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尊金色巨人便是朝天宮的開山鼻祖——金無煌。

「師祖!」

寧玉昔連忙參拜,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為何來到這個地方。

「你身為朝天宮宮主,為何如此不知廉恥,竟然跟自己的徒弟結成道侶!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禮義廉恥!」

遠在皇都的周秦忽然感到困意來襲,當着大皇子的面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起來。

入睡后,周秦發現自己來到一處儘是雲霧的地方,這裏除了他還有一尊金色巨人。

「孽障!」

一道宛如炸雷般的聲音在周秦耳邊響起,震得他精神恍惚。

「師祖,這一切都是弟子的錯,請不要怪罪周秦。」

寧玉昔看到周秦也被拉進這個空間,連忙下跪,懇求道。

。 「你想說什麼?」

雖然話問了出來,但是李安無悔微微一想后,又都明白了高也真正想要說的是什麼。

如果道士之外的人的血可以召喚鬼煞,他是不是打算用自己的生命來供養?只為了尋出喬今秋的所在?

「大個子,你是不是淋雨太多,腦子進了水?」

李安毫不客氣,召喚供養鬼煞的術法其實不難,只是因為比較兇險,不僅傷己,還可能害人,所以被列為禁術。

但高也問的完全可行,只是他與喬今秋非親非故,有什麼必要做到如此地步?

李安不解地想,但想來想去,他發現自己好像也沒有那個必要,尋找喬今秋固然重要,但是也不是非找到不可。

沒有喬今秋,高禾國一樣且一定會繼續存在下去,謀臣獻計,武將帶兵,東西南北還有鎮國五位大將軍,全面迎擊,難道還抗不贏什麼天池、蒙丹等國來的外敵?

只是那樣的話,刀劍無眼,戰火紛飛,就會波及千千萬萬的無辜臣民……

李安無悔沉默有頃,終於還是點了頭表示可以。

高也聞言,眉色顯露欣喜,讓李安無悔趁著天還未真的亮起來,趕緊用他的血佈陣行召喚之術。

「但……大個子,貧道有句話……需要說在前頭,如果……如果……」

李安如果不下去,最後只能別過頭,讓無悔來做那個「惡人」。

「如果你召喚出來的,是個惡靈,我們師兄弟,會立即將你殺死!」

無悔雖然臉上也有擔心,但相比只見過數面的高也,殺死他,比殺死自己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的師弟,要容易太多。

所以無悔說這樣的話,沒有半點遲疑。

「我明白,兩位道長,時候不早了,莫再耽擱了,趕快佈陣施法吧!」

如果喬今秋只是離開去尋某人或者某物還好,她若遇上危險……

高也沒有往後面細想,現在他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將喬今秋尋回,別的都不再在乎。

李安無悔見高也神色堅定,終於沒有再多說什麼,讓高也和元岑退開到一邊之後,師兄弟二人就開始分工合作。

李安佈陣,無悔在小木屋內斂聚喬今秋留存的一些氣息。

就連屋外還在掩雨棚下打哆嗦的史雲楚,都被他抱了進屋,因為史雲楚身上也有一定的殘留。

為了能在鬼煞被召出來之後,成功根據喬今秋的氣息將其尋到,這一過程必不可少。

對比師兄弟二人一刻不停地在屋內屋外忙碌,站在邊上的高也元岑兩個,就顯得格外清閑。

於元岑而言,問題雖然出現,但知道已有辦法解決,他便不再驚慌害怕。

看着李安無悔跳大繩一般東往西去,用礞石硃砂之類的圈圈劃劃,他甚至還饒有興趣地盤腿坐到了地上細細觀看。

高也則是抱着手繼續想如果召喚了魂靈都無法尋出喬今秋,又該如何是好之類。

「高兄,你是不是喜歡那喬家今秋小姐啊?!」

當高也正想得出神,看李安他們看得也很出神的元岑忽然一仰頭側向高也,不無認真地問出了那樣一句話。

「嗯?」

高也驚而側目,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元岑到底說了什麼。

元岑也不氣餒,重新又問了一遍,聽完,高也神色猛然一沉:

