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運氣一下子變差了,半個小時下來也沒有找到一隻野獸,好像所有野獸都滅絕了一般。他只能繼續前進,不知不覺間,他又來到了黑木森林的邊界處。

「搞錯方向了!」楚浩暗暗說道,這大晚上的又沒有星星月亮,根本不好判斷方向,結果又走了回頭路。

「算了,都已經來到了這裡,怎麼也得打點野味,否則肚子這麼餓,哪有力氣趕路!」

楚浩進入了森林,以黑木森林之廣,再遇到劉洋或者巴厚原的機率實在是小得可憐。

「可惜,沒有從楊素雲他們那裡收購到雲霧石!」楚浩一邊走一邊想道,當時情況緊急,哪有這樣的機會!「算了,現在手裡頭的雲霧石還能撐上一個月,我回了東雲城后,便發布懸賞來搜集!」

「昂——」他正想得入神,猛聽一聲獸吼響起,充滿了威勢。

楚浩先是一愣,從吼聲來判斷,這是一頭豹!而且,他之前就曾見過——那頭曾經襲擊過他們的火雲豹,這個黑木森林中站在食物鏈頂端的凶獸!

他的第一反應便是掉頭就走,可身體還沒有轉動他就打消了主意。

這吼聲……虛弱無比!

楚浩的膽子奇大,立刻打消了離去的想法,相反,他繼續向前,只是動作變得極慢,沒有發出一丁點的聲響。

很快,前方便出現了一個小石丘,石丘底下有一個很淺的洞穴,入口處便趴著一頭通體火紅色的豹子,體長足有兩米,威武無比。

正是那頭火雲豹!

但現在這頭火雲豹卻是離死不遠,只有進氣沒有出氣,偶爾才會低低的咆哮兩下。在它的邊上,還有三頭小豹子,同樣皮毛如火,應該便是它的子嗣。

只是四頭豹子都好像死了一樣,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楚浩很快就知道是為什麼了——在地上還有一條足有十米長的蛇,通體披覆著銅錢大小的黑色鱗片,一顆腦袋呈三角形,不過已經被咬斷了。

雖然他沒有看到過程,但可以猜到,必然是這條蛇游到這裡之後,母豹護犢,便與這條毒蛇發生了激戰,結果毒蛇是死了,但也將火雲豹一家四口全部毒斃!

被毒蛇咬死的凶獸能吃嗎?

肚餓難耐的楚浩現在只有這麼一個想法。

只要煮熟了,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他這樣想道,眼神也變得火熱起來,這火雲豹可是中乘境的凶獸,而且還是五階的,有可能踏足大乘境的存在,這樣的肉絕對大補!不過他並沒有立刻行動,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火雲豹那麼強大,只要沒有死透,一爪子揮過來說不定就能將他的手臂給抓斷了!

等了好幾個小時,火雲豹再沒有咆哮聲傳出之後,楚浩這才站了起來,走到了火雲豹的邊上,抽劍刺入母豹的頸部,母豹卻無反應,顯然是死透了。

沙!

楚浩正準備切割獸肉,卻驀然發現一隻小豹子的腿居然抽動了一下!

他不由地驚訝,連母豹都毒死了,這小豹子居然還活著?他轉頭看去,只見這隻小豹子居然頑強地站了起來,身體雖然一顫一抖的,卻始終沒有倒下去。

這隻小豹子應該才剛剛出生吧,眼睛都兀自沒有睜開,小腹上有兩個明顯的齒印,顯然是被毒蛇咬到了,卻可以頑強地扛過毒素,這是怎樣強大的生命力?又是何等強大的求生意志?

當然,現在楚浩若是動手的話,只要一劍或是一拳就能結束這個小傢伙的生命。

但楚浩又怎麼可能下手,小傢伙頑強的生命力讓他生起了同情,他伸手抱起小豹子,這小傢伙立刻張開小嘴,舌頭粉紅,可愛無比,卻是向著楚浩的胸口撞了過去,顯然是要喝奶。

楚浩嘴角一抽,他可沒奶,怎麼喂?

