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厄斯金博士不能死,他必須活著。

在場人都不是小人物,自然看出厄斯金博士的傷勢是必死的傷勢,即便搶救,也是徒勞,只能眼睜睜看著博士的生命流失,漸漸死去。

而楚蕭卻大喊著博士不能死,更是有所動作,眾人再一次被吸引過來,心底暗道。

難道楚蕭不僅是科學家、超級戰士、還是一名能夠起死回生的醫生?!


只見楚蕭目光如電,手腕一番,一包灰色的麻布袋子出現在他手上,楚蕭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下,取出一粒綠色的豆子。

「這是?綠豆?!」有的人不禁失聲,漏出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楚蕭卻是不為所動,雙指捏著豆子,輕輕一用力,便將豆子捏成粉末,抬起厄斯金博士,掰開他的嘴巴,將粉末塞入博士口中。

下一秒,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珠子,只見剛剛垂死的厄斯金博士,居然完好無損的站起來,拍一拍身上的灰塵,同樣一臉難以置信的盯著楚蕭。

「楚蕭真的是一位能夠起死回生的醫生!」 安香芙已經離開了這個房間。諾昂萊斯·普洛里克站在房間中,停留了一會,然後坐到旁邊的椅子上。他白色的長發傾泄到地上,雙手自然的放在扶椅上,閉上眼睛。魔法的派系多種多樣,然而無一例外的,每一種都講求對自我精神的把握和掌控,這是一切魔法的根基之所在。每一位大魔法師,都有著極為強大的精神,接近完美的心靈。普洛里克自然也不例外。實際上,比之其他大魔法師,他在這方面尤為出色。

他的意識不斷向下沉去,越來越深。直到,來到了一個新的地方。大海廣闊無垠,海水一波一波的涌動著,浪濤拍打在礁石上,潮水漫過海岸。這座巨大的小島上有著叢林,沙灘,草叢,巨大的山峰,火山,乃至雪原。各種各樣絕不相同甚至截然相反的環境同時存在於這座小島上。他,這個時候應該說它。深深的呼吸一口氣,大量的氣流被它吸進肺中,發出了低沉的「嗚嗚」聲。熟悉的感覺在一剎那便伴隨著這裡的空氣,充斥了它的整個身軀,每一根肌肉,每一片鱗片。它張開了翅膀,魔力奔騰流淌,雙翼一震,巨大的浮力攸然將它托上天空。

魔力以龍晶為核心,在不斷的盤旋凝聚,奔騰流淌,自然的在體內外不斷循環,形成一股巨大的浮力,與空氣流動形成的力量合在一起,將沉重而龐大的身體托起。巨大的翅膀伸展開來,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氣流從它的旁邊掠過。每一片鱗片都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兩根巨大的犄角向上伸出,宛如晶體一般的眼睛能夠清楚的看到地面上奔跑著的每一個生物,龍的視力,一向不錯。它從這片小島的一端,一直飛到另一端。能夠清楚的看到,它的同類們,無數的巨龍棲息在這座巨大的島嶼上。它們懶散,悠閑,而又漫無目標,整曰沉睡。為了一些小小的事情而斤斤計較,甚至大打出手。曾經的它並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因為它出生在這裡,生活在這裡,在這裡成長,所以,自然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直到後來,它來到了外面的世界,或者更準確點說,人類的世界

那是和狹隘封閉的龍島截然不同的世界。廣闊的大地上生活著無數的人類,他們聚集在一起,形成村落和城鎮,還有無數的協會和組織,他們互相鬥爭,又互相幫助,鉤心鬥角,卻又坦誠相對,他們能夠毫不猶豫的殺戮他人,卻又能夠毫不猶豫的為了他人捨棄自己的生命。有人自甘墮落,混混度曰,有人奮發向上,野心勃勃,有人循規蹈矩,從不多想。有的時候,普洛里克恍惚間覺得,整個人類社會,就如同一個巨大的有機體,每一個人類個體都是它的細胞,城鎮是它的器官,無數的協會和組織是它的血脈。每一個剎那,它都在不斷的呼吸,延伸,成長,擴張。每一個瞬間,都有一些組織和細胞老化,腐朽,壞死,然後又有更多的,新鮮的,充滿了生機和活力的部位誕生出來。是的,每一時每一刻,它都在不斷的壯大,侵佔這個世界的生存空間,直到最後,它終將佔據整個世界。

而那個時候,龍族又在何方?

