來沒時間嗎。”

他倆這麼一問一答,登時吸引了一羣人羨慕嫉妒的眼光。這傢伙是誰啊,怎麼和我們的小美女關係這麼好。男生們對肖張的敵意立刻就上漲了,看他的眼神變得越來越怪異。

感受到背後寒冷的目光,肖張暗暗叫苦。艾琳這不是給自己拉仇恨嗎!她到底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啊?

艾琳似乎仍然沒察覺其他人的目光,仍然用着她那嬌嫩的聲音像是撒嬌說道:“那你回頭有時間可一定要來看我哦!你好久沒來了人家很傷心的。”

肖張只覺身後的敵意更強了,趕緊連連點頭:“好的好的,你快去一邊玩吧,別一直呆在這兒了。”這丫頭再呆下去,自己過會兒就要被大夥兒集體拉出去斬了。

艾琳癟癟嘴,一臉委屈:“你就這麼討厭我嗎?一個勁兒的要趕我走!那天晚上你自己說你對我做了什麼!我媽都答應你了,你還對我這樣!哼!”

這句話一說出來,周圍的氣憤瞬間降到冰點。如果說剛纔肖張還只是惹人羨慕,現在簡直就是欲處之而後快了。就連雷米的臉色也有些僵硬了。

肖張冷汗流個不停,自然很清楚艾琳嘴裏的“那個晚上”是指一個多月前自己和她在圖書館衝突的那一次。當時莎莉老師似乎一度認爲他們是男女朋友關係。不過別人聽到了可就是另一種情況了,其他同學會怎麼想?雷米老師會怎麼想?這已經不是幫自己拉仇恨了,簡直就是刷仇恨的aoe。抓着艾琳的肩膀拉到自己身旁道:“你能不能少說幾句!我們之間清清白白的不要說得這麼曖昧!”

艾琳咯咯一笑:“反正我們之間的關係你很清楚,又何必在乎他人的看法呢?”

肖張無語了:“好吧,你在我身邊呆着好了,不要給我惹事行不行?”一向隨心所欲的肖張終於在艾琳面前投降了。如果再不順着點她的意的話,看樣子這小美女會用自己的影響力把整個班的仇恨都往自己頭上拉,還是乖一點的好。

“當然沒問題!”艾琳滿臉笑意地說道。心裏卻想,我纔不會乖乖的呢,總得給你拉幾個敵人玩玩嘛。想當我男朋友,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好像直到現在艾琳都以爲是肖張主動追求她的,不然媽媽怎麼會一個勁的鼓勵自己兩個。所以自然對肖張是有些意見的,偶爾棒個倒忙還是說得過去。只可憐肖張根本沒想到,那次趙衣的異能偶然運作,造成的結果卻得自己背。

現在,再怎麼解釋已經無用了。所有人好像都開始對肖張有些意見起來,雷米寒着臉特意讓他多跑了兩圈,也算是公報私仇了。聽艾琳的口氣肖張似乎經常欺負她似的,做父親的怎麼能忍呢?恐怕在莎莉跟他解釋之前肖張是有苦頭吃了。

好不容易跑完這熱身的5圈,所有人都是氣喘吁吁的。學校的操場雖然在地下,但大小也可跟一個正規的足球場外加觀衆席差不多了,如果是小型球賽,說不定還能多出一些停車位。這麼大的操場讓他們跑5圈,對於一羣十一二歲的小傢伙們來說的確有些吃不消。

跑完了,雷米老師開始訓話了:“諸位同學,你們本來是一年級的人,只是因爲語言等問題暫時分班。現在你們再次合併成一個班級,也算是一種迴歸。我不管你們以前認識不認識,有沒有過沖突,現在都得給我重新開始。班級就是一個大家庭,我希望你們能相處的像兄弟姐妹一樣!”

雷米心裏暗歎,爲什麼每次自己都得說這麼多沒用的話?也許騙騙三歲小孩還行,可面前這些…

同學們連聲答應,心裏也是不以爲然。學校的制度本來就有點弱肉強食的意思,你還指望跟所有人處好關係?

“好,現在你們就是一個班級了。我們的下一個環節也就開始了。”雷米繼續列行公事:“因爲你們以前應該一直沒有接觸過,互相對對方都不怎麼了解。學校特意將這節課安排成格鬥課,就是爲了你們能夠友誼性地切磋一下,互相瞭解對方。”

所有人心裏都暗道果然,學校的課程安排還真有這一層意思。

由於早就猜到這一個可能,衆人倒是沒有驚訝。

“老師,我有一個問題!”根據肖張的經驗,一般自己有問題時還沒來得及說總是會有人問出來。這次也不例外,凱文又一次搶在他前面問道:“我們的切磋對手到底是誰來定?”