母豹剛死,可能還有些奶水,但母豹可是中了蛇毒而死,血液、奶水中應該都充滿了毒素,小傢伙可以扛過一次,不代表它就百毒不侵,可以喝毒奶了!

怎麼辦呢?

咕!

他的肚子也叫了起來,餓得發慌。

「等我先填飽肚子,再想辦法給你找個奶媽!」楚浩說道,將身上的包裹放下,再把小豹塞了進去,免得它搖搖晃晃地把自己摔傷。

看在小豹的身上,楚浩決定不動母豹和另外兩頭小豹子的屍體——五階中乘境的凶獸絕對珍貴!他將毒蛇剝皮去鱗,將有毒的部份去掉之後,生起火烤了起來。

不多時,烤肉的香味傳來,讓他的肚子愈發地餓了。

楚浩立刻將蛇肉取下,也不顧燙嘴,狼吞虎咽,只覺味道鮮美無比,簡直是他有生以來吃到過的最好吃的食物。


大部份凶獸肉都是又老又硬,但也有一部份鮮美無比,這蛇肉顯然是其中之一!

只是吃了幾截,楚浩便感覺肚子撐得慌,再也吃不下了。

他將剩下的蛇肉收了起來,能夠和火雲豹拼個同歸於盡的凶獸,必然也是中乘境的!再說了,這蛇肉那麼鮮美,他還打算帶回去讓於伯嘗嘗。

「小傢伙,我吃飽了,現在給你去找奶媽!」楚浩將蛇肉裝進了背包,正想將小豹子抱出來,卻意外發現,小傢伙居然睡著了。

「餓得睡著了?」楚浩覺得不可思議,越餓就應該越睡不著吧?他搖了搖頭,反正先去給小傢伙找個奶媽再說。

只是想在黑木森林中找到一隻正在哺乳期的野獸或是凶獸,這難度也太高了,楚浩忙到了清晨太陽升起的時候也是毫無收穫。

小豹子醒了,卻十分意外地沒有撞著他要喝奶,而是伸出粉紅色的舌頭舔著他,顯得親熱之極。它的眼睛已經睜開,有一種無法言喻的靈性。

「咦,你怎麼會不餓了?」楚浩十分奇怪。

但他很快就知道了原因,因為小傢伙很熟門熟路地從包裹里掏出了一塊石頭,放在嘴裡不斷地舔著。

雲霧石!

「啊——」楚浩慘叫,雲霧石是何等珍貴,一天就能讓他提升100斤的力量,而且這個數值還會不斷地增加。現在居然被這個小傢伙當飯吃了!

咦,小豹子能夠吸收雲霧石的力量?

楚浩吃了一驚,他相信世上能夠吸取雲霧石力量的人應該很少,否則這樣的寶物也不可能無人知曉用途。可一頭剛剛出生的小豹子居然也能吸取,這真是奇了個怪了!

不過,小傢伙能夠純靠體質挺過蛇毒,這說明了小傢伙的本身就極為不凡!考慮到這點,再能吸取雲霧石的力量似乎也不奇怪了。

「你一定是基因突變了!」楚浩笑著說道,就像人類中會出現天才一樣,凶獸同樣如此,小豹子便是這樣的異類,天賦異稟!

雖然心疼雲霧石的消耗,但至少不用擔心會把小傢伙餓死!