這個想法讓它害怕,恐懼,乃至不寒而慄,毛骨悚然。也正是從那一刻開始,它決定站在整個人類的地對面。當它下定決心的那一刻,,一股深深的疲累和絕望覆蓋住了它的整個心靈,然而又有一种放下所有,直面一切的釋然和輕鬆。在那個時候,它甚至有著一種英勇就義般的感覺。也就在那個時候,它忽然間明白了,什麼叫做犧牲。也正是從那一刻起,它決定徹底拋棄龍族的軀體,成為一名人類。只為了深入人類的最深處,只為了徹底的成為他們的一部分,只為了最徹底的,成為一柄插在他們心臟上的利器,毀滅人類。

它的同類無法給予它幫助,它清楚的認識到這一點,不要說支持,不要說反對,自幼生活在龍島那個封閉狹隘的世界的它們,恐怕連理解都難。它們所知的一切,大部分都來自於血脈中的傳承,以及長輩的教導。血脈中的傳承大多數是各類知識和技能,而少有人生的體驗和經歷。更重要的是,就算有,也不過如同翻閱書籍一般,難以真正體會。而那些長輩的教導。普洛里克暗地裡不屑的「嗤」了一聲,只有真正的來到人類的世界走上一遭,才能明白它們的那些教導有多麼膚淺。它的那些同族,它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是愚昧的,落後的,簡單的,而且粗陋的。沒有親自看過外面的世界,沒有親自在外面的世界生活過。它們永遠無法知道外面世界的複雜和精彩——還有自身的無知和落後。每一天,人類的世界都在發生變化,都在不斷進步,而龍島,這個在人類世界中蒙著一層厚厚面紗,有著無數神秘傳說的地方。卻從來沒有改變過。腐朽而且落後。

; 第二十六章組隊

厄斯金博士錯愕地打量著自己的身體,胸口的傷口已經不復存在,一點兒都感覺不到疼痛,就連他的精神也變的格外飽滿。

要不是楚蕭等人就在他的身邊,他一定會認為自己已經來到了天堂或者下到了地獄。

「楚蕭,謝謝你救我一命,」

厄斯金博士的眼睛里充滿著感激之情,細算下來,這已經不是楚蕭第一次幫助博士了,最開始解決血清副作用問題,之後推薦羅傑斯為超級血清強化者。

現如今,又從死神手中將他救了回來,厄斯金博士意識到這輩子付出再多,也還不了楚蕭的恩情。

「好了博士,話不用多說,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楚蕭點頭示意,體內的輪迴黑蓮在厄斯金博士恢復那一刻,再次凝聚出一朵蓮花瓣。

在研究所僅僅半個小時,輪迴黑蓮便凝聚出兩朵,現如今已經有了三朵蓮花瓣圍繞著輪迴黑蓮。

「果然,必須涉及到主角或者重要劇情,才有可能獲得蓮花瓣。」

楚蕭確定之前的猜測,然後轉過頭去,對著軍方的代表說道,「各位將軍,超級戰士血清已經初步取得成功,這是可喜可賀的事情,但諸位也看到了,血清強化過程中依然存在不足之處,需要進一步調試。更嚴重的是,我們內部已經被海德拉滲透。」

超級戰士計劃取得成功,本該是讓人興奮的事情,但正如他們所見,海德拉已經滲透到研究所以及軍方,原本研究超級戰士血清,就是為了對付海德拉。

如果完善的血清配方,被海德拉竊取,那麼,前線的戰事絕對會發生難以估計的災難。

現如今,眾人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一方面他們渴望血清帶來的超級戰士,另一方面他們擔心血清被海德拉竊取。

「超級戰士計劃必須暫時宣告停止!」

楚蕭沒有軍方那麼多的顧慮,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利益,所以,在軍方代表們不知所措,猶豫不決時,楚蕭直接以研究所的身份,宣布超級戰士計劃中止。

「不行!超級戰士計劃絕對不能停止!」楚蕭的話音一落,立刻便有人反對,「楚博士,你應該知道血清對於前線士兵意味著什麼!你試想一下,如果我們擁有一批超級戰士,那麼很快便能終結這場戰爭。」