聽到他的這個問題,雷米笑了笑,淡淡地笑了笑:“我!” 肖張覺得雷米根本就是在濫用職權,公報私仇。不然自己怎麼會攤上這麼個對手。

的確,他的確是低估了艾琳的拉仇恨能力,或者是低估了雷米的愛女之心。本來以爲雷米會給他安排凱文苦戰,或者安排自己的好哥們趙衣還是柯凝,讓自己下不了手,至於安排那個大胖子讓自己順手報個仇這種事,呵呵,那是不可能的。

結果呢,雷米既沒給他安排趙衣,也沒給他凱文。像是知道前者只會跟他裝模作樣,後者則已經打不過他了,雷米很貼心地將這兩個人排除在選擇名單之外,然後很慷慨地給了肖張一個看上去比較弱的——艾琳。

等等,爲什麼是艾琳啊!難道雷米想讓他再欺負一遍這個小美女?

嗯,如果這不是在體育館,肖張還真不介意好好“欺負”一下艾琳。這丫頭已經好幾次整弄自己了,偏生自己還一直沒工夫回擊一下,要是有機會的話,非得連本帶利地收回來。可惜現在人太多了,要是在人少的地方,比如說趙衣昨天去過的那個沒人的圖書館…

肖張猛地搖搖頭。不行不行,不能想那麼多。自己要是真的“欺負”了艾琳,雷米和莎莉兩個老師不把自己宰了纔怪呢!

不過說起來,艾琳的胸部好像比上次見的時候發育的更好了,屁股也更翹了些。果然外國人發育得快啊!不知道是怎麼養出來的,摸起來的觸感肯定很軟…

就在肖張滿腦子壞心思地準備迎戰艾琳時,趙衣這邊也出了點問題。他在懷疑雷米老師是不是因爲太生氣了,順帶連自己都害了。跟他對組的,不是別人,竟然就是那個大胖子。

他真的是暗暗叫苦了。如果哪天狹路相逢,他絕對不會怕了這個胖子,相反,估計還會給他隨便做幾個手術,學校的人體醫學知識他都學過,保證能把這傢伙大卸八塊外表上又看不出來。只是,現在這好像是有點正規的格鬥比賽。

所謂正規的格鬥賽,就是你可以用任何除了武器以外的方式取勝。對,沒錯,趙衣最鬱悶的就是這句“除了武器”。


拿着武器的趙衣,那纔是真的牛人。自從發現自己這方面的天賦之後,趙衣便開始鍛鍊自己的雙手十指,還像葉米達藍衝這些大宗師請教了一下用刀的方法。幾天的鍛鍊雖然不長,但天分異人的趙衣已經很會玩刀了。有多會呢?就是他拿着一把水果刀可以一隻手給一個橘子削皮,如果以後混社會時沒有出息,還可以考慮在大街上賣藝。


但如果讓他把刀收起來,認真的那拳頭說男人的話。呃,趙衣剎那間都想承認自己是女的了,他的身體資質本來也就是中上,格鬥術也只能算勉勉強強。跟那個明顯身體激素失調長得比成人還高的大塊頭站在一起,就好像一隻小雞仔站在狼狗旁邊。

這比例真是有點慘不忍睹啊!


其他人一個個也都找到了自己的對手,慕容夜因爲身體原因,不參加這次格鬥賽。但柯凝卻無語地攤上了李軼聰,估計是他們兩個都不咋地的原因吧。墨尊對戰一個高個兒,以他平時的訓練應該不難取勝。凱文的對手似乎也是隨便安排的,估計整場比賽只能安心地祈禱不要被揍扁吧。

雷米看了看被他分完組的所有小隊,笑了笑說道:“這次比賽是以淘汰制的進行的,你們打完第一把還會和第二個開戰。這也是爲了讓你們感受一下所有人的水平。而且,贏的那個人是有獎勵的哦!”