「岑兄弟,你在說什麼胡話!我所以着急尋她,是因為她的存在與否關係到我們高禾諸多百姓的生死,甚至整個高禾國的存亡!」

「真的只是因為家國大義?」元岑頗為懷疑,眼睛裏滿是戲謔。

被元岑看得不太自在,高也輕輕咳了一聲,后斬釘截鐵道:「當然是因為這個!國難當前,身為高禾子民,哪裏有功夫顧及什麼兒女私情!而且,我也沒有那個資格!」

「原來只是覺得沒有功夫、資格,那就還是喜歡!」元岑抓住高也話里的重點,一雙眼中的笑意更濃。

高也被元岑的話噎得不知道怎麼回復,想了想,覺得這件事情必須要跟元岑解釋明白,不然他會一直誤會下去。

自己被誤會倒是小事,可萬一惹了今秋小姐不高興……

想到喬今秋,高也的神色再又變得凝重,高不高興那也得她在跟前才看得到,現在鬼影在哪裏都不曉得……

「岑兄,這樣的話,你不要再說了!我比今秋小姐年長十餘歲,而且我曾經也是有妻有女,不可能再對別的女子生出情愫,眼下不僅有國難,還有我自己曾經的……

總而言之,我與今秋小姐,不過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沒有,也不可能有男女之情!

最主要,小李道長說得對,人鬼殊途!另外,今秋小姐對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恨而入骨,你看那幾個天池國的護衛……」

「說了這麼多,又是年齡不適合,又是自己也有過家室,還有各樣雜七雜八,高兄,你不該是這樣一個愛顧左右而言他的人才對呀!

我問你的是喜不喜歡今秋小姐,又沒有問你別的,你說那麼多做什麼?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便不喜歡,兩個三個字的區別,哪有那麼複雜?」元岑說話時,目光一直鎖定着高也,沒有放過他臉上眼中任何的一抹情緒起消,讓高也避無所避,只能老實回答。

「如果只能在喜歡和不喜歡之間選擇,那當然……是喜歡的。

但岑兄你莫要誤會,我口中的這種,並非你以及世人口中所理解的那種男女之情,而是出於……」看高也神色慌張,一副非要把自己說明白的架勢,元岑忽然哈哈一笑,讓他不用那麼大的反應,還非常認真地安慰道:

「我也喜歡今秋小姐呀!那麼漂亮淑靜,雖然是有一些些恐怖,但我們離開東臨之前,看她與那位倪夫人——阿香的本姓——之間的談話,就知道她不是個心狠的。

另外,雖然你們已經盡量避忌在我面前,或者讓我聽到你們去木原具體是要做什麼,但我還是不可避免地知道了一些。

比如今秋小姐,她明明已經幻化成了鬼,不用再為陽間的事操心,卻還肯為了我們高禾的存亡事,甘願每日被困在那麼個小盒子裏一道往木原山城去。

從這一點,更能說明,她大義存心,憂國憂民。

就連兩位道長都能接受她的存在,把她當自己『人』,這樣的今秋小姐,誰不喜歡!」

。之前我都還感覺到這裡面有些冷的,但是這股氣流過來之後,我的全身像是有一股暖流流過一般,整個身體都暖洋洋的,舒服極了。

我估計,念晴應該是怕我冷著,所以才渡了一些靈氣給我,想讓我舒服一點。

這麼小就這麼貼心,真是我的好女兒!

不過這也證明紫英仙上……

《少年摸骨師》第495章我要的是萬無一失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 第四百一十九節各不相同的除夕夜

迎來大明永樂十六年的除夕之夜,草原,邊境,南京,交趾,各處的人都面臨著不一樣的處境,各懷著不一樣的心事,若是相比起前後幾年,即將結束的大明永樂十五年應該是相對來說比較風平浪靜的了,而各處的人即將要面臨的永樂十六年可就不會這麼輕鬆了。

草原的除夕大宴一點都不比中原的遜色,甚至因為草原人民的載歌載舞還要更熱鬧些,在居延海的會客大帳中,額色庫高坐主位,開心而得意的看著滿帳的歡歌笑語和觥籌交錯,他當然有理由得意,因為困擾了他一年的黃金家族聯盟已經名存實亡了。

而側首的位置上,先前都黏在額色庫身邊的木雪小公主此時已經是徹底的變成了蒙禹的小跟班,正在喜滋滋的給先生倒酒,然後津津有味的講解著下面的歌舞和人情,而蒙禹也饒有興緻的聽著,直到侍者的一聲高呼:「薩穆爾大閼氏到······」