「沒錯,超級戰士計劃不能中止,海德拉間諜的事情,我們可以盡最大可能規避,你們可以重新選一批研究員,另外我們軍方可以再為你們提供三倍,不!五倍的實驗經費。但你們必須儘快研究出完美的超級戰士血清,不是一個人,我們要的是一支部隊。」

楚蕭冷笑一聲,凌厲地目光盯著軍方代表,看的他們渾身一僵,就像被獅子盯上一般,隨時可能丟掉性命。

「我說話從不喜歡說第二遍,」楚蕭的話透著寒意,冷冷地說道,「你們想再聽一遍么!」

軍方代表集體性噤聲,沒有人敢接楚蕭的話,哪怕心底多麼的反對楚蕭,但此刻面對楚蕭的話,他們壓根沒有勇氣開口。

畢竟,他們早就見識過楚蕭強大的實力,能爬上他們這個位置的,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怎麼敢當著老虎面拔牙。

「哼!」楚蕭輕蔑地笑了一聲,繼續說道,「如果你們的最終目的是終止這場戰爭,那麼,就交給我吧!」

「什麼?!你要終止這場戰爭?!」軍方代表再也忍不住開口問道,他覺得楚蕭這麼說,要麼是神經病,要麼就是天才,顯然,結合楚蕭的種種表現,他更偏信於後者。

「怎麼可能,就憑你一個人?!」一位將軍搖著頭,像是抓住楚蕭的把柄一樣,鄙視道,「楚博士,你知道什麼叫做戰爭么?!你見識過戰爭的恐怖么?別說你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在戰爭的齒輪下,也會被碾成粉末。」

「嘿嘿!凡人的智慧!」楚蕭沒有興趣改變他們落後的價值觀,不在理會他們,轉身面向美隊。

「羅傑斯,我們又見面了!」

「楚蕭,謝謝你給了我這次機會,從見到你,一直沒機會和你說話,」羅傑斯從厄斯金博士口中得知,是楚蕭強烈推薦他作為超級戰士血清強化者的,羅傑斯能有現在的力量,完全是楚蕭的功勞,羅傑斯自然感激不盡。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對你說的話么」楚蕭笑著,暗道羅傑斯不愧是個好人,經過血清強化后,顯得更加善良了。

「記得,你說我將來會成為全美國的英雄。」羅傑斯曾經以為楚蕭是在調侃他,現如今看來,楚蕭不僅沒有調侃他,反而他的預言正在實現,是自己曾經的目光太過短淺,沒有深深體會到楚蕭話中的含義。

「記性不錯,」楚蕭誇獎了美隊一句,然後繼續說道,「羅傑斯,有沒有興趣組個隊。我們一起去拯救一下世界!」

羅傑斯渾身一僵,隨機大喜,內心立刻變的熱血澎湃,拯救世界!多麼光榮而又偉大的事業!

羅傑斯做夢都想過自己有一天能夠拯救世界,但沒有想到,今天終於美夢成真。

人果然不能沒有夢想,假如像美隊一樣,一不小心成功了呢!

「有興趣!我非常感興趣!」羅傑斯連連點頭,臉上充滿了鬥志,此刻的他終於有了為國爭光,為人類貢獻的時候了。

楚蕭與美隊成功組隊,軍方代表們面面相覷,這讓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評論了!

楚蕭的事,他們不敢再多嘴,現如今楚蕭又拉著羅傑斯,兩人準備組隊拯救世界。

咋聽之下,好像是無稽之談,但細細琢磨起來,結合楚蕭的恐怖實力,以及羅傑斯超級戰士血清強化者的身份,一切又好像是那麼合情合理。

甚至有些人心底,都有些相信這臨時組成的二人組,真能拯救了世界。

「要不,讓他們試試,說不定,真拯救了世界呢!」厄斯金博士終於站了出來,作為和事佬,緩和楚蕭與軍方之間緊張地關係。

「那就試試吧!」軍方代表也是就坡下驢,給自己一個台階下,答應了下來,為了緩和與楚蕭的關係,也算是為剛剛的質疑賠禮道歉,主動提出為楚蕭提供所需的戰備物資,以及人員調動特權,准許他在前線部隊徵調士兵。