千言萬語不足一個獎勵。雷米剛說完,所有本來沒勁打彩準備忽悠過去的少年頓時激動了,看着對手的眼神像是惡漢看處女一樣。真是讓人不寒而慄啊。

“預備,開始!”一聲令下,所有人都衝向了自己的對手。

柯凝皺着臉看着自己的對手,用商量的語氣說道:“那個,李軼聰啊,你說我們兩個都不怎麼擅長格鬥,要不然這次你就網開一面一下,當我贏了算了。”

李軼聰聽他前面說的好好的,還點了點頭,結果又聽他說讓自己認輸,忍不住就反駁道:“你跟我開玩笑嗎,爲什麼不是你讓我一下,我憑什麼讓你贏?”

“這個嘛,這個這個,你看反正我們倆就算分出個勝負,也不會成爲最後的冠軍的。不如大家都讓一步,你就讓我贏了算了。”柯凝笑着說道。

“憑什麼!我不幹,要贏也是我贏!”

“這個,李軼聰,我真的不想打起來啊!”柯凝的臉又皺了回來,像是小孩子要喝中藥前的樣子。

“不幹!”

“你讓我這一次,回頭有你的好處。”

“不稀罕!”

雷米在一旁見這兩個人不但沒有交手,反而聊起家常來了。似乎這次格鬥賽要被這兩人改成爭論賽似的,忍不住走了過來吼道:“你們兩個在幹什麼呢!還不快點比賽!”

柯凝陪着笑臉解釋道:“老師,我們不是英雄相惜嗎,都不捨得打,萬一打出毛病怎麼辦。所以這是在文比,文比…”

“你們是在逗我吧。”雷米強忍住笑出來的衝動,寒着臉看着這兩個活寶:“不管你們怎麼比,要是再不打,立刻去給我繞操場跑20圈!”

李軼聰和柯凝剎那間就想說可以可以,我們就不打了去跑二十圈。但看了看雷米臉上那有些恐怖的眼神,不禁微微一寒。要只是二十圈也就算了,但看這個樣子,他們要是真的這麼要求的話,恐怕雷米的懲罰就不是二十圈這麼簡單了。

來吧,忽悠一下糊弄過去。柯凝和李軼聰又對上了。一上來,李軼聰就使出了招牌絕技——還是抓。

而且似乎沒長記性似的,除了柯凝身上被布料厚厚包住的部位,其它地方一律不碰。

看他們這個樣子,雷米無奈地搖搖頭離開了。看來是別想把他倆**成高手了。

打了半天,柯凝的指甲功夫果然還是比李軼聰厲害,得手的次數更多一些。但李軼聰也被激怒了,手指抓過去,也越來越用力。兩人一時打得難分難捨。

打到一半,柯凝突然說了一句話:“我真是男的,能不抓我胸部嗎?” 最後柯凝還是贏了,畢竟接受過雷米老師的一段時間地獄訓練,在身體素質上還是比李軼聰強一些。

哦,雖然他是贏了,但也是因爲雷米實在看不下去這兩個傢伙在這兒悠閒地互掐,強行安排的。要不然以李軼聰那股不服輸的勁兒,柯凝最後被他逼認輸都有可能。

他們算是最晚結束戰鬥的了。其他人都很早就分出了勝負,比如說肖張和艾琳。

肖張苦笑地看了看這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小女孩,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艾琳對他做了個鬼臉:“怎麼了,暗道你還怕我了不成?”

肖張搖了搖頭:“不是怕,是你長得太可愛了我不捨得跟你打。”

艾琳哼了一聲:“切!那你的意思是說你一定會贏了?那可未必!”


肖張無奈地笑了笑:“要不這樣吧,我這次認輸算了。你試試去拿冠軍,到時候拿了獎勵咱兩對半分。”

聽到這麼一句沒心沒肺的話,艾琳可不願意了:“憑什麼啊,我要是贏了爲什麼還要分你一半。你要打就打,別磨磨蹭蹭的。”

肖張攤了攤手:“可是,我不打女人。”

這句話直讓艾琳聽得咬牙切齒:“你什麼意思?你是覺得我沒你厲害嗎,你這是性別歧視。”

肖張趕忙搖手說道:“沒有沒有,我可不是性別歧視。我只是不跟女人打架而已,這是我的原則。”

“去你的原則!”

艾琳似乎是被肖張這種吊兒郎當的樣子給激怒了,爆了一句粗口之後,飛起一腳就踢向肖張。幸好他站得比較遠,反應靈敏在第一時間躲閃開來,要不然…看艾琳的攻擊方向,肖張覺得下半身涼颼颼的。

“我去!你怎麼踢那兒!”肖張又驚又怒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