眾人都紛紛起身行禮,額色庫也笑意盈盈的起身相迎,木雪開心的迎上去牽著薩穆爾的手笑嘻嘻的說道:「大閼氏你終於來了啊,我還等著給大閼氏祝酒呢。」看著笑容天真爛漫的木雪,薩穆爾冰冷的面容上也終於對她擠出了一絲笑意,但在抬起頭的時候便再度消失了。

感受到薩穆爾冰冷的木雪有些不自然的鬆開了手,薩穆爾也盡量剋制的走到額色庫身邊坐下,額色庫示意歡宴繼續,這才轉向薩穆爾說道:「多謝大閼氏能賞光前來,沒有大閼氏的除夕大宴總是有缺憾的,大閼氏來了也就圓滿了。」

薩穆爾冷哼一聲,冷冷的說道:「你們倒是圓滿了,可我呢?我的烏爾汗呢?你不是答應了幫我找到他的下落么?現在什麼結果了?」額色庫略顯尷尬的笑笑,他一直隱瞞著格力木帶人把烏爾汗逼得跳入了黃河的消息,此時也只能繼續編謊道:「我的確是派人去草原各部找了,也請了元大當家在中原各處尋找,可一直都沒有他的消息啊,只能說他實在是太聰明隱藏得太好了,這可都是大閼氏你教的好啊。」

薩穆爾壓抑著怒火冷厲的說道:「你不要再拿這些鬼話來搪塞我,你就實話告訴我,是不是已經把我的烏爾汗殺死了?你不是要跟我生兒子么,只要你告訴我實話,我就盡量配合你。」額色庫聞言一愣,其實這麼些年過去,額色庫也都放棄了和薩穆爾生孩子了,他也沒想到薩穆爾會主動提起此事。

一開始額色庫的確因為強娶了薩穆爾長公主贏得一些身份上的認同,所以也非常希望儘快生出一個帶有黃金家族高貴血統的孩子,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特別是黃金家族聯盟開始針對他之後,卻也激發出了額色庫的反抗精神,他還就要用非黃金家族的血統鬥爭到底了!

所以額色庫笑笑道:「不用了,大閼氏不願意生就不生了,我也不想再勉強,而且,我也可以告訴大閼氏,我們真的沒有殺死過烏爾汗王子,這一點,我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對著長生天起誓。」對於草原人來說,對著長生天起誓是不能亂來了,而色庫也巧妙的說成是他們沒有殺死過,因為是烏爾汗自己跳河的嘛,所以薩穆爾在略微的愣怔之後,也便不再說話了。

此時的薩穆爾內心也稍微安慰了些,既然額色庫敢發這樣的重誓,那就說明她的烏爾汗或許真的還活著,那她就有再見到自己兒子的可能了,這多少讓她心裡又燃起了一點點希望,人只要有了希望,便有了活著的精神支柱,也就有了生氣和活力。

所以遠遠的見薩穆爾面色轉圜,蒙禹這才端起酒杯上前,恭敬的施禮道:「多謝大閼氏的配合,才讓我們的計劃得以完美收官,我也敬大閼氏一杯,祝大閼氏在新的一年裡萬事順意。」薩穆爾見是蒙禹來敬酒,本就有些意外,等聽完這話就更是詫異了。

薩穆爾愕然的問道:「蒙先生說的什麼話?我什麼時候配合過你們的計劃了?」蒙禹笑笑道:「大閼氏不記得沒關係,可大汗是會記得的,也會一直感念大閼氏的幫助的。」蒙禹說完,便飲盡了杯中酒,然後笑笑舉杯示意,又沖額色庫欠身致意后便回座了。

這一下,薩穆爾就有些抓狂了,轉頭問額色庫道:「蒙先生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我到底什麼時候配合你們了,你們什麼時候給我下了套?」其實額色庫剛才聽了蒙禹的話也懵啊,分明就是黃金家族的人主動拋棄了薩穆爾沒有和她取得聯繫,怎麼反過來成了薩穆爾幫助自己了?

可此時額色庫卻見蒙禹領著木雪起身去往大汗庭群臣的坐席了,而且還回頭沖他一笑,以額色庫對蒙禹的了解,他轉念一想忽然就明白蒙禹的意思了,也不得不佩服和感謝蒙禹,這個蒙先生還很是處處在替他著想的啊!