楚蕭對軍方的戰備物資不感興趣,畢竟,那些東西都是史塔克工業賣給軍方的,霍華德手裡可不缺這些東西。

楚蕭在意的是人事調動權,有了這個特權,楚蕭便可以組建一支精英特戰部隊,帶領他們覆滅海德拉,拯救世界。 一百九十七座城市,六億人口,這是三十年前的教會聯合魔法協會,商會一起所做的調查的數據。當然,有心人如果計算一下,做一下簡單的除法,就會發現每一座城市都達到了可怕的三百多萬人口,然後實際上,根據那個時候的調查,最為繁華的一座城市其人口數目也不過二百九十六萬,之所以會出現這樣一個看似矛盾的結果,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把那些分佈在人類廣大疆域里的夠不上城市標準的城鎮,堡壘,村落和莊園給忽略了。而經過三十年的發展,想必這個數據應該又有所增加。

這對於教會來說,一方面為此而感到欣喜,一方面又是極為苦惱的,太多的人口造成了管理上的混亂,而混亂是罪惡滋生的土壤,偷盜,欺騙,搶劫,強暴。殺人,如果能夠將每一個人標記在冊,在新的人口誕生時,為它做上一個身份證明——教會將之稱之為聖記,那麼無疑能夠給管理帶來極大的方便,在打擊犯罪,還有收稅,以及其它方面都會有著良好效果。

教會在三十年前施行人口普查之時,便開始大力施行這個政策。但是正如所有的新政策一樣,它的推行遭到了極大的抵抗,尤其是那些桀驁不馴者——他們往往都擁有極強的力量,他們將這認為是一種教會對自身自由的干涉,以及更加徹底的搜刮錢財的一種手段——實際上確實有部分原因是因此,牧師也是要吃飯的——並對此嗤之以鼻。最後,教會只能做出一定程度上的妥協和讓步,使得這個政策只能在一些控制力比較強大的區域,得到完全的貫徹。

無盡之林作為人類一直以來鮮少涉足的區域,正是教會控制力比較薄弱的區域。正如同所有的邊緣之地一樣,毗鄰無盡之林的這塊區域,以民風彪悍,野蠻著稱。阿卡斯托就出生在這裡附近一個沒有名字的小山村,在他十六歲那年,便以自己的一雙拳頭將附近幾個村子的人全部打遍,並最終在十七歲那年決心離開那個偏僻的小地方——因為那裡已經再找不到一個能和自己打上一架的人物。

正如同所有的傳說故事一樣,這個傢伙在走入了文明而繁榮,最重要的是風俗習慣和他之前生活的偏僻地方完全不同的花花世界之後,很是引起了一番風波,如果他是某個小說故事的主角的話,那麼很明顯的,他將會猶如獲得災厄的磁鐵一般,不斷攪起越來越大的風波,並最終成為人類世界的某個大人物。但是不幸的是,他並非這個故事的主角。在不斷攪起了一番又一番風波,很是得意了一段時間之後,便被抓了起來。

那個時候,這個傢伙已經生了個兒子——在傳說故事裡,愛情永遠是相當吸引人們的一個部分,應該花費相當多的筆墨著重描寫,在經過一番漫長的糾結之後,才會迎來一個結局,而且根據讀者的反響,它隨時可能再起風波。而不應該這麼早就連孩子都生了,但問題是,這不是故事。這個世界在姓的方面也從來沒有太多的規範。

這個傢伙被困鎖在牢獄之中,望著自己親生兒子的臉龐,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魔法協會的要求。成為了深入無盡之林的十八位獵人之一,然後,有點出乎意料的,失敗了。並且不太出乎意料的,送了命。儘管他的拳頭很硬,但是,還不夠硬。所以在面對傳奇級別的強大魔獸伯符時,沒有走過幾個回合,就敗下了陣來,死了。沒能實現和自己兒子團聚的願望。

這個世界每天,每時,乃至每刻,都會死人,無論他們甘不甘心,想不想死,心中懷著怎樣的願景。但是死了,就是死了。然而身邊的親人死去,和遠方沒有一點關聯的人死去,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當那個面相和藹的商人站在門口,帶來這個消息的時候。無論是他的妻子,還是兒子,都悲傷的哭泣了起來。再後來,他的妻子跑了,只留下了他的兒子。

