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只負責定了一桌飯菜之後就離開了,丁牧三人只管吃就行了。


林皖看到就剩下他們三個了,忍不住問道:“丁牧,剛纔你和M都說了什麼?我和詩慧都很擔心你。”

丁牧說道:“能有什麼,不過就是我們能夠煉製飛劍,需要對我們進行監視而已,不過M已經承諾了,這種監視不會影響到我們的正常生活,只要你不是把煉製出來的飛劍隨便送人,就沒事。”

林皖:“……”

我要是能煉製出來飛劍,留着自己用都來不及,爲什麼要送給別人?

林詩慧給丁牧夾了一隻雞腿,“沒事就好,我還以爲又要出什麼事呢。趕緊吃吧,吃完回家,還能趕上睡覺。”

一路無話,返回石城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當着林皖的面,林詩慧也不好意思和丁牧回家,只能先把丁牧送回天華小區再和林皖回去。

到家之後,丁牧發現血玉杯的主杯裏已經凝聚了一半的紅色液體,能看出來袁夜的動作還是很快的。

把主杯裏的紅色液體喝掉,運轉功法吸收之後,他的修爲竟然再次提升了一層,達到了九千七百五十四層,這讓丁牧有些意外。

看來就算沒有妖丹,憑藉這一套血玉杯,丁牧也有望突破煉體境一萬層,至於那個時候能不能成功進入納氣境,就看老天爺怎麼說吧。

第二天一大早起牀的時候,丁牧發現血玉杯的主杯裏又有了一些紅色液體,約莫一半的樣子,這次他沒有直接喝掉,而是裝進一個玻璃瓶裏去了他在石城的別墅。

既然這血玉杯凝聚出來的生命力如此神奇,直接服用未免有些浪費,不如輔助其他藥材煉製成丹藥,更好地發揮作用。


如今丁牧手中也有不少丹藥,包括殺人於無形的狌蛇毒丹、恢復傷勢的回元丹、改善體質的淬體丹和一顆延壽丹,這些東西對丁牧來說沒什麼用,直接送人的話好像也不太合適,畢竟這些丹藥的效果都太強悍了,不是普通人能消受得了的。

暫時把這些丹藥收起來,丁牧又從一層找了一些藥材,根據血玉杯凝聚出來紅色液體的藥效,經過一番煉製之後得到了六枚紅色的丹藥,主要效果就是補充生命力,而且藥效溫和,哪怕身體極爲虛弱的人吃了之後,也能在短時間內恢復。

補充生命力的另外一個體現就是可以促進人體細胞的新陳代謝,恢復活力,就好比林詩慧喝了一小口紅色液體之後,就有一種恢復年輕的錯覺一樣。

新煉製的丹藥雖然無法讓人重回年輕,但是長時間地保持青春還是可以做到的,林詩慧也正是看重這一點,才覺得血玉杯的價值無法估量。

丁牧給這個丹藥取了一個名字,化生丹,同時也盤算了一下這幾顆丹藥應該如何分配。

林詩慧是肯定要有份的,對於自己的女人,丁牧從來不會吝嗇,更何況丁牧已經打算在考上大學之後就和林詩慧分手,當然要趁着現在這段時間補償一二。

蕭情是自己的小輩,也可以給她兩顆,還有肖詠歌和簡英華,要是讓他們知道自己煉製出來化生丹卻不給他們,怕是就要找到石城來了。

這麼一算,他手裏這六顆還不夠分呢,心裏微微嘆氣,看來明天還得再來一趟,多煉製一些化生丹,也好把這些人都照顧到。

離開別墅的時候,丁牧接到了蕭情的電話。

“丁牧,你是不是告訴魏啓致說我不是你女朋友了?”

“本來就不是啊。”丁牧說得理所當然。

蕭情被噎了一下,說道:“現在魏啓致都找到我爺爺那裏了,想要娶我,我不答應,魏啓致還在糾纏不休。我不管了,現在我去找你,你必須把這件事給我擺平!”

丁牧摸摸鼻子,魏啓致這小子這麼完蛋的嗎?有這麼好的條件都追不到蕭情?真是白瞎了他的一番心意。

“你知道我在哪嗎?”

“不知道!”

“那就好。”

丁牧直接掛斷電話,只要你找不到我,我就不會覺得麻煩。

蕭情看着手機有一種想要罵人的衝動,回頭看看蕭伍的房間,發出一聲輕哼,走進車庫開了一輛奔馳大G直奔石城而去。

不多時,魏啓致從蕭伍的房間裏出來,找了半天都找不到蕭情,打電話也不接,無奈之下只能再去找蕭伍,結果蕭伍調出監控,發現蕭情已經離家出走了,心裏也很是無奈。

他知道蕭情心裏怕是已經有了丁牧的位置,但問題是丁牧是他的師父,是蕭情的師祖,蕭情怎麼能和丁牧在一起?

這輩分豈不是要亂套?