於是額色庫也會心一笑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啊,蒙先生說話經常都是這樣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大閼氏如果想問清楚,可以等他回座之後我請他過來再當面幫你問一下。」這一下,性格倔強的薩穆爾也來了脾氣,咬著牙說道:「不用了,我會自己去問他的。」

接著,薩穆爾就開始了各種思索各種聯繫,最後甚至開始了亂七八糟的胡思亂想,然後又有大臣和首領連敬酒打斷她的思路,讓她不得不重新思考,而蒙禹也就帶著木雪公主游弋在各處坐席頻頻何人舉杯交談,就這麼一來二去之下,薩穆爾居然忘記自己是要來質問完額色庫關於烏爾汗的事情后就找個理由離開的。

額色庫不得不由衷的佩服蒙禹啊,自己每年的除夕大宴想盡各種辦法想要留住薩穆爾都不可能,她都是禮貌性的來現個身就走了,可今年的除夕大宴因為蒙禹的一句話,卻讓給薩穆爾在大帳里足足呆了一個多時辰,在目前這樣黃金家族聯盟已經名存實亡即將徹底崩塌的時候,這就已經足夠了,這絕對足以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只要除夕一過,薩穆爾大閼氏在除夕大宴上一改往日作風長久陪伴在額色庫汗身邊的消息就會像風信子一樣飄散到草原的各個角落,所有部族的首領都會在這條原本很尋常的消息里體會出不一樣的意味,但肯定都會得出一個相同的結論:那就是薩穆爾長公主徹底背棄了黃金家族,那也就意味著黃金家族的聯盟完了。