商人無奈的看著那個孤零零的戰在院落里的孩子,嘆了口氣。他這樣子對那個小孩子說,我養大你,供你一切所需,但是同樣的,作為交換,你要成為我兒子最忠誠的侍從,隨時做好為他付出姓命的準備,因為我從來只做交易,不做善事。小孩子點了點頭。於是商人帶走了他。

這個小孩子還沒有名字,商人給他取了個名字,叫做阿加,於是,以後就可以稱呼他為阿加了。

商人住的房間很大,很豪華,很複雜,比阿加曾經見過的自己父親的房間還要大。畢竟,作為一個大商人,對方比他那個靠拳頭吃飯的父親有錢,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哦,差點忘了介紹一下阿加的身世,他的母親是個記女。這位記女在從業不久就碰到了剛剛進入城市不久的阿卡斯托,然後被對方給強暴了——那個時候對方還不怎麼出名,身上也很少錢。並且不幸的一次中標。

再後來,要知道那個時候他的母親還當記女不久,還殘存著一些不多的溫情和母姓情懷,再加上一些稀里糊塗的思想感情,於是她最終並沒有選擇把這個孩子打掉,而是生了下來。並艱難的撫養長大。再然後,那個時候記女已經知道了阿卡斯托的聲名。於是便是一個俗氣而狗血的帶子認父的故事。結果最終相認時,對方卻進入了監獄。然後以為終於有機會出來時,卻死掉了。

這位可憐的女姓在飽經多番波折之後,最終選擇了拋棄一切,走了。包括自己的兒子,也被她拋棄了。而那個孤零零的孩子,卻被一個大商人收養了。

阿加穿著一身粗布衣服,帶著點忐忑和初入陌生地方的不安,走進了這個大房間。他有點緊張,有點不安,還有點害怕,然後他一打開門走進去,就看到了一個人影撲了過來,同時還有一聲歡樂的喊叫:「爸爸。」於是不出意外的,兩人撞了滿懷。對方很快從身量上的差距發現了不對,鬆開了手,退後幾步。

「你是誰?」對方帶著點尷尬和羞惱的這樣說道,臉色因為強烈的情緒而帶上一層淡淡的紅色。阿加眨了眨眼睛,看清楚了對方。對方穿的一身明顯比他身上穿的,昂貴精緻而且漂亮許多,實際上,對方的人也比他漂亮許多。那是一頭接近黑色的棕褐色頭髮,濃密而柔順,眼睛大大的,呈現出一種漂亮的藍色,身量也比他顯得瘦小很多,就好像個女孩子一樣。

但是阿加腦袋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卻是,這傢伙我一拳就能擊倒。這不能怪他,對於已經習慣了從小跟各類流浪漢,孤兒,乞丐爭食的他來說,見到同齡的孩子第一個反射直覺就是,這傢伙打不打得過。而很明顯,這個大商人的兒子,是打不過從小就飽經戰陣的他的。

「阿加,我叫阿加。」直到這個時候,他才忽然間反應過來,自己還沒回答。並且意識到,對方曰后就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所要侍奉的對象。他飛快的回答道。注意到對方的臉上余怒未消,有點擔心曰后自己會否被故意刁難。這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那位大商人在他們的身後發出了暢快的笑聲。

; 第二十七章海德拉的情報

楚蕭走出研究所的時候,裁縫店外面已經被清洗一遍,雖然地面已經經過特殊處理,但楚蕭依然能夠聞到淡淡的血腥味。

看來楚蕭將門口有間諜的消息告訴卡特特工后,她一定是對此有所動作。

楚蕭不禁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跟在他身旁,一臉冷若冰霜的卡特特工。

同時,跟在楚蕭屁股後面的還有興奮不已的美隊。

卡特之所以跟著楚蕭,用她自己的話,便是美隊是超級戰士計劃的成果,也就是軍方的私人物品,必須派人時刻盯緊。

但楚蕭心裡清楚,卡特並不是監控美隊的動向,而是軍方派來監控自己的。

軍方的那群人,誤以為自己與卡特特工有關係,便想利用這層關係,時刻掌握楚蕭的動向。

楚蕭對此並沒有方向心上,卡特特工想跟就跟著吧。

楚蕭懶得與軍方的人玩心機,留下卡特特工,也算是讓軍方的人放心。

三人一路無話,楚蕭開著自己的磁懸浮汽車,帶著美隊與卡特,直奔史塔克工業而去,在前往戰場前,楚蕭需要一些裝備武裝一下自己。

海德拉的某一座隱蔽基地內。

一臉邪氣的紅骷髏坐在辦公室,面無表情的看著手裡剛剛送上來的情報。

「搶奪血清原液,殺死厄斯金博士的計劃失敗了!」紅骷髏的話,嚇的站在一旁的衛兵渾身一哆嗦。

衛兵們知道,紅骷髏越冷靜的時候,就是他最危險的時候。

「楚蕭?!」紅骷髏念出楚蕭的名字,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慢慢走向一架閃爍著幽幽藍光的設備。