楚浩揉了揉小豹子的頭,小豹子則是將腦袋往他的懷裡擠,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睡了起來。

能夠吸收雲霧石的力量,小傢伙的成長必然快得驚人,日後說不定便是極強的助力!凶獸雖然兇狠,可若是馴養乖了,那忠誠度也絕不是人類可比。

小傢伙眼睛還沒有睜開就被他抱了起來,肯定將他當成了父母,這樣的忠誠度當然絲毫不用懷疑了。

(粉嫩周一沖榜,求推薦求收藏求點擊,助孤單一臂之力!要龍套、討論劇情,可加群:273857096) 楚浩起程回東雲城。

白天太陽出來,他自然分得清東西南北,不會再迷失了方向。

這次他心無旁騖,就只是趕路而回,百多里的路只花了他三個多小時就走到了盡頭,前方現出了東雲城高大的城牆,連綿不絕,彷彿一頭卧著的巨獸。

他快步而行,很快便走到了城門口。


無論是進城還是出城,都要經過嚴格的審查。不過楚浩本就是東雲城的人,出來的時候又做過紀錄,現在只要核對一下,證實了身份之後自然便放行了。

——小豹並沒有引起什麼麻煩,當然如果換成是它母親的話,那守衛們肯定會個個如臨大敵,慌成一片了。


楚浩回到家時,於伯自然喜出望外,自從楚浩走了之後他就一直在擔心,城外那是何等危險的地方,少爺要是出了點事,讓他以後怎麼有臉去見老爺?

還好,少爺終於平安回來了!

楚浩笑著安慰老人幾句后,將蛇肉拿了出來,這就是他們今天的晚餐了。

這麼寶貴的東西於伯可捨不得吃,但在楚浩幾次三番地勸說之下,他還是吃了一些。

於伯並沒有修鍊,因此即使吃了中乘境的凶獸肉也不可能獲得力量上的提升。但這種凶獸肉乃是大補之物,老人家身體一年比一年虛弱,正需要補補身!

再說了,蛇肉的味道可是鮮美無比,就算只是飽個口福也值了!


對於自己人,楚浩可從來不會小氣!

第二天,楚浩便去了城市廣場,發布任務、收取任務都是在這裡進行的。

這自然也是由城主府做中間人,要發布任務的話,先交納一筆手續費,然後將報酬預付,由城主府代為保管。任務若是完成了,則由城主府直接支付報酬,若是時限內任務沒有完成,則由城主府退還報酬。

這樣一來,支付的安全性就有了保障。

廣場的公告板上貼滿了布告,都是五花八門的任務,難度盡皆不同。難度不同,這報酬自然也不同,大部份任務都是以金錢來做為報酬,但也有些任務例外,以珍貴的材料、藥物來取代。

楚浩來到廣場中央,這裡有一座很大的建築,便是發布、完成任務的地方,被形象地稱為「任務館」。這裡的布置有點像是銀行,工作人員都坐在由鐵杆隔出的空間後面。

人很多,楚浩排了會隊,大概半個小時之後才輪到了他。

「我要這種石頭,按克給予報酬,每克20兩銀子!」楚浩取出一塊吸取的差不多要耗盡的雲霧石遞了過去,沒有參照的話,別人也不知道找對了沒有。

這裡的工作人員都是年輕姑娘,個個貌美如花,讓人看了就賞心悅目,至少排隊的時候也不會有太多的不耐!這很有必要,武者大多耐心很差,一言不合就拔刀動劍的絕不在少數。

美女很是驚訝地接過那塊雲霧石,似乎完全想不明白這只是看上去有些奇特的石頭居然那麼值錢!但她的工作就只是紀錄而已,可沒有質問的資格。

她愣了一下,才問道:「請問,你要收購多少這樣的石頭?」

「這叫雲霧石,在黑木森林的礦洞中可以找到,我要收取……10斤吧!」楚浩拿出身上所有的銀票,再次遞了過去。

銀票貨真價實!

美女看向楚浩的目光頓時大變,一開始她還以為楚浩有些傻冒,居然會收集石頭玩。可哪個傻子要能若無其事地拿出五萬兩銀票出來的話,那還有誰會將他當成傻子?

有錢人的任性!