“啓致啊,情兒就是這個脾氣,你別往心裏去,多跟他接觸接觸,我相信你能行的。”

“……”魏啓致,你這話說的,怎麼我感覺你心裏都沒底呢? 丁牧離開別墅之後沒有去天華小區,而是直接去了於屏送給他的那棟別墅裏,蕭情馬上就要來石城了,他留在天華小區肯定會被蕭情找到,當做倉庫的這棟別墅也不行,蕭情來過這裏,想來想去也只有新別墅是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了。

至於他能在那裏藏多久,就不重要了,因爲蕭情也不可能一直留在石城,魏啓致這個人還是不錯的,而且有些能力,他在石城找到蕭情應該不難。


於屏做事還是比較靠譜的,不需要收拾什麼行禮,拎包入住就行了,唯一需要考慮的就是沒有車,距離學校有點遠,所以在回去的路上丁牧順手買了一輛GTR,之所以選這輛車是因爲GTR從外面看起來非常普通,不怎麼引人注意,而且在性能方面也還算不錯,能滿足丁牧的需求。

把GTR停在車庫,丁牧在別墅裏選了一個向陽的房間開始睡覺。

中午時分,蕭情開着奔馳大G來到天華小區,直奔丁牧的房門,砰砰使勁敲,但是一直都沒有人迴應,她心中更氣,手上力氣更大,結果對面的門打開了。

沈羽芝上下打量蕭情一眼,“你是誰?”

蕭情不認識沈羽芝,但是也能從對方身上感受到冰冷的氣息,有所收斂,說道:“我找丁牧,我是他的朋友,你知道他去哪了嗎?”

沈羽芝搖頭,“不知道,你可以在這裏等,我沒看到他搬家。”

蕭情點頭,又問:“你呢?你也是丁牧的朋友嗎?”

“不,我是他的老師。”

“老師?”蕭情納悶了,以丁牧的脾氣,他會和老師住在對門嗎?

絕對不可能!

這裏面肯定有貓膩!

再看沈羽芝出塵的氣質,無雙的容顏,蕭情竟然也生出了自慚形穢的感覺。

沒辦法,沈羽芝本身的條件就好,加上她修煉到了出竅境,氣質和容貌都得到了提升,能夠輕易對蕭情完成碾壓。

沈羽芝似乎是看出了蕭情的想法,笑道:“沒錯,我是丁牧的老師,你可以到我家來等,丁牧這人神出鬼沒,還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呢,也許今天晚上都不回來也說不定。”

“晚上都不回來?”蕭情想了想,問道:“你知道林詩慧嗎?”

“知道啊,丁牧的女朋友,經常和丁牧一起回來的,有時候還留在這裏過夜。”沈羽芝故意這麼說,就是要看看蕭情的反應。

果然,蕭情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好你個丁牧,把我賣了,你卻跟林詩慧卿卿我我,別讓我找到你,否則我非得讓你好看!

“你知道林詩慧住在什麼地方嗎?”

“知道啊。你要去找林詩慧嗎?我可以帶你過去。”沈羽芝心裏一動,丁牧這幾天和林詩慧做劇烈運動的時候經常會打擾到她,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報復的機會,她怎麼能放過?

在她看來,蕭情明顯是對丁牧有意思,大老遠過來和丁牧攤牌了。

於是二十多分鐘後,蕭情開着奔馳大G來到林皖家附近,沈羽芝在指明瞭林詩慧住在什麼地方之後就回去了,剩下的事不需要她再插手,她相信蕭情會讓丁牧頭疼。

蕭情沒有直接進去找林詩慧,而是留在這裏監視,貿然去找林詩慧很可能會讓丁牧察覺,不如小心地跟着林詩慧,丁牧總有和林詩慧見面的時候。

果然,下午四點多,林詩慧從家裏出來了,開車直奔天華小區,蕭情開車跟着林詩慧,沒有進小區,而是在小區門口等着,過了十幾分鍾,林詩慧又開車出來了,想必是沒有找到丁牧。

接下來林詩慧要麼回家,要麼去另外一個地方找丁牧,如果是後者,蕭情跟着林詩慧肯定能找到丁牧。

繼續跟着林詩慧,十幾分鍾後蕭情嘴角就露出了笑意,因爲林詩慧沒有回家,而是去了另外一個高檔小區。

停好車,蕭情跟在林詩慧身後,憑藉她的身手,林詩慧根本不可能發現。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一棟別墅前,林詩慧敲門之前還特意整理一下頭髮和衣服,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


丁牧開門,剛要和林詩慧說話,蕭情就衝了上來,“丁牧,我看你這次往哪跑!!”

林詩慧懵了,蕭情從哪過來的?難道是跟蹤我來着?

丁牧則是露出了無奈之色,他也沒想到蕭情竟然這麼快就找過來了。

來都來了,還能把人趕出去不成?

兩女進來之後,出奇地保持了沉默,齊刷刷看着丁牧,丁牧覺得氣氛有些尷尬,竟然走進臥室,砰的一聲把門關上,鎖住了。

眼不見心不煩。

蕭情和林詩慧面面相覷,丁牧這一手,玩得挺絕啊。

不過林詩慧畢竟是丁牧目前的女朋友,身份上佔據了主動,主動說道:“蕭小姐還沒吃飯吧?不如我們先吃飯,怎麼樣?”