「你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難道你和它一樣,都不屬於這個世界?」紅骷髏按下設備上的某個按鈕,只見散發著淡藍色光芒的正方體水晶緩緩升了起來,異常迷人。

紅骷髏是極度痴迷神話傳說的有神論者,在他找到宇宙魔方后,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此刻,在他統治世界的計劃正準備開始的時候,突然冒出一個楚蕭。

不僅掌握著遠超這個時代的科技,和厄斯金博士一起研發著超級戰士血清,還有著能夠起死回生的神葯。

更讓紅骷髏擔心的是,從間諜發來的情報來看,楚蕭疑似強化了超級戰士血清,具備著常人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

「難道,他是神?!」

紅骷髏的目光從宇宙魔方轉移到天空之上,望著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紅骷髏心情複雜。

良久,紅骷髏撥通了電話,對著電話說了幾句。

很快一名個子矮小帶著大框眼睛的男子匆匆忙忙地小跑進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原劇情中,幫助紅骷髏研究宇宙魔方的博士——阿尼姆·佐拉博士。

「佐拉博士,你需要看看這個!」紅骷髏將資料丟給佐拉博士,等待博士的回答。

「刺殺厄斯金博士的任務失敗了?!」佐拉博士難以相信手上文件的真實性,以他們海德拉九頭蛇的間諜刺殺能力,刺殺厄斯金博士絕對不可能失敗。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

佐拉繼續往下讀,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眉頭皺地越來越緊,眼神里更是透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楚蕭?從沒有聽說過這個人,他怎麼可能如此優秀,磁懸浮技術,超級戰士血清,起死回生的醫術,還有強大神秘的力量……這根本不可能同時出現在一個人的身上,」

佐拉有些情緒激動,或者說妒忌楚蕭的才華,佐拉可謂是當下頂尖的科學家之一,但與楚蕭相比之下,就連光芒也暗淡不少。

一個人怎麼可能有精力精通如此多的東西,即便是楚蕭從娘胎里就開始學習,也不可能既是科學家,又是醫生,又是強大的戰士。

難道世界上真有生而知之的天才?


「很不可思議是吧!」紅骷髏看出佐拉博士的心思,「你如何看待楚蕭這個人。」

「首腦,一個人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成就,所以我猜測他可能來自一個比我們科技文明高等很多的地方……或者說世界!」

紅骷髏滿意的點點頭,佐拉博士的猜測與他很是接近。

「那麼,你覺得楚蕭這個人來自哪裡?!」紅骷髏將最難的問題拋給了佐拉博士,其實他的心底已經有了答案。

佐拉眯著眼睛盯著紅骷髏,似乎在揣摩紅骷髏的心思。

兩人目光對接,眼神確認,幾乎同時下意識地看向窗外的天空,那裡是傳說中神居住的地方。

但根據紅骷髏與佐拉博士的猜測,神,只不過是文明程度遠超於地球的外星人罷了!

「首腦,我們應該派人把楚蕭活抓回來,他的嘴裡一定能翹出很多有價值的東西。」佐拉博士興奮地說道。

「我已經下達了命令,二十四小時盯緊楚蕭,一有機會便抓捕目標。」

「這個……」佐拉博士低頭思考了一下,說道,「首腦,楚蕭的力量很強大,僅僅靠外派的特工,很難活捉到對方……」

紅骷髏冷哼一聲,打斷佐拉的話,「佐拉,不要小看海德拉的特工,他們比你想象中更加強大,即便不是楚蕭的對手,難道就不會想其他辦法將他弄過來么?」

紅骷髏的話里透著自信,深知紅骷髏為人的佐拉,自然能讀懂紅骷髏話中的意思。