她不由地美目放光,說話的聲音都是嬌柔了幾分,道:「是,我這就幫你登記!收購雲霧石,每克十兩銀子,可以在黑木森林的礦洞中找到。」

「這是您的號牌,可以憑號牌查詢發布任務的完成情況!」

「還有,我叫劉玉娟。」

美女遞過來一塊牌子,黑不溜秋的,一面空白,另一塊則是印著一串數字,眼神含情脈脈。

楚浩笑了笑,接過牌子便起身離去,似乎並沒有看到美女那充滿期待的表情。

——他現在可沒有談情說愛的時間和心情。

回到家,小豹立刻搖搖擺擺地迎了上來,嘴裡發出輕輕的叫聲,充滿了孺慕。

楚浩將小傢伙抱了起來,走到了院子曬太陽。他輕輕地揉著小豹的腦袋,道:「得給你起個名字,不過叫什麼好呢?這可從來都不是我的強項!」

「小紅小火的太不威風霸氣了,你是火雲豹,奔起來速度快得像是飛,就叫飛火好了!」

很是隨意地便將小豹的名字給定了下來,楚浩逗著飛火玩了會,便又拿著強肌散進了屋,開始進行葯浴。

結果,他發現一件很鬱悶的事情——這和星石是衝突的。

楚浩想了想,兩者雖然吸收的過程不同,但在本質上卻是一樣的,都是讓細胞吸收某種力量,加速其壯大的過程。只是使用雲霧石的話,這個過程要快的多,而且也要更加溫和,不像強肌散那麼粗暴,事實上對於身體有很大的破壞性。

他算是白吃了一次苦頭,但不試一次又怎麼知道呢?

休息了一天之後,楚浩重新返回學院。

他這先斬後奏,自然讓胡劍仁十分生氣,將他臭罵了一頓之後,還給他開了小灶,加了許多的鍛練量。不過,胡劍仁以為他只有幾百斤的力量,也是按此來布置任務,可現在楚浩的力量已經從一階小乘境達到了三階,增加的鍛練量對於他來說其實只是小意思。

在快要放學的時候,胡劍仁告訴了他們一個消息。

「再過半個月,我們東派地院就要和西派進行一場較量!每邊出八個人,看哪一邊可以得到第一!哪一邊進入八強四強的更多!所以,都給我聽好了,立刻就去報名!」

聽到這番話,眾人都沒有一點奇怪。

東派和西派,那便是勢如水火的關係,打架、切磋再正常不過了。相反,要是可以和睦相處那才是怪事!

不過——

「西派地院第一應該是陳路吧!」

「四階小乘境巔峰,接近5000斤的力量!據說,他的力量實際上已經超過了5000斤,早就是中乘境了!之所以沒有升入天院,就是想獲得這次東西派之爭的勝利,獎品可是非常豐厚!」

「是啊,有這樣的存在,我們根本不可能打得過,去了也是白去!」

「而且我們東派也有黃亞平,實力絕不弱於陳路,有他就夠了嘛!」

眾人都是激情不高,因為實力差距太過明顯,即使有豐厚的獎品吸引又如何,根本不可能得到,那又有什麼好期待的?

楚浩卻是目光一亮,道:「胡老師,要是奪得第一的話,獎品是什麼?」

噗嗤!

立刻有許多人笑了出來,雖然近段時間楚浩不但傻病好了,而且還開竅了,稱之為聰明絕頂都不為過!但力量是能夠一蹶而就的嗎?

就算你家財萬貫,毅力驚人,每天都能使用一次強肌散,而且將藥力全部化成了力量的提升,那麼平均下來一天也只能提升20到25斤的力量。

算你25斤好,才過去了兩個月不到,最多達到1500斤力量,連二階小乘境都沒入!這怎麼和黃亞平、陳路競爭,實力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的!

這傢伙賺了點錢、又能修鍊了,取得了點小進步,所以就飄飄然了,自大到這份上了!

呸!

胡劍仁看了楚浩一眼,露出一抹笑容,道:「獎品是火靈丹,可以提升兩千斤的力量!」

「嘶,火靈丹!」

「兩千斤的力量!」

「那不是直接能夠提升兩階的力量?」


「我要能吃上一顆的話,就能立刻邁進三階小乘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