說話的時候她打開冰箱,冰箱裏除了能夠長期存放的飲料、速凍食品、真空包裝食品之外就沒別的了,用這些招待客人,似乎不怎麼合適,不過這個時候她也顧不了這麼多了,反正她是絕對不會出去買菜,讓丁牧和蕭情單獨相處的。

蕭情看到林詩慧如此反應,也激起了好勝的心思,笑道:“好啊,我來幫你。”

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表現出對林詩慧的敵意,否則便是丟了面子,必須把林詩慧當成丁牧的普通朋友!

丁牧在房間裏聽着兩女如同閨蜜一般聊得火熱,心裏也是極爲無奈,明明都恨不得讓對方直接消失,卻偏偏要裝成好閨蜜的樣子。

略一沉吟,丁牧打開房間門,“詩慧,蕭情,你們過來一下,給你們一樣好東西。”

林詩慧一聽丁牧要送她禮物,隨便把手在圍裙上擦了一下就出來了,蕭情則是洗過手之後纔出來。

丁牧把六顆化生丹拿出來,說道:“這是我今天剛煉製的化生丹,可以增強生命力,促進細胞的新陳代謝,保持細胞活力,一共就六顆,你們每人三顆,每個星期服一粒,對你們身體有好處。”

“好!”林詩慧沒有任何懷疑,拿過化生丹之後直接吞了一顆,便感覺到一股暖流流遍全身,說不出的舒服。

蕭情卻顯得有些拘束,畢竟她只是在心裏對丁牧有一些男女方面的想法,並不是很明顯,而且當着林詩慧的面,她不可能表現得太過隨意,直到丁牧把化生丹推到她面前,她才接過去,吞了一顆。

眼看兩女都收了禮物,丁牧說道:“好了,禮物都給你們了,今天沒什麼事了,你們都回去吧。”

林詩慧&蕭情:“……”

我們這是被趕出去了? 在丁牧把林詩慧和蕭情趕出去的時候,魏啓致也打來了電話,問丁牧蕭情是不是去了石城,丁牧告訴他是,然後魏啓致還想問出詳細的地址,丁牧拒絕了。

他知道魏啓致對蕭情有意思,但蕭情明顯對魏啓致沒有這些想法,他當初撇清自己和蕭情的關係只是不想給魏啓致造成什麼誤會,至於他能不能追上蕭情,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如果他在石城都找不到蕭情,也就不用費勁了,直接回津城繼承魏家遺產就好了。

另一邊,蕭情和林詩慧從丁牧的別墅裏出來,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林詩慧想的是,如果蕭情不來搗亂,丁牧怎麼可能把她趕出來?

蕭情想的是,如果不是受到林詩慧的波及,丁牧怎麼好意思把她趕出來?怎麼算丁牧都是她的師祖,無家可歸的時候,投靠師祖有錯嗎?

當然,這份關係她是絕對不會告訴林詩慧的。

第二天,丁牧開着GTR上學,之前彭旭曾經開着邁巴赫來學校,所以一輛外形看起來很普通的GTR根本就不會引起什麼人的注意,隨便找個車位停好,剛走進學校大門,就看到錢雅雲手裏拿着一份早餐,直接塞到他手裏,“丁牧,我給你準備了早餐。”

丁牧低頭看了看手裏的餐盒,再擡頭的時候,錢雅雲已經跑遠了,但是這一幕已經被不少人看到了,於是學校裏又有了新的傳言。

當丁牧拿着餐盒走進教室的時候,孔升的臉上已經有了幾分玩味,“丁牧,你小子可以啊,不聲不響就把錢雅雲給搞定了!你動作這麼快,林詩慧知道嗎?”

“酸了?”丁牧撇了他一眼,當着他的面打開餐盒,裏面是一個三明治和一瓶鮮奶,三明治應該是錢雅雲自己做的,因爲味道很一般,不過無所謂了,有人給送早餐就不錯了。

葉清凌扭過頭來看了一眼,似乎做了一個決定。

第一節課下課,錢雅雲過來拿走了餐盒,又引起了教室裏不知道多少男生的哀嚎。

中午的時候魏啓致終於找過來了,他在石城沒什麼人脈關係,想找到蕭情的下落還挺麻煩,無奈之下只能來找丁牧了。

爲了表示自己的誠意,魏啓致在富麗酒店訂好了位子,丁牧覺得他和魏啓致沒什麼共同的話題,就把孔升叫上了,怎麼也得來個活躍氣氛的,要不然也太尷尬了。

孔升是聽說過津城魏家的,比他們孔家的勢力要大不少,在知道魏啓致的身份之後果然非常活躍,兩人甚至一度想要在飯桌上商量一些家族企業的合作,要不是魏啓致心裏還惦記着蕭情,兩人聊起來就沒完了。

眼看丁牧吃得差不多了,魏啓致笑着問道:“丁牧先生,你知道蕭情在什麼地方嗎?我這初來乍到的,想找個人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