有時候,某些布局不需要龐大的鋪排,也不需要多複雜的過程,就是這麼簡單的幾句話,就能形成意想不到的風暴,而這風暴可能造成的影響也是不可估量的,蒙禹恰恰就是掌握了這種在某處輕輕扇風就能在天地間製造出可怕風暴的攪局人。

~~~~~~~~~~~~~~~~~~~~~~~~~~~~

另一邊的交趾清化地區,「陳暠」領著得勝之軍已經從演州轉戰到了清化境內,可他卻盡量遠離藍山地區活動,在黎利沒有主動起兵之前,「陳暠」必須設法穿過清化去往寧化,因為寧化的范氏會暗中給予他儘可能的幫助,讓他躲過明軍的圍剿。

在那一戰之後,年輕的「安南王陳暠」的確是出名了,他在戰前設定的目標也的確基本都實現了,雖然代價是犧牲了將近兩個千人隊,可如今剩下的人卻更加團結也更加對他尊崇了,特別是那些經歷過大戰剩下來的人,戰鬥力也已經不可同日而語的。

只不過,「陳暠」和屬下們的除夕大宴可就寒酸多了,他們現在只有糧食,肉類和菜蔬瓜果卻很匱乏,就更別說是對於他們來說極為奢侈的酒了。所以這一千多叛軍的營地里,在「安南王陳暠」和他的將軍、都督們的飯桌上,只有幾碗主食,幾盤野菜和野果,還有一個親衛射到的一隻野味。

「陳暠」有些內疚的端起碗道:「諸位,在這本該大肆宴飲的除夕之夜,本王只能以茶代酒,敬諸位一碗了,多謝各位願意跟著我白手起家,艱難起事。」眾人碰杯后,那長臉將軍笑笑道:「王上也不必自責,其實我們先前在各自的家裡,除夕之夜的餐食還未必這麼豐盛的。」

一句話說得眾人會心一笑,氣氛也瞬間就輕鬆了許多,另一個將軍也說道:「就是了,這又是糧食又是野味的,已經很不錯了,我去年的除夕可就只有一盤野菜和一壺藥草煮的茶,還是一個人孤零零的渡過的,哪有這多兄弟一起熱鬧。」

眾人又是紛紛點頭稱是,「陳暠」疑惑的問道:「這麼些年,本王都是在親衛的護衛下東躲西藏,其實過的也不比你們好多少,可是本王很奇怪怎麼你們的日子也這麼艱難的,我曾經也在一些氏族的駐地躲藏過,見他們的日子並不難過啊。」

那個長臉將軍笑笑道:「不瞞王上說,我們這些前來投奔的人大多都是快要活不下去的,這活不下去的原因嘛,什麼都有,當然也有很多是好吃懶做混日子造成的,可我們幾個卻絕對都不是這樣的,我們這些人,要麼是被氏族佔了地還要把明廷的稅賦加到頭上的,要麼就是被派了去給官府做徭役卻仍然還要負擔稅賦的,你說我們還怎麼活啊?所以看到王上的徵召令,我們才想著與其被困死,不如跟著王上搏一搏呢。」

這一下,「陳暠」是完全聽不懂了,他在藍山的日子裡,可沒有聽說過這些事,也不知道黎氏會不會這樣對待族人和駐地百姓,所以他也無法理解,一個要靠百姓生存的氏族這麼壓榨百姓還怎麼能立得住腳的,所以他疑惑的問道:「你們恨他們么?」

可沒想到,所有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回道:「我們當然痛恨明廷和他們設立的官府了,要不怎麼會願意跟著王上造他們的反。」這一下「陳暠」是徹底愕然了,他其實想問的是他們恨不恨壓榨他們的氏族,可沒想到所有人回答的都是痛恨明廷和官府,卻沒人說痛恨氏族的。

「陳暠」只能附和道:「我們當然都是痛恨明廷官府的,可你們不恨壓榨你們的氏族么?」那長臉將軍一拍桌案道:「若不是明廷的官府橫徵暴斂,氏族哪裡會這麼壓榨我們的,我今年已經四十五歲,在明廷執掌安南之前,不管是誰當國王都不會定下這麼重的稅賦,所以先前的日子雖然不富裕,但起碼還過得去,可自從明廷設立官府,特別是那個叫馬騏的死太監掌權之後,我們的日子可就一天不如一天的難過了,我也是因此變成了孤身一人,老婆孩子都守不住了。」

「陳暠」雖然假裝贊同的點點頭,可他心裡卻更是驚訝,他原本的心裡只是出於對朱棣一夥的私仇,可他心底里也是覺得大明收回交趾是有利的,交趾的百姓應該也會像中原的百姓一樣感受到歸入大明的好處,也會感受到泱泱大國子民的榮耀。

可萬萬沒想到,大明的官府並沒有善待交趾的百姓,因為這鎮守太監馬騏的存在,交趾百姓過的反而連雲南、貴州、廣西的百姓都不如,就更別說是中原的百姓了,「陳暠」一時也百思不得其解,大明收回了交趾卻為何如此糟蹋呢?按理說不是應該採取懷柔政策儘快讓交趾徹底重新歸入大明么?

那長臉將軍見「陳暠」面色沉鬱的低頭不語,不由得關切的問道:「王上這是怎麼了?」「陳暠」聞言一怔,這才發覺自己還是太年輕,居然當眾失態了,只能連忙表情痛苦的掩飾道:「本王是在內疚自責啊,我都不知道安南百姓已經被明廷禍害成這個樣子了。」

那長臉將軍笑笑道:「所以上天不是派王上來解救我們了么?我們都沒想到王上這麼年輕就這麼厲害,不但會排兵布陣,還會製造火器,這武藝也是一流啊,我們都還想著能不能讓王上抽空也指點一下我們的武功呢。」他的話音未落,眾人已是紛紛附和。

「陳暠」連忙謙遜的擺擺手道:「本王這些微末伎倆真算不得什麼,你們要是想學,我自會慢慢教你們的。」眾人聞言自是歡呼致謝。而「陳暠」則心中苦澀不已,他現在所引以為傲的一切,都是這十多年來師父馬子同悉心教授他的,可如今,他卻要徹底變成馬子同的敵人了。

這不得不說是造化弄人啊,原本「陳暠」還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有所懷疑,可在剛才聽說了交趾百姓被明廷官府壓榨得民不聊生之後,他就越發堅定了徹底變成「陳暠」向朱棣宣戰的信念,而從這個除夕夜開始,「陳暠」也就再也不可能變回練珍了。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本文為篇長歷史小說《大明危局》第五卷「大明危局前傳」章節,如果覺得還不錯,敬請點擊下方書名加入書架訂閱更新~~~~~

。 趙司令詫異地看著陳凌,道:「跟你有關係?說說看,到底怎麼回事。」

陳凌道:「報告首長,昨晚凌晨龍隊長帶隊偷襲參訓人員,我提前察覺……」

他將整個反擊過程說了一遍。

趙司令眉頭皺了皺,聽到龍戰等人竟然使用震爆彈偷襲。

這樣的動作有點過了,可是聽到陳凌利用乙醚將所有人迷暈,後背冒出一股冷汗!

這小子果然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